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04日)
    
    
     1979年3月16日下午,我由上海高级法院派车子接送回老单位。车到厂门口,熟悉的老地方,看见牌子已改称“上海远光电器厂”。 (博讯 boxun.com)

    我自71年6月第二次离开厂,被拘捕“二进宫”,判刑进市监狱,再发配白茅岭劳改农场,至今重返这里,已相隔了八个年头,人说“八年抗战”,我又“抗战“了一场回厂了。我二出三进,又踏进了曾经十分熟悉的工厂,投入眼帘的却是许多陌生的面孔。厂里变化很大,新来了不少年青工人,一部分是学校毕业分配进来的,另一部分是上山下乡回沪顶替父母退休而进厂的。厂里老人已走掉一半,对我这个曾在小厂里引起二次风波的神秘历史人物再度出现,新来的年青人感到好奇,纷纷打听“他是何许人?”老同事看见我重新回来,一下子盛传开来:
    “小刘回来了,是平反回来的。”
    “他真是吃了不少苦头,20岁进去,33岁平反出来,头发都花白了,‘文革’真是害死人。”
    “他的一位哥哥在‘文革’中被杀害了,不知也平反昭雪否?”
    高法院同志陪我进了厂部办公室,事先获得电话通知的厂领导一把手接收了高法院有关我平反回厂的文件后,过来热情拉着我手说:“小刘,不容易啊,你是反对文革的英雄,吃了不少苦,比我们都看得远。”接着他连连干咳了几声,似乎为了思索还需要表示些什么,“噢,现在党中央否定了文革,你平反回厂,我们欢迎你。”说完竟很不自然的点头哈腰起来。此人我早就认识,原是我在厂部做统计员时,他在局里当主管这条线的顶头上司,姓黄,“文革”中,出过风头。早在我第一次一所出来回厂管制期间,就听说他是局机关首先起来造反的一名成员,曾担任过机关造反队头头,是个投机本领不小的极左分子。“四人帮”倒台,工总司造反队被取缔,这个黄造反却真有钻营办法,又混进基层来当一把手。由于我对他本能反感,听了他话中有刺的“欢迎”,无话可答,转头向旁边两位恢复原职的老领导王厂长与汪大姐主动招呼,她们都热情地同我握手,王厂长拍拍我肩头说:“小刘,朝前看,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表示“谢谢王厂长的关照。”
    高法院同志当着我的面,向厂领导传达了中央平反政策精神,要厂里尽快落实我的安置问题:第一,工资补发,按13年补发;第二,户口落实,因我原住房子文革中被江南造船厂造反派组织非法没收,法院已责令他们三个月内退还。“现在刘文忠无居住处,他大姐家人口多又无法接受,所以暂要工厂给他安置好。另外刘文忠刚回厂,发生什么困难,你们都要在可能情况尽量照顾他。”厂领导一一点头照办。我见姓黄的那种六神无主的样子,似乎怕我提出一些过分要求和条件,他根本不理解,对于我这个剥夺了13年之久自由的人来说,已经很知足了,内心很感激党的实事求是政策。我当场没有提什么别的要求。厂领导要我第二天来上班,先到厂部办公室听回音。
    翌日早上,我八点钟走进厂部办公室,厂领导向我宣布了按高法院规定补发工资数目,并安排我暂住在职工宿舍,户口也挂在厂里,对此我并没有斤斤计较与单位纠缠,单位说什么我都依了。接着,姓黄的一把手又同我个别谈话,他说:“如果根据华主席的‘两个凡是’精神,你是不可能平反的,因为你哥哥——刘文辉在攻击文化大革命十六条内容中也攻击了毛主席,现在中央否定了文化大革命,但没有否定毛主席解放后的一切,你哥的事情也没有解决,你自己也为之留了一条尾巴。听说你还要为你哥哥的事情继续上诉,我劝你就此罢休。你哥哥人已死了十多年了,你既然平反了,还想怎样?……”我知道他这种人是不忘文革的人,“四人帮”垮台了,使他失去了继续向上爬的机会,他脑袋里的极左思想不可能一下子清除掉的。他话中含有要挟我“识相点”的意思,怕我回厂部办公室。他根本不知道,经历了十三、四年苦难磨练的我,真不愿到他这种人身边工作,我没有提出要求恢复原本的厂部统计员工作,反而希望下车间劳动。我直接提出去冲床车间,因为当年我回厂接受管制改造时一直在冲床车间,对那里很有感情。至于他警告我不该再替辉哥平反一事上诉,我当他“放屁”,心里想,你是什么货色?现今还由得你在这件事上管我吗?还有,他凭着“阶级斗争的高度觉悟”,竟也看出高法院对我的平反书中“留了一条尾巴”,这当然与辉哥一事有关,但我坚信这条人造的冤假“尾巴”终会被彻底割去,而你自己那造反的光荣历史,说不定将来会变成一条真正的抹不掉的历史尾巴呢!
    有道是“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回工厂到冲床车间上班劳动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扑在为辉哥冤案平反而奔忙,在三姐有力支持下继续上诉。上海高法院驳回了,我们不服,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再上诉。我们家属中,其它哥哥姐姐都被文革吓怕了,一直心有余悸,胆战心惊过日子。只有三姐和四哥是最有胆量坚决支持我再上诉,坚定不移地要为辉哥遇害讨回历史公道。辉哥死时仅仅虚龄31岁。他短暂的人生既复杂又辉煌。21岁时戴右派帽子,29岁时又因交代出逃国外企图而被打成反革命,一年不到,他冒死攻击文革而遭毒手,最终血溅刑场。我与三姐一起到上海高法院上访,找复查组申诉。三姐分析得很清楚:正由于错划了刘文辉的右派帽子,才会逼使他想出潜逃国外的念头。何况这是他相信党的“坦白从宽”政策,彻底交代的,法院判决书上亦写着“因念其最后尚能坦白交代,并愿悔改”等,而且他仅有设想,绝无行动,怎可凭此定他反革命罪呢?显然是冤枉。至于他对“文革十六条”的批驳,十年实践已证实他的先知先觉,很了不起!面对我三姐这样据理申诉,上海高法院复查组人不得不同意“这种推理说法有道理”,也承认刘文辉66年文革初起就能反文革、驳十六条,是正确的;但刘文辉的匿名信中有大量涉及攻击毛主席的内容,根据目前中央有关政策精神,还是无法平反的。至于将来如何,很难说定,你们家属只有耐心等待,由时间来决定……。我与三姐多次跑福州路,反复替辉哥申辩,但得到的回答总是这几句话。辉哥的含冤难白,真使我心头煎熬日夜不安。
    三姐文珠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大学一毕业就主动支持内地三线建设去了,三姐夫去西藏,三姐在陕西荒山野里的兵工厂工作。她是有名的女中“一支笔”,颇有才能,“文革”中由于家父问题牵连、加上我与辉哥反革命案的波及,被贴了大字报,始终作为有家庭问题的“臭老九”被压制在最低层。粉碎“四人帮”后三姐与三姐夫一起调回苏州安家。经历了“文革”艰难的折磨,本来冰雪聪明的三姐更加坚强,智慧之光四射。三姐夫从业司法工作,对政策法规了如指掌,又因他出身高干家庭,中央上层内部信息知道得多,所以他俩一直强有力地支持我要为辉哥蒙冤一事坚持上诉,不达平反昭雪目的,决不罢手。三姐指导我不断收集、学习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中央领导人邓小平、胡耀邦等人的讲话、指示,并给我审慎地透彻分析。三姐说,刘文辉的事迹,不仅仅是我们家族的问题,他还是整个上海乃至全中国的榜样与骄傲。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彻底全面揭露批驳文化大革命十六条的人。他的无比勇气、大无畏精神,是文革初起时独一无二的,是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当文革黑暗浊浪刚刚掀起、迷漫开来时,辉哥就用他犀利的眼光,洞察其逆历史潮流的反动本质,有见血封喉之功,把毛泽东发动文革的不良用心、作恶目的批驳得体无完肤,在当时确实没有第二人,只有我们辉哥刘文辉。他称毛泽东是个疯子、赌徒,是在拿国家与人民利益疯狂一赌,竟不惜把亿万人民头颅作赌码,把中国大地作赌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十年文革的实践证明,究竟是毛泽东阶级斗争理论正确,还是辉哥的批驳观点正确?十年血泪成河的事实证明,辉哥是正确的,毛泽东却是彻底的错误者,毛泽东的实践破产了,阶级斗争理论覆灭了,十年文革把中国经济发展倒退了半个世纪。毛泽东林彪、“四人帮”所推行的“打倒一切,全面专政”路线,造成全国好人冤狱遍地,坏人弹冠相庆,骇人听闻,史无前例。‘文革’结束后,中央经过两年七个月的调查,核实‘文革’有关数字是:四百二十万人被关押审查,一百七十二万八千人自杀,单高级知识分子被逼,跳楼、上吊、投河、服毒——死亡达二十万人。光七零年,‘一打三反’运动被‘从重从快’, 判处死刑的现行反革命就有十三万五千余人,武斗死亡二十三万七千人,七百零三万人伤残,七万一千二百个家庭彻底被毁、斩尽杀绝,非正常死亡者至少七百七十三万人。‘文革’初期,光北京有三万三千六百九十五戶被抄家,有八万五千一百九十六人被赶出北京城,全国被遣返原籍种田的‘城市阶级敌人’达四十多万。全国冤假错案达上千万件,加上各种形形色色株连的人,共整了一亿人,占全国总人数九亿的九分之一。同样‘文革’结束后,中央文化有关部门统计出:从1966年至1977年,国内外制毛泽东像章的总数达十万余种,四十八亿枚之多,在世界像章制造史上无人可比。而文革毛泽东箸作出版五十亿万本以上,世界上除了‘圣经’,没有任何人箸作的数量可超越毛泽东,毛的稿费当时己积累二亿四千五百万元,毛在生前已成为中国首富。中国人民在十年‘文革浩劫’中,就是生活在这样可悲、愚昧、可怜、无知之中的。
    三姐深沉地说:“刘文辉的冤案绝不是个人和家属的冤案,他是代表整个反文革大军中千千万万冤假错案的突出典型。我门兄妹要不惜一切为他上诉昭雪。毛泽东死了,‘四人帮’粉碎了,中国的苦难是到了尽头,但阶级斗争的阴魂仍左右着后毛泽东时代,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为首的‘凡是派’继续执行毛泽东的极左路线,一大批在‘文革’中既得利益者也拼命阻挠全面拨乱反正的进行。现今尽管邓小平、胡耀邦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取得了左右全党全国的掌舵大好形势,但‘积重难返’,多如牛毛的冤假错案不断解决,但还不彻底。随着时间的推移,时局的发展,最终你的遗留问题与辉哥的问题,都会彻底解决。我们做家属的也只有体谅中央的逐步解决策略,耐心再等待一段日子。”
    这一番深入细致、实事求是、纵览全局、深明大义的分析,给我也是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我对三姐表示,我会坚持不懈地为辉哥平反昭雪呼喊,申诉到底。这段日子里,上海高级法院复查组又找我谈了几次,核实了几件事。记得最后一次复查组负责人沈同志跟我讲过一段话,他说:“你不要再到处写信了,为你哥刘文辉一案不仅上海,北京最高法院都很重视,多次研究讨论并有批文。你是看过刘文辉攻击中央十六条全文内容的人,知道里面涉及攻击毛主席内容的分量严重程度。但无疑刘文辉是攻击文革最彻底最激烈的第一人。这一点,上面是很重视的。结论快了,你耐心等待。”我确实坚决相信,邓、耀邦的新时代阳光一定会最终告慰辉哥的英魂。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走出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申诉万言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乐在书友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下有知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戴帽当场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天翻地覆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投身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立功受表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正气战邪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荒唐的“罪案”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青年成“三盲”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记录手发抖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