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水库藏“杀机”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29日)
    《水浒传》“智取生辰纲”一回写到,在骄阳似火的黄泥岗上,白日鼠白胜挑着酒担,唱起了民间歌谣:“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里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真实地反映了古代酷暑盛夏社会上贫富对立鲜明,两极不同的生活状况。我到白茅岭农场劳改第二年,七、八月盛夏间,天气特别炎热,处于方圆数百里群山环抱中的劳改农场,酷热成似一个大火炉,正似“天烧大火地冒烟”,同古代白胜所唱的“赤日炎炎”差不多。白茅岭土荒地燥,远近光秃秃的土丘起伏,尽长些茅草细枝,很少有大树可以让人遮荫乘凉。平常天一下雨,山沟丘洼里还有些积水流淌,天不下雨,山丘干燥异常,人工辟开的马路通道上尘土飞扬,给行人灰涂满脸。劳改场几百亩大田作物,一年四季要靠农场自挖的水库供水浇灌。这年夏天特殊的酷热,气温表天天高爬摄氏39度以上。老天爷似乎有意要考验农场的抗旱能力,一连几个月滴雨不下,我们六大队的水库里的水位一天比一天低,都给干渴异常的老天爷喝收去,眼看快要见底了。大田里成片成片的山土干裂,种植的庄稼蔬菜纷纷蔫头弯腰,枯萎倒地。面对如火如荼的大旱灾情,场干部紧急动员全大队一切犯人去冒暑挖渠,引总场的大水库的水进来,我们残劳队也派上去了。
    我们来白茅岭已一年多,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野外劳动生活。刚来时遇上春耕播种,农场春光灿烂,大自然空气格外新鲜,对于长年关押铁窗里的我们,不由得精神稍舒,劲力施展,日子过得飞快。夏秋果园收获季节,我们残劳队主要出没果园,又派任看守园林,比起其它中队冒暑在大田作业要舒服轻松些。冬天蔬菜田、果园农活少了,筑路、修水库、填坝基成了全场犯人主要劳活。我们残劳队也曾参加几次。那山野里的凛冽寒风不停地猛吹,像刀子般刮削得人满脸刺痛,站立难稳。山土冻得冰硬,铁锹挖下去如敲在铁板上,震得手臂发麻,天大寒,人非得大干不可,否则更加冰冷,于是拼命不停地挖土夯实。一小时干下来,汗水浸透内衣,在阵阵寒风钻衣刺身下,内衣已变成一张冰凉透心的薄膜冻贴在背上,全身忍不住瑟瑟发抖。农场劳改生活吃苦受累是说不尽,但与在市监狱比,大家还是甘愿的。不仅在于活动空间大了,还在于大家知道,凡是刑满释放的人,也没有回上海回单位的可能,上海户口早已注销了。白茅岭农场是我们大家最终的归宿,与其嫌苦叫累给自己找麻烦(遭场里惩罚),还不如服命卖力地干活忘记自身的苦难。
     且说那天我们残劳队近百名犯人开赴抗旱前线,奉命加深一条水渠。偏偏老天爷发威,烈火烧天,气温高升到摄氏40度,据队里管理干部说,这在白茅岭,乃至安徽地区,也是几十年罕见的高温。我们一边高喊“天大热,人大干”,一个个手拿铁锹支撑,尽可能稳妥地半爬半跳地站进了一米深的沟渠里。因为大家都是残疾人,残疾情况不同,手脚行动比其它正常人总是不方便,何况不少还是老弱病人,但为了场里抗旱需要,大家也顾不得考虑了,且进沟干活再说。不料进到深沟里,犹如被塞进了蒸锅里,一动不动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我们犯人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短裤衩,不约而同齐声喊叫“吭唷!”双手挥锹挖渠了。劳动片刻,黄豆大的汗珠像倾盆大雨般滚滚直下,连仅穿的裤衩都被汗雨浸腌,似受“宫刑”(阉割),痛楚难熬。我一边咬牙忍痛,奋力挥锹挖沟,一边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水浒传》中白胜的那四句歌谣,心里胡诌乱编道:“赤日炎炎似火烧,农场水库干枯焦。残劳浑身如汤煮,城乡干部电扇摇。”虽说平仄押韵不大合格,但也表达自己心头所思。 (博讯 boxun.com)

    “刘组长,你看,他们脱了,脱光了!”身旁一位老年残劳队员叫我,我赶忙从独自深思中转过神,手停铁锹抬头一望,“哟!”不由心里惊奇,是哪位年青刑事犯带的头,干脆把汗雨浸湿的短裤衩也扒下了,脱得精光,浑身一丝不挂。一人脱,大家脱,那三个刑事犯组年轻人一齐赤身裸体在挥舞铁锹。我怕他们违规,紧急寻看管教队长,意外地见他低头直笑,心里总算松了口气。这位在道旁巡视的队长,边来回走动,边招呼他们说:“你们这些捣蛋鬼,想出新花样脱光身子,关键时刻能玩命干,也不顾雅不雅观。反正这里没有女人路过,大家注意点。”毫无阻止意图。大家乘兴光身挥锹飞舞,也许是白茅岭农场自开办以来罕见的一道“风景线”。我们四组25个反革命犯向来斯文,就是在这汗雨暴虐之际,也仍保留着湿淋漓紧贴胯挡的短裤衩。
    农场总部大水库的清水汩汩流淌过来了,流进了我们六大队的水库,流向了上百亩大田里,干渴的庄稼、蔬菜喝上了清泉很舒服,纷纷挺起腰干、昂起头迎风招展了。抗旱取得初步胜利。我们大家冒暑到大田、果园劳动,浑身臭汗淋淋,傍晚收工后,谁都想下水库浸泡身子,洗会儿澡,痛快享受一下集体劳动的成果。在一般情况下,管教队长开恩的话,都是允许的。大家争先恐后脱光衣服跳进水库。一些不会游泳的“旱鸭子”只能在水库边浅水里洗个澡。会游泳的人在水里伸臂踢脚,奋力游向水库中央深潭处,有些人乘兴在水库里打水仗。那天记得是星期一,傍晚收工后,在队长批准下,我们不少人去水库洗澡、游泳。我刚学游泳,不敢闯深水,只在水库边上学蛙泳。我听见不少人在起哄:“小李,跳一个!”“小李,再跳一个!”我靠水库边停游观看,那个名小李的叫李建平,是我中队二组的刑事犯。小伙子19岁,细高个,大眼睛,很活泼,仪表英俊挺秀。他家住上海虹口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一个是机关干部,另一个是大学教师,文革中都被作为“臭老九”赶去“五•七干校”。小李与祖母在家中,年老祖母管不了他。家中没有人约束他,小李交上了一批冲冲杀杀的同学朋友,经常参与殴斗,打群架,显威风。在一次群殴中他出手挥拳,打瞎了一个同学的一只眼睛,被判处三年流氓罪,是与我一批从市监狱发配到这里劳改的。这小伙子毕竟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本来素质不错。到白茅岭这里后,虽处于形形色色刑事犯不服管教、继续恶作剧的污泥环境中,他还能保持头脑清醒,积极要求改造,争取重新做人,是刑事犯组内的佼佼者。他曾被队长抽调到学习班,与我一起充当帮助别人的核心成员。我与他相处很熟。他很好学,经常向我讨教一些问题,我总是谆谆开导他,获得他的好感。他少年时参加过游泳训练班,在市少体校集训过,比赛中得过名次,游泳技巧熟练,尤其会一身优美的跳水动作。我在这里开始学游泳,第一位教练就是他……。这时,我与大家一起观赏他那跳水绝技。他动作很优美,一跳起来像只海豚落水远远的,全场观看者热烈拍手叫好,一次又一次怂恿他“再跳一次”。水库上下人声热闹非凡,好似他们在游泳馆中观赏海豚表演,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待罪囚徒,难得的群情欢乐,消除了全天劳累。然而乐极生悲,谁也没有料到伤心悲剧来了。当小李最后一次跳进水库,却不见他马上钻游出水面。大家屏息注视,突然有人发觉大喊道:“小李出事了,跳下去没有上来。”我急忙一跃出水,跑到出事处一看,水面泛起了一股股鲜红的血,顿时大家惨目忍睹,惊吓得个个呆样了。几个游泳本领大的人立即跳下水里,游到那里,找到小李身子,七手八脚抬他上岸。队长一看急忙派人去场部叫车和医生来。劳改农场条件差,从大队跑到总场有一段路,等了近半小时,车子才开到,在场医的指挥下,大家把小李抬上车。小李头部开花,血肉模糊,脸皮青紫,浑身水肿,鼻腔仅有一丝游息,场医对队长直摇头,叹息连连。据说车子开到半路,小李就断气身亡了。后来查出,小李最后一次跳水时,没有看清水库那面边上有根断裂后留着半截的木桩柱,一头撞在桩柱上,脸部开了花。这根粗实的木桩柱原先是放水牛的人用来系绳子看住牛用的。水库水浅时显出水面,现今水库引进总场大水库水源,水满库沿,桩柱隐处水下面,成了暗藏的“杀机”,造成了小李跳水身亡的悲剧。从此以后,队里再也不允许任何犯人下水库洗澡、游泳了。谁能料想到,抗旱引水,反而带来如此祸患。正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呵!
    一星期后,小李父母赶来农场处理后事,家属提出要看看儿子出事的地方。队长叫我与学习班的朱组长一起陪他们走一圈,主要作为证人证实一下现场真相。当我指给小李母亲看那根柱子位置时,他父母悲痛欲绝,几乎哭昏倒地,做母亲的边哭边叫“为什么不清除掉这根断柱呢?”我真担心她怨恨得也要跳下水去一头撞死在独子丧命的这根“杀手柱子”上。小李的父母怀抱着小李的骨灰盒,哭哭啼啼地走了。因为儿子是服刑罪犯,又是游泳出的事,当然也就无从申诉,不了了之。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一贯老好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山野心不野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投身白茅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立功受表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正气战邪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荒唐的“罪案”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青年成“三盲”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记录手发抖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