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13日)
    
    
     关押在我们302室的囚犯,不论是“现行”的,还是“新生”的;不管离开的(包括已处决),还是 新进来的,都是犯了“反革命罪”,同属于政治犯。文化大革命是大规模的革命,必然也大规模地寻找反革命。而进来的政治犯共通特点是对政治、时局、哲学、文学特感兴趣。大家有研究,有观点,有思想,有信仰。政治犯不谈政治,恐怕就像不让人呼吸一样的憋闷。其中绝大多数人富有正义感,意志坚强,包括堕入“文革”噩梦而觉醒过来的人。牢房中一半以上是大学学历,有些即使未上过大学但自学成才,善于独立思考,在政治上持有独特见解。我们这批囚犯几乎人人被折磨得遍体鳞伤,都曾经受过形形色色的体罚与毒打,但在相互鼓励、安慰下,我们经常研讨国际国内形势发展,取得了“黑夜终将过去,光明必将来临”的共识。凭着这一点希望之光,大伙保持着旺盛斗志,免于精神崩溃。我们的口号是:“活着就是胜利!”牢狱中人身失去自由,物质匮乏之极,然而我们精神世界是富足的。牢狱虽然剥夺了我们人身的自由,但它无法限制我们的精神自由,那时信念就是支撑我们生命的力量。在追求精神自由的魅力凝聚下,所有的苦难都黯然失色。我们几个志同道合的青年囚犯,在3座胡兄的提议下,悄悄地组织起一个狱中秘密读书会,起名“孙文读书会”。 (博讯 boxun.com)

    胡兄这位三次偷渡三次失败的“现行反革命”,在新疆、广东等地坐过牢,农场劳改过,66年初被押回上海关进一所。他的生存能力之强,凡事胆大心细,脑子灵活,手艺技巧,无不令人敬佩。他的思想观点许多与我辉哥相近,他与我是同牢房中“反文革”最彻底的人,所以也最情投意合,无话不谈。他对付审讯员相当有一套办法,审讯员几乎无奈于他,除了无法抵赖的偷渡罪名,其余一概不承认,打死他也不开口。他对新进来的犯人一直灌输“坦白从严”的道理,有道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他天赋聪明能同时与七、八个人下盲棋,能凭记忆不用书本而自学英语,身上带有许多违禁“宝贝”,有针线、代用刀、自制的笔,还会开铐。他是我们牢房内的“精神领袖”。我与他年龄相差五岁,出身相似,思想观点合拍,知识面都广,都大公无私和讲义气,所以我俩在牢房中凡事说了算,即使比我们年长的、大学毕业的犯人都对我俩折服。我们共同敬仰国父孙中山先生,追求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渴望祖国真正走向民主共和繁荣富强的新时代,所以经我俩提议,几个青年一致同意组成旨在继承与发扬中山先生遗志的读书会。其实我们身囚囹圄,身边没有一本书,而是把各人看过的好书好作品互相口头交流,评价,争辩,探索。我们又采用了胡适先生研究学问的办法:第一“提倡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第二“提倡怀疑,提倡独立思考”。在中国知识界,因为受胡适先生提倡的独立思考的影响,光57年就已有55万知识精英被毛打成右派。而我们这些前赴后继的胡适思想的追随者也无一幸免被关进了监牢,但胡适先生的精神却永远扎根在我们心中。
    我们几位青年囚犯组织起来的“孙文读书会”,相互学习交流,在牢房中不虚度光阴,利用监狱这座“特殊大学”磨练自己,自强不息,坚定信念,很快成了全牢房囚犯共通参与的盛事。记得我们曾集中剖析了中国现代文化界著名人士的气质与命运:谁最有骨气?谁最软弱?谁最可鄙可恨?谁最值得同情惋惜?谁最有影响力?谁最幸运?大家争辩来,争辩去,最后得出了一致的公认:
    鲁迅和他的弟子胡风最有骨气。大家赞扬胡风及其同仁们共同塑造出一群活生生的拉奥孔群像。他们站在文化思想战线的前台,为真理良知和艺术而当殉道者。听師大教授说: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上海,按惯例他请了几位高知识分子老乡聊聊——罗稷南老先生大胆提出一个设想问题,问主席:“要是今天鲁迅还活着,他可能会怎样”?毛爽朗地答道,“要么是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故然今天鲁迅所有的弟子,都被迫走了老毛按排的二条路。教授说:解放后中国知识分子再无自由,三十四十年代,作家在国民党反派统治下,曾创造出许多辉煌和作品,而生活在“无产阶级专政”之下的作家们从此再无建树。
    郭沫若最软弱。长期德高望重的郭老,尽管才华横溢,既是文学家诗人又是历史考古学家,但他人品不佳,特别在解放后变得献媚取宠,失去了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他知道毛泽东喜欢“三李”,就写了《李白与杜甫》一书,扬李抑杜,千方百计编造些杜甫的所谓问题加以批判。他过去写下的《十批判书》早已享誉中外文史学界,但当知道毛发动文革“批儒尊法”,并知毛评说“《十批》不是好文章”,马上一反常态说自己《十批判书》一文不值,一堆破烂货,甚至极而言之自己历年著作都该付之一炬。更可悲,可叹的是他两个亲生儿子,文革初被迫害至死,他连吭一声都不敢,更不用说一句反抗的话。他总是看着毛泽东脸色行事,53年带头围剿胡适,55年起劲批胡风,57年反右派,特别是在66年夏天文革刚掀起,他急忙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在中央电台向全国广播,极力表示衷心拥护文革,无端地自我批判,给中国文化人、知识分子脸上抹黑。曾以《女神》闻名天下的诗人郭老,竟写出了政治口号、味同嚼蜡、肉麻吹捧江青的所谓“诗”:“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你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你在文艺战线上冲锋陷阵……”联想到他在历史上入党,退党,流亡日本,龟缩重庆等等不必细说的行径,表现中国知识分子中难免的一种软骨头典型。
    谁最可鄙可恨?文艺棍子、文化沙皇周扬。从延安到文革,他以中国文坛的当然霸主自居,对毛鄙视知识分子、康生的“无情打击”无不助纣为虐。他做过无数次的报告,一再声称立志开创无产阶级新文化,真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多少作家的一生成败都栽在他手里。他打倒了无数文化人士,批倒了无数精英,连最好的朋友、战友都没放过。尽管他现今也落到了被打倒的下场,不知他在隔离室或牢房里能否自我忏悔?真叫做:“但看剃头者,头亦被人剃”,这种人还真不少。
    中国现代文化界值得同情、惋惜的人很多很多,丁玲是显著的典型。她平生大半时间在为她的历史、右派问题、反党小集团问题辩诬再辩诬。傅雷这样一位天纵之英的翻译家,没有媚骨惟有傲骨,他用睥睨的目光冷对文革的疯狂,最后夫妇双双以死抗争。老舍是文革焚书坑儒逼他走上绝路的。他一生作了很大妥协,最后为了守住灵魂的纯洁投入太平湖,他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最典型的悲剧角色。知识文化界不少人自尽身亡,使全国人民为之极度同情与惋惜,也从中受到巨大的震撼力,促使更多有识之士对毛肆意发动的“文革”越加看清其史无前例的灾难性。
    中国现代文化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大学者和思想家胡适。在几十年的论战长河中,他不卑不亢,不改不移,坚持自己的学术观念。他最敬重中国古代的圣人,但最不喜欢浮夸遥远的光荣。他最看清中国近代的革命与进步,但又深知我们民族积累的弱点。他不断用世界的先进水平来衡量我们民族内心缺陷与物质贫乏。他不怕逆着风向,挺身高呼,他要国人痛彻觉悟我们东方古老文明的衰朽,他要国人热诚赏识与借鉴西方新文明的成就。他和中山先生一样,致力于唤起这个知识、道德都长期沉睡了的民族。他62年逝世时,北大同学会献给他英灵的挽联是:“生为学术,死为学术,自古大儒有几人?乐以天下,忧以天下,至今国士已无双!”胡适先生生荣死哀,当之无愧。
    同样遭遇“文革”暴虐迫害,而能幸运脱身牢笼、远走高飞的,应说是著名钢琴音乐家马思聪。他受尽文革磨难,红卫兵把他关在一间玻璃屋里,任何人都可以把他当作展览的动物来观瞻。他被剃光头发,脸上涂满墨汁,奇形怪状,国内外鼎鼎大名的音乐家被折磨变为“人妖”展出,这对崇高的艺术文明作了何等卑劣的亵渎,对这位富有社会声望的爱国敬艺人士的人格、肉体侮辱到了何等地步!更有甚者,红卫兵小将颇有“创见”,说马思聪姓马,就要让他过马的生活,竟然拔了一把草,逼令他在玻璃房外众目睽睽之下吃下去!马思聪忍受奇耻大辱,顽强地抗争,默默地忍受着。红卫兵小将对他日夜看守,殊不知老虎也有打盹时,马思聪奇迹般地在红卫兵眼皮底下悄然出笼,并于1967年1月中旬,全家秘密出走,偷渡香港,然后到美国政治避难。尽管中国大陆报纸广播大肆斥骂“马思聪叛国投敌,罪该万死”,但是他全家在国外却生活得好好的,广大遭遇“文革”祸难的知识分子心中默默为当代著名钢琴家与他全家人祈福,同时无不遗憾自己无法获取如此的幸运。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