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服刑市监狱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09日)
    
    
     押解我的警车,驶出第一看守所大门,一路恐怖、凄厉的警笛惊颤人心,沿中山南路至中山东路环行,进外滩大道,穿外白渡桥,奔大名路,很快抵达杨浦区的提篮桥,到长阳路口贴近一堵五米高的深咖啡色的大墙边,墙上挂着一块巨大的长方形白底木牌,上面五个斗大黑字“上海市监狱”突凸眼前。这时,两扇蓝灰色的大铁门洞开,由门口站岗的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指挥,警车缓缓开进监狱大门,到大院子里停下来。从此开始了我在市监狱大墙内服刑的生涯。 (博讯 boxun.com)

    人类把监狱视为最严禁、最低层的特殊场所。我国古人早已有道:“画地为牢,势不可入;削木为吏,议不可对。”牢狱与世隔绝,监吏就是王法。西欧过去有座世界闻名的巴士底狱,外国文学名著中许多处描述了它的超级严禁、极度黑暗,以及摧毁人权、人性的种种酷刑。我国这座提蓝桥监狱,始建于1903年,闻名亚洲、远东。“进提篮桥”成了“坐监牢”的民间俗话。在解放前这里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华德路西牢,曾监禁、残害了多少共产党人、革命志士与无辜的平民百姓。上海解放,新中国建立,提蓝桥监狱也回归到人民政府手中,情况当然今非昔比,然而由于毛泽东阶级斗争理论威力越来越扩大,55年起这里关进了“胡风分子”,57年一批“顽固与人民为敌的右派分子”被投入进来,包括上海人民敬仰的解放前共产党地下特工领袖、解放后任上海市副市长的潘汉年,及其一起的市公安局长杨帆。66年文革兴起,监狱成了“阶级斗争的工具”,提蓝桥监狱更是充分发挥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无比威力,上海乃至华东地区大批新老反革命分子纷纷被关押这里。当我铐着双手押解到时,大墙内早已人满为患,而阶级斗争的烈火正在服刑犯人间熊熊燃烧。
    不久,经过老犯人的介绍,以及自身目睹观察,我对市监狱有所了解。坐落在提篮桥地区的这座大监狱,占地六十多亩,四周团团高墙加电网围住,成为名副其实的“铁窗”。临街一律在窗外装有遮蔽眺视的乳白色玻璃屏障。从大铁墙门到牢房,要经过六、七道铁门,每一道铁门都由监警锐利的目光守卫注视着。警卫室内装有监控设备。在牢房大楼里,每一层楼面都似长方形的“回”字,中间是南北背对一溜45间监房,四周是又长又宽的“回”字形走廊。走廊中段是楼内天井,从五楼可以望到底层,由底层可以看到顶楼空间,但每一层都密布厚厚的钢丝网。监房一间毗邻一间,从走廊尽头望去好象口琴上的小方格。每间监房规格统一,房门是铁栅栏,全透视,门外走过一目了然。房内四平方米,长方形,地上铺木板,每间只能睡三个人。犯人日常生活也有狱规,如白天必须把被褥折成方块,整整齐齐迭在一起,三床有棱有角的被褥高耸墙角,粗看像一个床头柜那般。每天有楼面事务犯来检查,并标出“最优”、“最差”内务标志。犯人替换衣服及一切多余物件集中放在最后几间储藏室。长长的走廊是同层犯人活动的场所,上午九点开始,下午一点开始,每次二个小时的学习或劳动。犯人需在政府管理人员把牢房门“咔嚓”打开后,听事务犯通知才可走出房门,到回形长廊活动。各层楼面的楼梯口都装有铁门,非经许可,不得出入。每个楼面的事务犯,我们通称他为“队长助手”,他有相当的授权,一般是由政府管教队长所信任、且案情较轻犯人积极分子担任。
    市监狱内的服刑犯人,都按罪行性质编队分关各楼。我刚进去的一段日子里,一号楼是重刑犯中队,二号楼是刑事犯中队,三号楼是反革命中队,六号楼是新犯人中队,八号楼是病号犯人中队,九号楼是女犯人中队。十号楼用作市监狱医院,其它一、四、五、七号楼都是市监狱的各工厂劳动中队,犯人们在劳动工厂监督劳动,活动场地比关在楼层的要大得多,但一般仍穿囚服,胸前都别着一块“番号布”,写明犯人的编号。监狱工厂里有组装电子元件的,做手工艺品的,做服装裁缝的,还有一个印刷厂。尚未被分配进这些工厂的劳动中队人员一律每天拆纱头。
    大墙内设有小卖部,规定犯人每月可以登记购买,称之为“开大帐”。不仅能买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文化用品,还能买几种食品,如酱菜、水果糖、麦乳精、鱼皮花生等。犯人一般每月可以与外面亲属通一次信,每月有一次“接见日”,同来探监的亲属会面。接见厅当时设在大礼堂,内有一排三十多米长的桌子,桌面宽一米半。接见时,二十几个犯人一组坐在长桌内侧,亲属们则坐在外侧。每次可与亲属交谈二十分钟。这往往成为犯人们每个月最激动的时刻。凡是这里的新犯人,一般在区县看守所起码关押一年多以上才判决,而在市级一所二所关押的人时间会更长,往往三、四年后才判刑,在这长期内是见不到亲属的。所以在市监狱新服刑的犯人第一次接见亲属,情绪格外激动,痛苦更为暴露。那种长期骨肉分离,骤然片刻团聚,若即若离、难分难舍的复杂痛苦交织莫名。探监的亲属往往禁不住热泪横流、哭叫声声,而犯人大多饮泣悄声,以泪洗脸。接见倏然到时,监警催促无情,面对亲属的拼命呼叫叮嘱“当心身体,好好改造”、“家里很好,不要挂念”,每个犯人内疚万分,惭愧难安,一边离开接见室一边频频回头、泪眼目送亲属的背影。记得我进市监狱后,第一次母亲与姐姐来探望我,眼望白发苍苍的母亲老泪纵横、饱受惊吓的姐姐泣不成声,我自己内心似万刀绞割,百箭穿刺,竟然说不出话来,只是自扪默思:究竟是谁使我们家生离死别呢?当夜我又失眠通宵……。
    如果说看守所重在审讯,那市监狱则重在改造,对犯人改造的主要手段是办学习班。我这样新进的服刑犯,都必须在六中队参加学习班。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分类学习班。分为:刑事犯、反革命犯、重刑犯、死刑犯、青年犯,而杀人犯、强奸犯、偷盗犯、诈骗犯、抢劫犯等则归入专题学习班,还有“重新做人学习班”“悔过自新学习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学习班”等等。学习班的教材是毛泽东著作中有关对阶级敌人论述的语录、文章,学习班的形式是批斗、批斗、再批斗,从头至尾“逼、供、信”。文革时凡是社会上时兴的“全武行”批斗方式方法,全盘搬进了监狱,在各种学习班上广泛采用,弯腰90度、喷气式、挂牌、殴打……。我参加学习班期间,有四五人组成的中心组成员负责。他们是由政府从犯人中挑选出来的有文化有组织能力的人,包括每楼面的组长、记录员,而他们又受市监狱管教科直接领导,当时我记得其中二个负责人,一个姓刘是老干部,60多岁军人,据说是军队搞政工宣传的,副军级;另一个姓应,50多岁,旧市委秘书班子中的处级干部。学习班的具体内容,也是结业成绩,就是每个犯人检举揭发、立功赎罪的表现。这时的政府管理层认为,每个犯人即便已判决服刑,都有余罪,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必然案中有案,大闸蟹一大串。凡是坏人,尤其是反革命,绝不是孤立的,他们必是团伙、群体作案,臭味相投,互相包庇。比如,你在作案时,你的家人、好友不可能不知道,不知情;你犯罪后他们表过什么态?说过什么话?每个犯人必须在学习班中老实交代、揭发检举自己所有熟悉的人,对文革、对社会、对毛主席与他亲密战友、夫人的不忠、不满言论与行为,重到防扩散言论,轻到思想上灵魂深处一闪念,都要和盘托出,竹筒倒豆子,一粒也不漏。有经验教训的犯人,在学习班中实际是避重就轻,态度诚恳老实,坦白交代多多,一大堆鸡毛蒜皮,蒙混过关;没有经验、一心想立大功的犯人,则是尽说纲上线上防扩散事,马上受上面重视作典型靶子,越坦白越挨斗、越逼挤、迫使他越疯狂乱咬乱讲,甚至大义灭亲,揭发老子妻子,案中揪出更大案,坦白交代永没个完。每期学习班最后由政府管教队长作统计、评比:每个楼面交代了多少余罪?揭发了多少坏人?挖出了多少新案子?于是庆功、表扬、记功、示范演讲、宣传推广。楼面几十块黑板报上天天有爆炸新闻:三楼西四组揭发了一件杀人案,四楼东三组检举了某高校反革命集团涉及18人,二楼西六组一个年青的盗窃犯揭发了自己父亲写过反动标语,五楼东二组一个杀人犯揭发自己兄弟包庇他。几个月学习班结束,四、五百名犯人起码有上千份揭发检举材料上交监狱领导即转市公检法,于是轻的批交各工厂企业、学校、街道里弄执行对涉案人隔离批斗审查,重的则由市及区县公安局出动搜捕,把他们投入牢房。
    利用犯人整犯人,是学习班中又一突出成就。如利用刑事犯整反革命犯,又用反革命犯整刑事犯。我后来了解到,原先一所胡兄之死,就是在我出狱后,被在市监狱学习班的同牢人为立功赎罪而揭发的,检举告密胡兄为首恶毒攻击,我刘文忠起劲配合,所以胡兄遇难,我也“二进宫”再判刑七年。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