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记录手发抖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10日)
    
    
     按照市监狱法规,新犯人学习班“毕业”,分批分期发配到新的服刑劳改地方。最远的去新疆、青海农场劳改,其次去安徽白茅岭、军天湖农场劳改,近的到市郊几家劳改工厂,如劳动钢管厂、劳动板头厂,最近是留在市监狱内各工厂车间劳改。这主要看你罪行轻重、在学习班的揭发告密成绩,来决定你发配的远近。凭我五、六年老政治犯资格,已经学会在改造场所封闭自己思想观点,伪装成驯服接受改造态度,监狱管教队长看我身体残疾,品格本分朴实,很有文化素质,能跟刑事犯作斗争,又知道我在原单位搞过统计、宣传工作,对出黑板报、编写、记录等工作熟练内行,所以没有发配劳改,而留在市监六中队当记录员和出黑板报。 (博讯 boxun.com)

    在一期所谓“重新做人”的反革命犯学习班上,我一边记录一边握笔的手嗦嗦发抖,内心灵魂在淌血。主持学习班的犯人头头一开始就宣布:
    “现在给大家一个立功赎罪的好机会,大家主动自觉坦白交代,在自己犯罪过程中,在自己拘留审查期间,凡是与自己有牵涉或没有牵涉的,只要看到听到的反动言论、反革命言行,彻彻底底‘竹筒倒豆子’,完完整整坦白、检举出来。政府会根据你们各人的实际表现,减轻罪行。大家要争取立功减刑,尽快重新做人。”
    主持人开场白讲完,全场默然片刻,寂静无声。这时旁边监视的管教队长沉不住气了,或许早就策划安排,他从材料袋里抖出几份材料,点了一个姓王的中年政治犯名,指着材料说,他隐瞒了余罪,别人的揭发材料已转到这里,他极不老实,说着掷出一付手铐,“哐啷”一声把他铐了起来,惊得大家目瞪口呆。主持人又说了:“谁不迅速、争先、坦白交代,顽固不化,就让他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
    队长读了这位姓王的中年犯人被人揭发说,过去在某县拘留所与同关的青年人在私下说,乡镇干部都是土皇帝、贪污犯,比解放前国民党、地主还坏。类似性质的反动言论还很多。这个中年犯人顿时吓得面色刷白。主持人喝令他站起来低头认罪、并坦白交代为什么要恶毒攻击农村社会主义制度?中年犯人抖抖嗦嗦“我……我没有说过。”几个上期学习班毕业的积极分子在队长默认下冲上前去揿住他的头,把他双手反架成喷气式,痛得他“哇哇”直叫。半个小时下来,被弄得精疲力竭的他只好承认他曾讲过这些反动言论。主持人笃悠悠地巡视大家:“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不要学他的样!”接着,不少人争着表现,揭发了一桩又一桩“听到过”“看到过”的反动言行,有的讲的激昂慷慨,疾恶如仇。良心正直的人一听就知道他在揭发平日里的仇人、冤家,包括想整他进来的单位领导、朋友、甚至亲戚,似乎在说“你们不让我活,我也要你们死!”犯人们为了立功减刑,尽快学习班过关,拼命云天雾地的抛出耸人听闻的“材料”。反正政府只要材料,不追查“诬告”。所以他们讲话全然不计后果,似乎原生活在他周围的全是一群反动分子、反革命分子,不管是单位同事,还是平常至亲好友。我一边不停顿的记录(因为自知稍一停顿,主持头头的眼睛就瞟视我这里,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要命的!)一边心里默想:文革文革,多么残酷地败坏了社会风气,驱使人心堕落,道德沦丧,使人的善良窒息,而邪恶毕露,人与人之间传统常情荡然无存,留下的却使大家变成了“狗咬狗”的兽类……。在狱中,对每一个囚犯来说,“贪生”可能是最强烈的欲望,狱政管理的许多做法措施,正是利用了这种欲望,犯人们知道这里鼓励告密,对他人有重大的检举,自己可获减刑。于是,告密成风,人变得更坏了。
    一天,楼面队长派我一个临时的政治任务,说三组有个流串惯偷,交代检举了一个重大的反动集团组织案件,涉及到很多人,案情十分复杂,叫我去帮助笔录一下。我奉命跟随,前往执笔。这个流串惯偷犯姓徐,21岁,文盲。他8岁父母离婚,抛弃他,从此开始流浪街头。以捡破烂为生,常自小偷小摸,即使能在熟食小摊边偷吃一只馒头也很开心。后来,他认得一个安徽淮北来沪拾荒兼偷窃的老头,拜他为师,开始走南闯北,据说他跑遍了大江南北许多省市,头脑聪明,手脚灵敏,偷盗技术一只鼎,自吹成百上千次偷盗从未“失风”过,不料最后一次在上海闸北共和新路一家厂里盗窃金属材料时被逮住了。他见我随管教队长来给他的检举揭发作记录,表示很高兴,因为他知道队长表扬了他,鼓励他立大功,争取减刑,早日出狱,再过那自由自在的偷盗生活。
    “我揭发!”姓徐的青年惯窃边说边站起来,恭敬地向管理队长鞠了个躬。队长摆摆手,叫他坐下讲,详细点,有名有姓,都要记录在案,算他立功表现。他得意地坐下,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揭发说:
    “我在安徽山区拾荒流串期间,一次与我师傅露宿在一座破庙里。有一天夜晚,同伴们都出去‘做生活’(偷盗),我因身体不适意独自蜷缩在破落的关老爷坐像背后。大约九、十点钟,忽然听到有不少人陆续来破庙的脚步声。我露出半个头悄悄偷看,才知他们是一个帮派,穿着也像我们差不多破旧衣衫。我看见一个白胡须老头带头向关老爷磕头,我师傅也在其中,然后转身向大家宣布,‘穷人党现在成立’。大家一齐拍手,然后由那个头头带头高举左手,其余同样举手,跟着他‘宣誓’要忠于‘穷人党’,要服从台湾蒋委员长命令指挥,要打倒县、镇、乡的干部,要推翻共产党……”
    “慢点说,慢点说。”管教队长插话打断他,“这个情况非常严重,你要具体说清楚,那个头头是谁,他们一帮子人又是谁?后来情况怎么样?”队长又朝我吩咐:“认真一字一句记下来,切不可遗漏一点重要敌情。”我只能说:“放心,队长,保证字字句句实录下来。”
    这个青年惯偷拿起搪瓷杯喝了口水,顺顺喉咙,兴奋而神秘地接着道:“队长,我有意留心看了那个为首头头的脸,不看也罢,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就是常混在我们拾荒同伙中的老张头。我曾同他一起做过几件‘生活’。他十分老练,手段高明,据说早年,大约解放前后,曾是一个地主人家的师爷,还是地方上一贯道的小头头,后来地主被打倒,他流落为江湖拾荒者,而他手下的那帮人,大多数是我们捡破烂队里的,本来成分都为地富反坏右分子。我当天夜里躲缩着,不出场去拆穿他们。后来时常遇到这批拾荒同伙,也遇见了老张头。我越看越发觉他们行动诡秘,常常鬼鬼祟祟地躲在墙脚角落里,口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念啥符咒。我不敢上去同他搭讪。日子长了,我从师傅嘴里知道,他们有反动纲领,有宣言,直接由美蒋派遣特务领导。据说那个老张头已被台湾方面委任了个什么‘少将’还是‘中将’的官衔。后来又听说,由于他们不断暗中偷盗,并拉拢腐蚀一些乡镇村干部,不少干部也参加了他们的‘穷人党’。其中有一些武装保卫干部,他们有枪支炸药,据说,台湾方面已从飞机上空投了一批武器给他们。在我离开那里的时候,听说他们‘穷人党’已吸收了上千人参加,成了当地山区一支很大的反动组织……”
    我越记录越感到玄乎、迷蒙,简直是“天方夜谭”,而那个徐惯窃却不刹车,口若悬河地离奇发挥。管理队长兴奋异常,一再夸奖他“立了大功”,要他仔细回忆那“穷人党”的具体人名。徐惯偷竟然一个一个报说,揭发出来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二十个有名有姓有地点的人物。这样连续“检举揭发”了足足五天。我不由想起了曾观看过的反特影片《徐秋影案件》,解放初年一个国民党特务潜派到东北某山区,组织了一批反革命暴徒暗杀共产党领导、阴谋爆破工厂……。怎么解放了二十多年的安徽山区也会有这种奇闻呢?有次趁管教队长离开上厕所,我悄悄问徐惯偷,你看过影片《徐秋影案件》吗?他说:“看过”。我又问:“你检举揭发的是否完全属实?”这青年犯人严肃地回答:“在政府队长教育下,我要深挖、要立功、要减刑,要用阶级斗争眼光分析,有点出入没关系。”管教队长自以为在阶级斗争中抱了个“金娃娃”,自己管理犯人工作有方,建立大功了,揭发“穷人党”材料很快上报,直送市公检法。据说十分重视,派了很多人进安徽山区外调,纷纷回来说“无中生有、人、事全无”。这个青年惯偷犯批斗了多次,后来听说“翻供”,坦白说“想编造检举材料立功。早点学习班毕业,分配去劳改农场。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