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 权”高一切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21日)
    “文革”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毛泽东的“造神”运动。我出狱回厂管制的一九六九年春天,全党全国正在热烈筹备“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华大地上掀起了“迎九大,献忠心”新高潮,“造神”运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顶巅,大大超过了历代封建帝王,超过了欧洲中世纪的宗教神权。毛的“神权”高于一切,全国人民顶礼膜拜,作为“牛鬼蛇神”的我们,更是吃尽了“神权”专横残忍、横扫一切的痛楚。
    记得关押在一所302室期间,有位11座陈古魁,上海美院的一位大学生,出身不好,有位哥哥在台湾,属反革命逃台家属。他是个有艺术才华的年轻画家,专攻雕塑艺术。他有位漂亮的女朋友同学,同班情敌看准他出身不好软档,模仿他笔迹书写了一条反动标语塞在他课桌里,结果作“现反”处理。卑鄙的同学进一步落井下石,揭发他不少所谓的“反动思想”言行,说他对文革不满,对抄家不满,对“成份论”不满,还说有次在四川刘文彩地主庄园制作地主剥削农民的雕像时,他收工吃饭时把泥刀插在雕塑的贫下中农心窝位子上,可见他对社会主义的刻骨仇恨。更严重的反动行为是,他画的一幅毛主席侧面油画肖像,仅见一只右耳朵,恶毒污蔑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他反驳说:“那是主席侧面画像。”批斗人严厉责问他:“你为什么不画左侧面,非要留下右边的耳朵?”“这……”他对如此强词夺理、不懂艺术的荒唐问题不屑一辩。可是“革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不是“吃素”的,联系他出身问题,家里又有右派,可见对左的极端仇恨。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全中国革命左派的领袖,亿万造反大军的伟大舵手,你偏偏留下右耳朵,岂不是隐喻毛主席应该用右耳朵听话,多么恶毒啊!是对毛主席的恶毒攻击,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行为。于是他被抓捕进第一看守所。
     按照11座青年画家的“罪行”,我与胡兄等在牢房中直言不讳攻击毛残害知识精英的倒行逆施,即使长十八个脑袋也被“神权”处决了!辉哥义无反顾地抗击毛的专横独裁,“神权”怎能容得他的生存。可是关在牢房反而能肆无忌惮地愤慨抒怀,出了监狱,原想可以自由一点,倒反被“神权”的无比强大专制威力所慑服,正是始料未及的可悲可笑。 (博讯 boxun.com)

    我每天早上六点前到厂,照例在专政队监督下打扫几只厕所,清除厂里成堆垃圾,忙得气都喘不过来。刚刚打扫、清除完毕,已到八点钟 ,日班工人上班,我与全厂“牛鬼蛇神”一起,列队在厂门口毛主席巨幅画像前,低头请罪十分钟。这叫做“早请示”。一天正常的上班、接受监督劳动结束,晚上六时,工人们纷纷下班回家时,我们这批“牛鬼蛇神”又要列队在同一地方低头请罪,叫做“晚汇报”。在“早请示、晚汇报”这短短的两个十分钟内,由专政队监督组带领下,要我们朗读或背诵几段专门为教育“牛鬼蛇神”的毛主席语录。如:“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又如“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我们在跟着诵读或自己背诵时,一律低头眼睛朝地看,决不许张头转脑,东看西望,因为那是对毛主席最大的不忠。同时诵读、背诵的声调一律要响亮,一字一句念清楚,如果低声轻语、字句含糊,也是对毛主席的极大犯罪。读、背毛主席语录开始前,先向伟大领袖的画像三鞠躬。读、背完语录后,又要三鞠躬。鞠躬的规格也有标准,决不许点头似的轻浮举动,那是对伟大领袖的最大不敬与亵渎;也不准弯弯腰草草了事,更是“牛鬼”心中怨气冲天的疯狂反扑。凡轻浮点头者被监督人员频频揿头,草草弯腰者更遭背后几脚猛踢。确实,对“神权”的顶礼膜拜,非得虔诚笃行,稍有疏忽,恰是自讨苦吃。
    “牛鬼蛇神”的“早请示、晚汇报”,犹如教徒的忏悔与祈祷,这种仪式诱发了人的“原罪意识”,使人们不断在检讨和揭发中,对人对己无情残害与诬陷,起码的人权早被剥夺了,成了失去了灵魂的低等动物。这时,这种仪式是在日班工人上下班进出厂门的高峰,也是大家簇拥着观看热闹的时刻。专政队明确宣布,这二场厂门口的每天表演,是活学活用毛主席批示的“北京六厂二校”群众专攻经验,不只为严肃教育“牛鬼蛇神”,更为了教育全厂广大群众。在全厂近二百名工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专政监督人员为了表现对“牛鬼蛇神”的刻骨仇恨,为了让大家受到深刻教育,所以在每次“早请示”或“晚汇报”时,总得从十多名牛鬼队里拉揪出一、二个来,或指责他们头低得不够要求,或是背诵语录的声音不够响亮,于是给予一阵凶斥、一顿体罚。监督组这样行动,完全是遵照了毛主席的“最高指示”。他们高呼一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就揽头兜脑地向“牛鬼”打下来。他们又念一句“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要进行批判”,我们中必有人被一把头发揪出来批斗,其余人识相陪斗。他们再念一句“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于是我们中就有人后背给他们猛踢几脚,被打倒在地,并又被拉提脑袋,喝令“老实跪下”。跪下的“牛鬼”必须面对东方,因为东方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有位“牛鬼”顺势跌下,跪向了西方,结果被专政队员又是一顿毒打,说他至今还梦想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复辟!有一天,监督人员责令我们诵读毛主席的《敦促杜聿明投降书》,一篇文章近二千字,不如一段“语录”念读背诵方便,所以我们口语难免疙疙瘩瘩,结果一个个都被凶狠的造反派打了嘴巴。观看的工人们,有些年岁大些的,一个个低头叹息,悄悄离走,而那些年青工人,尤其是造反派队员,个个手舞足蹈,眉开眼笑,齐声背诵毛主席语录:“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又振臂群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这个年头中,全厂工人不仅红宝书《毛主席语录》人手一册,进出工厂大门都得高举红宝书向毛主席巨幅画像呼喊“毛主席万岁”。早晚班会结束要唱“忠”字歌,跳“忠”字舞。上面规定“三忠于,四无限”,要深入人心,溶解在血液里,落实在行动上。中午食堂开饭,工人们都得手持红宝书,向张贴在食堂门前的毛主席画像致礼,表示“吃饭不忘毛主席”。工厂内、车间里,到处张贴着大大小小尺幅不等的毛主席语录、最高指示的红色标语,有的机器工作台和工具箱上也有毛主席语录。谁如果一不当心,稍有不慎,必造成天外飞来的无妄之灾。厂里有位陈师傅,早被打成右派,“文革”中自然成了“牛鬼”,遭专政的对象,“革命群众”揭发他污蔑反右斗争扩大化,又检举他攻击大跃进,三日两头遭批斗。有一天,一个与他合用工具箱的人,揭发他竟把换下来臭汗淋漓的工作衣裤扔压在毛主席语录上面,外加还有一双臭袜子。这下子陈师傅“吃不了兜了走”,成了恶毒污蔑、疯狂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可怜的这位1米75高个子早被折磨得剩下85斤瘦骨嶙峋的老师傅,被造反派一次次残酷批斗,肆意抽打耳光,双脸红肿了很多日子。老陈对我说:“文革”中人的头脑要愚蠢、庸俗、空虚、盲目,千万不能独立思考。人体头脑里最好装一个‘录音带’,背毛主席的语录、唱毛主席的歌、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稍有不慎就会大祸临头。
    话得说回来,对毛“神权”的忠贞不二、毫不动摇,不只限于牛鬼蛇神,不管是谁,胆敢侵犯“神权”,都必遭到“严惩”,连造反派头头也不例外。有个姓王的青年工人,昔日是全厂最瞧不起的小混混,拍马奉承,吊儿郎当。“文革”一来,他摇身一变成了造反派头头。他小人得志、神气活现、不可一世,把过去受人奚落的怒气全出在当今倒霉的“牛鬼蛇神”头上。每次批斗会,这个王造反最来劲,别人想不出的邪恶凌辱手段,他却想得出来。他曾出一绝招,说为了使外来参观厂的客人们区分清楚厂里的好人与坏人,“七类分子”一律别上标志,上面分别写明“反革命、地主、富农、右派、特务、流氓、走资派”,像当年法西斯纳粹集中营关押犹太人一样。可笑的是恶人自有恶报。有一次在车间小组批斗会上,这家伙得意忘形,上窜下跳,一会儿站起来摁别人的头,一会儿坐下来读语录。他忘了刚刚站起来把语录放在椅子上,一屁股坐下去,再站起来屁股一扭把性命交关的红宝书弄到地上,又一脚踩上去,他还浑然不知。这时大家“雪亮的目光”一下子从“牛鬼”身上转到了他身上。当他猛然发觉,慌忙提腿避让,脚下一滑,一本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封面已被他踩破了!他顿时傻了眼,脚骨都发抖了,他清楚这是现行反革命行为,比批斗的牛鬼们罪行还重。说时迟那时快,冲上几个他手下的造反积极分子,把他按牢,叫他不许动,保持“现反”现场,火速叫厂革会头头到场认定罪证确实,马上批斗。于是我们这批挨斗的“牛鬼”撤下阵来休息,而这个狐假虎威、张牙舞爪的造反派头头眨眼间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这天我们“牛棚”内大家乐坏了嘴,除了免除了一场残忍批斗,胃口大增,午饭滋味极美。老陈师傅说得好:“老天有眼,恶有恶报。”王造反当天也被关进“牛棚”,被我们奚落、臭骂一顿。后来他向厂革会头头求情,提出调到外厂去接受审讯调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