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06日)
    
    
     邓在继“猫论”后,为全国改革开放宏图大略实施,提出了一系列战术设计,其中有句话叫做“摸着石头过河”,我国老百姓俗称它为“石头论”。我对此三思五虑,觉得它正是指导我下海经商的“第一战术”。商海茫茫、风浪滔滔,我刘文忠“一穷二白”,犹如“一叶小舟”,如何敢去“乘风破浪”?还得按邓所启导的,先摸块石头,摸着石头稳妥地涉水起航。我想先不忙砸“铁饭碗”,而利用假期与调休,南下开放了的广州,熟悉了解情况,借用旧社会生意场上行话,叫做“领领市面,轧轧头寸”,同时试验一下,考察自己是否能成为一块经商的材料。用时兴的新名词说,“商海弄潮”,其实充其量为“河边湿湿脚”。怎么去南方呢?双手空空去游山玩水,我刘文忠还没有这点经济微力,也无此雅兴;至于像工厂头头,政府官员纷纷去南方考察,免费旅游,我刘文忠这辈子可能无资格。我油然想起父亲谈过的家史,清末上海扩大开埠,无锡老家曾祖父挑了馄饨担闯上海滩,乡下农民称之为“跑单帮”,做小生意。历史出现惊人的相似,现今南方广州、深圳开放了,我何不也去跑跑“单帮”,做点小生意试试?过去在计划经济下,“跑单帮”被视作“捣乱国家经济市场”,该属“投机倒把罪”,现今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估计不属“违法”了。 (博讯 boxun.com)

    出发前,我先去上海最早兴起的福佑路、青海路、安西路、华亭路等小商品市场兜了一圈。我细心观察,并向一些个体小老板请教,什么商品抢手好销?经过反复比较、仔细核算,我选中了一次性的塑料打火机,体积小,容易带,毛利高,出手又快。另一种时兴抢手的男女牛仔裤。我估计,这两样进出货周转快,资金不会积压。于是我拿出全部积蓄,并向亲朋好友再筹借些,凑满了人民币四千元,作为平生第一次经商资本。这时工人人家都很穷,很少有积蓄余钱的。我去向他们筹借,开始大家都不理解:一个残疾人,年龄又不小了,近40岁的人,过去吃了那么多苦,刚安定下来没几年,就要抛下家庭、单位工作,而跑那么远去做生意,太辛苦又冒险。虽说改革开放,谁知国家政策是否确定不变,几年前“跑单帮”还属于投机倒把犯罪行为,吃了十几年苦的人还不太平安分。厂里同事更不理解:刘大哥在单位混得相当不错,脱产当工会头,与厂长又是铁哥们,关系特别好,这次民主选举厂长成功,一半功劳是刘大哥策划的。像刘大哥你有足够资格与能量,在厂里混个人人羡慕的舒舒服服的好位子,何必孤身出外下海冒险呢?我心里知道,大家为我好,替我担心,表示感谢。但我懂得,中国老百姓向来有一种贪图安逸的惰性,也算是“中国特色”的“国粹”吧!历史上风风雨雨的岁月太漫长了,谁不想安稳太平过日子。殊不知下不了自主创业决心,躺着吃大锅饭,正是多数人一生事业无成的最主要原因。我想,自己吃了这么多苦,为什么?就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其中之一就是“穷则思变”,想摆脱贫穷,富裕起来。过去光棍一条,现今有家有儿,我们夫妻都是残疾人,我必须为妻儿创造出足以无后顾之忧的富裕生活。过去不敢去想,现今邓小平号召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辉哥一再说“人生三十而立”,我快四十岁了,失去了青春,还犹豫什么不去尽力补回来吗?十三、四年的“牢狱之灾”磨练了我,大仲马笔下的“基度山”设置在巨浪滚滚的大海中,我心里梦想的“基度山”应在波涛壮阔的商海中,只要我敢去闯,凭我长期磨练出来的意志与能力,定能创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这正是立志拼搏的精神动力,也如有位哲人所说的,“人生过去的苦难往往是以后事业成功的动力源。”
    第一次下海的印象很深。在开往广州的列车上,“跑单帮”的小商小贩个体户很多。闲聊之中,知道他们多数是农民、城市无业人员,而从大城市有工作单位出来的人很少。改革开放的春风,使这些人充满了希望、胆量与勇气,我深深感觉到中国改革开放最初的原动力正来自城市民间和农村底层的一些人们。广州火车站,手拎小包、肩扛大包的商贩川流不息。我问讯得知赶往城中有名的步步高小商品市场,那里人涌如潮,比肩接踵,商品琳琅满目,市场一片繁荣。为了节省开支,我小心采购完货,赶夜返回上海。第三天,我在青海路市场出掉手里全部货品,心里很兴奋,回到家中一算,扣除来回费用,归回四千元老本,这趟赚到的钱超过了我一年在厂里的工资。我辛勤上班的一年工资,不到600元,而下海经商三、四天,就超过了春夏秋冬奔忙,并且毫不受旁人的风言嫉妒,何乐而不为呢!首次出师告捷,对于一个初涉创业的人来说,真是莫大鼓舞,增强了沿着此路勇往直前的无比信心。
    一星期后,我又风尘仆仆赶往广州。我坐在14号车厢里,对面座位上是两个温州年轻人,一个才19岁,姓李,另一个24岁。小李少年老成,他告诉我:14岁跟叔叔当学徒,修鞋、弹棉花、卖纽扣,都做过,跑了许多地方。一毛钱一毛钱地积攒下来,四年积累上万元,然后拿出这些积累当本钱经商,开始自己当小老板。先是搞一些能赚钱的长途贩运买卖,后来收购贩卖珍珠。这是他从温州老乡处学会捕捉的商机。半年不到,他资产翻了几翻。那位年纪稍大的是他带出来合伙的老乡,小李已由徒弟长成为师傅了。我听了颇有感慨,温州这些连中学大门也未踏进的小乡民,他们早从海上吹来的风里嗅到开放气息时,便纷纷背井离乡,14岁下海经商,闯荡江湖。在上海,14岁孩子还在上学,根本还不懂人生酸甜苦辣。我特有政治敏感细胞,知道早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搞小商小贩,自由市场经营,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的地方就是温州人,曾被华国锋几次严禁查处,甚至当时的温州地委书记都被判刑。但温州人真是打不垮、整不死的求生存谋发展的商海弄潮儿。小李这些温州人,就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自发外出的“打工族”,他们不仅带着求生的技艺,而且带着想当老板、谋发展的经商头脑,出去闯荡天下。这是与其它地区一般仅想混口饭吃的打工族大不相同。小李告诉我,在温州流行一句口头语:“不想当老板的温州人就不是真正的温州人!”这犹如法国拿破仑曾志高气昂说过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有了这样超前意识的温州人,天下还有什么商海险浪能阻挡他们?我与不期而遇的两位温州青年商人谈得很投缘。
    列车将出上海,近浙江嘉善地界前,上来几个稽查人员,搜查违禁货物。小李两人用温州话咕嘟了几句,敏捷从行李架上取下两个大旅行包,一个拎着包扭头冲反方向跑去,另一个快速把包塞在座位底下。但不知那头车厢早有人守伏,把冲跑去人堵了回来。他们的紧张动作,马上引来稽查员重视,督令他们打开旅行包查看,里面装着满满一包包珍珠。从双方问答中,我才知道,他们俩是从无锡、苏州等地采购这些人工培养的珍珠,总价值15万元,长途贩运到福建厦门,然后买给台商。稽查人员宣布这是违禁运带品,当场没收了货,带他们到前面列车值班室去做登记笔录。看到这一幕险情,我不由大吃一惊,原来长途贩运做小生意,确实存在大风险,究竟什么可带不可带,什么违禁运带,我浑然不知!从上海到广州来回路途千里,哪一路段、车站会有人上来检查,我心中更无底!心想“跑单帮”这行当看来很不容易,得虚心向行家学习,打听清楚,否则要付学费太大,好象小李他们这一跟头跌得不轻。我是借债出来做生意,如果回家两手空空,衣囊如洗,怎么交代?约莫一小时后,小李他们回来了,看他尽管沮丧伤心,但绝没有打垮的样子,情绪更无绝望表现。到吃饭时,他们照样买盒饭吃,并与我又闲聊起来。从他们处,我才打听清楚,上海段查得很紧,浙江,尤其是广东,已经很开放,基本不查不管。他们经常跑,告诉我,类似珍珠等一些货物属条例禁运货物。小李还劝我不要再从广州贩运打火机回上海卖,因为打火机是可燃物品,也属禁运货物。这两个温州青年令我刮目相看。15万货物一下子被充公没收,设身处地想一想,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今天我借来的七千元如果购买的货物被没收去,那对我肯定是一次致命打击,可能吓得我再也不敢跑第三趟。而他们对15万珍珠一事,似乎不挂在心头,没有灰心吓倒,而是在大谈所谓“今天倒霉,火车票买得不吉利,14号车厢,‘要死啊’……”他们在商量下次怎样躲开稽查,准备改坐长途汽车,计划重新再来过。我真怀疑,他们下一次再做这笔生意,资金哪里来呢?当时全国很多地方刚喊“争当万元户”口号,他们年纪轻轻,竟自15万元输赔得起?又那么容易再筹得如此巨额货款?而他们告诉我,这趟买卖如顺利,可以赚七万元,现在失了风,只要再多跑几趟,肯定能捞回来。他们还不愁回家因这次失利而筹不到翻本的货款。他们告诉我,温州有一种说法,只要你肯干,敢闯,亲朋乡邻都会借款资助你;但如果你失败躺倒不想再站起来重干时,那就真的没救了,谁都会瞧不起你,人们鄙视你、远离你。小李还说:“温州人天南地北闯荡,这种失败事家常便饭,司空见惯,关键在于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改变策略,卷土重来,再出江湖……。”我作为一个“初出茅庐”、初涉商海的上海人,听着他们这般新鲜观念的传扬,既佩服又惊奇。与温州青年商人比,我个人经历、学识要超过他们许多,但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小李,真使我觉得“石破天惊”,他那天赋经商的灵气、勇气、才气,远远超过了我,使我望尘莫及。这也许就是我亲眼看到的“温州模式”。说来天赐良机,让我初涉商海,就参见了两位“温州小师傅”,从他们身上不知不觉地“移植商业细胞”。看来毛泽东有些名言万古长青: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快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做。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不管什么人)学经济工作,拜他们做老师。我过去熟悉的灵敏的政治嗅觉,可能没有多大用处了,而不熟悉的、陌生的商业意识必须赶快补上这一课,虚心地拜能者为师,灵敏地像海绵吸水那般主动汲取、学习研究,尽快掌握它。为此,我一路上趁机向温州小师傅学到了不少经商窍门,从心底里敬佩他们失败了迅速振作精神起来再干的勇气。过去我早就听父亲说过,旧上海三种人最会做生意,他们是:无锡人、广东人、宁波人。温州与宁波是浙江大同乡,现今是新崛起的当代经商神手。作为一个祖籍无锡的上海人,我今天被他们身上洋溢的勃勃商机、坚韧聪慧所折服,同时又与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经他们一点拨,我也勇气倍增,决心从商海中学游泳,尽快迎头赶上去。
    这次再到广州,我吸取了温州人教训和小李的忠告,把一半原打算采购打火机的款,改为采购男女牛仔裤和一批新式牛仔鞋。在回上海途中,果然避过一劫。进入上海站前,车厢内又开始稽查,许多人带的打火机货被充公没收。火车上两次“跑单帮”,使我开了眼,长了胆,学得了机变诀窍。但这次我还是吃了亏,在广州盲目轻信别人介绍,所谓上海好销的牛仔裤牛仔鞋,拿到上海准能快脱手。跑了几个市场,不是价格有问题就是款式已过时。结果只得低价亏本出手,有些还压积在家中。真似“吃了药”,没有摸准行情的变化,以为上次获利这次照样行,其实似“刻舟求剑”,商海急流迅猛,回头货万万进不得。我不得不把第一次赚到的钱全贴亏了进去,总算二次相差,老本还未大亏。我在“温州小师傅”的激励下,失败了再干,振足精神,不折不挠地向前行进。
    80年代陆续有1500万知识份子回城市,国有和集体的企业不可能很快的接纳这么多人就业,矛盾就出现了,就业!就业!就业!这是当时最为热门的词语,也是全社会极为关注的问题,知青的抗议活动激烈。政府在无奈之下开始发放个体营业证,新中国第一批走市场经济,个体户、私营业主产生了。没有多久,不少个体户,收入开始比国营职工收入丰厚得多,被城市职工视为“不三不四”的人,现在挺起胸膛来了。当时社会上出现顺口溜,“上班穷,下班富,开除就成万元户,家里有个劳改犯,一年就赚好几万”。“一辆摩托两个筐,收入赶过胡耀邦,骑着铃木背着秤,跟着小平干革命。”靠共产主义的宽容,一些个体私营业主,在国营经济顾及不到的小角落里,谋得了一席可怜的谋生之地,那些政府让他们“自谋出路”的“弃儿”,凭着胆量、冒着风险,在旧体制崩溃的废墟上,迅速崛起长大,出现了一大批百万富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走出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申诉万言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乐在书友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下有知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戴帽当场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翻地覆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投身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立功受表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正气战邪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荒唐的“罪案”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青年成“三盲”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