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拒签“判决书”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08日)
    
    1972年7月底的一天上午,我正在牢房内给牢友们讲外国文学故事,讲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中不少有艺术才华的大作家被宗教法庭宣判绞刑。突然牢房门外看守喊我“提审”,我不由一惊,自己从去年六月“二进宫”以来,除了刚来二天被审讯二次外,一年多过去了,从未“提审”,也无人来“外调”过,怎么今天……。我怀着疑虑,跟着看守来到审讯室,只见审讯席上是个陌生人,记录员也是不曾见过的。我想大概一所管理人员又有变动,审讯员也调动了。但随着审讯的进行,我又发觉并非如此。
     “你叫刘文忠?” (博讯 boxun.com)

    “是”。
    “你是第二次进监狱?”
    “是。”
    我一连回答了两个“是”后,觉得此人对我如此陌生,估计不是一所管理层的,在一所,上面谁都知道我这个“老犯人”“二进宫”“老吃老做”,还需这般提问吗?
    “你帮已被镇压的你哥哥刘文辉投寄过反革命匿名信?”
    对他提出这个问题,我内心十分反感,早已结案了五年的旧事怎么又翻出来了?我强抑住愤懑,没好气的在回答中反问:
    “这是过去的老帐,你们翻出来做啥?”
    “刘文忠,你老实点,老帐、新帐都要给你一起算!”审讯员口气强硬起来,喉咙也比前面响了许多。不知是他对“反革命分子”气愤填膺还是骤然大声讲话气呛咽喉,连“咳”了几声,“你在上次监狱关押期间,同已被镇压的胡懋峰一起疯狂攻击文化大革命,污蔑社会主义制度,你抗拒坦白交代,为什么?”
    “我不是抗拒交代,”对他所提的这个老问题,我早已深思熟虑过,坐在审讯椅中,不由自主地用右手弯指自己心胸,“我是个残疾工人,在上次坐牢的二年多中,我没有同什么人一起‘疯狂攻击’文革,也没有污蔑社会主义制度。这次又把我抓进来,我始终弄不清为了什么?本来在单位卖力劳动,管制改造好好的……”
    “不许你在自己脸上贴金!”陌生审讯员拍着台子,怒火百丈地训斥道,“你这个反革命家庭出身的人,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文化大革命、对社会主义制度一贯仇视。否则你会帮你阿哥去投寄反革命匿名信吗?你曾经同过牢房的犯人检举揭发你顽固坚持反动立场,散布了大量的恶毒攻击性的反动言论,”他说着拿起那黄皮面案卷对我扬扬,“这些人证书证俱在,铁证如山,我们政府会相信你的抵赖吗?你到现在还死不承认,顽固地要走你死阿哥的绝路?”
    他一再提到我辉哥,更激起我满脸冤怒,在我内心深处始终认为文革是场浩劫,我反对它没有错,所以禁不住高声反驳说:“我与刘文辉的案子,早已结束了,他人被杀时,我关在牢里都不知道,你们还在死抓住我不放,无限上纲上线,又诬告我在牢里‘恶毒攻击’,硬要把我也整死,我只有一条命……”我大声叫着,早已忘记了是在审讯室,连那个记录员也被我这个犯人的“嚣张气焰”所惊呆了,他停下笔,抬头看看我,又侧脸望望气得脸皮发白的审讯员。押送我的监警员上来对我双肩狠狠拍打,训斥我“老实点”!
    陌生审讯员深深地喘了口气,回过神来,双眼射出利剑般的目光逼视我,气势汹汹地继续审问道:“我再问你,你说在牢里不知道政府镇压了你哥哥的信息,但是你对同牢房人说过‘要为自己哥哥报仇’,这是什么意思?你老实交代!”
    “没有!那是诬告!谁听到我说的,可以来对质。你们可以拿出有效的证据来!没有证据诬陷我,我就是死了也不瞑目!”
    我斩钉截铁般的回答又使审讯员顿时语塞。审讯室一片死寂无声。我冤恨地“唉”了一声,已觉有气无力了,闭目住嘴,任凭他们怎样。过了一会儿,陌生人敲笃着审讯桌,凶神恶煞般地喝令我:
    “刘文忠,不要装死!双眼张开,两耳听清。你不要以为什么都不承认就判不了你。我们早已掌握了大量证据。一年多来把你再关在这里,为的是让你彻底醒悟、悔罪自新。想不到你至今执迷不悟,顽抗到底,还在牢房里放毒,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实话告诉你,我们有证据,要严惩你,对你罪行照判不误。你走着瞧!”他凶横地说毕,叫记录员把审讯记录拿到我面前,“你要对自己恶劣态度、顽固抗拒负责,你签字!”
    我把审讯记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上面确实记着我拒不承认的话语,就照例签上了名字。我发觉,这记录纸样与原先一所审我的不一样,有心瞥看,纸边印着“上海市检察院”小字样,“喔,原来他们是检察院的人,所以陌生未见过。”我在被看守押送回牢房路上,才明白了这一点。
    全牢房难友见我气呼呼地回来,都纷纷上来动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对他们一一摇头苦笑,连说“老问题,没有啥”。中饭时,我已气平心定,照例把饭菜狼吞虎咽般吃得精光。下午我独自地静思,看来我的案件已转到检察院起诉部门,快要结案宣判了,我该作何准备、打算……。不知什么时候,与我意气相投的知己牢友小王坐在我身边,看着我默默沉思而不来打扰我,似乎陪我闷声不响想心事。我感激他的关心,悄悄告诉他,我的案子快了结了。
    “好哇,大哥,你结案了可以出去,如方便到我家中转告父母,我在这里……”小王为我高兴,又诚恳委托我。
    “别高声,”我对他摇摇手阻止说,“估计这次再不会让我出去了,因为我对他们的诬告拒不承认,十有八、九会判我徒刑。”
    我告诉小王,上次我被宣判戴帽出外管制三年时,同牢房也有几位难友托我去他们家中转告信息。有个姓戴的,原是崇明农场工人,父亲是个资本家。他初中毕业到崇明农场插队落户,但因家庭出身不好,长期受场领导与工农出身的场工们歧视排挤。为此,他与一批出身都不好的工友聚在一起,他们相互帮助,一起发牢骚,为父母家庭不幸遭遇鸣冤泄愤,并且攻击文革,攻击现实,甚至策划夜里乘渔船到舟山,然后搭乘外轮偷渡出境,结果有人告密,事发败露,被捕进这里,与我同关一室。我出狱后,虽然戴帽管制,仍然照他嘱托,那天夜里悄悄去广元路他家中,带口讯安慰他父母。这次情况不同了,按照他们说法,我“顽抗到底”,非判我徒刑不可。出去是不可能,但可能转监牢服刑劳改……。小王听了我这番话,脸色也由晴朗转阴霾,他既替我前途担心,又为自己无法托人去家传讯而伤感。我安慰他:“我们都年轻,日子长着呢,在牢里既要学得坚韧、耐心,又要保持品格高尚,要留心向有学问的老犯人学习,监牢确是座‘社会大学’。”他连连点头,紧紧地握了握我双手,似乎马上要分别了,脸上露出依依不舍的神色。过了二、三天,8月2日上午,看守突然打开牢门,径直冲着我说:“整理好行李与全部东西,拎着跟我出去!”我其实早已有所准备,快速整理打包,左手拎起来,边走边扬右手向全房牢友告别。小王他们都拥到牢房门口,向我注目送行。我边走边回头望了几次。
    我随着看守走下楼梯,出了牢房大楼,来到进来时的搜身登记室。当我还在疑虑、不知去向迷蒙时,只见一位未曾见过的市公检法人员高声叫住我:“刘文忠,听读宣判书!”我更迷糊了,这间十多平方米小房间,二次进来知道是对犯人登记、搜身的地方,怎么现今成了“宣判室”?照理宣判犯人应在公堂上,由法官庄严行权,可这里?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判决书”,宣判员岂待我疑虑,早就对我朗朗宣读了。“判决书”的全文是:
    判 决 书
    (72)沪公军审(刑)字第289号
    现行反革命犯刘文忠,男,二十五岁,江苏无锡市人。原系徐汇区徐汇五金厂工人,住本市茶陵路日晖四村十二号四室。
    刘犯文忠系反革命子弟,思想反动,仇视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一九六六年十月因参与其兄刘犯文辉(已镇压)投寄反革命匿名信件的现行反革命活动,被拘留审查。于一九六九年一月被我宽大处理,判处管制三年。但刘犯隐瞒了在关押期间,向同监犯散布反革命言论,恶毒攻击污蔑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罪行,并扬言要待机为其兄刘犯文辉报仇,反革命气焰嚣张。此次被拘留后,虽经反复教育,被迫交代了上述罪行,但刘犯坚持反动立场,继续在监所内散布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反革命言论。罪行严重,情节恶劣,坦白认罪态度不老实。为此,根据党的政策,依法判处现行反革命犯刘文忠有期徒刑七年。
     (刑期自一九七一年六月十日至一九七八年六月九日止)
    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
    一九七二年八月二日
    “宣判”结束,那人给了我“判决书”要我签字。我昂首严正地说:“这份判决书不符合事实,我不能签字。你们说我散布反革命言论和恶毒攻击、污蔑,并扬言要为兄报仇,全无事实证据,我从来没有签字承认上述罪行”。
    面对我振振有辞的拒绝签字,那个宣判员气得脸色刷白,转身出去叫了二个看守来,恶狠狠地下令:“把他铐起来,送市监狱!”
    这算什么“依法判决”?依的哪部“法律”?连堂堂正正宣判的公堂也不设,给一个犯人申辩的起码权利也没有,始终不见“人证”“书证”,完全凭“公检法”说了算,不是草菅人命是什么?!文革使中国变成四无国家,无法官、无法律、无检察员、无辩护人,造反派美其名“公检法”三结合为一体,抓人判刑杀人一条龙,随心所欲,真是无法无天、神州黑暗到何等地步!
    尽管我气怒万分,还想向他申辩,却早被戴上手铐,二个看守左右对我紧紧挟持着,又推又拉,凶横地押架我上了警车。警笛响起,车轮发动,我回头隔着车窗瞥了瞥一所牢房大楼,心中默默自语:“牢友们,再见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