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8月31日)
    踏进204牢房,反铐着双手的我,低头站在昨天热烈拥着我讲话、今天个个目惊冷漠的人群中间。根据训导员的命令,“回牢房消毒,说明讲的全是造谣,是反革命本质大暴露”,我清清喉咙,对全体犯人说:
    “我1548是个出身反革命家庭的人,父亲、哥哥都是反革命,我也是反革命。昨天我在牢里讲的话全是放毒,反革命言论,是污蔑攻击文化大革命,内容全是伪造,是我编出来的。经过政府的教育, 我知错、认罪、改正,请原谅。”
     说着说着,我满腹委屈涌上心头,眼睛里冒出了泪水,像断线的珠子滚滚掉下。我想是你们大家拼命催问我的,我只是真诚无虚地如实告诉你们外面的真相,我哪有本领编造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时事。想不到逼了我讲又去告密我,让我遭罪受罚,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博讯 boxun.com)

    训导员见我低头认罪得眼泪汪汪,以为是真心悔过,严肃而缓和地说道:“1548认罪服罪的态度还算是好的,以后如再乱说乱动,就要加倍惩处!”他又对全牢房老犯人们训斥了几句,规定他们再也不许听信传言,谁听到谁就要检举揭发。训导员以赞许的目光看了看10座,转身出去,牢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众犯人见我低头站着示众的一副可怜悲惨像,昨天早上出门还是好好的,今天回来却是鼻青脸肿,反铐双手,身上伤痕累累,他们自觉内疚,祸因他们渴望知道外面势局,不料使我遭受如此惨虐。几个犯人前来争着帮我擦眼泪,安慰我不要伤心,小心地扶我坐下来,谁知我双手被背铐着坐不下,十双斥责的眼光盯着10座看。1504带头气愤地挖苦他:
    “共产党员的立场来坐什么牢,早可以释放了。想捞救命稻草,忍心陷害别人。老婆可以跟你复婚了,子女可以认你这个立场坚定的反革命爸爸了!”
    10座在众人冷言热讽下,像吊死鬼擦了粉,脸色刷白,僵硬地呆坐着一动不动。中午开饭时,他自知理亏,主动讨好我,报告看守,说1548反铐着没法吃饭,可否换正铐吃饭。看守丢进来“活该”二字,理也不理,关上了送饭的小框洞。他只好说“我来喂你吃”,并假惺惺问我:“挨打得厉害吗?”我反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不听、不相信也罢了,也可以阻止我讲,可是你自己也问了我不少事,却又去告发我,良心何在?你也有年青子女,打在你孩子身上怎么想?我虽然年青,但身有残疾,又刚从医院回来,经不起他们这么厉害地毒打,差一点小命要被你害掉了!”他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过后不多日子,他被提审回牢,悄悄对我说:“刘少奇果然出事了,”是来外调的人告诉他的。又说“上次我实在不相信你的话,认为你是在造谣,去报告是想证实这件事,想不到害你吃了大苦头,实在对不起你。”这次表露了真诚的歉意。从此他反而对我好起来。他是一位党员处长干部,曾在市委外事办工作,他有个儿子与我同年。他说看到我就想起自己儿子。
    我国古人说得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经过这场自讨苦吃的折腾后,我自己学得“识相”了许多,同牢房犯人也从中看到我天真善良,没有心计,不念旧恶,反而博得了他们的一致好感。他们处处维护我,帮助我。在我被反铐的一星期中,吃饭、睡觉、大小便,他们都主动抢着帮我忙。记得第一天我因双手反铐无法睡觉坐了一夜。第二天夜里,6座的飞行员(据说是美蒋派遣特务),主动与11座的大学生换了睡位,躺在我身边。等大家睡下后,他从被子里伸出双手,悄悄麻利地把我手铐打开。他轻轻告诉我,这是付普通的羊角铐,用铁片或细绳子就能开启。
    随着一天天的牢狱生活,我与同牢房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我向他们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身世。我父亲是个历史反革命,曾在抗战胜利后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工作。三哥是右派又是反革命,这次又犯下了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我因替三哥投寄批驳“十六条”的匿名信而被捉进监牢。我讲了父亲当时曾为共产党解放区运送过大批救济物资,又讲了辉哥如何博览中外群书,向往“民主、自由、平等”,坚决反对个人专制独裁等言行。我家庭的不幸遭遇与辉哥的不屈不挠政治反抗经历博得了大家的共鸣。一些老犯人与我父亲一样,解放后长久因解放前的工作经历、政历问题被无休止的审查,对我的艰难身世心有同感;几位年轻些的也同样有我辉哥那种敢于独立思考、不做顺民的骨气。就这样,我与同牢房十一位犯人都有了共同语言。他们很惊讶我小小年纪怎么有那样胆大妄为的思想和行为,估计我是受了哥哥长年的熏陶影响,所以对55年反胡风、57年反右派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看得这么深。他们嬉称我有“反革命遗传因子”。这些五、六十岁的老犯人,看着我就勾起他们长期思念儿女的感情,我从辉哥那里学到的虚心好学、勤恳待人的有教养品德,更使他们把我当作自己的子女对待。我在204室牢房中成了众犯人的宠儿。大家喜欢我,称呼我“小兄弟”。我年青活跃、充满真诚的好奇的言行,给这死气沉沉、坟墓般的牢房带来了活力。其它人之间都称番号,惟独对我亲切地称“小兄弟”。我虽然坐在牢里,失去了自由,生活很艰苦,但如处在一家人之中,产生了一种幸运感。看来前一时期我所作的自我折磨的抗争没有白做,即使因不慎而被毒打并关进“疯人桊”一夜,也使我增长了见识,奠定了以后长期牢狱生活艰苦度日的基础。
    记得回到204室当天,我就告诉大家昨天与一个疯子关在一起的经过。我刚说完,他们纷纷说,那确实是这里第一看守所关得时间最长、年纪最老的犯人。那老人本是项英的秘书,谁也讲不清他到底哪年进来。据说上海解放前,他就出事被关押在解放区,后从南京转解来上海进入一所。我们牢房里只有校长与他同关过两个月。老校长告诉我,这个人的背景相当深,他与共产党最高领导毛泽东周恩来共处过,特别在新四军时期与刘少奇、饶漱石、陈毅等人都共过事。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为何要被无期关押,据说是与项英之死有关。他早几年就发疯了,听说曾有一个犯人同他共住一年不到也疯了,所以他只能一个人单身监禁。后来对凡是严重违反狱规的犯人临时处罚,就关进到他那房去活受罪。老校长轻声地告诉我,这里解放前原是国民党市政工部局的牢房,当年王孝和就是关在老疯子的那间里。他又拍拍我肩头亲切地说:“幸好你到那里只关了一夜天,否则我们再也见不到你这活泼聪明的小兄弟了!”
    我珍惜自己幸运脱离了“疯人桊”,更珍惜204房老犯人们对我的温暖与帮助,所以我决心用加倍的勤快服务来回报他们。在这16平方米牢房内关住着12个犯人,其中多数是年近花甲老人,每天的吃喝拉睡的卫生事务,三顿发饭、二次开水、二次冷水,都需要身体好、反应灵活的年青人来担负。我主动参与学做牢房的公共事务。我很佩服大学生和飞行员每天早晨起床像打仗,20分钟帮助大家整理内务完毕,按部就位,等待十二盆冷水放进来,能做到尽量不让皮管水流到房内地板上,再用20分钟每人必须洗刷完毕。其间从起床开始12人有序解大便,然后利用洗刷后的脏水冲便桶。接着领早饭的酱菜和每人一天150CC的开水。这对犯人来说都是很珍贵的“营养品”。有的老犯人一小块酱菜能品嚼一上午,一粒蒜豆在嘴里含味一小时。为此大家都眼睁睁的看着对酱菜与开水的绝对平均分配。所有犯人在这个时候都失去了自尊,失去了地位高低和财富贵贱之分,为了公平分享区区一点酱菜、开水、亙相计较,政治犯长期在这牢笼小天地中,都被折磨得变了形,人的肉体、精神、求生的欲望,駆使我们失去了尊严。我主动承担了这一任务。由于自小听觉灵敏,我能非常精确听出发开水和酱菜已到了第几间牢房,所以当看守一打开小洞,我的脸盆已凑上,并连声有礼貌地说“谢谢管理员”,博得送饭伙司员与看守的好感,所以常得到发过一圈多余下来的酱菜与稀粥。全牢房的人都称赞我凭着“最动听的童声请求”获得了意外的“战利品”,我把稀饭一勺勺、醤菜一根根平均分给每个人,他们很感激,我也相当得意。“小兄弟”、“小兄弟”的亲热呼叫此起彼伏,整天不断。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绝食死抗争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乘“胜”逼供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日夜遭“轰炸”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朝圣天安门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刘家栋梁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株连接踵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慈母好坚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老父蒙冤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救济任“专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世 乱 显“忠 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