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旧地来重游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30日)
    
    
     人生在世,当你第一次游览某地的名山秀水,历史古迹,观赏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风景文物时,既陌生又新奇,心旷神怡,然而往往“黄山归来不看山”,不想再去重游“炒冷饭”。是啊,天地广大得很,自然秀丽风光数不胜数,千万年历史名胜处处出奇,谁也只想去看个陌生,图个新奇。至于监牢这样的人间地狱,最愚笨也不会自愿进去,更没有人主动要去“旧地重游”。可是我这个残疾青年工人却偏偏愿“二进宫”,旧地重游人生的苦难地。 (博讯 boxun.com)

    公安警车驰进第一看守所大门,我被推下车。六月初的上海今年热得早,下午已是骄阳似火,戴着手铐的我汗流浃背,不需要押送人员的推搡,自己虽因脚残迈着歪步,但熟门熟路地穿过警卫室,踏进二重门。押送人员对负责收容登记人说:
    “这家伙顽固得很,好日子不要过,偏要来找死!有没有单间关他?‘二进宫’的。”
    我听了心里全然不惊。所谓“单间”关押,无非想把我作为重犯、要犯,单独闷关,对我精神上死寂折磨。殊不知本人我年纪虽轻,阅历已深,不是第一次进一所,早已历练了你们魔掌,不怕这一套。
    “刘文忠!”登记人员写下我姓名,不由好奇,“咦,怎么又进来了?”他是个老看守,二年半前我在这里见过他,好象是个训导员什么的,现今在造反了的一所内沦为登记员了。他看着我残疾的左腿,又从头到脚麻利搜索一遍,“身子比出去时胖壮了许多,在外面养得好好的,怎么吵着自动要进来?一所‘二进宫’的人不多见……”我给他奚落的又好气又好笑,心想“鬼不上门,人会来地狱吗?!”他几句阴阳怪气的数说,引起进出的几位老看守的注意,他们都从残疾左腿的“特殊标志”上认出了我这个年轻的“老囚犯”,有的嘟嚷着“这年头,年轻人……”“‘二进宫’单间……”一位陌生的看守(可能算头头)说了此话,摊摊双手摇摇头,同另一位耳语几句。随即我被他们带进底楼的108号牢房。
    我踏进牢房门,看见里面已有二个老年犯人,投来惊疑的目光。这说明现今一所与昔日大不同。由于社会上“反革命分子”层出不穷,这里已关不胜关,早就没有单间牢房让我“享受”了 ,无怪乎刚才那位“摊摊手摇摇头”,就是这个意思。旧地重游的我,迅速自我安排好坐位,把带来的生活用品按牢中规矩一一放置妥当。我太熟悉这里的规则、条例与生活习惯了,不慌不忙,好似到了家里那样,老练的程度使那二位老犯人吃了一惊。因为我刚进来,门外看守临时给我“放水”,我赶快用面盆滴水不漏的盛积好,心里又想起当年进牢后第一天早上因不知“放水”为啥事而被看守毒打耳光之事,自己心里不由会意微笑。我笃悠悠地拿出带来的毛巾,浸着冷水给自己擦脸揩汗,然后镇定自若的席地而坐,闭目养神。二位被惊呆的老犯人看着我若无其事的爽快动作,他俩相互对视默语。牢房里寂静异常,与我在厂里马达轰响、人声杂糟、时有专政队员到身边训斥等对照,犹似远隔天壤了。我内心自语,还是再来这里清静些,与其在外面处处遭精神打击,还不如从此孤单单苦思冥想。在外面时曾听人说过,“文革”中创造了一种“监护”新花样,北京有些著名人士屡遭“革命群众”批斗毒打,据说是周恩来总理提出将他们“监护”起来,免受外界混乱批斗而遭不测,后来“监护”措施风行全国,几乎所有著名的有社会声望的“牛鬼蛇神”都被关入监狱。他们究竟是进了牢房受到保护呢?还是继续遭受更酷烈刑罚,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但就我目前处境说,“二进宫”再来这里,未始不失为自我寻得的“监护”吧?!这样三想二思,心境倒也真的平静了下来。这时门外响起“开饭”叫声,我赶紧起身,贴近牢门小框洞边,准确地盛接监饭。接着,我把所得的牢饭三口作二口,狼吞虎咽地扒个精光,吃完还嘬嘬嘴巴,故意逼出个半饥半饱的喉呃。这二个老犯人禁不住不约而同地追问我:“你进来过?”我摇摇头。他们两位眼神中都流露出莫名的惊佩目光,见我腿有残疾,身体强壮,手脚灵快,思路敏捷,如此神速适应监牢生活,不由得刮目相看。
    一碗粗糙黄籼米饭加点烂青菜皮、几根干丝,权当晚饭刚落肚,我想打破牢房沉闷,主动与两位老犯人攀谈,正欲动嘴开口,门外看守叫喊我“提审”。对此我迫不得已,正要听听审讯员到底掌握了我的什么“罪证”,看着他们如何故伎重演。
    我被押到了审讯室,自觉主动地蹲进那只关坐犯人的连地黑漆审讯椅。我端坐抬头,借着耀眼灯光,瞪着审讯席上,以前都是二位审讯员加配一个书记员,今夜却只有一个中年审讯员与一个年青女记录。我想,二年半不来,这里“节约闹革命”,连审讯员也节省一个了。转念猜测,也许他们以为我“二进宫”,“人证物证”早已齐全,只需一个审讯员简单同我对证一下,就可以叫我签字认罪,草草收场……。正当我胡思乱想时,中年审讯员开腔了,态度并不严厉:
    “听说你要求进来,准备好行李自动‘二进宫’,知罪、服罪的态度还是好的。你既然是老犯人,我也不必兜圈子,趁这给你坦白从宽的机会,老老实实把自己当年在牢房里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的新罪行坦白交代。”
    沉默片刻。年青女记录把他的开场白刷刷记录完毕,也抬头看我坦白表现,我却听而不闻,仍然眼瞪瞪地对视着他们。因为我早已打定主意,到了审讯室,只带耳朵,不动嘴巴,且听他们如何“启发”恫吓我。
    “讲啊!耳朵聋了?嘴巴哑了?”中年审讯员表现不耐烦了,喉咙胖起来,声调提高八度。谁知我依然故我,只当没听见。且见他无奈地翻了案卷,抽出几页来,粗声粗气地指点着训斥道:
    “当时你同牢房犯人纷纷检举揭发,反革命顽固分子胡懋峰罪魁祸首,组织了反动的读书会,带头疯狂攻击伟大的文化大革命,你竟然处处附和他,也是起劲地恶毒攻击。胡懋峰已被枪决镇压,你难道要步他后尘,走他同样的绝路吗?”说完双目射出了两道凶狠的眼光。
    一提到当年患难共处的胡兄,我心头一阵伤痛,愤恨同牢房哪个叛徒犹大竟敢如此伤人害命卑劣事!我想是表明自己态度立场的时刻了,昂首大声说道:
    “我刘文忠老老实实在单位接受管制改造,根本不清楚为什么好好的再一次把我抓进来。你们所谓二年前一所发生的牢房内‘攻击文化大革命’案件,同我毫无关系,我根本没有这种新罪行。你们认为有,并相信那些造谣中伤的卑劣小人,就叫他们来当面对质!”我估计胡兄铮铮铁骨,绝不会出卖我;而那几个检举揭发的人,多数是“文革”造反派中的“现反”,他们钻营投机,靠出卖朋友立功后早已放出去了,怎能再来对质呢?我死抱着胡兄告诉我的“坦白从宽,牢底坐穿”一口不认帐。果然,审讯员给我这一番顺理成章的反驳而目瞪口呆,他似乎想不到面对这样一个老手,竟然无奈于我。
    “当面对质?!”审讯员拍打着案卷,喉咙响得八丈高,“这批有名有姓、大量揭发的材料,就是最好的铁证!你这般死硬抵赖,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是不会吃素的!”他气势汹汹地蹦立起来,伸长右臂直指我面孔,怒火暴吼的腔调,似乎要伸手过来挖我眼珠。我不禁一吓地转侧了头,同时斜眼冷对,嘴巴紧紧咬定喘粗气。这时那个押带我的看守快步上来,双手像把大铁钳挟住我头脑,狠狠地扭转直面,又用力死揿我头一下,并训斥我“老实面对审讯!”
    面对泰山压顶般的暴虐凌辱,我本能地发出“横下一条命”的看家绝招,故意将喉咙响得比他们还高:“我没有,根本没有犯新罪行!根本不记得二年半前在牢房里干的什么事情!你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已什么都被你们剥夺了,有的只有一条命!你们说有,可以判我刑;你们说有,可以枪毙我!我横竖横是个死!”
    中年审讯员听了我同样声嘶力竭的吼叫,反而微微吃惊,不由自主地落坐了。年青女记录员竟停笔抬头望瞭望我,眼中不无惊疑神色。他们见我不怕坐牢,不怕判刑,横命一条,顿时审讯室沉寂下来,死气沉沉一般的恐怖。我说完后闭嘴闭目,任凭他们如何。审讯员只得下令收场,我被押回牢房。
    第二天下午,我又被押到审讯室,同样是昨夜那个中年审讯员,开始他口气算缓和,讲了几句“不要死赖硬顶,只会罪加一等”的话,假惺惺表示“政府还是区别对待的,要挽救你。”我照样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自顾自端坐养神。审讯员一连宣读了几份检举揭发材料,说什么我说过“文革是祸国殃民”,说过“要为辉哥报仇”, 又“恶毒攻击毛主席的阶级斗争光辉理论”……。审讯员一再逼问我犯罪经过,读书会的情况,还有什么人一起参与策划攻击。我却双耳听进,双目直瞪,闭嘴不言,“一问三不知”。中年提审员眼看自己像对着一根木头说话,气得他后来拍台拍凳,又暴跳如雷,我仍是“巍然不动”。连那个年青女记录员也气得涨红了脸,因为没有一句犯人供词可记录,对她来说似乎失了业,怎向领导交代呢?
    在我绝口拒绝交代,审讯僵局无法打破的尴尬情势下,审讯员最后只说:“不管你认罪不认罪,交代不交代,铁证如山,岂容抵赖,照样判定你的罪行!”
    说句后话,从此我在一所又关了一年零二个月,再也没有来提审我一次。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情愿“二进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横下一条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