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05日)
    
    
     皇天不负苦心人,这一天终于等来了。这是永生难忘的1982年1月6日。高法院事先通知我们家属前去听结论。三姐从苏州赶来,二姐从闵行过来,大姐、大姐夫及已从外地回沪宝钢工作的四哥,一起坐在家里碰头商量,有的提出辉哥一经平反必须要求政府重重赔偿。到日三姐、四哥陪我一起踏进高法院接待室。复查组沈同志向我们宣读了两份《平反书》,一是对辉哥冤案平反昭雪,一是给我彻底平反。并说明,我的问题早已解决,只因刘文辉问题需得北京最高法院核定。两案牵连在一起,所以平反书迟至今日,一起发布。我们家属个个热泪盈眶,感谢政府实事求是。三姐代表家属说到,出于长期受冤案牵连的义愤,我们家属理应要求政府作出赔偿。沈同志对此面露难色,表示要汇报领导,研究研究。三姐申述了家属意见后,又当场深明大义说,当今国家困难重重,过去的巨大灾祸与精神损失都是万恶的文革造成的,恶梦醒来是早晨,辉哥之所以以身殉难,也是出于高尚的救国救民的自觉大无畏牺牲,所以我们只要求讨得历史的公道,政治上的平反昭雪,至于经济赔偿,我们家属不会提什么要求……。沈同志听了三姐这番话,频频点头,深表赞赏。结果按当时有关规定,给逝去的辉哥英灵补偿了二千元微薄的安葬费,后来我们家属全把它用在了辉哥的坟墓上。 (博讯 boxun.com)

    现将两张《平反书》实录之下: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81)沪高刑复字第1531号
     刘文辉,男,一九三七年生,江苏无锡市人,原住本市日晖四村十二号四室。
     刘文辉经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一九六七年三月九日以(67)沪中刑(一)字第3号判决成反革命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刘不服判决,提出上诉,经本院于一九六七年三月十日以(67)沪高刑(一)上字第1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于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执行枪决在案。其家属不服判决,提出申诉。经本院复查,于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七日以(79)沪高刑审字第797号裁定,驳回申诉。其亲属仍不服,继续申诉。
     现经本院复查查明:刘文辉在“文化大革命”初期书写了所谓“十六条”的传单,指使其弟刘文忠分别寄往全国十四所大中院校,传单的主要内容系对“文化大革命”中的极左路线不满,其余属思想认识与教育问题,均不构成犯罪。至于原审认定其书写反革命文章、恶毒攻击、污蔑伟大领袖、疯狂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妄图进行反革命暴乱,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等节,均属不实之词,应予否定。因此原判刘文辉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属于错判错杀,应予以平反纠正。据此,本院特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79)沪高刑审字第797号裁定(67)沪高刑(一)
    上字第1号判决和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67)沪中刑(一)
    字第3号判决。
    二、宣告刘文辉无罪。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一九八二年一月六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81)沪高刑审字第2027号
     申诉人(即原审被告人):刘文忠,男,三十五岁,江苏无锡人,现在上海桅灯厂工作,住本市日晖四村十二号四室。
     申诉人刘文忠因反革命案,经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于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和(72)沪公军审(刑)字第289号判决判处管制三年和有期徒刑七年。刘不服判决,提出申诉经本院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五日以(79)沪高刑审字第484号判决维持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68)沪军审刑字第132号判处管制三年的判决;撤销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72)沪公审(刑)字第289号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的判决;鉴于刘文忠有悔改表现,摘掉反革命分子帽子,恢复公民权利。现刘仍不服改判判决,再次提出申诉。
     现经本院复查查明:刘文忠受其兄刘文辉指使,于一九六六年九月间复写并投寄了所谓“十六条”的传单给全国十四所大中院校属实,但传单的主要内容系对“文化大革命”中的极左路线不满,其余属思想认识与教育问题。本院于一九七九年三月复查改判时,虽然撤销了对刘文忠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的判决,但仍维持原判管制三年并根据其悔改表现,摘掉反革命分子帽子等均不当,因为按刘文忠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68)沪军审刑字第132号判决以反革命定罪是不对的,应予纠正。据此,本院特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79)沪高刑审字第484号判决第一项、第三项
    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68)沪军审刑字第132号判决;
    二、对刘文忠宣告无罪。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一九八一年七月八日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
    
    完全平反了!彻底平反了!尽管一张“平反”书与生命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尽管这是迟到的温暖,是冲破了重重严寒的春风,但毕竟阳光照亮了我们刘家,思想大解放的春风吹进了我们刘门老老少少的心田。在这期间,年逾九旬、双目失明的老父亲刘汉宗的历史冤案,所谓“历史反革命”也获得平反。父亲等了25年才拿到这张“平反”书,有关人员轻描淡说的一句“错判了”。没有人承担责任,没有人道歉,戴了25年“历史反革命”帽子的父亲没有欣喜若狂,他已经麻木了。受了无数次的批斗,受了无穷的委屈,不可能说这伤痕这么轻易地被抚平。但重压在子女们头上的这项“反革命家属”的帽子,这一苦难贱民的待遇终于到了尽头。父亲等得太久了,已至于双目失明,加上耳聋已经看不到,听不清儿孙们的欢雀情景了。年老双亲对三儿子文辉的平反昭雪,对九儿子文忠的彻底平反,特别高兴,激动得老泪盈眶。兄弟姐妹们也特别高兴,家门中第三代、第四代青少年包括怀抱婴幼儿无不喜逐颜开,朝气蓬勃的嫩脸上绽开了朵朵鲜花。刘家最孝顺、最有才华、最让人伤心欲绝的辉哥蒙冤献身十五年后,今天终于还清白于天下,沉冤昭雪于人间,告慰英灵于九泉!可惜,我们亲属得不到辉哥被杀的全面真相,我回想自己从参予书写投寄,彻底批驳“文革十六条”一案全过程,清楚知道三哥始终报着“挽狂澜于既倒,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精神。后到入狱提审,几位审讯员多次毒骂:“刘文辉是个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的人。”以及见到三哥临刑时偷偷用血迹书写传出的遗书;加上短短入狱四个多月,“文革暴政”当局迫不及待置他死地的一系列事实真相。可以断定,我三哥刘文辉整个死刑的迫害过程是残忍的、壮烈的,是当局不敢公布的。从时间上和内容上推断他无愧是血祭“文革”第一人,三哥实现了自己的誓言立志于“将头颅钝屠刀,血溅污道袍”,像谭嗣同一样,我自横刀向天笑,甘做壮烈的义士!
    多年来我们作为他的亲人迫切希望有良知的当年审讯和看守刘文辉的人员能向我们及世人揭示残害真相。我们坚信随着时间推延,历史将会揭示一切。我认为:文革结束后大规模的清算历史罪恶和平反冤假错案,皆是在官方主导下进行的,主要受益者也是那些在毛泽东时代的内部权利争斗中失败的权贵,而民间没有彻底清算‘文革’罪恶和平反冤假错案。讨还正义的道义,正当性理应在民间,特别是应该在无数普通的受害者之中。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以巴金为代表的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强烈要求建立“文革愽物舘”的呼吁,遭到无情封杀和阻止,原因是怕中国人民彻底清算、反思、追查‘文革’的罪魁祸首;怕中华子孙后代将来翻这本,人类历史的罪恶账。我是平反了,但无数冤死的人,没有讨还正义。
    这天深夜,我激动兴奋得难以入眠,我在想,十五年,人生能有几个十五年?古人“十年寒窗,名扬天下”。今人自上小学算起到大学毕业,至多也只有十四、五个年头。我这十五年,从实龄19岁(虚龄20岁)开始蒙受牢狱之灾,十三、四个年头在监狱及管制、劳改中度过,上了“政治犯大学”,直至攻读了“研究生”、“博士生班”。现今“政治犯”帽子彻底革除、平反,也可算历经“社会大学”深造过。三年来为平反奔波中获知的人生社会宝贵知识也不少。总起来看,虽然灾难给了我沉重打击,毁了我的青春年华,但也使我磨练得老成、饱学、坚劲,我在风雨灾难中新生,在人生的废墟上崛起,犹如从岩石缝中挺拔的劲竹,引用清代大画家大诗人郑板桥所说:“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从今以后我可以安心地竖直腰劳动,挺着身做人,在人生道路上勇猛奋进。如果说,大仲马笔下的爱德蒙•邓蒂斯自19岁蒙冤坐牢,历经十四个年头,从牢狱中结识法利亚长老,获得基度山金库,出狱后大显身手、闯荡社会,可歌可泣;那么,我与他同样年龄投入牢狱,同样历经这么长岁月才重返人间,我在期间遇见了形形式式的“长老”(老资格政治犯),获得的虽非物质上金库却有精神上的宝藏:做人百折不挠的坚韧,创业无穷无尽的知识。虽然我左腿残疾,但无论内在与外表都经地狱烈火冶炼得金刚不败。幸逢邓开创的中华新时代,出笼虎跳,大显身手,锦绣灿烂的前程正在向我招手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走出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申诉万言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乐在书友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下有知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戴帽当场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翻地覆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投身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立功受表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正气战邪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荒唐的“罪案”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青年成“三盲”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记录手发抖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