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荒唐的“罪案”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12日)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荒唐的“造神”运动,“神权”高于一切。如前所述,我在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以及在工厂监督管制的岁月里,已多次看到、听到不少因忽视“神权”而遭无妄之罪。进了市监狱,尤其在我充当几期“反革命学习班”的记录员时,对此所见所闻,可以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这类“现行反革命分子”,确实并非是反对、抨击,彻头彻尾否定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路线、方针、政策,更不是对毛泽东本人恶毒攻击,而是在特殊场合,偶然情况下缺乏审慎,一时疏忽,谁知祸从天降,身陷囹圄。在我写这部回忆录的今天,人们一看就会说那是荒唐无稽之谈,可是在“文革”的特殊历史时代中,这些“案例”无不是弥天大罪啊!
    在反革命专题学习班上,有二个出身职员的教师,因现行反革命罪各判处五年徒刑。他们的“罪案”是在一次写大字报时粗心大意,竟把“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错写成“敬祝毛主席无寿无疆”。另一个把毛主席的话“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写漏了两个字,写成“千万不要阶级斗争”。大字报张贴出来,引起全校师生哗然,学校工宣队与造反派立即将他们揪出来当“现反”批斗,公检法很快把他们捉拿归案。大字报上白纸黑字俱在,丧心病狂地恶毒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无寿无疆”,在“神权”高于一切的岁月里,岂不是罪恶滔天吗?幸好这二位教师不是出身反动家庭,过去历史上没有作案前科,加上他平时老实本分,到案后深挖自己的“反动意识”,总算可以从轻发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学习班上,这二位服刑的教师拼命对自己“上纲上线”,痛骂一番。一个笔误,差一点造成杀身之祸。
     这使我想起了在工厂管制时听到的一个传说。那是1967年6月下旬的一天,那时我正被第一次关押在一所内,上海当时鼎鼎有名的《文汇报》上,在版面下端的“广告”专栏中,有则革命样板戏演出小广告,全文包括戏目、演出时间、地点等仅十几个汉字。但当时规定,每则广告前必须写上“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不料这次见报却误刊为“敬祝毛主席无寿无疆”。当天报纸一发出,广大革命群众纷纷打电话严厉痛斥《文汇报》,报社心急慌忙地把发给本市与全国各地上百万份《文汇报》收回,当绝密文件报废,当天报纸重印重发。王洪文指挥上万工总司造反派包围文汇报社,三天三夜大吵大闹要揪出报社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成了轰动全上海的一件大案要案。据说张春桥指示“对新生文汇报要爱护,但报社内要清理阶级队伍”,王洪文才收兵,文汇报社内却折腾了几个月,报社印刷厂的几位排字老工人遭了殃。这是我在监督劳动中听车间里一个工总司造反队员向旁人吹的,当时我在一边刮进耳中,将信将疑,以为他在编造政治笑话,现今亲眼目睹类似“罪案”的遭遇者,对文化大革命“造神”运动所造的罪孽,触目惊心,之所以中华大地上冤狱遍地了。 (博讯 boxun.com)

    在学习班上,我还遇见一个判刑七年的厂干部。他刚从变相劳改的五七干校解放出来,回单位工作,在一次大会上他呼喊口号,心情过于激动兴奋,喊出了“伟大而光荣,正确而错误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作为一个走资派喊出这样反动口号是符合阶级斗争逻辑的。结果坐进了监牢。一句口号,七年徒刑,据主持学习班的管教队长私下告诉我,此人本可以判轻些,但因为他在受审讯中,态度不老实,只从“而”字的文法结构上,说什么同义、反义词习惯了喊错,而没有深挖自己的“反动根源”,所以对他从严判处。这位判了刑的干部,大概已吸取了这一教训,在学习班上痛哭流涕自我批判,总算没有再找他的茬子。
    另一位上海黄浦区中央商场的小业主,小学文化程度,在处理一批军转民的翻毛皮鞋时,在价格牌子上,把“翻”简写成“反”,赫然为“反毛皮鞋十四元一双”。照常理说,可从“自造简体字”,或违反了国务院颁布的“汉字简化方案”上追究他的责任。造反派却从“小业主”即“小资本家”即“小反动分子”一路上纲上线,硬批判他“出身反动,阶级报复”。这小业主拒不承认,只说自己文化程度差,不会写那笔划繁多的“翻”字,误写成了同音字“反”。然而“反动派不打不倒”,随即把他打成了“现反”,并因他“拒不认罪”,公检法判了他八年徒刑。他在学习班上还是说自己吃了没有文化的亏,一个简写字要吃八年官司。管教队长训斥他“至今还不深挖犯罪的思想根源”,免不了喝令他弯腰90度,尝尝双手反提喷气式的辣味道。
    又有一位中学美术教师,看到学校教研室一座毛主席石膏像破了一点,他悄悄地调糊了些石膏浆,用大头针小心翼翼挑些膏浆去补。不巧的是,破损是在毛主席像的眼圈边,他正在精心补缀时,被一个红卫兵学生闯进来看见,硬说他用大头针刺瞎伟大领袖的眼睛。一片好心惹出一场大祸,他给红卫兵们一顿毒打、作“现反”扭进公安局,结果被公检法判了七年徒刑。他在学习班上眼泪汪汪,欲言又止,只是摇头叹息。由于他是美术教师,有一技之长,可以叫他在黑板报上画点图画之类,管教队长总算没有再为难他。
    在文革这场灾难中,有多多少少人为了毛泽东语录、文章选集、画像、坐像、徽章上一不小心,弄坏弄损,或写错一个字,喊错一句话,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判刑坐牢,在全中国统计的话,数不胜数。荒唐而残酷的年代,制造出无数荒唐残酷的“罪案”。人生的基本自由,甚至生命,在这时可以任意被糟蹋,丝毫不值钱,更无“尊严”可言。不少人在“作案”中全然懵然无知,即便“喙长三尺”,也无权申辩一句。为此有的人怨愤万分,一时想不开,走上了自杀绝路。结果反被监狱管理领导宣布为“畏罪自杀”,比之古代“窦娥冤六月飞霜雪”有过之无不及。我一边在记录他们的“罪案”与喃喃忏悔,一边内心想,何年“六月”还民温暖艳阳天呢?
    我在市监狱,还参加过一期“投机倒把学习班”,当记录员。这批刑事犯学员,都是因倒卖票证,如粮票、油票、布票、香烟票等,或因倒卖自行车、缝纫机、钟表等日用商品,而判了徒刑。这时的中国,清一色的计划经济,连少得可怜的小商小摊小业主,都死死纳入国家计划管道。每个人的户籍,包括工作单位,牢牢固定管辖之内,难得流动变化。每个人的政治活动,经济来源和工作条件受到牢牢控制。你家里今天来了外地人或你明天出去外地,都必须带上地区、单位、里委会介绍信,需于第一时间内向派出所、里委会报临时户口或临时工登记。人口休想随便流动,更休想搞点自由贸易。谁如果想把乡下农产品运进城里来推销,或把城里工业日用品推销到农村去,都属捣乱、破坏国家经济市场管理,属于投机倒把犯罪行为。即便在同一城市中,谁也不许进行自由贸易活动。农民如果弃农经商,更被批判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国家明文公布了“打击投机倒把犯罪活动”的许多条例。按理说,这就是法律,触犯了它就是违法犯罪。其中尤其严厉打击买卖票证活动。对票证贩子轻则重罚、批斗,重则逮捕法办。甚至判决死刑。在学习班上,有个姓叶的上海青年,18岁,闸北区人,全家贩卖全国粮票一万斤以上,成了轰动上海的大案。母亲主犯,45岁,家庭妇女,被判死刑。父亲次犯,工厂工人,被判17年徒刑。他做儿子的属从犯,被判7年徒刑。平心而论,同“造神”运动造成了大批“现反”的一样,“投机倒把罪”岂不同样是特定历史背景造成的“罪案”?当我回忆这些往事时,这种“罪名”在中国大地上早已取消了。市场经济的大潮早已把计划经济的僵硬模式冲得落花流水了。那种“粮票、布票、香烟票……”也早已成为历史的收藏品了。可是在过去,长期“打击投机倒把、保护统购统销”,到“文革”中更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多少人为此遭了殃、受了罪,判了刑,甚至杀了头,这算不算历史造成的“冤案”呢?至少历史早已证明,那也是违背了社会经济发展规律而制造出来的荒唐“罪案”。正如政治上长期搞阶级斗争致使广大人民遭殃,相应的经济上的计划经济路线同样使多少百姓含冤不白啊!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青年成“三盲”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记录手发抖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