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违规又调房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0月04日)
    “随遇而安”是中国古老的格言。对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尤能做到这一点。在108室与潘教授、黄先生相处已八个月,似乎我已忘记了这是被关押的牢房,是失去了人身自由的囚徒监禁,而觉得好象同两位兄长、父辈同居,又好象我不期而遇见了两座知识宝库,天天趣味盎然地从中采撷文化硕果。我不仅向潘教授请教外国文学,而且有意留心,一旦他偶用英语表述,马上请他反复几遍,并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要他说清楚。他怕引起麻烦不肯教授我英语,但如此见缝插针向他动问也无所谓。这时我把他琅琅口述的英文单词结构已默记在心。我又在向黄先生求教马列主义理论的同时,了解他的过去经历与学识修养,我发觉他对唐诗宋词文学造诣深厚,所以我常要他背诵几首诗词,并请他详析品味,然后我也反复随着口读,心中默记。牢房里规矩,不许有笔与纸,如果有,那多好,我可以随学随记了。即便如此,我与他俩同关押同生活,不啻古代蒙童住读在私塾里,两位真才实学的老师日夜给予耳提面命,确使我学业精进,且不要花费一个铜板束修(学费),从另种角度看,也不失为“随遇”可安了。
    有道是“处处留心皆学问”,“事事用心皆良机”。学问、良机,即使在我这间与世上隔绝的囚牢小房里,依然有的是。这年头,人们常讲“特大喜讯”,对于我们关押人员来说,突然叫去“提审”,似乎也是“特大喜讯”,因为毕竟可以接触片刻世上的活人,了解一些监外的情势,自我判断一下牢狱苦难还有多长日子……。我是个自动要“二进宫”的小囚犯,案情简单,办案人员无法从我嘴巴里找出可以外出游山玩水的线索,所以自进来那二天审讯后,再也不找我了。但是社会背景复杂的潘教授与曾经沧海的黄先生,他们两个真是二座档案材料库,自然要频频来找去“外调”“提审”。谁也难以置信,他们两人的“提审”,竟然对我来说也是“特大喜讯”。因为大凡“提审”后总要叫他们写材料、有笔、有纸带进牢房来。我特意请他们向看守说,年纪大了,年代远了,记忆不清,写起来容易差错,所以要多一些纸张备用。实际是我趁机向他们要些纸暗藏起来,即使他们写过无用的废纸,我也收拾藏好。并在他们写“交代材料”的日子里,我见缝插针,待他们搁笔空档,马上借给我用。于是我把潘教授说的英文单词,黄先生曾背诵的唐诗宋词,煞费苦心地从记忆深处钩沉出来,悄悄记录,并请他们指正核对。这样日子长了,竟也记录成厚厚的二迭,成了自我温习、深入理解的“土教材”。
     潘、黄两位,尤其是老黄,在有些时候几乎天天叫去受“外调”,带回牢房的用纸特别多。我想除了记录英文单词与唐宋诗词外,还可派点别的用场。偶然触发灵感,唉,自制一副象棋!于是我悄悄地把纸徒手“裁剪”成小方块,上写“将”、“士”“相”“车”“马”“炮”……,又将标准十六开的报告纸用饭粒粘贴成棋盘大小的样子,精心画好了棋盘方格。潘、黄两位看了也称赞我“心灵手巧”,自制得不差。每当他们不写“交代”的日子里,我在牢房里摆开了棋局,与他们中一位同逐棋枰,另一位在旁观赏。如此这般,牢房中寂静无声。门外看守偶尔路过,还以为108室特别安静,都在静心反省呢!其实我们仨人都聚精会神沉浸在“汉界”“楚河”冲冲杀杀中,潘世兹是大教授,但在棋枰上却似小学生,常常举棋不定,动辄“悔棋”。老黄到底历经南征北战,在棋枰上也是大将风度,落子无悔,痛快淋漓。 (博讯 boxun.com)

    苦难的日子却在无声无息中流逝。1972年早春二月,下旬那天,突然看守来查房抄监,开始时他们例行公事,态度还算可以,东翻西抖,把潘、黄两位的行李物品搜查完毕。其中一位对潘教授的“高级补品”又揶揄讥讽几句。不料另一位从我的衣服堆里抖出了纸屑,大叫“有违规东西!”两个看守一齐仔细地对我的行李,包括棉被夹层都搜查彻底。结果在我床底下抄出:第一,厚厚一迭纸上抄写不少英文单词;第二,另一迭纸上写满唐诗宋词(他们不懂是什么内容,只见写着字,就是阴谋违禁!)第三,更严重的,竟然抄出一块不缺、完整的自制象棋。对象棋他们很熟练,有时我们被叫到提审室、训导室时常见角落处有象棋残局放着,估计也是他们的“业余爱好”。看守凶狠地训问我:
    “这是什么东西?”
    “象棋。”
    “你们三个反革命,不在牢房认罪服罪,竟然私下里白相象棋?反革命气焰真嚣张!”
    “不!是我独自所为,与他们两人毫不相干。”
    “难道象棋也是你一个人下?”
    “是的,他们不会。我一个人独自解闷。你们不信,我马上可以下给你们看!”
    面对我的迅速反应,对答如流,并随手要摆开棋局,顿使两位看守无话可问,疑奇莫名。而身临紧张一幕,脸色尴尬的潘、黄两位,不约而同地转头望窗外,似乎都舒吐了一口气。
    看守一边狠毒谩骂一边“哐啷”一声亮出手铐。我识相地赶快伸出双手,让他们把我铐上。因为我早知道,如果再与他们争辩对抗,说不定会给我反铐,那就麻烦了。至于正铐,对我来说,已是无所谓,照样可以行动自如。
    一个看守监视着我,另一个看守马上去训导室报告。片刻后,训导员一起来牢房,核看验证了我三样违规纸品,严厉地指着我鼻子训道:“反革命本心不改,居然又胆敢违规,非得重重处罚你不可!”
    我双目镇定地对视训导员,似乎老实地听他训话,心里却想,糟了,要同潘、黄两位老师分手了。
    “呆看什么,快整理好东西,调房!”一个看守顺手把我头一揿,如此命令我。
    潘、黄两位听说我要调房,不约而同赶紧过来帮我收拾东西,他们满脸是感谢神色,总算此事与他俩毫无牵涉,佩服我讲义气,独担惩罚。帮我包扎好包裹后,他俩一齐默默地望着我,双目流露依依不舍的神情。我铐着双手要拎行李包时,老黄急忙抢着提拎,送我走出108室。我感激地伸着戴铐双手接过包裹。潘先生抢出门口,拍拍我肩膀悄声说“走好!”牢房门被看守硬行关锁了,与他们八个月患难相处,情谊难分,从此一别,渺茫无讯了。
    我之所以将违规诸事一人顶着,说心里话,那倒不全是个人义气,而是早就深思熟虑的。我是“二进宫”老犯人,怎不知自己所为是违规呢?而且断定迟早有一天会被看守发觉而受处罚。尤其自制象棋,一起下棋这事,一旦被觉察,必然牵涉到同监人。我估计老黄干部秉性硬朗,即使涉及他,也只就事论事,说是下了棋而已。潘教授毕竟是个大知识分子,日常要靠监牢医生照顾及服用高级补品过日子,一旦看守他们用断他食品之路威胁他,说不定会吃不消他们的恐吓利诱,交代一些平常三人之间所谈的越轨言论,那会扩大事态,产生更大麻烦。何况他们两位都是我牢狱中遇到的好老师,他们的痛苦够多了,我不忍心再给他们痛楚的伤口撒上盐。
    带着手铐,拎着行李的我,跟随看守上楼,走进了二楼朝北的207牢房。进去一看,满满一屋子囚徒,心中默数已达13人,我是第14个。这比原来关的108室三人同居的条件确是恶劣得多了,而且我一眼望知,关押在这房内的一群人,大多来自社会的中低层,他们比起潘教授、黄先生“特殊囚徒”素质来说,肯定存在差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学马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特殊”的囚徒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毋忘国之耻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