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春风扑面来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26日)
    常在广阔的田野、峻岭的山村里走夜路的人,总有这样的体验,在最墨漆黑暗的环境里,只要静心下来,就可以发觉微光闪现,看清道路,踽踽行走。记得在八年抗战最艰难的相持阶级,毛泽东曾高瞻远瞩号召全国军民:“黑暗终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民间俗话也说:“暴雨难终日,狂风不过夜。”暗无天日的“文革”时代同样如此。1971年发生的“九•一三”林彪机坠身亡事件,“造神”运动的始作俑者亵渎“神灵”,不啻给毛泽东响亮耳光,也是文革运动的自我丑恶大暴露。全中国亿万民众开始猛醒过来,毛泽东本人何尝不是稍有醒悟。他依赖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等一伙支撑残局,开始感到越来越不满意,终于回过头来重新起用早已被他打倒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第二号人物——邓小平。邓复出,连我们这批关押服刑的政治犯们也似乎感觉阵阵春风乍起,吹皱了死水一潭的华夏政坛,荡漾起丝丝暖意的微波,使人们在长夜黑暗中发觉屡屡曙光。
    1973年12月12日,我们在监狱里读报。这年头中国大陆报纸,从中央到地方,可说是“天下报纸一大抄,反来复去讲老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尽管在市监狱服刑已能读到报纸,比关押一所时“待遇改善”了,但我们读报时,除了诵读的人辛苦外,其余大多闭目养神,虚应例会。这天却突然变化,读报人激动不住,听报的个个聚精会神,集中注意着报上头版头条重大新闻。原来是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出席毛主席主持召开的党中央政治局会议。久违了的邓精神焕发的容貌照片紧紧地吸引着每个政治犯的神经。“邓小平,邓小平又出山了!”“毛主席还是相信邓小平了。”“邓小平复出,他下属的大批老干部可以解放了。”……照例枯燥无味、众声不啃的读报会,却成了群情振奋的小茶座。
     在“文革”中,官方舆论一律,大报面孔雷同,但各地小报、传单像雪片乱飞,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即便中央高层内幕秘闻,往往会不隔夜地流传民间。我们关在牢狱中,照说与世隔绝,对此不得而知,但有关邓复出的内幕陆陆续续从新进来的犯人嘴里或从探监亲属隐约暗示,大量的传到我们耳中。据说,靠打倒共和国大批元老起家、成为毛泽东当然接班人的林彪自我毁灭后,到底谁忠谁奸引起毛泽东深思。被打倒、发配到江西南昌市郊工厂监督劳动的邓小平,凭他的命世才华,卓越智慧,洞察观火,发觉是难得的政治命运转机的关键时刻,他不失时机地向毛主席写了“深刻检查”,委曲求全,争取解放。在得到周总理的暗示后,他又第二次向毛主席作“进一步检查”,绝顶明智的自我批评,终于获得毛泽东的原谅,在他第二次检查信上作了批示。周总理手握这一“尚方宝剑”,力排王、江、张、姚等反对,邓才艰难地迈出了文革中复出的第一步。又传说,毛泽东在党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向众位元帅、将军,指着邓小平,推介说“我给你们请来了一位总参谋长”。毛泽东对邓小平“人才难得”的“最高指示”,很快成了全中国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口头禅,连关押在牢狱中的我们政治犯也一清二楚了。 (博讯 boxun.com)

    邓小平复出,立刻显露了他那超群绝伦的难得才华。毛泽东当时作出三项重要的“最新指示”:第一要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当然最主要的是要学他的当代马列主义即毛泽东思想),反修防修;第二要安定团结;第三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按后来王、江、张、姚“四人帮”解释,毛的第一条指示是“纲”第二、三条指示是“目”,纲举目张,才是毛本意。聪明绝世的邓利用毛主席没有如此明说的前提下,奋然提出了“以毛主席三项指示为纲”的治国安民口号。而在实际操作中,邓小平专门贯彻执行了第二、第三项,即安定团结与恢复国民经济。身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的邓小平,上台后推出一系列大力的全面整顿措施,整顿军队、整顿工业、整顿农业、整顿交通运输、整顿社会秩序,并指示在报纸上宣传“整顿就是革命”。又利用毛泽东早就说过的“抓革命,促生产”,集中力量,大刀阔斧整顿了生产建设中“软、散、懒”的领导班子,对文革运动制造的“派性”,视为恶性肿瘤务必彻底清除,以恢复党内、国内的安定团结。包括采纳了原铁道部副部长刘建章出狱后的建议,严禁监狱里法西斯式的刑信逼供残酷现象。这使我们大批坐牢狱的政治犯也获得了多一点人道主义待遇。邓复出二年多中,他协助周恩来总理不仅使文革祸害得千疮百孔的国家经济开始复苏,而且加速解放了一大批被打倒的党与国家的栋梁干部,许多老干部又开始焕发精神重返领导岗位,严寒冰封的中华大地开始渐渐回暖有些生气了。
    自从1972年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与中国毛泽东主席会晤,东西方两巨头握手,打开了数十年来的坚冰。邓小平复出后,他代表周恩来总理出席了联合国大会,登上了国际世界讲台,消息与照片见报,中国人民欢腾雀跃,我们在监狱也禁不住欢喜,东西方对话管道开通了,必然使长期闭关自守、僵硬铁块的大陆政治有所松动。不久,我从报刊上读到,中国政府宣布,将特赦释放全部在押的战争罪犯,每人都给公民权,有工作能力的安排适当工作,有病的享受公费医疗,丧失工作能力的养起来,愿望回台湾的可以自由来去无阻……。我心中默然自语:“仁政,这是共产党的仁政啊!”这不仅对解放台湾、统一祖国的大业跨出了一大步,也是给我们这批政治犯的命运点燃了重返社会的希望之光。华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大地上长年累月绷紧的“阶级斗争”钢弦开始松动了。经历着严冻冰封的人渴望早日春暖花开,“罪不可赦”的战犯都能获得大赦,我们这样的政治犯难道没有希望吗?我已觉得“春意开始闹,希望在人间。”
    我难忘的是1975年早春岁月里的一天,我们六中队原住五楼、四楼的犯人,临时全部紧急撤离到四楼以下住,我们通过透视的空间,看到楼上走廊列队嘻嘻哈哈,谈笑风生的一群新来的犯人,尽管他们个个白发苍苍,有些甚至老态龙钟,但都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我们正在诧异莫明之际,管教队长告诉说,他们就是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的“特赦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和原国民党县团级以上的人员”,他们是其中一大部分,从全国各监狱和劳改单位集中而来,还有一部分集中在北京监狱中,马上全部要释放了。我猛然想起一所关押期间曾遇见几个类似人员,他们在里面吗?我瞪大双眼,从他们中一个一个仔细辨认,我们不少政治犯认出了一所的熟人,“哟!他不是那位****号吗?”“嘿!****号挤在那里!”竟然逐一被我们认了出来,他们正好也向我们这边对看,有的也发现了我的残疾标志,频频向我招手致意。
    “刘兄!刘兄!”我听到隔着一层楼隐约呼喊,赶忙寻声望去,啊,他是同关204牢房的那位飞行员,“美蒋特务”,他挥动着曾半夜帮我打开反铐的大手,在热情招呼我。我顾不得是否允许,情不自禁高举双手向他扬招答应:“你好。”
    “判几年?”飞行员见我答应了,高声关切地问。我高举双手,伸出三个手指并粘反复示意为“七年”。他似乎看懂了,继续大声指着我说:“要珍重,我要回去了,老朋友再见!”我双手高举握拳向他热诚祝贺。同时,我看到我们队伍中也有其它政治犯向上面散步的人频频招手。一连几天隔着空荡的铁网眺望上层楼面热闹情景,双方都热情高涨。尽管我们大家识相不敢高声呼喊,更不敢笑露于面,但对方将获得人身自由的欢腾笑语,却看得一清二楚,似乎也染给我们心间一点温暖。
    一个月后,我听管教队长告诉说,特赦人员全部出狱恢复自由走了。我与同牢狱的政治犯友们常在私下悄悄说,政治形势在好转,国际形势在缓和,国民党罪犯都释放了,春风开始吹拂,曙光就在前头,我们要好好地活下去。我对极个别已知心得无话不谈的难友,又直说了“活着就是胜利”的格言。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立功受表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正气战邪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荒唐的“罪案”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青年成“三盲”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记录手发抖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