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11日)
    随着无产阶级专政铁拳越来越强大无敌,自“文革”开始以来揭发、深挖出来的新生反革命分子多如牛毛,尽管一批批被处决,剥夺了肉体,又一批批抓捕、充实监狱。1968年底到1969年初,我们牢房关押的反革命囚犯,虽有不同人员进出,但总数常保持在16人之多。十六平方米的小牢房,除水泥马桶外,平均每人吃、坐、睡在1平方米的窄挤空间内。白天大家排排坐地无法转身,室内活动起来屁股敲屁股。夜里地铺睡觉,一个人梦里翻身会压到左邻铺的牢友身上,给惊醒的邻座猛推下来,又转压到右邻铺牢友身上。三座胡兄对我说:“监狱是政治斗争的风雨表。现行反革命塞满监狱,说明斗争到了决战的白热化时刻,邪恶势力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我们在牢房中大肆谈论,无所顾忌地争辩,大家暂时忘记了大墙外面正处于中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幕,暂且忘记了身处大墙之内面壁死寂生活的痛楚。那时牢房内大家和平共处,看守也不管牢房事,谁也不会去检举告密。
    现今8座是后来关进的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他给我们讲了共产党延安整风时代的故事。他说,王实味是位很有才华的大学生,也是投身革命、追随共产党较早的一批杰出知识文化人士之一。在延安整风抢救运动中,王实味被康生逮捕,罪名是 他写的《野百合花》有严重的资产阶级情调问题。随着毛泽东的亲自过问,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点名批判,由错误思想转变成敌我问题。最后被活生生的砍了头!成了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内第一冤案。他告诉说,王实味1925年考入北大,同班同学中有一位在中国现代文化思想史上的杰出人物胡风。这批思想文化界的精英都是新文化运动的干将,起先他们的领袖是胡适、陈独秀、李大钊等人。王实味青春年华,浑身是雷是火。曾任北大哲学系党支部干事。他与徐志摩也是好友,也拜鲁迅为师,抗战奔赴延安。1942年前后,延安的文化人中间分为两派,一派以“鲁艺”的周扬、何其芳为代表,主张歌颂光明,另一派以“文抗”的丁玲、王实味、艾青、萧军为代表,掀起了暴露黑暗的思潮。王实味在《野百合花》中禀赋了他在北大的抗争精神,喊出了绝对自由的口号。他认为人格独立的知识分子必须有至大至刚的硬骨头。他的被杀意味着在共产党领导下思想可以定罪,思想犯可遭秘密处决。王实味被康生下令秘密砍头后被弃置于一眼枯井里掩埋。研究党史的这位教授不无感慨气愤地说:
     “王实味人头落地,鲜血流淌解放区大地,一副知识精英的硬骨头与富有的自由思想、崇高信仰一起被暴力吞没了,而对思想者的误杀导致整个觉醒了的民族患上了莫名的败血症。这种败血症在解放后更显出溃烂了,55年王实味的同学胡风及一批胡风子弟、好友受难,57年王实味的大批战友丁玲、萧军等遭祸,而文革更是将整个文化思想界一网打尽,包括党内许多知识分子出身有才华心正直的领导精英。可以说王实味是前文革时代暴力的首难祭品,是党内一系列悲剧上演前的序幕!” (博讯 boxun.com)

    9座是后进来的一位姓熊的“联动”头头,他父亲是周总理的老部下,部长级高干。他说,过去他们这帮高干子弟自认为血统高贵,是当然的革命派,红卫兵运动的精神领袖。不久随着自己父辈们纷纷被中央文革打倒,使他们感到所谓造资产阶级的反其实是一场人为制造的空前灾难,他们中了毛泽东与中央文革的计谋,革命革到自己老子头上来了。于是他们政治立场突变,与蒯大富一帮工农子弟红卫兵分道扬镳,而以高干革干子弟为核心组成了全国性的“联动组织”。他们人数虽少,能量很大,天不怕地不怕要为父辈们鸣不平,矛头直指中央文革江青之流,并打出“主席正确不正确十年以后见分晓”大标语。他们从父辈那里知道党中央高层的大量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悲剧内幕。
    姓熊的“联动”头头告诉我们:所谓刘少奇包庇薄一波等高干叛徒集团一案,是山东省委书记刘格平经康生挑动策划揭发的。抗战初期,薄一波、安子文、杨献珍等60多位党中央高干被关在北京反省院革岗子监狱中,负责白区党的工作的刘少奇竭力营救,并请示了当时延安党中央,经张闻天、毛泽东等最高领袖批准按手续出狱的。以后这些高级干部都长期在刘少奇直接领导下辛勤为党工作。这次揭发这一所谓“叛徒集团”,实际是清除刘少奇在党内势力的阴谋,矛头直指刘少奇,为打倒刘少奇前奏。他说听父亲讲,刘少奇文革开始还蒙在鼓里,以为毛指的党内资产阶级司令部以批倒彭真为止,当知道毛的真正用意在于清除他,他曾几次向毛表示,只要能使大多数干部解脱,他自己情愿立即下台,退出政治舞台,回延安去当农民。但毛哈哈大笑说:“老战友你想得太天真了,这次文化大革命不只是要革一两个人的命,而是要教育全党全国人民。”他说,在毛的巨力施压下,刘邓被迫作检讨,这样像洪水冲决堤坝,中央许多高干顷刻似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了。
    这位高干子弟还讲了江青、康生等人相互勾结、祸乱党内的不少事情。康生是古今中外从未有过的超级大权奸、是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最大的祸端。早在延安时代,江青入“龙门”得宠于毛,全是康生计谋。康生与江青原是山东老乡、旧识,在延安不期而遇,康生梦图博得最高领袖的宠信,所以不遗余力地促成了江青投入毛的怀抱,为此他把上海地下党组织发给延安党中央有关江青(蓝苹)政历问题待查的电文隐藏起来。如果江青离开了康生几十年的保护,离开了与康生相互勾结,没有了这个权奸智囊,她能在中国大地上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炙手可热?诚然,如果没有毛对江青的强大支持,把她放出来弄权,没有毛把“令牌”交给她,她排行老几啊!而毛之所以违反当年延安时党中央政治局决议,纵恿江青干涉党内最高权力政治,缺不了康生长时期在毛面前为江青的评功摆好,康生无非想一旦江青出台,他们两人更可以勾结权倾朝野,为所欲为了。这一男一女的里应外合,狼狈为奸,便给中国大地带来了无穷灾难。康生早就端睨毛泽东刘少奇两位巨人的政治缝隙,他早明白毛泽东之所以要发动“文革”,无非是要把刘少奇搞掉。这是一场彻底摊牌式的龙虎搏斗,打掉“彭罗陆杨”只是外围战,扫清了外围,就可以把核心政敌一锅端。就这样,揣明了毛的意图遵循毛的《炮打司令部》大字报圣旨基调,康生江青在前台具体导演,一出当代伟人间的悲剧开演了。康生本是在延安抢救运动靠“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大搞逼供信”起家,博得毛泽东赏识的,在“文革”中,这个老谋深算的权奸军师故伎重演,变本加厉,勾结林彪江青一起,向一批又一批党与国家的忠良下毒手。
    9座这位“联动”头头对周总理是深有好感的,据说周总理曾为“联动”被中央文革打成反革命一事,当面向毛泽东说了好话,保了他们,所以“联动”一些主要头目不久就被释放了。9座是地区头头,他的释放问题是不大的,但需过些时日。几个月的监狱灾难也使他头脑开始清醒。他说,周恩来知道毛泽东的真实目的,也看清康生江青等人的阴谋奸计,只因与毛共事数十年,深知在政治军事战略上,党内任何人远不是毛的对手,只要毛稍加暗示,那个人立刻会垮台。作为一个老练的政治家,自己要不被打倒,首先得懂得保全自己,所以他不得不站在毛的立场上来考虑一切问题。据说当毛的《炮打司令部》大字报首先让他阅读时,当看到其中所斥“六二年右倾”“六四年形左实右”事,以为是矛头指向他,吓得面如土色,连声说:“主席,我已检讨过了,是否还要我再检讨一遍?”毛泽东哈哈大笑宽慰他:“哪里是指你,请毋须紧张。”从此周恩来心宽不少,在文革中处处显得对毛十分恭敬,完全像个标准的小学生。他在天安门广场带头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在万人大会上带头高喊“向文化大革命旗手江青同志学习、致敬”,无条件地服从、彻彻底底忠诚于毛泽东。对此,我与胡兄则认为,周总理是中国儒学士大夫思想的“忠君愚忠”现代典型。整个文革一开始国家就遭殃,人民在受难,党在流血,他作为几亿人口大国的当家人,对这些看得最清楚。如果他一开始就能像彭德怀一样挺身而出,力挽狂澜,肯定有一大批党内忠良有识之士团结在他周围与毛抗衡,因为在当时中国政治舞台上惟独他有巨大影响力。可是儒家思想促使他从“中庸”软弱、让步、妥协,到违心与投降。他明哲保身,像一个老泥水匠到处修补这座即将崩塌的“文革”大厦,他无时无刻不处在被林彪、江青、康生等奸党恶魔的步步紧逼中。他又无时无刻不在违心地协助毛泽东实施文化大革命的各项战略步骤,目睹造成共产党最高层内部的众多悲剧,逼使全中国人民流泪、流血,被置身于水深火热的空前危境。“神州陆沉”,周恩来不能不负其咎!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