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意气共相投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07日)
    俗话说“患难见知己”。我在207牢房中自春天开始,成了全体牢友中的“核心”、“大哥”,与他们和睦相处,给他们排忧解难,共同渡入炎热的夏天。二楼这间朝北牢房,春寒夏热,比之原关押的底楼朝南的108室,确实受罪更多,我后悔在那里违规被罚处到这里,但转念一想,在这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又接触了一批新难友,见识到更多的社会百态,尤其在几个同龄人身上,找到了许多共同点,引为知己,十分难得。
    有位年轻的牢友,也是个工人,家庭出身也不好,父亲被打成反革命,中学毕业后无资格读大学,就自己发奋,自学成才。年轻气盛,处处颇有独立见解。“文革”兴起,家庭被抄,父亲被斗,母亲终日以泪洗脸。他日思夜想,始终想不通这是场什么“革命”。他是一家大型的卷烟厂工人,实在不明白,天天在“为人民服务”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个个相继被打倒;他更不明白,那个首倡“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红太阳,却连吸的香烟也要我们厂特供的“中华牌”“熊猫牌”,至于广大人民,凭你最有钞票吸烟,也只能吸到“牡丹牌”“凤凰牌”,甚至最便宜的“劳动牌”“生产牌”。这显然丝毫也不平等、不合理。自己年迈的父亲,本是工厂的高级职员,一向斯文勤恳,自打成反革命后一家没有过太平日子,这次文化大革命又使他雪上加霜,全家人更背着黑锅遭欺侮凌辱。这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民主”“自由”吗?他阅读过不少外国文学,注意了解西方世界现实的民众生活情况,发觉我们这里发生的暴乱,远比国外严重的多,老百姓苦难得多。于是他激于义愤,偷偷地书写了不满现实批驳“文革”、攻击毛泽东的“反革命匿名信”。第一封匿名信寄出后三个月,没有被人发觉,又写了第二封,接着连写了四、五封,以抒发内心怨恨不平之气。结果终于被公安局查出,把他投入了监牢。
     从这位小王工人的经历中,我似乎找到了我自己的影子,也自然回忆起辉哥的事来。我们青年人敢想敢干,独立人格,独立思考,好象是从一个机器模样里刻铸出来。小王还有趣地对我说了他的惊人发现,凡是我们报上大讲形势一片大好,说明国家各地经济状况一团糟;共产党开大会总讲“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说明内部争权夺利很厉害;多年来我们这里一直在讲西方世界社会黑暗、工人大批失业、资产阶级推行的是“假民主,真反动”,说明外国社会发展一片欣欣向荣,社会讲究民主、自由……。似乎他已学习了“听话听反面”的习惯。这使我对他刮目相看,成了患难中的知己。我与他一起私下里无话不谈,分析时局,攻击“文革”,大胆彻底批驳毛的“阶级斗争理论”,我把辉哥生前说的睿智观念与在先前牢中向老犯人学得的真知灼见,陆续转告了他。在207室牢房中,小王成了我这个“大哥”的亲密战友与助手,意气相投,配合默契。 (博讯 boxun.com)

    人世间千奇百怪多的是,尤其像人这种食肉动物,嗜好怪癖更为出奇得匪夷所思,但不进207室也许我无法目睹亲闻。同牢房一个姓范的右派,同济大学毕业分配到一家厂当技术员。他不知中了哪门子邪,喜欢吃猫肉,说“香嫩”、“好吃”。在个人崇拜、造神运动高潮中,他竟“顶风作案”,几个月内一连打死了七只野猫食下肚中。据说他有捕捉猫的一手绝招,那是用香油加点迷混药物调和,引猫吃后昏迷不醒,所以手到擒来毫不费力。事发东窗后他经不住造反派工宣队的一连几天拷打,终于老实招供打死七只野猫。在“文革”这样的年代中,人们心中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光辉照耀处处,凡是发音涉及“毛”的贬义字言行,一律作为“现行反革命”审查处罪。如果原先出身不好,祖辈反动,被造反派一联系分析,上纲上线,阶级报复,纯属“死路难逃”。这位姓范的右派竟用谋杀手段吃了七只猫,“罪大恶极”透顶了。他们上纲分析道:“你姓范,即‘反’,原本右派,又用香油,既‘想右’到极点,残忍刻骨杀猫(毛)吃,而且一而再再而三、连吃七只,这不是反革命灵魂的大暴露是什么?这不是现行凶残的反革命谋害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是什么?!”于是捆绑扭送公检法、被关押进一所。其实凡是与他相处过的人知道,这是一个闷声不响的书呆子,除了吃猫肉的嗜好外,就是读书与搞技术设计,对政治时事极不关心,也毫无兴趣。当他见我对其遭遇深表同情时,范先生苦笑摇头说:“我的文学水平向来很差,报纸从来不看,谁想到‘猫’与‘毛’谐音会引出如此倒霉事!”后来我到了市监狱得知,公检法以同音罪判了他七年徒刑。天啊!这在全世界法律经典中都找不到的治罪理由却在“文革”中荒唐发生了。我想,最多判他残害野生动物罪,而一般野猫,不是国宝大熊猫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嗜吃野猫肉,既无涉法律,更怎么跟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联系起来呢?如有人要编一部《文革政治笑话》,范书生此例值得列入。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且说与我同监房的还有一位姓张的医生,上海第一医学院63届毕业生,出身右派家庭。他从颇怀才学的父亲那里继承了写日记的嗜好,从高中开始每天写日记,记了近十年。“文革”开始,父亲狠心地把自己几十年写下来的几十本日记上百万字都烧光了,并一再叮嘱儿子也赶快把日记烧掉。儿子不知深浅,不知政治运动的险恶程度,忍痛烧了高中部分日记,却对自己在大学思想成熟阶段所记下的二本日记舍不得烧,几次要扔进火盆又几次缩手,最后偷偷藏起来,不久悄悄交给了出身比较保险的革命家庭的女朋友保管。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女朋友的父亲被打成了走资派,造反派突然闯入她家抄查,在书桌抽屉里抄出了这二本日记。审查结果,这是二本充满资产阶级情调与反动思想的大毒草。请看,日记内容多是他对女朋友爱情的誓言,没有革命语言,学得西方浪漫一套,崇洋媚外宣扬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活方式;还有,日记中宣扬修正主义的白专道路,说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最反动的是日记者对57年父亲被评为右派戴帽子流露了不满情绪,包括对自己医学院老师戴右派帽子的同情,竟敢怀疑直至污蔑反右斗争扩大化;更加反革命的要害的是三句话:一句说“读书无用论是错误的,难道我们医生、工程师、人民教师不是勤奋读出来的吗?国家的建设不是也需要我们掌握科学知识吗?”另一句话说“文革要揪谁就揪谁,要说谁是反革命或黑帮就可以说谁是反革命或黑帮,还有无数次的抄家批斗、关押审查,这说明我们国家现在没有法律、没有民主、没有人的权利,是在毛主席主宰下的一场混战。”还有一句露骨的说“我必须学做两面人,父亲和老师的教训告诉我:“不能说真话,从今以后要记住,领导怎么说就怎么说,报纸怎么说就怎么说,一句真话也不要说。”我必须隐去真诚和坦率,如果说真话袒露真感情都有可能遭祸,我不能不卑鄙地保护自己。”办案火速的造反派立即抓捕了日记作者张医生,逼胁他“老实交代反动言论、反革命思想全部内容与阴谋企图”。一心想成为“外科一把刀”的张医生万万想不到先挨上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刀子,二本日记三句话葬送他的锦绣前程。单位还拿了他的“反动日记”去办了个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把他日记内容用几十幅“图文并茂”、歪曲漫画展览出来,证明老右派与他子弟人还在心不死,阶级敌人日夜梦想反共倒算、阴谋复辟,铁证俱在,人们可麻痹大意不得啊!张医生因这日记问题被判了五年徒刑,他女朋友也因窝藏反动日记在单位遭批斗。这位姑娘忠贞爱情,深感收藏不慎而祸害男友,愤愤难以自平,竟采取了自杀殉情,幸好救活过来。本来一对商定结合、订好婚期的恋人,现在一个判刑坐牢,一个自杀未遂受单位监督管制。
    年轻有为的张医生边泣边诉,我与同牢房人听着都纷纷落泪叹息。那个原先曾告密别人的年轻囚犯也红着双眼说:“是啊,我们都是苦命人,都遭文化大革命残害到这里,只能相互同情,我再也不干亲痛仇快的蠢事了。”我马上用赞许的眼光看了他,又转对张医生安慰说:“黑夜虽长终有黎明的早晨,只要我们患难与共坚强的活着,终有一天公理会战胜邪恶,你与相恋的人终会团聚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