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06日)
    “1548,调房。”牢房外年轻的新看守高声又清脆地叫喊。我不由一楞,自己近半年多来与同牢房十一位老犯人相处融洽,不犯任何差错,听看守声音也不含怒气腔调。牢门打开,看守进来态度平和地招呼大家说:“今天监狱大调动,大家快整理好东西,你1548先搬。”大家都很奇怪,好像楼上楼下,左右对面牢房都在通知调房,走廊里涌集着不少荷枪的军人。老犯人都说“这是少见的大调动”。我是66年进来的,对比其它十一位来说,也是新犯人,首先被叫到番号调房。
    我自66年底关进204室,至今67年8月上旬,同十一位老犯人同住了九个多月。这200多个日日夜夜,似乎结下了生死友谊,我从这些可尊敬的长辈与朋友处学到了丰富的知识与做人的道理,特别老政治犯身上洋溢出来的不屈不挠追求真理的素质给我很深影响。今日要分开了,不知今生今世能否再见面。同关一座监狱,但房号不同犹如咫尺之间远隔天壤。我茫然而依依不舍地同他们一一握手告别。好得这次看守从未有过的耐心,不来过问、阻止犯人之间的道别。2座老校长紧紧握着我双手,沉重叮嘱道:“小兄弟,监狱是座大学,能磨炼人。你年轻,不象我们老了,争取好好地活下去。”11座大学生也深切地鼓励我:“不管发生多大苦难,你要顶得住。进来是阿瑟,出去做牛虻!”对着他们的谆谆嘱咐与勉励,我激动地流下了热泪,难分难舍、三转四回头地走出204牢房,频频招手告别政治犯生涯中首批启蒙老师。
     我站在走廊里。看守从一间间牢房中叫出人来。我们这批集合成八个犯人,被带到三楼302牢房。陆续进去,才发现里面原来有二个犯人,其中一位是盲人。大家坐下来互相一打听,都是从不同牢房调来,但有一个共同点,全都是66年文革开始后进一所的。而各人原监房的老犯人通知准备好行李,并没有与我们这批人一起调房。由此大家推想,这次调房是要把新老犯人隔离关押,界限是66年“文革”。我们顾不得整理自己行李,纷纷站近窗口、门边细心寻听,猜测这次大调动真正原因。只听得乒乒乓乓开关牢门声音,走廊、楼梯传来串串踢蹋脚步声,看守在不断通知:“底楼,三楼下来了。”“底楼,二楼的犯人下来了。”这天调动从午后开始持续到四点多钟。最后我们牢房又进来一个由底楼108室上来的犯人。他原关的那间刚好在楼底走廊出口处,几乎洞察了调房全过程。他说,底楼门口一直在点名(番号),起码有几百人,押出第一看守所。一些年老体弱拿不动行李的犯人,由劳役犯帮助搬上警车,后来催着发车,解放军也上前帮搬行李。接连发出十多辆警车。这使大家感到惊奇万分。从看守与军人的脸上,也未见凶神恶煞形象,不可能这么多犯人拉去公审或行刑, 那究竟为什么呢? (博讯 boxun.com)

    十多位素不相识的犯人相居一室,开始几天静默的多,交谈的少。相处一周下来,大家就显得似曾相识了,尤其像我总是主动热诚地帮这帮那,多数人都愿意与我交谈起来。我想从各个不同牢房里出来的难友嘴里打听辉哥的消息,很失望。却得知在一所几乎每间牢房里都关着一些社会名人、学者、外籍人士,如他们告诉我同毛选里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时,大右派孙大雨,名演员赵丹同监的一些情况。而类似涉及充当美国、英国、苏联、日本等国情报机构和台湾特务,来刺探中国情报的外籍人士几乎每间都有,可以说一所是华东乃至全国关押重要未决政治犯人的重地。这次调动,他们众多老政治犯去哪里了呢?我们心头纳闷异常。
    我又从刚进监的新犯人嘴里,陆续了解到有关真相。原来上海一月革命爆发后,定于二月五日建立上海人民公社,正在紧张筹备全市隆重热烈的庆祝活动,不料一月二十八日,以复旦大学红革会为首发难,掀起了“一二八炮打张春桥”的全市大行动,上海南京路、淮海路等各大马路上,全市数十所高等院校内,贴满了“炮打张春桥”的大字报,外滩海关大楼顶层,十多只高音喇叭同时由“红革会战士”播放:“打倒大叛徒张春桥!”“揪出隐藏在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身边的大叛徒张春桥!”全上海又一次大乱起来。红革会扬言在一月三十日举行炮打张春桥的全市大游行。面对突如其来的当头袭击,正得意洋洋要当上海市第一把手的张春桥吓得躲在兴国宾馆里不敢露面。他的贴心死党、已定窜为上海市第三把手的王洪文,紧急动员、调集十万他领导的工总司造反派人员,上街同红革会对抗;张春桥另一个余党,原上海市委机关造反派头头、已定上海市委核心人员徐景贤,被红革会头头们绑架到复旦大学。就在这时,以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发来电报,声明“炮打张春桥的大方向错了”,又说“红卫兵小将们不要被长胡子已打倒的走资派所操纵”……。三天以后,上海炮打张春桥的浪潮被平息,二月五日上海人民公社成立庆祝大会上,张春桥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地宣称,“对红卫兵小将不记这笔帐”。但是不久,他在上海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整顿造反派队伍的大行动,红革会中的一批参与炮打张春桥的激烈派头头一个个都被送进“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实际被秘密逮捕关押起来。
    接着,张春桥指使王洪文的工总司造反派在全市范围内对原先保上海旧市委陈丕显、曹荻秋的工人赤卫队组织彻底摧毁,又抓捕了一些赤卫队头头。上海柴油机厂组织了“上柴联司”,坚决对抗王洪文一伙清洗赤卫队的行动,在市中心的人民广场纠集几万人,一个名叫全向东的人登台揭发王洪文原在上棉十七厂及以前当兵时的不光彩老底。王洪文恼羞成怒,在张春桥老谋深算下,于67年8月4日,带领了几万人,直冲上柴厂,展开了震动全市的“八、四砸联司”大行动,联司头头们包括全向东都被抓捕关押,上柴厂被打砸踏平,现场武斗惨不忍睹。同时王洪文对同情上柴联司的工总司内部二兵团头头耿某以及不听他话的一兵团头头潘某等人采取了清理队伍行动,又抓捕了一大批所谓“老造反中的坏分子”,或称为“新生的反革命分子”。
    1967年底到1968年初,北京红卫兵造反派队伍中也发生巨大分裂,主要分歧在于对刘少奇问题的态度上。有一大批高层领导干部的子女,在父母辈老革命的影响下,坚决认为绝不能如此对待国家主席刘少奇与党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他们组织了名为“联动”的红卫兵队伍,声称坚决铁保刘少奇、邓小平,奋然起来同由中央文革直接操纵的北京高校红卫兵五大领袖(聂元梓、蒯大富、王大宾、韩爱晶、谭厚兰)对抗。北京数十所高校内部更为混乱一片。但没有多久,中央文革宣布“联动”为反革命组织、“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凡是参加“联动”的青年学生一个个被抓投入牢房。这时的上海地区,由第二军医大学“红旗”造反派发起再次怀疑张春桥的叛徒问题。复旦大学重组的红革会头头们趁机蠢蠢欲动。1968年三月二十四日北京中央文革召开了万人大会,宣布军队将领“杨、余、傅”(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冲击钓鱼台为反革命行动,周恩来主持大会,林彪讲话,毛泽东出来接见与会者。中央领导全部出席,惟独身为中央文革副组长的张春桥未露面。由此,从北京到上海,普遍盛传张春桥有叛徒问题。全国最早起来造反夺权、深受毛泽东赞扬的上海文汇报造反派,于4月12日凌晨掀起了“炮打张春桥”大行动。以“文汇报星火燎原为什么战斗队”名义,向刚成立的上海市革会与张春桥尖锐地提出了“十个为什么”,写成数十张巨幅大字报张贴到南京路与外滩显目地方。四月十二日的文汇报上公然刊登这份“十个为什么”,并用粗体黑字赫然印着“同叛徒、特务、走资派血战到底”,“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林副主席!誓死保卫江青同志!”在全市范围内掀起“四一二炮打张春桥”的大行动。文汇报革委会还声称“从此脱离张春桥为首的上海市革会领导,直接由党中央、中央文革领导”。王洪文率领一万人马,把小小的文汇报大楼像铁桶似的团团包围起来。这样对抗了一天一夜。中央文革授权海军第一政委李作鹏发表“三点指示”,空军司令员吴法宪也发表声明,“贴张春桥大字报是不对的”。王洪文马上率领上千“文攻武卫”人员手持铁棍冲砸进文汇报,把主持报社的“为什么战斗队”头头抓捕关押,并在全市范围内从上到下搜捕了一大批参与“4•12炮打”的骨干分子。五天后,长久不露面的张春桥在文化广场万人大会上作“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长篇报告,并声明,对“4•12炮打”人员都不记帐。其实,紧接着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了“清理阶级队伍”,除了对原来的“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变本加厉打击外,把凡是参与“4•12”炮打骨干分子全部秘密逮捕,投入牢狱。其中许多人被抓进了上海市第一看守所,有些人被关押在工总司的文攻武卫大楼地下室,少数市级炮打头头被抓进了漕溪路上海市少教所。
    随着“文革”运动步步深入,大批所谓新生的“反革命分子”像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并立即被无产阶级专政铁拳彻底粉碎,千千万万的新生反革命分子被捉拿归案,全国监狱人满为患。从此一所成了上海市重大严重新生反革命分子的收容所,而凡文革前进所的数百名老犯人或转入提篮桥市监狱,或转到二所,市级著名人物也被关入漕溪路的少教所。我调房关入的302室牢房中,不断进来了红革会头头,二兵团头头,上柴联司头头……。一间十六平方米小牢房,最多时关押犯人达16名。白天连水泥马桶盖上也得坐人,黑夜大家似一圈猪猡贴地挤睡在一起。比之他们来说,我们几位政治犯资格老了许多,所以常对他们不无讥讽地说:你们这些“乱世英雄”,无非是一头头供人驱使的蠢驴,卸了磨被杀驴吃,革命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成了文化大革命的殉葬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刘家栋梁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株连接踵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