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和为贵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06日)
    
    
     “调房”对我来说已颇有经验。记得初次进一所后,为摆脱在102室单关寂闷,绝食抗争,调至204室人堆里,兴奋激动大发宏论,结果自讨苦吃。我再也不会干此蠢事。所以现今当我调入207后,镇定自若,不给任何人搭讪一句,只是默默地打开行李包,识相地在靠马桶边摊开铺位,井井有条地安排好应用物品。我知道有26只眼睛在紧紧盯着我看。他们脸上无不流露惊奇的神色。有的还在窃窃私语: (博讯 boxun.com)

    “这个人带着手铐进来?是个重要政治犯?看他年纪轻轻的……”
    “双手铐着,还能活动自如,麻利迅速地整理铺位,看来不是个一般人。”
    “看他样子,脚有残疾,手脚勤快,性格估计很倔强……”
    在政治犯中间大家知道,一般带手铐并不是耻辱事,而是表明不服罪、敢抗争,是一种荣誉与坚强的象征。他们见我双手铐着,生活正常,足足铐了一个星期竟无所谓,个个不由产生对我的敬佩感。他们见我谙熟监牢规矩,认得所有老看守与伙司人员,推断我是个年轻的老犯人。我故意在起先一星期内不同他们中任何人讲一句话,每天早晚两次做腹部俯卧撑,夜晚竟用冷水擦身,在这三月春寒料峭的日子里,谁能忍受得了?但我行。每晚当我脱光上身擦洗时,结实的肌肉、较厚的脂肪,紧紧吸引他们凝视奇疑,又在私下评说:
    “刚进来的?身体油水不差。”
    “估计进来不超过一年,否则牢里价差劣的伙食早把肌肉瘦光了!你看,我早已皮包骨头。”
    “奇怪的是他对老看守们都熟悉……”
    我一直不给他们说自己“二进宫”,他们怎能知道,我是真正的老犯人,只是出去了二年半,在外面溜了一圈又进来了。目前一所最老的犯人多数是67年后进来的,可以说我的坐牢资格比谁都老得多。政治犯的资本就是坐牢的年份长短,处事的老练,镇静的心态,这是由综合素质的磨练、积累、打造出来的。默默相处一星期后,我开始与那些多次欲言想同我攀谈的牢友们简略回话了。我逐渐了解,同牢房的13人中间,多数是工人、普通老百姓出身,有半数是知识分子,多半为大学生,个别是大学毕业的技术员或医生。教授、学者一个也没有。尽管我学历不高,但在监牢这座“社会大学”里,我却早已毕业了。记得66年关押在204室时,那位飞行员曾对我说过:“兄弟,这是一所政治犯大学,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和精神。”事隔五年我“二进宫”,才真正发觉自己在一所已经“大学毕业”了,现在开始是进修攻读政治犯大学的“研究生班”。虽说大家都是犯人,但我“二进宫”的经历是与众不同的,我马上体现出老练政治犯的姿态来。
    “文革”的狂风恶浪、特定的政治背景下,不断孕育与产生出“新生反革命分子”,可以说,如果不是“文革”,关在这里的13个人几乎都不可能踏进牢房。但由于来自社会中下低层,他们中的思想、品行、道德也是良莠不齐,尤其是那些造反起家而又失败被打入牢狱的,习惯于派别之争,有野心,善投机,关押在牢房里依然故态复萌,我行我素,个个自以为“老大”碰不得,常常发生摩擦,动辄去向管理员告密诬指别人在暗中散布“反动言论”,借监狱看守之手报复与自己不和的牢友。
    一次,看守闯进门来,指着那个年纪稍大的中年犯人训斥道:“你竟敢顽固不化,在牢房里还疯狂攻击文化大革命!”说着顺手举起要打他耳光。说时迟那时快,我突然冲上去挡住了看守的手,态度十分诚恳和气地说:
    “请管教息怒。我证明他白天黑夜都老老实实不作一声,从未散布过反动言论。”
    “你?”看守缩回了伸出的毒手,不由怀疑地看着我问,随即凶狠地训斥我:“你这个混蛋、赤佬,自找死,竟敢包庇他人,罪加一等!”
    我镇定地鼓足勇气回答:“我说的全是实话,你可以问大家,如果是我包庇他,你尽管管教打罚我。”说着我昂起脸等待他毒打。
    “没有,是没有,我也没有听见!”一个旁观者站起身来旁证。
    “我也没有听说过,我们牢房谁也没有散布过反革命言论。”又一个附和着。
    接着全牢房的人几乎齐声响起“没有”两个字。惟独那个告密者低头默不作声。
    看守眼看众怒难犯,何况自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后,牢狱中看守们的横恶凶相似乎也有所收敛,一般已不太注重犯人间的相互“狗咬狗” 了。所以他稍些平静了一下,扮出严肃脸容向全体人员大声训道:“第一,不许乱说乱动;第二,有谁散布反动言论,及时揭发,包庇者同罪!今日就算了,下不为例。”说毕看一眼那个低头告密者,嘟嚷一声“无事生非”,转身出门锁上了牢房。
    大家轻声而气愤地议论开了:
    “监饭吃饱了,立功表现去了,心肠价狠毒,要害人家。”
    “功立着伐?看守奖励他‘无事生非’!哈哈……”
    被诬告的那中年囚犯紧紧拉着我的手深表感谢,随即走到那个告密者身边,愤慨万分地骂他“叛徒!猪猡!”举手要打他。我又赶紧过去挡住他手,缓和地说:“大家不要再吵了,看守在门外听得见。”并把被诬者推扶到原位。我清清喉咙,双目扫视全室,开口道:“我们大家都关在牢房里,各人都已遭各种苦难,可以说‘同病相怜’。自古‘人生有缘来相叙’,我们大家前世有缘今生相聚在监狱里。千万别再相互揭发、互相告密了,也不要相互报复,应当和和气气。同关一间牢房内,还是和为贵为好,不要再给别人也给自己增加痛苦了……”接着我直言告诉大家,自己是“二进宫”,前后已四五年关在这里,遇见过众多难友。又告诉他们,我的三哥文辉已被镇压,还亲眼看到一位著名的音乐家与一位年轻有为的牢友相继被处决。而不少老犯人都鼓励我“好好活下去”,终有出去的一天。大家要珍惜相处,和睦一起,共渡难关,将来出去后说不定还是好朋友呢?!
    我滔滔不绝的一番话,说得有些人已热泪盈眶,有些人低头不语,那个告密者不由自主地站起来,向大家低头认错说:“是我不好,请大家原谅,下不为例。”甚至跑到被告者身边,诚恳地说“你打我吧”。被告中年犯人轻轻推搡他“去,去,去!”破涕为笑了。
    从此以后,牢房里众人都对我敬佩莫名,成了他们中的核心人物。一旦相互间发生稍小口角摩擦,都不约而同找我评理,我总是和气地劝解,成了讲话最有说服力、最有影响力的人。有时我给大家讲些一所老政治犯的故事,他们都静心地听得津津有味。同时,我又主动热情地帮助一些年纪稍大的犯人整理铺位,给大家帮这帮那,我的思想、观点、人品与知识面广博、态度热诚,无不获得全牢房人的一致好评。不知哪一天,也不知是哪一位年轻牢友脱口称我“大哥”,从此这个称呼在207室内不胫而走,一些年青人特别新犯人亲切地呼叫我“大哥”。我却常把多年来在牢狱里暗中交友、学知识、交流思想的技巧和方式传授给他们。我告诉这些同龄人,只是我吃监饭日子比你们长一点,大家彼此彼此,只求牢里大家太平,别给看守他们找茬子,看笑话。
    可以说,207室关押的人员,文化学历与我过去同关的一些老政治犯比相差很远,但我还是用心了解熟悉他们的过去,从中我也获得了不少新的见识,他们同样是我“监牢大学”里活教材,使我这个进修攻读政治犯“研究生班”的好学者,探知了不少社会新知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