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17日)
    我知道了辉哥的噩耗后,日日夜夜在想着他。他昔日的音容笑貌、亲切关怀、谆谆教导时刻萦绕我心头;他对“阶级斗争”的切肤痛恨、对毛残害知识精英的愤怒痛斥、对文化大革命的决死反抗……一幕又一幕重现我脑海。所以我第二次押出去到某工厂批斗、又横遭凌辱等场面,我已麻木不觉,无所记忆了。同监牢友从看守对我态度和缓上看出,我有可能马上要出狱,大家十分珍惜最后相处的日子,有的还托我出去后代向家里带口讯报平安。我只是呆若木鸡般地答应,心里却时时刻刻陪伴着辉哥的英魂过日子。
    长期以来,经老犯人的指点分析,我心里一直在估计,辉哥是关在三楼北面那六间6平方米特别的死囚单身监牢,我天天期望总有一天在提审或放风时能偶然瞥见辉哥的身影,可是我一次次失望了,原来辉哥您早已出不来了,您永远出不来了,您这位怀有尧舜心、流淌荆轲血的好哥哥再也见不到您了……。
     在人类历史上,两种人对同时代人与后来者的精神、心灵产生着巨大影响。一种是烈士,他们为真理为理想受苦受难,视死如归;一种是思想家,他们目光如炬,洞察底蕴,先知先觉。辉哥您是这两种人的溶和体。1958年春被错划成右派,您却“反右幸尝智慧果”,从此苦读了古今中外思想家经典名著。您目光过人、思想敏锐,笔头也十分勤快,不断地在许多著作上留下了自己的旁批,赞语,心得,或驳斥,或褒贬,全是自己独立思考后的睿智灼见。您从西方大哲学家、思想家黑格尔、费尔巴哈、杜威、安吉尔、厄德诺等人著作中追索,比较,深入钻研。为了更深入了解西方社会政治制度,您刻苦自学大学英语,与一些在交大、外语学院当老师的老同学交流、辩论,共同切磋探求真理。朋友们都对您的敏锐洞察力敬佩而惊奇。辉哥那种摆脱禁锢的犀利思想,对我们兄妹来说最受益,最难忘。多年来,您一直将自己从书海中淘出的好文章、好报导、好思想,与我们兄妹们“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辉哥在浙江嵊泗厂时,源源不断地剪贴、邮寄给我们阅读。您对我们兄妹感情深厚,寄予希望重托。您总是谆谆开导,介绍所学的知识奥秘,开怀畅谈人生哲理,直抒、鞭挞世道之不平,坦诚披露平生抱负,忧国,忧民,字里行间跳跃一颗赤子之心。在辉哥读过的每本书页中,除了写满了智慧独到的批注、解释、阐发,还用浑涵遒劲的毛笔字写道“三十而立”。谁能料想到,恰恰当您刚交三十虚令的年头,竟被暗黑浑浊的“文革”浪潮吞进了监牢,又被习惯于残害知识精英的黑手灭绝人性地杀害了! (博讯 boxun.com)

    1958年毛泽东因“反右斗争”取得“伟大胜利”而头脑发热,提出了“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他发动了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化的所谓“三面红旗”运动,大力宣扬“超英赶美”,“一天等于二十年”,“跑步跨进共产主义”……一连串极左口号与盲目行动,全中国热火朝天,“吃饭不要钱”,“钢铁放卫星”“水稻放卫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结果造成华夏天地盛刮“浮夸风”“共产风”,从上到下官府横蛮专行,靠吹牛皮、讲大话过日子。城市建筑面貌因大炼钢铁被拆毁得千疮百孔,农村百姓因虚报产量、横征暴敛而家无余粮,“大锅饭”没吃多久就散伙,无粮无柴的广大农民纷纷饥寒交迫而死亡。共产党内忠贞之士、彭德怀元帅在庐山会议上向毛泽东面呈《万言书》,事实报告农村饿殍遍地的惨像,却被毛打成了“反党集团”、撤职罢官批斗,并在全党掀起了反击党内右倾机会主义运动。接着三年自然灾害,天灾人祸,把中国人民推向了苦难深渊。已被戴着“右派”帽子的辉哥时时刻刻关心着国家时局的恶化,为中国人民的命运担忧。他开始利用嵊泗厂地处舟山海域的地理位置条件,暗暗地私下收听海外电台的广播,不断了解另一个世界的真实生活景象。当时中国大陆总是说这里是“社会主义天堂”而西方世界如何乌烟瘴气,污七八糟,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辉哥却从自己的独辟的信息管道,才知那都是蒙蔽中国老百姓的故意捏造之传。是辉哥冒着极大风险,把大陆铁幕外的世界巨大变化的真实新闻,点点滴滴地告诉了我们兄妹们。辉哥说,毛搞的大跃进造成了中国大陆的大跃退,毛对彭德怀的大肆“反击”,恰恰开启了毛强化“阶级斗争纲领”,对全国全党加强专制,实行“一言堂”的顺利通道,辉哥说:“毛推行阶级斗争理论就是靠运用这种把人民划分成不同的利益集团,使他们认不清自己真正利益的所在,去互相残杀、拼斗、报复,这将对国家与人民造成更大的不幸与灾难。”
    在三哥的教育影响下,我又知道了苏联斯大林暴政逆施逼害了2000多万苏联公民,其中三分之一的人被处决杀害,深深感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危害性。同时,辉哥告诉了我有关东西柏林城墙历史问题,匈牙利事件、古巴危机、肯尼迪遭枪杀事件,以及二次大战元凶希特勒的始末。东西方现状对照,正当中国大陆在毛泽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内耗内战中,三哥告诉我,亚洲的日本、南朝鲜,包括我国领土台湾岛,正在振兴经济,加速发展。辉哥还精心收集了55年反胡风、57年反右派的全套《文艺月报》、《收获》杂志、《人民文学》等期刊给我阅读,使我有机会浏览了胡风、丁玲、刘宾雁、刘绍棠、柯岩、白桦、公刘等等名人、众多胡风分子,右派分子的小说文艺作品,了解当年论战的始末与内幕,给我大开了眼界,增强了见识,培养了独立思考、绝不盲从、坚强不屈的自立性格。
    辉哥对我的教育培养恩重如山,可是您自己却长年累月生活在动荡不安、横遭迫害之中。早是“右派”的您又被戴上了“反革命”帽子。嵊泗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上赫然写着:“被告刘文辉系一世仇分子,思想本质极端反动,对我党和政府抱有刻骨之恨,长期以来,一贯敌视我社会主义制度,散布反动言论……。”所谓“世仇分子”,真是共产党法院创造的特异“帽子”,因父亲刘宗汉“历史反革命”株连儿子刘文辉;所谓“极端反动”、“反动言论”,无非是辉哥一贯追求“民主、自由、平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这黑白颠倒的年代里,好心得恶报,蒙冤沉海底,辉哥您命运何等悲惨啊!但您表面顺服的心胸却燃烧着熊熊的烈火。
    1966年回上海家中管制后,我看到您与父亲两人在我家居住的日晖四村扫大街、掏阴沟,受尽“革命群众”的奚落眼光,人身遭遇种种凌辱,我心好痛啊!这些非人待遇,对父亲这位“历史反革命”来说,八年来已司空见惯,而对您这样一位风华正茂有才华有思想的青年人来说怎堪忍受?!“文革”风潮狂起,家中不断遭受抄抢,您与父亲常被拉出去批斗挨打,派出所民警,里弄专政人员三日两头上门训话,周围邻居不少人用特务的目光监视着我们一家,昔日亲友见了我们象遇见麻风病人一样躲避惟恐不及。每天社会上横扫“牛鬼蛇神”的新闻、红卫兵暴虐、红色恐怖的环境使您骚动不安,愤恨满腔。我知道血气方刚,强忍克制的您终有一天会怒火全面爆发。
    记得那天刮11级台风暴雨的日子,新村路上全是风雨刮下的枯枝败叶,阴沟堵塞、污水横溢。里弄专政人员与几名造反派上门,硬逼老父与您去清扫、掏挖。您说,父亲年已古稀,禁不住狂风暴雨,由你一人前去。不料造反派不答应,凶狠地训斥:“老反革命也要去,让暴风雨清洗他的罪恶灵魂!”辉哥怒火直冒,手挥大扫帚愤然表示:“谁想害我老父亲,我先给他拼了!”造反派不由分说,冲上来架住辉哥,并把老父一起,拖到楼下门口现场批斗。这时风狂雨骤,竟将辉哥推出门外,任凭风雨暴淋。同时造反派们狂呼“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刘文辉!”“反革命反扑,砸烂反革命狗头!”辉哥您挺身昂首迎着巨风,淋着暴雨,双手挥舞大扫帚,巍然不屈呼喊:“我死都不怕,还怕风雨吗?!”骤然回身,扬着扫帚直指造反派怒吼道:“砸吧!我是‘狗头’,你们是‘狼头’,是恶狼,今天横竖是个死,大家一起来砸吧!”辉哥拼命地将大扫帚向造反派头上掷去,吓着他们慌忙低头,猫着腰,快步逃出门外,消失在风雨中。事后,派出所民警来将辉哥叫去,狠狠训斥,关闭了一天。
    随着时局发展,眼见一批又一批知识分子精英与党政机关忠良人士被打成“牛鬼蛇神”,您痛心疾首,长吁短叹,为国家为民族万分焦虑,一连几个深夜,您伏案绝书,写出了《冒牌的阶级斗争与实践破产论》这一长达数万字的战斗檄文,又写了另一本批判资料《通观五七年以来的各项运动》。记得你给我看了其中一小段,并解释说:毛泽东为了转移由他错误路线而带给中国人民巨大灾难后果的罪责时,他一度以退为进躲在幕后精心策划一种能嫁祸他人,转移人民视线的诡异理论,他热衷于国际纠纷,特别是中苏论战。他把刘少奇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讲的三年自然灾害“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人祸,从自己身上嫁祸转移到美帝、苏修、国内地富反坏右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身上。他终于精心制造出一个新的理论,说什么“避免中国出现修正主义的法宝就是阶级斗争”,并要中国人民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他不仅为苏共贴上现代修正主义标签,还为中国共产党内一切不甘心附首听从他的人和对他构成威胁的人通通贴上修正主义分子、路线、头目的标签。他将阶级斗争的理论不断强化在中国人民头上,并把它作为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从而取代了建国以来应当大力进行的经济建设为主的事业。他不断挑起党内、人民内的矛盾,制造各种阶级仇恨、斗争、残杀,为了转移人民对他推行独裁、暴政、贫穷、愚民政策的不满,他用阶级斗争这把达摩克利斯剑悬挂在中国人民和共产党人头上,对一切稍有不满情绪、思想、言论的人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党内高官,用“阶级斗争”这把剑无情迫害残杀。您多么希望把这些独到之见写成文章,抄写成许多张大字报张贴到各高校中去,以引起全国大地的震撼。您对我说,决心学普鲁米修斯,在“文革”黑暗年代里点燃一把熊熊烈火,使人民觉醒,擦亮眼睛,辨别真伪,并想用自己决死抗争阻止当局独裁暴行。所以一旦得知中共中央通过了毛泽东亲自主持制定的“文化大革命十六条”,您更是怒火万丈,双目严峻、神态肃然地对我说:
    “现在对十六条的大力宣传,是对毛的个人崇拜再一次超常吹捧,是向人民灵魂中强行渗透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压力。十六条对中国人民的毒害与控制是灾难性的,是使邪恶的‘文革’运动更为猖獗横蛮地发展,实行全民大迫害,我要揭露它,不能让它阴谋得逞,愚弄人民,残害知识分子和国家忠良。”
    我看着辉哥的炯炯目光,知道您已决定了一件生死抉择的大事。您要我在门外放哨,自己在灯下伏案疾书。这是您多年受压,多年思考,多年实践的智慧结晶啊!长长的一篇万言书《驳文化大革命十六条》,像一束巨型炮弹随时能引爆猛炸。我贴心追随您,到杭州去向全国十四所高校投寄。我知道您已立誓“不自由毋宁死”,我也一腔热血追随您,把这束“高能量炮弹”投向暴行政权的心脏。不料一个多月后,您我双双被投入了牢狱。
    平心静气想一想,辉哥,您究竟干了些什么啊?您短短三十年春秋,十六岁起就弃学从工,肩负起因父亲遭难家境潦倒勉强维持老小糊口的重任;您二十一岁时被打成了“右派”,从此被当局扔入另册,遭世人白眼,您苦读,您抗争。您常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文革狂澜初起时,辉哥就高瞻远瞩,奋起驳斥“文革十六条”。当初绝大部分人浑浑噩噩、茫茫然不理解,惟独您头脑冷静,独挽狂澜,敢于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批判矛头直指毛泽东,这是何等壮烈之举!
    古人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共产党人常把为人民服务口号挂在嘴上,实际做到了“民为贵”吗?而您做到了千千万万共产党人不敢做的事。在黑云压城,恶浪翻滚的文革中,辉哥您个人的呐喊是微弱的,但那是黑暗宇宙之中一颗彗星,您用犀利的笔剖析文革反动本质,目的是想唤起早已麻木的共产党人、知识分子的觉醒,为百姓争自由,为国人争民主。
    记得您曾用雄浑的毛笔字给我写下了一段林肯的誓言:
    “每个人都应有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使命感,努力拼搏是每个人的责任。我对这样的责任怀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耐心、毅力和信念。”
    辉哥您正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完了人生短暂的战斗旅程。您“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喷洒了满腔青春鲜血,铸成了一个大写的“人”字。正是牢友胡兄低声而铿锵地所说的:“你三哥是反击‘文革’第一人,历史将宣判他无罪而讨回公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