[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捕捉”马海毛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06日)
    “处处留心皆学问,性情炼达即文章。”这是古人传授人们在无涯的学海中,“捕捉”文化知识,写出一手好文章的诀窍。学海、商海理相通。我历经“捕捉”马海毛一事,可以斗胆地将古老传话改为:“处处留心皆商机,倾情拼搏即发财。”说来话长,且容我慢慢道来。
    一天,我来到三姐开的南洋时装商店看望。一年多前我由三姐照顾在这里主持买卖,因为我初进深圳,经验缺乏,生意没有做好。这次我去看到,一种进口的马海毛在那里生意不错。原来是三姐夫出差广东中山市,他看到马海毛是个很好销的商品,就带回深圳一些,放到自己店里出售。这小小的留心发现,引起我心头一动,回到自己承包的时装公司,马上告诉营业员,注意一种名叫马海毛的生意信息。营业员听了不以为然说,早有一些内地观光旅游客人到店内探问过“马海毛有吗?”营业员回答他“没有”。顾客又问“深圳什么地方有马海毛卖?”营业员有点自负地答:“深圳没有马海毛。”顾客又盯住反问:“这是进口货,特区怎会没有?”营业员笑笑无话可说。他们想,刘老板这店内不进这种货,别处还会有吗,不可能。我立即叫营业员,凡是以后来问要马海毛的,都给我一一记下来。我想作调查,每月有多少顾客来问马海毛?要什么品种马海毛?我通过羊毛衫生意已清楚了,顾客的广泛需求就是最好商机,来自市场的回馈是生意高潮的前奏。我到88年冬季又一次羊毛衫生意火暴时,附近一些潮州商人,开始学我们从广州进羊毛衫来争夺市场。面对他们的“群狼战术”,我想赶紧退让一下,另辟新路。我倾情筹划,火速决策,打算在马海毛上“搏一记”。
     我很快跑广州深入考察调查马海毛的情况,又从广州市场径直追赶到东莞染色加工厂,才搞清楚。马海毛产于台湾、南韩,是人造纤维仿毛产品,属于私货。广东人用狸猫换太子调包手法,利用港商来料加工的配额,从台湾、南韩进口马海毛,报关填称“棉纱”,染色后卖给广州各商贩,然后又从国内市场低价购进棉纱,染色后出关抛还国际市场。他们一举两得,既赚了马海毛又赚了棉纱。短短二年流进内地各城市,开始风靡吃香起来。我返回深圳,又仔细地跑了一圈市场,确实没有马海毛,连沙头角都没有,只有我三姐南洋时装店有卖少量的马海毛,很快断档缺货,并不起眼。我奇怪,这注生意好做,却无人进行。我从潮州商人处得知,马海毛这种冬天保暖货,像羊毛衫那样,在暖天多冷天少的深圳,潮州人不屑一顾。何况从广州、东莞拉进深圳,海关边防查得紧,对这种体积庞大抛货私货谁也不敢冒险,所以深圳市场上聪明的潮州温州商人都不去研究考虑做马海毛生意。我心想,既然东莞港商有胆量加工做此生意,我为什么不能在深圳同样找一家港商开的染色厂合作也来搞?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有那么多的市场销售需求,港商必然动心。更且深圳是个有严格关卡的特区,不怕广东人拿货进来冲击我市场。最主要马海毛是进口货,我设法叫港商堂皇进货,并在这里特区染色加工后卖出去,不是更体现正宗、安全吗?十多亿中国人,深圳特区只有一个,内地各省市等着排队要进深圳学习、参观、游玩,何止万万千千人?哪个客人不想带些进口新鲜货回去?深圳地区天气暖热日子多,但内地尤其广大北方地区寒冷季节长,他们来到这里必然对时兴的马海毛极感兴趣。而且在内地人眼中,广州温州冒牌货多,只有深圳特区才是货真价实的好地方。我如能在深圳捕捉住马海毛生意,挖掘出这一“金矿”,并垄断它一、二年,岂有不发财之理? (博讯 boxun.com)

    听三姐夫出差回来说,珠海有马海毛,我马上去珠海。珠海与深圳都是特区,但那里发展情况比深圳缓慢些。相邻特区货物流通不检查,那里马海毛是从中山流进来,却比广州便宜,就是运输困难,没有陆路,只有靠渡轮带货。马海毛染色好后是泡货,体积很大,携带不方便,可带来的马海毛一上货架就售空,销路确实好。这一段日子,我每星期珠海来回跑,开始了解熟悉珠海。那里北部紧连广东中山市,去广州交通有许多辆中巴汽车直达,南边与澳门仅隔一座拱北桥,站在桥头这里望澳门近在咫尺。拱北海关仅次于深圳罗湖关,是我国南方第二大进出境重要陆地通道。珠海位于珠江口岸,与深圳、香港隔海相望,距香港仅36海里。澳门在葡萄牙殖民统治下已有400年历史,当地数百万港澳同胞,与世界50多个国家的华侨有家族血缘关系,大量的国际经济市场信息集中到澳门,返回到珠海。因为那里祖祖辈辈下南洋打工族几乎每家都有。尽管现在起步比深圳缓慢,在碧天蓝海映照的绿树丛中,还较荒僻,农田多,房舍旧,但从长远看,这个相当于68个澳门面积的珠海宝地,必定会继深圳后崛起南海岸。记得一些潮州商人朋友动员我一起去珠海投资买地皮,地方政府为鼓励商人来开发,限期15年,价格非常便宜。我跟爱人商量,她反对,认为买了地皮派什么用,总不见得长期在珠海开农场种田。谁知几年后,邓小平第二次南巡谈话一股巨大东风,吸引港澳同胞纷纷来投资开发珠海房地产,地价猛增15倍,使当初瞎猫拖死老鼠的一些投资买地的潮州人大发横财。从这点说明,像我这种感受于几十年计划经济传统,又遭受十多年政治磨难的人,虽然下海从了商,秉性里尚未彻底脱胎换骨,往往眼光看得近,还不会捕捉更大商机,不会做“长线生意”。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且说从珠海搬运马海毛到深圳贩卖,长期下去总不是办法,数量小,成本大,人很劳累。我日夜思索,寻找在深圳就地打开通道。我体会到,一个人如果有强烈的创业愿望,在生活中就会带着“问题意识”,时刻想法去认识它、解决它。愿望促使行动,行动决定成功。任何人取得怎样成功,都与他有无“问题意识”,能否付之行动是息息相关的。不久,通过上海内联企业认识了香港老板梁先生办的丰盛染色厂。梁是个读书出身的斯文生意人,母亲也是上海人,开始不接受我的建议,认为有风险,且生意量太小,不够他胃口。我跟他细算了一笔帐,告诉他,东莞几家染色厂承接马海毛生意迅速发展的情况,又向他描绘了深圳市场马海毛稀缺,前景看好的蓝图。我的真诚与有根有据的判断打动了他,同时他也知晓东莞那些同行朋友发家的大概内幕,答应回香港向总公司汇报后给回音。三天后,梁先生来电话答应,但有一个条件,一次性报关集装箱要达一定数量,货物到厂必须先支付50%貨款。我听他要求的报关量吓了一跳,毕竟没有尝试过,万一哪个环节出了事,损失太大。继而再想,要掘“金矿”,总得担上风险,好不容易谈妥的生意管道不能放弃,我硬着头皮一口答应下来。后来通过内联企业丰盛毛纺厂应经理出面协调,在付款问题上得些松动。为此,我在深圳市内组成马海毛采购、染色、出售批发一条龙。委托港商从台湾进口马海毛毛胚,报关运进染色厂,根据我定下色板、颜色,批量品种,烘干验收后,源源不断拉进市场。我拿到港商一手毛胚货价,加上便宜的染色加工费,省去了从关外拉进运输费,包括从珠海搬运辛劳,成本价大大降低,更合算的是,我买的是干燥没有水分的马海毛,一染色含水分仿毛蓬松开,分量增加15%,这是在实践加工中才知是意外获利窍门。真叫做“喜出望外,财运亨通”。马海毛大量不断地出现在我们货架上,又不断地给顾客抢购一空。我向港商采购的毛胚量直线上升,梁先生加工吃得饱满,赚到的利润十分可观,他时常笑呵呵见我,祝贺我们合作成功。
    马海毛的“捕捉”成功,套用“文革”中俗话“狠斗私心一闪现”,改称为“狠抓商机一闪现”。我“灵兴一现”,狠狠抓住不放,先用笨办法“搬砖头”从外面搬运来试卖,发展到采购、加工、出售一条龙操作,很快生意兴隆,财源茂盛。马海毛的成功,是我在深圳商海中打开了又一座“基度山宝藏”,淘得的第二桶“金”,也为我在深圳上海时装公司进一步立住了脚,打下了尤为牢固的基础。这种产品独特,与俞经理他们事先提出的不能销售同类产品苛刻条件相当吻合,毫不冲突。我成功了,时装公司国营机制没有胆略与能力来夺我马海毛生意。相反,我卖马海毛一炮打响,给时装公司他们也带来了远近皆知的名气,内地移民打工族都传开了:人民桥堍有专卖各种毛色品种的马海毛。他们纷纷来买了寄内地,凡是亲朋好友来深圳游玩,都带到时装公司来挑选购买。老俞背后夸我“刘老板脑子活,有本领从潮州人手里抢生意。”深圳不少潮州商人纷纷从我处批发,我的采购量急剧再上升,港商很开心,因为他们赚的钱更大大超过于我。有钱大家赚,港商、梁老板与我,一条龙生意,一条龙财源滚滚。当地潮州商人佩服我这个上海残疾人。本来潮州人在深圳小商品批发市场上独霸天下,从不把上海人放在眼里。他们想不到马海毛这个巨大商机,给一个不起眼的走路不便的中年上海人抢了去。他们挖空心思通关节开后门,要与梁老板签定比我优惠的合同,可我早作预谋,同梁老板有言在先,一年内合作独我一家,不准发展第二家。在这一年中,我成了深圳马海毛大王。一些上海与江浙两省的商人寻到深圳,找到人民桥时装公司。我营业员接二连三地打电话找忙碌在外的我,说:“上海有客人特地来找你,慕名来找姓刘的上海老板,并说‘我是你们刘老板哥哥最好的朋友’。”一会儿又有电话来说,“浙江商人到店里来找一个脚不好的上海刘老板。”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一个,想与我合作,要把马海毛托运到他们那里,价格可以商量。我的名气越来越响。不少上海商人不知从哪儿弄到我电话,常打长途来找我做马海毛生意。
    一年马海毛红红火火生意做下来,我的胃口越来越大,发觉深圳市场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勃勃雄心了,加上不少潮州人象群狼般挤进马海毛市场,不知他们用的什么超级手段,诱惑梁老板开了口子,同时帮他们加工。这时,我早有谋划,打算挥师北上,开始盯上了布吉镇边防关外来回上海、深圳间的长途汽车运输公司这一黄金通道。这是一家有名的内联公司,韩经理是我生意上的好朋友,这几年为羊毛衫搬运接货,与他混得很熟。他来深圳总是到我公司找我,每次我做东给他接风、洗尘。有钱大家赚,给他好处费不少。上海长途汽车运输公司是个老大哥企业,沿途经过省市,一般检查较松,最主要老韩他们与边防关卡很熟。老韩是个吃得开的人,不少内联企业头头托他带运进口电器、香烟回上海。他一向知道我是个本分厚道的生意人,做事比较谨慎,当我开口向他提出托运马海毛一事,他毫不打嗝愣地一口答应。我这一绝招,是潮州商人们所无法料到的。所以当他们在深圳市场为马海毛生意争夺得双眼通红之际,我轻松地以退为进,智取老韩麾下的黄金通道,向浙江、江苏、大上海更广阔的大市场挺进。同江浙上海大江南北比较起来,深圳毕竟是块弹丸之地,而随着全国改革开放纵深发展,大后方也开始掀起商海巨浪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六•四”旁观者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淘金”羊毛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下海闯深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走出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申诉万言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乐在书友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下有知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戴帽当场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翻地覆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投身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