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03日)
    1967年二、三月间,好久没有被提审的我,突然来提审我二、三次。本来我与同牢房人和睦相处,他们处处看重我,天天喊我“小兄弟”;我也事事帮助他们,主动热诚地替他们服务。虽然关押在暗无天日的牢狱中,我已精神乐观,经常嘻嘻哈哈,牢房里笑声最多的是我。可是这几次提审回来,我却忧愁郁闷,心神不安。每审讯一次,我总要一两天精神恍惚,惊惶失措,似乎恐怖死神形影不离我的脑海。犯人在看守所是未决犯,判决后移入市监狱服刑。而在未决犯人的心间,似乎凌空悬着一条钢索,受审讯便是走钢索。犯人提心吊胆不敢有丝毫大意,一步踩空便会坠入深渊。犯人与审讯员常是斗智斗法,当然犯人处在极端劣势,可一些有经验的犯人就是靠“智慧”得以苟延残喘。
    我深夜冷静地回忆审讯场面,应该说比刚进牢时那三天四夜的密集严审的气氛要缓和得多。原先那凶神恶煞般的矮胖审讯员,也没有表现过一次暴跳如雷。而那位年长消瘦的老审讯员,我早已从熟悉公检法内情的11座华东政法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处了解到,他是颇有资深阅历的审讯处头头,应该是我案件的主审员,向来态度严峻而神色温和,在这几次审讯中,更显得和颜悦色地不断开导我要珍惜自己,划清界限,重新做人。就他们提审的问题来分析,对我国庆节杭州投递匿名信一事简略带过,似乎早作定论,不再重复了。而着重详细地审问我所知道的辉哥平时的“反革命言行”。我猛然想到,他们重点是想从我嘴里掏取辉哥的“罪证”,这……将会发生什么了呢?我越想越感到六神无主,久久不能入眠。
     邻铺11座大学生见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悄悄问我为何事。我回答他提审骤然加多,内容又不全是自己的,而是哥哥文辉之事。他毕竟是政法大学的毕业生,熟悉一般的审讯规程。他告诉我,看来对你的案子快结案了,而对你哥哥的案件也要结案了。你哥哥是主犯,且前科已是右派、反革命,加上这次“现反”,又是直接攻击毛和毛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估计再也不会宽恕他了……。听他这一说,我似乎活活看见,专政暴政匕首直插辉哥的心胸,惊吓得我浑身颤抖不止。他见我如此,反而安慰我说,你自己是从犯,估计判七年八年、十年以内徒刑,不要过分紧张,还得活下去。 (博讯 boxun.com)

    我定了定神,把自己作案的经过告诉大学生,向他讨教出事的原因何在?他做过审讯员,是内行,对我说:上海地区破匿名信的效率很高,人员也精干。他们查匿名信作案者首先从信纸信封与邮戳入手。因为这时(计划经济)文教用品只有几家国营单位印刷经营,是规范地从省市区二级文教批发部运送到各零售商店,上面都有编码记录,完全可以查出这信纸信封是哪个市、哪个省生产出来的,是通过哪个文教用品批发部发往哪个地区进入哪家商店的。这样一查,范围就大大缩小了。其次查邮戳,你虽到杭州投寄,但犯了一个错误,从杭州火车站开始一路投发,公安马上可以推断这是一个外地人坐几次列车从哪里到杭州来活动的。另外信的内容,你哥有这么大胆量,这么全面系统攻击反驳文革十六条,就为公安断定此非等闲之辈,至少不是一个初犯,这个作案人非同寻常,不怕死,血气方刚,肯定有类似的反动思想暴露的前科,这样侦破的范围越加缩小了,目标锁定在少数顶尖的思想嫌疑犯身上。如果已从信纸信封邮戳推断出是上海人所为,那么接着要找你哥哥这样几次同政府思想对抗的人就容易了。因为你哥哥66年被押回上海管制,他的档案全在市公安局手里。像你哥哥这样30岁的“现反”,肯定是地区派出所、公安民警、里弄干部对他日夜重点内控对象。最致命的是你借了别人红卫兵袖章外出串联一事,加速了东窗事发,案子败露。既然是投寄全国十四所著名高校的反革命匿名信案件,中央公安部督令北京上海及全国各省市公安局合力围剿,你与哥哥怎能逃出这一致命打击呢?……经大学生如此详细分析,我才恍然大悟,辉哥唯是拼死抗击毛的倒行逆施,企图阻止罪恶滔天的文化大革命,全然不知所作所为跳不出当局的巨掌心,辉哥常说的“不自由宁毋死”的讦语,岂非真的不幸而言中乎?!
    记得3月10日那天,看守叫我“1548提审!”我却不是被带进通常的审讯室,而是来到一间会议室。在走廊门口接我的审讯书记员告诉我:“北京来人了,来决定你哥和你的命运,态度放老实些。”我心头一阵震颤,原本残疾的左脚走路更无力了。当我走进这间会议室 ,一眼看到有几只喝茶的瓷杯被摔碎满地,一只椅子被折断了脚,发觉好像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争斗。一见我进门,几位怒气冲冲的北京口音的人就破口大骂:“你哥死不悔改,准备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你这个现行反革命,是否要同死硬的你哥一起走死路吗?”……一阵当头棒喝般的下马威,使我心里顿时冷却如冰,目瞪口呆,喉咙好似被一团苦涩塞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还是老主审员指着一张椅子缓声慢调地叫我:“先坐下来说吧!”他们再一次审核了我国庆节去杭州投寄14封匿名信的事,又审问我与辉哥同住在16室半年多的情况,特别是辉哥深夜私自观看大字报,回来又宣布了哪些“反革命言论”?最后又要我交代有哪些人同伙作案犯罪知情,其它兄弟参与活动情况。我有气无力地回说:“该说的全都向政府坦白交代了,再也没有隐瞒的情况,至于所谓团伙,其它兄弟,全是你们猜疑,就是枪毙我也没有的事……。”我越说越气愤填膺,语调也高声起来,最后竟不由自主地声嘶力竭。说完后,根本听不进北京人暴跳如雷斥骂,我只是钳口不缄,沉默喘气。
    我回到牢房,把提审情况如实告诉了11座大学生,特别是在会议室北京人来审讯的怪事,又见可能发生过打斗的现场。大学生沉思了片刻,对我分析道:“你哥与你的案子结案快速了。”他从“北京来人”推断,此案已作为国家公安部抓的重判重刑的典型。估计在我进去前,刚审讯过我哥文辉。辉哥不甘屈服、秉性刚烈、宁死不认罪的态度,遭到北京来人粗暴的打骂,由此引起辉哥的决死反抗,造成现场杯碎椅折的狼籍状况。大学生最后不无同情地鼓励我:你要坚强再坚强,要准备经受人世最大的痛苦(失去亲人)。他特地赠送我一句英国思想家培根的格言:“厄运能锻炼人的坚韧。”
    这天夜里,我又通宵失眠了。一搭上双眼,辉哥声音容貌就显现在我面前。那是一次我带回一张北京红卫兵小报,报导著名老作家老舍投太平湖自杀的消息。辉哥看完后激动地说:“老舍是含冤不白,为了保护自己灵魂的纯洁,所以投入太平湖。否则他不要灵魂,也可以像55年反胡风、57年反右,一味地妥协下去。如果他能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他的灵魂升华更光辉。他是中国知识分子以一死唤醒知识界反抗的典型。”辉哥又说到,在中国近代史上勇于讲真话而不惜以生命抗争的胡风,称他为反对“绝对命令”,抗拒认同,“宁为碎玉,不做瓦全”的英勇殉道者。辉哥一再表示要以他为榜样,置生死于度外,誓同毛的“阶级斗争”、残酷镇压广大知识分子的专横逆施抗争到底!他的《驳文化大革命十六条》,正是他睿智熟虑、以死搏斗的总爆发。想不到半年不到,辉哥的青春年华要被当局的铁拳毁灭了……。想到这里,我禁不住眼泪滴滴流淌,用衣服包装的枕头上湿了一大片。
    第二天,所长找我去问话。我进所长室,看见是位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公安。他态度缓和地问了我辉哥的前科问题,58年在反右斗争“补课”中戴上右派帽子和64年因策划偷渡而被戴反革命帽子,66年押回上海管制等事情。他又谈到这次投寄反革命匿名信一案,说辉哥“立场反动,死不悔改,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无产阶级专政为敌,是反革命死硬派。”叫我不要学他的样,而要老老实实改造,争取宽大处理。所长又奇怪的问我辉哥是否有女朋友?他是否有严重鼻炎,每天要滴药水,否则呼吸困难……?最后所长又显出关心我的样子,说:“像你这样20岁年龄,又是残疾人,在一所从来没有过,要珍惜自己前途,不要像上次再犯违反监规受罚,那是对你没有好处的。”
    回到牢房,老犯人知道是所长找我,个个惊讶不止,说老所长是这里最有修养学问的,早年毕业于北大。犯人至多是训导员叫去训话,所长亲自叫去的很少,何况像我这样的新犯人,更是不必老所长所管的,看来案子特别严重。熟悉法律的11座大学生双目凝视我,久久不说话。我更预感到暴政当局“图穷匕首现”,辉哥有遇难的凶兆,阵阵恐怖、愤憟,剧烈地震颤我心头。不出大家所料,十三天后。1967年3月23日,我最崇拜的三哥刘文辉,竟被“文革暴政”的罪人,押上上海最大的文化广场审判台示众后即日遭害了!而我在牢里还浑然不知,还在为他日夜担忧而幻想有一天能逃过劫难。过了整整二年零四个月后,我才知三哥被害真相。长歌当哭,魂魄归兮,再也见不到我敬爱的三哥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刘家栋梁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株连接踵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慈母好坚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老父蒙冤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