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08日)
    
    监狱确实是座特殊的大学,失去了人身自由的囚犯,只要留心、虚心学习,可以学到在平常社会生活中或书本上难以获知的学问。我从九座盲人修道士所说的经历中,就获得了闻所未闻的见识。
     修道士三岁时被一个法国神甫从徐家汇天主教堂弃婴院抱到国外,自小到青年一直在法国和罗马梵蒂冈受神学院教育。他与养父一样终身献给天主教事业,当一名终生修士(不结婚)。他精通法文、英文、西班牙文。他是23岁时由梵蒂冈派回上海做天主教传教士,一直在徐家汇教堂任职。27岁时不幸得一场大病使他双目失明。失明后的他,主要专任宗教文献盲文翻译工作。1966年10月,一群北京红卫兵联合上海红卫兵,冲击了这座中国乃至远东最大的天主教堂,把建筑于十六世纪的古老优美的教堂内外砸个稀巴烂,许多稀世珍贵文物与书画遭受重大破坏。教堂大厦上装饰的绿色花玻璃是十八世纪荷兰工匠制作的,其高巧绝妙的工艺早已失传,这次却被全部砸碎了。一架十八世纪名贵风琴被毁掉,大批世上少有甚至绝版的圣经画册与宗教书籍被红卫兵抢堆广场上一把大火焚烧光。18名神甫、修女被列队当牛鬼蛇神残酷批斗。红卫兵硬逼他们把视为生命的“圣经”踩在脚底下,每人手拿红卫兵发给他们的《毛主席语录》,高喊“打倒上帝”、“打倒圣母玛利亚”、“打倒圣子耶稣”,并要三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据说四个小时折腾下来,这些解放后苦苦支撑下来的中国神甫、修女们终于抵挡不住毛泽东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的铁拳,一个个违心而痛苦地呼喊了打倒自己心中的主“上帝”,于是红卫兵允许他们脱离批斗。这样18人减到9人,再减到6人,又减到4人。这四个还不肯高呼“打倒上帝”的人被“加温”,各人戴着高帽子,挂上各种各样罪名的牌子。再不屈服,红卫兵上前,两个挟一个地强逼他们弯腰90度,接着干脆把顽固的神甫修女双手反背,做“喷气式”,甚至逼令他们跪下,疯狂地对他们拳打脚踢。狂热的红卫兵小将们一致高喊“打倒上帝!”“打倒帝国主义!”“神甫修女是反革命坏蛋!”“无产阶级专政万岁!”在如此人格侮辱、尊严践踏、肉体摧残下,又有二个支撑不住了,流着泪被迫叫了“打倒上帝”,另外一个已昏倒无法开口了。红卫兵们得意妄呼“胜利了”,谁知最后剩下的这位双目失明的终生修士却死不屈服。几个小时的折磨,红卫兵想尽了一切毒辣手段,凌辱他、殴打他,他紧闭嘴巴、失明双目本来就看不见,死死不吭一声。红卫兵敲开他嘴巴敲掉他牙齿,从他嘴里除了吐出牙齿与鲜血,发不出一丝声音。这使横扫长城内外、斗遍大江南北、战无不胜的北京红卫兵遇到了唯一气馁打不胜的人物。末了红卫兵得出结论:这个帝国主义驯养出来的宗教走狗、间谍教士不仅是瞎子,而且是哑巴。于是北京红卫兵们收场时把他押送给上海第一看守所,罪名是他那手摸写的密密麻麻的外文字母盲文记号肯定是间谍收集的情报。 (博讯 boxun.com)

    这位誓死抵抗北京红卫兵野蛮暴行的终生修士,虽然双目失明,却不是哑巴,而是能说会道的善良的修道人士。他之所以被关进一所,并不是上海市公安局立案捉拿的,是北京红卫兵视之“国际间谍”硬送进来的。他手摸写的盲文外文资料,经公安局技术鉴定,全非特务密码,更非间谍情报,纯属宗教内容,所以专业有识人士对红卫兵的无稽之谈也只得苦笑不已。关键问题是修士顽固地不给北京红卫兵一点面子,也不给无产阶级专政机关一点面子。审讯他的人员,包括一所所长,训导员,当着我们这些同牢犯人面说过,只要他哪一天想通,写下放弃信仰上帝的念头,哪怕口头说一句,表示向无产阶级专政投降,马上可以释放他。偏偏这个不识抬举的修士甘愿关在一所与无产阶级专政较量、对抗。他宁死不屈,休想从他嘴里吐出一句不敬上帝的话。他与政府、专政机关、凶狠的看守不断抗衡着。冬天来了,他只穿一套单薄的修士服。所里有意要冻他,以让他屈服,开口求饶,只发给他一套囚犯穿坏的破棉衣裤、一条薄棉被。在零下冰冻严寒天,他冻得索索发抖,冷得脸皮发青,手脚冰冷。他依然正襟打坐,嘴里念着圣经,从不向看守开口求饶。更令人气愤的是,年底国际红十字会邮寄给他的衣服、棉被,不知被哪一级一直扣押到第二年四月春暖花开时才给他。我们从包裹单上清楚的看出,国际邮包寄到上海的日期是去年12月份。最使我们惊讶不可思议的还有一件事。所里犯人每星期五是开荤日,这一顿荤菜对所有在押犯人太珍贵了,因为你再多财富,做了囚犯是买不到这宝贵的一小块肉的,更不谈从最低营养角度说,这块小肉以及有限的肉汤对犯人有多大重要,每个犯人都渴望一周中的星期五。可巧天主教规定星期五是禁荤食的日子。实际上盲人修士也可以申请吃回教饭。看守和训导员都说过,只要他开口批判一声耶稣、上帝,马上照顾他,可是他断然拒绝了。就这样,修士从进监牢吃监饭开始至今二年多没有沾到一点荤食。这是常人所不敢想象的。盲人修士体内得不到脂肪、蛋白质补充,自然骨瘦如柴。他靠的是什么样的毅力支撑?我简直无法理解。他说,他在学耶稣受难。众所周知,耶稣被四肢钉在十字架,不久活活被折磨死了。这位盲人修士二年多来精神上肉体上遭受严酷折磨,不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有正直良心的人们谁见了都会伤心落泪。我对修士讲了古代韩信忍受“胯下之辱”的故事,我劝他认错,好汉不吃眼前亏,来日方长,先出了地狱再说。修士却摇摇头,认为那是对上帝的亵渎,比死的罪孽还深。他下定决心宁死不屈服。修士跟我说:“我们要保持人性的纯洁,不要为了活命、为了求生,糟蹋自己人格,这是不值得的。其实死与生是一回事,上帝是知道的,会安排一切。”
    我特别喜欢听修士讲宗教故事,经常向他讨教天主教基督教的传教道理。他告诉我,千百年来天主教一直在告戒教徒要依赖善功,来洗清自己的罪恶。按照天主教教义,人生在世是带罪洗罪的,洗清了罪恶,死了,圣洁的灵魂才能上天堂见上帝。他给我解释什么是“圣洗”和“弥撒”。他说,毛泽东把宗教诬批为人民的鸦片,他让红卫兵大量焚烧《圣经》等宗教书籍时,又强制百姓人人拿一本比《圣经》更看重的红宝书,还叫亿万人民把他当神供起来,但他的红宝书永远无法与《圣经》相比,历史会证实这一切的。《圣经》是吸取人生信仰的唯一源泉,人要获信仰需阅读《圣经》。他还给我讲了宗教革命家马丁路德的辉煌一生。从修士身上也使我看到了马丁路德对他的深刻影响。他终日面壁而坐,解剖自己灵魂,抵制邪恶势力对他的迫害与引诱。他忏悔不已,念念有词。每逢星期五囚犯开荤日,他绝食抗议,通过惩罚己身以拯救自己灵魂。他内心虔诚笃信天主教之外,毫无其它杂念。他对同监犯人的讽刺嘲笑,对看守的凌辱和别人对上帝极其不恭的言行,或别人在谈论文革种种暴虐时,他反而怀有一种极强烈的负罪感。他从不责备别人,反而常为那些同监文革中的造反派红卫兵头头们深重罪孽而痛苦不安。为摆脱他们的罪孽,他常在灵魂深处替他们忏悔、祈祷。有次我问他,“文革”如此罪孽,究竟有无使中国人灵魂得到解放之途径呢?“文革”使中华天地浑浊,人们痛不欲生,芸芸众生,劫难茫茫,如何生活得下去?盲人修士冥思苦想了半天,默默念诵《圣经》,然后说道:“《圣经》记载,上帝之义是本于‘信’。‘义’为灵魂得救之意,‘信’乃自救之路。”‘信’者,信仰也。我国文明始祖孔子也说过:“民无信不立。”一个人失去了正确的信仰,一个民族失去了正义信仰,必然被邪恶所愚弄、所蹂躏。盲人修士虽然看不见世上一切,但是心中信仰笃诚,充满博爱仁慈,保持灵魂纯洁,所以无所畏惧,誓死不向恶势力屈服。我们现在的“文革”在搞什么?它不仅把我国传统的孔孟儒学倡导的“仁义忠孝”摧毁殆尽,而且对世上、国内外一切宗教信仰、人类创造的所有道德文明残暴横扫,竟然对这样一个双目失明、灵魂高尚的天主教徒也要囚禁,无非想逼迫他喊一声“打倒上帝”,真是人世间少见的荒唐与莫大的罪孽啊!其实在中国缺少的正是宗教信仰,多的是封建迷信,宗教信仰能凝固一个民族精神产生巨大力量,而封建迷信只会误导一个民族走向愚昧衰败。
    修道士是位盲人,其实他内心明亮得很。他所闪烁的智慧之光指点我的灵魂要靠正确、正义的信仰来得救,也使我心更明,眼更亮。我追随辉哥,坚持“民主、自由、平等”的信仰,而“文革”是浩劫,是灾难,是邪恶,是暴虐,是亵渎正义的邪恶,它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我与广大政治犯的自由总有一天获得解救。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统统报销!”在“时间未到”的劫难之中,我要为自己,为家庭,为社会好好地活着,牢牢地坚信:“活着就是胜利”。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