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08日)
    
    毛泽东以他的雄才霸略,如椽大笔,写过许多篇战斗檄文。在解放战争胜利前夕,百万雄师下江南之际,他发表的《南京政府向何处去?》《蒋介石李宗仁优劣论》,曾响彻华夏,震惊中外,鼓舞民心,脍炙人口。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李宗仁代总统领导的南京政府,与蒋介石一样都是企图与人民为敌到底的国民党死党。他呼吁中国人民“丢掉幻想,准备战斗”,并引用春秋《左传》上的典故,说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战犯不除,国无宁日。”历史常会嘲笑现实的人们,常会出现惊人相似的现象。事隔八、九年后,在我被关押的一所302室牢房中,同样发生了一场“文革”向何处去?“文革”优劣论的激烈争辩。
     在302牢房,我结识了一批新难友。一座是位音乐家,上海交响乐团指挥,音乐家贺绿汀师弟后又拜贺为师,所谓“反动学术权威”。二座是我。三座姓胡,是个三次偷渡失败的“叛国反动分子”,大家戏称他为“职业政治犯”,我尊称他“胡兄”。四座是复旦大学学生陈某,父亲是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他在学校被作为“参加反革命组织”清洗进监牢。五座是上海外国语学院红革会头头。六座是中山医院医生,第一医学院毕业。七座是师范大学教授。八座是上海赤卫队头头。九座是位双目失明的徐家汇天主教堂终身修士。从十座开始,是陆续再进来的“联动分子”,工总司反王洪文的兵团头头和“上柴联司”头头。他们的铺座直排到墙角水泥马桶上。总的都自“文革”开始,“思想反动”,被投入牢狱的;但十五、六个犯人中,明显分为两派。我、胡兄、教授、修道士、音乐家等一开始就反对“文革”的人占少数,约三分之一;而起始积极参与文革,后被清洗出来的“新生反革命分子”占大多数,三分之二以上。我们这些“标准政治犯”,激烈反“文革”派的少数人,同他们“衷心拥护文革”的多数派,各持截然相反的观点,展开了明争暗斗。 (博讯 boxun.com)

    蹲进监牢的这些造反派头头、红卫兵小将和高干子弟囚犯,一开始很骄横,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是忠于毛主席的响铛铛无产阶级革命派,是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作过重大贡献的英雄,与我们这类铁心反革命,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为此,双方争辩的第一个大是大非问题,就是文化大革命究竟好不好?对不对?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领导的,是反修防修的伟大革命运动。”“是防止红色中国重蹈苏联覆辙走修正主义道路的革命创举。”“是彻底粉碎中国赫鲁晓夫的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篡党夺权阴谋的伟大群众运动。”“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用当代马列主义武装全中国人民头脑的一场全民教育运动。”……他们争先恐后,七嘴八舌地宣扬“文革”的伟大意义,脸上无不流露着自己能亲自参加这场“大革命”而自豪的神色。
    我与胡兄是最坚决反对“文革”的。我毫无顾忌地把辉哥长期灌输我的,后又在204牢房中受到老犯人们启导的激烈观点和盘托出。我认为,“文革”的要害是全面剥夺了中国人民最起码的“民主、自由、平等”的权利,残酷地镇压广大知识分子,尤其是代表中华民族现代文明水平的全国著名大学教授、学者、作家无一例外地遭受惨无人道的摧残与迫害,甚至残酷无情地打击共产党内部的国家栋梁、正直有为之士,是毛泽东自毁长城,对全党、全国、全民犯罪。三座胡兄似我三哥一般,列举毛泽东自延安整风运动开始惯用康生首倡的“无情打击、残酷斗争”路线政策,解放后反胡风、57年反右派、现今大搞“文革”搞下去,中国大陆已没有希望了。他父亲是高级知识分子却早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被逼死在劳改处。他母亲也打成右派。为此62年高中毕业因家庭问题被发配到新疆“工作”后,就设法偷渡出境,但失败被送劳教。他在劳教处潜逃到广东中山市企图偷渡又失败。他隐瞒了身份,被押在一个采矿厂劳役,再一次脱逃,从广东海陆丰暗中偷渡,几乎成功,但靠香港海域时再次被抓捕,66年初押回上海关进一所。他认为,毛发动的这场“文革”,大大超过以往政治运动的残酷力度,将会逼使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逃离大陆,大陆人民的生活将更加暗无天日,水深火热。
    一座音乐家,番号1598。他说起一个师妹姓李的悲惨事例。她是音乐学院二级教授,原在海外生活多年,抱着一片爱国赤诚之心回国到母校任教。她保留着多年海外爱美的生活习惯。不料“文革”开始,她的口红、胭脂、皮鞋被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展览。她自己被辛勤培育的学生逼迫拿着簸箕扫帚边敲边叫“我是一个妖婆”。一群红卫兵围着她,对她吼叫谩骂、吐口水。她万分伤心地欲哭无泪,强烈自尊心的女教授哪能忍受这种对于人格的侮辱与摧残?当夜,她含愤自尽。临死前,她最后一次为自己涂上口红,画好眉毛,来向那践踏人权尊严的所谓“革命行动”及那些愚昧而被骗上当的学生作誓死抗争。一座愤恨地说:“这是什么文化大革命?这分明是在大革文化之命,大革知识分子的命。一个连自尊心都没有的人所组成的民族,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吗?我们知识分子爱国,却没有人爱我们。许多回国的中老年知识分子,他们放弃国外优越生活、丰厚报酬,回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不料招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动辄因‘文字狱’身陷囚牢,逼使他们怨怪自己‘早知今日,何必回国’。文化大革命的倒行逆施,非把中国搞垮不可!”
    面对我们对“文革”理直气壮的批驳与血泪般的控诉,有些造反派头头们还是固执坚持“文革”本身是“革命行动”,毛主席本意是伟大的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毛主席身边隐藏着奸人,故意挑起派别之争,他们败给了张春桥、王洪文等人,误落到反革命分子下场,但毛主席革命路线终会救他们的。为之,自作对“文革”多情的造反头头竟偷偷地去向看守告发我和胡兄在牢房里搞小集团,与反动学术权威、大学教授等人私下散布攻击文化大革命、宣扬封资修的反动言论。幸好这时已造反了的监狱内部混乱一团,看守、训导员忙于内战批斗,对牢房犯人间互相告发无暇顾及,何况他们对我这位“老犯人”常当面“谢谢管理员”的习惯用语颇有好感,面对所谓“告发”又无具体证人,所以只是对我与胡兄反铐几天,以警告处罚了事。为此我与胡兄暗中策划对“文革派”造反头头予以反击。
    一次,有个工总司什么兵团司令的犯人,他一进牢房就对我们厌恶反感,耀武扬威地自我标榜,他是上海有名气的造反派英雄,是响铛铛的工人领袖,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他口口声声说与王洪文是老战友,一起在安亭卧过铁轨,并肩战斗炮打旧市委,说王洪文会来接他出去的。他对一些年老政治犯极尽侮辱之能事,抢盲人修士的饭菜吃,骂音乐家是个老顽固反动分子。三座胡兄与我商量要打击他的嚣张气焰,以杀一儆百,整一整自鸣得意的“文革派”。我们趁一个常骂“妈辣屄”的看守当班时报告,因为知道他心狠手辣。他掀开门上小窗洞随口“‘妈辣屄’,什么事?”三座胡兄上去有礼貌地说:“管理员,有位犯人在监内天天叫着要见王洪文。”看守马上问“他是谁?”这个不识相的造反派司令上前搭话:“是的,我与王洪文是战友,曾经在安亭事件一起卧过铁轨……”看守未等他说完,立即狂怒叫骂:“‘妈辣屄’你说什么屁话?!” 这个自吹曾率十万工人造反大军的家伙顶了一句:“你不要骂人,我是革命派。”看守打开门,喊他出去。他一出门,我们就听到一阵阵杀猪猡似的急叫“救命”声,看守一路拳打脚踢地把他拖进训导室,便是一顿毒打。半小时后这个兵团司令被看守打得鼻青眼肿、反铐双手带进牢房。押他进来的造反派看守头头喝令他“消毒”。他只得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说:“我是工总司的叛徒,我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罪该万死。我是个囚犯,不是革命造反派。”说着还双脚瑟瑟地发抖。
    看着这位“造反司令”的熊样,我们几位“反文革派”心里出了口恶气,但又自觉同情,自亏不该施计让他上当受罪。而那许多坚定的“文革派”囚犯,“兔死孤悲,物伤其类”,亲眼目睹“无产阶级铁拳”是不分造反与否的,“文革”对他们来说,实是上当受骗,“卸磨杀驴”,也是一场灭顶的灾难,从此他们与我们在不同的政治思想背景下逐步由差异到融洽,化分歧为共识。在302牢房内,绝大多数犯人之间讲义气、同患难,互相包庇,私下、公开什么都敢谈、几乎共识到“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文革”不停,国无宁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刘家栋梁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