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备战”挥“铁拳”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26日)
    
    
     一九六九年八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夕,毛泽东发出“要准备打仗”的最高指示,说是“备战、备荒、为人民”。他高瞻远瞩地教育全党全民,需立足于大打、早打,要准备打常规战,也要准备打核大战。紧接着,他又发表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最高指示。从报上刊登的“文革写作班子”秀才们的阐述文章中得知,毛主席熟读《明史》,其中《朱升传》记载朱升向明太祖朱元璋上书进谏“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毛主席将腐朽化神奇,作出了事关中国人民命运、永葆千秋万代的伟大战略决策。报上又刊登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畅游长江、搏击大风大浪的巨幅照片与报导(后来听说实际是在武汉无风无浪的东湖内戏水)。又传说副统帅林彪坐镇苏州落实打大仗的战备,还传说周恩来总理在北京奉命实施“一号战备令”,把被打倒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为首的所谓“党内资产阶级司令部”人员一一秘密紧急转移出北京城,刘少奇被化名,作为囚犯被押送到河南郑州某处秘密关押,邓小平被驱至江西南昌郊外一家工厂监督劳动……。北京、上海等各大城市被打倒的著名人士、文化知识界成千上万学者、教授,统统被赶出城市,收笼进市郊或外省市“三线”的荒山野田特设的洗脑“五七干校”里。当此之时,同许多城市一样,上海掀起了大挖地道,建筑防空洞的新高潮,响亮的口号是:“建造地下钢铁长城,不怕‘帝、修、反’的原子弹!” (博讯 boxun.com)

    对于我们“牛鬼蛇神”来说,又肩负了一项特大的新鲜监督劳动使命,那就是要积极、卖力地为建筑地下防空洞流大汗,出大力,以响应、落实伟大领袖最高指示的实际行动,触及灵魂,改造反动思想,争取重新做人。每个单位,每个人都摊派了这项“光荣任务”。挖建地下防空洞,少不了需用大量砖头。我们厂规定,每个人每天做10块砖头,得自己挖取泥土,然后借用公家统一的砖模制作,晒干后交公。我每天在单位里要做比别人多得多的砖头。夜里回到家中,又被里弄专政队叫去逼我做砖头。一天蹲地砖头做下来,我已经腰驼背重了,何况我左脚残疾,走路不便,但他们说我是个年青“牛鬼”,有的是“牛”力气,做砖头做不死人的。我不由想起辉哥在“驳文革十六条”中抨击毛推行的是穷兵黩武战略,现今真切体会到了。毛见“文革”内乱,亿万人民怨声载道,及时睿智地发出“备战”号召,转移人民“内乱”视线,挑起“莫须有”的国际紧张局势。为此,从上到下,更加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威力,彻底干净地排斥异己,更狠狠地打击广大的“牛鬼蛇神”。
    一天,监督组人员通知我们牛棚里的人,今天晚些回家。我们猜想又有“特殊政治任务”。我们厂地处徐汇区,离虹桥机场到市区国宾馆必经之途虹桥路很近,每次有外宾来上海访问作客,为了他们的安全,附近工厂、里弄的保卫工作是重点,用专政队的通常话,叫做“特殊政治任务”。当此之时,我们这些“牛鬼蛇神”必须严加看管起来。这天我们又照例必须学习毛泽东著作,反复念读《敦促杜聿明投降书》。到夜深了,九点钟敲过,还没有来电解严。于是要我们一个个汇报思想改造情况,一直拖到大家几乎都双眼搭皮困睡了。总算上面电话来了,可以释放我们回家。我一出厂门,有气无力地路经徐家汇,看到跨街红幅“热烈欢迎柬埔寨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才知道那位亲王和美丽王后莫尼克公主又下江南来了。当时毛泽东自称为“第三世界”救世主,亚非拉穷人国家的“红太阳”。所以,越南、柬埔寨、老挝、朝鲜、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索马里、古巴、津巴布韦、刚果(津)……许多国家的元首、领袖、政要,纷纷来红太阳升起的中国学习取经,参观访问,联合起来打倒“帝、修、反”。这些穷朋友‘有奶便是娘’,来中国唯一目的,就是要钱,要援助项目。毛泽东在中国‘一穷二白’的国情下,慷慨大方,对外援助搞得热火朝天。他援朝、援非洲兄弟、援社会主义明灯、援越南、援红色高棉;援钱财、援粮食、援武器、援机器、援士兵的生命。甚至在三年自然灾害,中国餓死几千人的情况下,为了他的世界革命,从来没有停止过一切援助。他用各种票证,限制人民的吃、穿、住、行,中国人民被愚弄的毫无怨言,结果换来了什么?除了受‘一穷二白’、就是遭‘恩将仇报’。而每一次外宾来到上海,全上海千千万万的“牛鬼”更就丧失了丝毫人身活动自由,一个个关进“牛棚”,不管是白天、黑夜,随时有“特殊政治任务”,随即加大“专政铁拳”的千钧压力。何况在这“备战”的紧张气氛中,对“牛鬼们”的看管、关押更是不准有丝毫的松动。
    记得小时侯家里养过猫。我年幼好奇,常常观看猫捉老鼠的“游戏”。猫捉到一只老鼠后,总要东抓西拉地捉弄它半天,甚至故意放它跑了,然而又凶猛地扑上去,把老鼠折腾得死去活来,才慢慢吃它,品尝鼠肉鲜味。现今我们“牛棚”里一伙人,犹如一群在猫爪下的老鼠,要捉就捉,要放就放,放了马上又抓回来,反复被捉弄再捉弄,折腾再折腾,从厂里到里弄到社会处处,都有“无产阶级专政铁拳”在捉弄折腾你,处处会有被“吃掉”的危险。我白天在工厂“革命群众”监督下拼命劳动,在专政队员监督下反复检讨自己,动不动被批斗挨拳脚,晚上回到家里,又受里弄专政队监督一言一行。就有那些爱管闲事、革命觉悟很高的七大妈、八大婶双眼象特务那样紧紧盯住我与家的一举一动,我几点出门,几点回屋,出外去工厂上班还是去马路买东西,见到了什么人,讲了什么话,口气怎么样,有否攻击伟大领袖与文化大革命的言行,一一都给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转身即去里弄专政队添油加酱地汇报。一旦我家在外地工作的兄弟姐妹返沪到家探亲,人还未踏进家门,就会尾随几个老妈妈老阿姨来名义上“看热闹”,“谈家常”,实际双目敏捷,双耳尖听,是否有什么“反革命串联活动”。根本不需要我自家人去报告,里弄、派出所已一清二楚是谁到了我家里,说了什么,表情如何……。为此,我工厂、家门一线牵,起早摸黑不闻别人事,很少去马路上闲荡几分钟。外地兄姐来了,我也是识相地“免开尊口”。我特别是最怕“节、假日”。因为每逢过节放假,厂里专政队会对我们严肃训话,“布置”不少“牛鬼作业”;节假日开始,我需向里弄专政队报到,让他们严密监视我在家里的半言细行;隔壁邻居那里肩负“群众专政”的好心人们更是日夜不停地到我家门口来探头探脑张望。节假日结束,回厂上班,又得写好“思想汇报”上交,并需当面老实地向专政队汇报,节假日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或事,灵魂深处有否闪现丝毫攻击性的犯罪念头。即使我所汇报的以及他们掌握的我在节假日里毫无违规言行,他们也要对我严厉训斥几句,反复督促我要“灵魂深处闹革命”。
    在全国“战备”的非常日子里,正如有篇著名小说提到的“我们的落手越来越重了”,无产阶级专政频频铁拳出击,加大加快了对“反革命分子”的无情镇压。一九七零年三月,那天我清早去厂里上班,路过徐家汇,看到一张“公判”海报。我对这种海报特别敏感,因为辉哥就是这样死的。我被海报上所写某月某日将公判一大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罪犯的名单紧紧吸引,上面赫然写着我原蹲的一所302牢房3座胡懋峰的名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那最要好的知己牢友竟也上了“文革”阎王爷的录鬼簿?!我顿时惊吓恐怖,浑身冒冷汗。踏进工厂后,一边劳动一边在想与胡兄牢狱相处的那段日子里。他那彻底、大胆反“文革”的言论,他那机智、聪明对抗牢中看守们残暴的办法,他那时刻关心我,临别时谆谆鼓励我“兄弟要活下去,活着就是胜利”的嘱咐,以及我们一起畅怀“口读”世界名著,直抒己见的 “孙文读书会”……这样一位年轻的知识精英又要“上路”了,我想无论如何该去看看,给他“送别”。这天下午,我装着肚子疼,向监督小组请假。因为我从未请过假,而且从不计较早来晚归,所以容易准许。我骑着自行车拼命赶去文化广场。我没有入场券,只得等候在广场大门口,四点钟公判大会结束,高音喇叭狂呼口号“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押着死囚赴刑场的警车队缓缓开出会场大门。在第二辆敞蓬卡车上,胡兄被五花大绑捆着,左右两个文攻武卫战士狠摁着他头,我看清胡兄拼命挣扎想抬起头来,但他喉咙口有一根麻绳死死勒紧着。他满脸冲血,根本无法呼喊出一句临死前的吼声。我骑着自行车追随行刑车队赶了一阵,胡兄显然无法看到我,我却见他脚上穿着我留给他的那双辉哥本来穿的皮鞋。我泪水禁不住刷刷流下,天啊天数啊!67年三月我辉哥遇难,70年三月胡兄前赴后继,而这双高帮皮鞋就是见证物。皮鞋不会开口,但它伴随两位青年思想者的足迹,一直走到了生命之光的尽头……。我追赶行刑车队到淮海路拐弯处,不料被大批的过街群众堵塞了前路,只得注目远送胡兄渐渐不见了影子。
    “文革”中的公判镇压大会,有上万民众参加,会后又用敞蓬车押解死刑犯沿途游街示众,这是无产阶级专政大显威风、大施威慑,杀鸡儆猴,压服民众的好办法。我看周围民众,有的惊恐不安,有的茫然迷惑,有的兴高采烈,而我自己却又想象到辉哥三年前同时同地同样被押赴刑场的情景,眼泪滚滚再也止不住了。身旁行人看我满脸泪水很奇疑,我慌乱飞快地踏着车轮离开人群。‘文革’中,上海文化广场是专门枪杀政治犯的公判刑场,我三位:‘亲人、老师、好友’,‘三哥、音乐家、胡兄’,都是先后在这里被暴政杀害的,我相信总有一天醒来的上海人会在此处,为忧国忧民的义士和英烈们立丰碑。
    回家路上,我独自躲藏在肇嘉浜路绿化林子里痛哭了一场。痛定思痛,猛然想起,单凭胡兄原有罪行还不至于判死刑,是否牢里又出了什么事?他在牢里,尤其在我们“孙文读书会”中所散布的极端言论,是否被人出卖告发?我心思重重,推着自行车缓步走回家。脑海中时浮辉哥的面容,时现胡兄的背影,泣不成声地默默思念着。我反复咀嚼着胡兄生前的嘱托:“兄弟要活下去,要期望看到公道战胜邪恶的一天!”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上山下乡热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沉冤母亲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女工的血泪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外更大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