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六•四”旁观者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06日)
    
    
     商人多的是商业细胞。记得有人说得好:每个人的眼光与他体内细胞紧密相关。在诗人眼里,因多浪漫细胞,看出去是一片诗情;在画家眼里,因多艺术细胞,看出去全是画意;在记者眼里,因多时事细胞,看到的应是新闻;在商人眼里,因多商业细胞,处处布满商机。我毕竟初涉商海,半路出家,尽管已在羊毛衫上淘了第一桶金,马上接着想淘第二桶,煞费苦心在捕捉商机。然而在此同时,过去曾十五年涉及沧桑政治的老毛病难断根,即政治细胞依然活跃,时事神经敏感不殆。在深圳头两年(87、88)日子里,虽是醉心于经商,但依然不忘关心时事。当时我认为邓、胡、赵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三驾马车,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胡耀邦是清算文革罪恶,平反冤假错案,思想解放运动的主持者;赵紫阳是经济改革(农村的包产到户和城市的企业改革)政治改革的主要推动者,文革后的拔乱反正推行改革开放三人起了巨大作用。 (博讯 boxun.com)

    当听说胡耀邦总书记因国内自由化问题引咎辞职,我心头莫名难释,回想自己彻底平反的往事,对这位思想解放现实主义派的总书记恋恋不舍。没有邓与他的领导拨乱反正,全面彻底平反冤狱,哪会有我的今天?我永远记得,是他,高举邓小平“思想解放,实事求是”的大旗,彻底战胜了华国锋“两个凡是”派;是他,尊称邓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总设计师”,并神情昂扬、切实领导全党全国人民全面贯彻与大力拓展邓提出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是他,曾对当时中宣部长朱厚泽提出营造宽松、和谐的政治环境,要求党政机关对文化、学术领域少一点干预,作家要写什么由作家自由决定,顿时又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繁荣景象……。可惜曾几何时,被人民公认为廉洁、勤政、务实、亲民的胡耀邦总书记不仅下台,而且在1989年春天不幸逝世。噩耗传来,沉浸在深圳商海中的我也悲伤得很。谁知事态不断发展,北京成千上万的大学生追悼胡耀邦的自发行动,急剧造成一场震惊中外的学潮,迅速扩散全国各大城市,最终酿成人人知晓的“六•四”运动。这场以北京大学生为倡导、全国各地响应、扩展到教育界、知识文化界、全国干部数以万万千千人参加的政治大运动,照理说与我这个下海经商的残疾人毫无关系,我自己早因“前车之鉴”,也不会去投入此类运动,我这部自传回忆录中更无必要多此一记。然而,我这个“六•四运动”旁观者,观看了那段历史日子里发生的特殊新闻,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特殊印象,所以不厌其烦地记录某些片断,抑或可作一个旁观者的点滴见闻或个人见证吧。
    改革开放后的深圳受邻近的香港影响很大,这里居民习惯看香港电视台新闻和买香港报刊。素来香港居民避开政治,一心一意去经商赚钱。不料这次却一反常态,自四月十五日北京爆发学潮开始,香港有的电视媒体日夜传播报导,有的报刊连篇累牍刊登独家新闻。到五月份,香港各路新闻媒体24小时跟踪报导北京学潮运动。这段时间,我做生意的热情被北京学潮遮盖了,开始每天十小时地观看、收听香港台电视转播,购买深圳市场上所有流进来的香港华人报刊,仔细读各方新闻信息,了解事情真相。我十多年反对极左路线的政治神经又强烈地搏动起来。我十分关注国家、民族的命运,关注我们中国民众的前途,关注全国千千万万卷进学潮运动的大学生们的命运。我日夜担忧中国局势混乱,社会动荡,尤其担心改革开放大政方针会改变……。我想,邓小平与胡耀邦总书记本无厉害冲突,胡一向是邓实施扭转神州乾坤、开拓新时代的巨手,为什么一下子像历史上诸葛亮挥泪斩马谡那般将他废掉了呢?现今赵紫阳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如果说,胡是邓的左手,赵就是邓的右手,也是中国人民改革开放的精神领袖之一,上台不久,偏偏又遇着这场声势浩大的学潮运动。我看电视上转播的,大学生们游行队伍中上千成万的标语牌上写着“严惩贪官,打击官倒”。对此,从工厂企业出来,又投身深圳商海的我,很有亲身体会。尽管中共中央多次号召反对腐败、反对贪污,整顿党的干部纪律,但实际生活中,只要手握一个小小工厂企业的党内头头,就可以以权谋私,化公为私。84、85年那时,我在上海厂里就闻官倒横行,有权势者一纸批文,一句话,就可以把成千上万公有财产化为私有。党风的腐败,已到众人有目共睹,百姓个个痛心之地步。中共接二连三地发出反对官倒的文件,但都劳师无功,官倒腐败像恶性肿瘤那样迅速扩散蔓延。我在深圳经商中,通过广泛接触,尤其是某些香港朋友告诉说,这块那块地皮开发中,常有官倒内幕,不少国家规定的外贸进出口配额,几乎全被官倒黑手垄断着,在不少集团走私犯的背后,往往有着官倒的后台背景……。为此我想,青年大学生们政治敏感性特强,社会责任感特大,他们以天下兴亡为己任,尖锐地公开地揭露党内腐败,奋起打击官倒,应是难能可贵的爱国爱党精神。可是我心里又为他们担忧,年轻人血气方刚,勇往直前,奋不顾身固然可嘉,然而混乱局势一旦失控,将会造成怎样后果?我担心学生们头脑越来越发热,将激怒当局者采取异常措施,那怎么办?我内心多么想发表言论,劝学生们适可而止,表示了鲜明立场,游了几次行,喊了一阵口号,让政府出面加大惩处腐败力度,重拳打击官倒。我更希望邓小平利用他的威望,坚决支持胡、赵俩人把改革开放彻底坚持下去,使中国的民主政治改革进程迈开大步,那不是更好吗?诚然,我是敢想而不敢言,只是静观时局事态发展罢了。
    从香港电视与报刊上传出消息报导,保守派既不能体察广大青年学生的良苦用心,更没有任何安抚学生的实际行动,权威舆论发表的几篇社论几乎把爱党爱国的学潮推向了敌对矛盾,把学生们的退路完全切断,迫使他们在投降和斗争之间做选择。可想而知,这些血气方刚的青年学生们必定宁可站着流血也不会像狗那样夹着尾巴爬回去,斗争的升级已不可避免。五月十三日,当代中国学生运动史上前所未有的悲壮凄美的激烈一幕——无限期绝食开始了!民主是人类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年轻的大学生们却用自己青春生命去换取,这是多么可敬可叹可悲啊!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酷爱民主,追求自由,他们站出来支持学潮运动,也只是单纯的反腐败、反官倒,呼吁政治体制改革,与政府上层内部的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斗争完全无关,但持续的绝食斗争使矛盾激化。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三次要到现场去看学生们,据说连遭保守派的反对。知识界、大学生们开始把矛头指向保守派。绝食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剑,它不仅在摧残热血青年们的健康,甚至生命,也无情地划破了保守派冷酷无情的伪善脸孔,将他们暴露于十二亿人民的眼前。同时,绝食像一块巨石投湖,激起千层巨浪,首都知识界、机关干部与各界广大人士出来了,带动全国知识界、机关干部千千万万有识之士走上了街头,万民齐呼反腐败反官倒,要求尽快政治体制改革的口号。五月十七日,首都二百万人从四面八方自觉涌向天安门广场,前所未有的不仅有教授,教师,新闻工作者,科学家、医务工作者、工人、农民,甚至国务院、外交部、中宣部、中央党校、解放军文职人员、最高法院的审判员,都打起横幅,发起了一场自发性的声援学生运动的全民运动,对学生的爱国爱党行为表示强烈支持,对政府迟迟不与学生对话感到莫大愤慨!电视屏幕上转播的大游行队伍中,甚至时见“小平下台”“小平退党”的横幅。对此我又深感莫名震惊,心想,开创“改革开放”的邓,难道会被保守派利用了?
    就在这几天里,我看见了赵紫阳夤夜去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的学生们,并说“我老了”,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了。并收听到赵紫阳在接见一位外国元首时说,中国的事情全都是邓小平同志决策的……。我心里又猛然震动,想这样一来,矛头不是都纠缠到邓身上了吗?事有凑巧,那天夜晚我正陪一位朋友吃晚饭,话题自然涉及北京学潮,我谈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不料他快人快语地说了三点:一,国内改革开放遇到党内腐败、官倒的阻力,学生们奋起揭露是好事,但不能造成天下大乱,中国老百姓吃够了大乱的苦头,民心思治不思乱,关键要加强国家法制法治来解决;二,青年大学生是历来政治运动的先锋,但正如以前毛泽东也说过,娃娃们最终解决不了国家大事,当年红卫兵还不是这样了吗?其结果还是青年学生们吃大亏;三,赵紫阳看来确实无能为力了。青年学生们的过激行动,北京与全国知识界机关干部及广大民众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很可能是给赵紫阳帮倒忙。假如一旦赵紫阳总书记像胡耀邦一样下了台,邓等于断了左右手,中国的政局就很艰难了……。我听了他这番话,既佩服他的精辟分析,又似乎不全明白,我所担心的,邓的改革开放大政方针不要摇动改变。
    五月二十日香港刮台风,十级以上的飓风暴雨猛然袭击着这个国际大都市。从电视台播放看到,往昔拥挤不堪的街道如今空无一人,全港六百万市民都在家里看电视新闻,密切关注北京学潮的进展。当他们看到直播,保守派杀气腾腾的宣布“戒严”,北京把卫星传送的线路切断,香港电视台主持人无可奈何地说“观众再会”时,电视屏幕上很快出现几万人冒着狂风暴雨,从维多利亚公园列队前往新华社香港分社处示威游行。香港人往昔一向冷淡平静的脸孔不见了,却见他们万众一心,倾情投入支持北京学生运动。五月二十一日,电视上播放百万香港市民响应十小时前发出的号召,上街游行示威,第一次破天荒在世界面前展露香港人的巨大热情、坚持正义、理性寻法的感人精神。全香港为支持北京绝食学生,共筹得自发捐款一千二百一十万港币,全部拨入香港“支联会”账户,作为支持北京学生争取民主运动的经费。在深圳,一批北京、广州大学生南下来求支持,以深大教师为首的各大中学校师生纷纷上街游行。我这颗长久平息的政治爱心又被激起,不顾自己残疾,带着12岁的儿子,上街热情向学生捐款,并报以同情的支持和敬佩的掌声。
    正如那位朋友所预测那样,青年学生(“娃娃们”)敏感激奋过头产生了狂热,殊不知中国的不少锢弊绝不是一朝一夕、那个人说了算就能彻底根绝的,他们一味以死绝食逼胁政府立时三刻要解决,而大批知识分子与机关干部也在年青学生极端牺牲精神感动下,跟着他们走,面对刀光枪林、戒严恐怖,却慷慨激昂、悲壮凄美,一场空前伟大的民主运动失控,并走上歧路,走向失败。一九八九年六月四这一天,我在收听北京国际电台,英语广播员李某说话时发觉他流着眼泪,他凄惨地说:鉴于目前北京这种不寻常的局势,我们没有其它新闻可以告诉你们,我们恳请听众谅解,并感谢你们在这最沉痛的时候收听我们的广播。我从香港电视频道上看到,绝食的学生队伍撤退了,戒严部队的坦克披着黎明的曦光,森严到阵,空阔的天安门广场除了解放军大兵之外空无一人,学生“失败”了,北京市民“失败”了,要求民主自由的中国老百姓似乎又一次“失败”了!我看着看着也是热泪盈眶,双眼模糊了!我很敬佩邓小平,在十年“文革”浩劫后,为中国人民为中华民族所做出的一系列大得民心、大快人心的拨乱反正、扭转乾坤、改革开放的巨大贡献。但我不无遗憾地说,是学生的过激行为和某些保守派的虚报军情挑动下,他也竟会下决心戒严镇压学生运动。我们从境外电视转播上看得清楚,几乎全北京市民都有共同愿望,就是阻挡戒严坦克部队前进。恕我直言,解放军官兵是不愿意对付学生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共党员是反对镇压学生运动,百分之百的老百姓是反对镇压学生的。但是,一切正直的人们所不愿看到的结局终于被大家看到了。包括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也下台了!好似邓小平对自己的巨大右臂又断然斩折了!这不禁使中外世人扼腕浩叹。
    “六•四”后,我在深圳看到不少世界各地华人报刊,从香港流进来,纷纷蜂起评说邓执政十年来,赢得巨大无比美誉与惊天动地威信,但是一场“六•四”,却显败笔,在历史上是否要落得一个“围杀学生”的污名?有些境外评论家还直言不讳道:在中国历史上,有哪个统治者镇压学生运动不被历史公正地清算?1976年“四•五”天安门清明节扫墓就是一例。有的评论家将胡耀邦悼念活动比之当年对周恩来的悼念活动,将邓小平比之当年毛泽东……总之众说纷纭,什么惋惜的、难听的话都有。我想,若干年后,邓又怎能不懊恼?那些谎报军情的高官大员们把他推上了镇压学生运动的绝境。紧接着的事实使人看清了,邓坚持改革开放政策,他对那些踏着学生运动血迹想向上爬要大权要更高位子的人关了门,并警戒他们“不要不服气”,说人民公认和相信的是坚持改革路线的人。而有些凶狠镇压学生运动的人,如陈希同之流,最终也得不到好下场。
    在“六•四”期间,我做了一个地道的袖手旁观者。因为我这时已被邓改革开放政策所溶化,全身精力投入富国强民的实践中去,我在想法寻觅淘第二桶金的商机,而且初露端睨,大力“捕捉”马海毛的生意。不过说心里话,尽管我在“六•四”中没有一点公开的言论与行动,但我骨子里思想上是同情学运的,为学生行动过激出格而惋惜,而我真心认为,他们的出发点和追求的民主目标是正确的,是有群众基础的,是受广大中国人民所拥护的,几百万学生激昂呼喊的“反对腐败、打击官倒”无疑代表着全国人民的心声。今天改革开放这么多年,腐败、贪官仍在肆虐,这不由让人心碎,想起“六•四”民主运动。我相信,历史是最公正的判官,时间是最无情的见证,中国的改革就是在禁锢力量的逐步衰减中前进的,在中国这块大地上,如能彻底割除这两大毒瘤,坚持改革开放,华夏新时代的前景将是何等的灿烂光辉啊!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淘金”羊毛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下海闯深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走出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申诉万言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乐在书友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下有知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戴帽当场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翻地覆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投身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立功受表彰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