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串联上北京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8月24日)
    “八•一八”毛泽东第一次天安门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代表。当他看到气势磅礴的红卫兵小将的游行队伍时,红光满面兴奋地对林彪说:“这个运动规模很大,确实把群众发动起来了!”毛泽东要彻底摧毁“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全国几千万的红卫兵小将是冲锋陷阵的生力军,所以他在8月31日第二次接见各地来到北京的五十万红卫兵和革命师生,正式钦定了全国大串联。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文革发布了《关于组织外地革命师生来京参加革命运动的通知》,全国革命大串联掀起了新高潮。“到北京去见毛主席!”“到天安门去接受红太阳红司令检阅!”成了全国几千万青年学生与革命师生的衷心愿望。一时间,“从毛主席身边归来”的红卫兵,如鱼跃龙门成了龙,成为革命青年的莫大荣耀。我在国庆节当天去杭州投寄14封匿名信给北京等八个城市14所高等院校,在火车站看到大批成群的青年学生涌去北京,心里禁不止动容痒熬,自己也想趁机出外大串联,到北京去见见当代伟人与独夫毛泽东。当夜返回上海家中,我向三哥汇报了投寄信件经过后,就同他悄悄商量了此事。辉哥听我说完,知道14封匿名信如计划寄出,眉宇间露出一丝欣喜,而当我提出要出外串联事,他双眉又立刻紧皱,默不作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过些日子再说吧!”
    从此,我每天到工厂照样上班,若无其事地跟大家一起参加大批判,出黑板报,高喊革命口号,下班后溜到街道马路与高等院校观看大字报,去听北京与各地来的红卫兵们聚集的辩论会。一天深夜里,我家后对面有家毛纺厂突然着火,人声鼎沸。睡梦中我被惊醒,急忙起床下楼观看,只见辉哥已抢先一步,翻越屋后花园竹篱笆,跳跃上对面厂房屋顶,脱下棉衣,劈劈啪啪地扑打火苗,不顾棉衣烧焦了许多。第二天,毛纺厂送来了感谢信。我的外甥们都称赞“三舅舅学雷锋”。辉哥脸上却莫名苦笑,我想辉哥他急公好义的秉性总是改不了。这天夜里,我趁他心情较为宽慰些,又悄悄提出了要外出大串联一事。辉哥捏指一算,14封信寄出快一个月,外界没有什么动静,估计公安局查不到我们,所以才点头答应,让我离开上海。一经三哥同意,我马上向要好的中学老同学的沈兴定借了红卫兵袖章与学生证,设法搞到一份红西南串联介绍信。我二哥文兵是转业军人,弄一套军装不成问题。于66年11月1日,我踏上上海开往北京的列车,想赶上第六次毛泽东的接见。
     隆隆赴京的列车,开出上海安亭,却被拦截停车了。上海市委派出的劝说队用高音喇叭呼叫:“红卫兵战友们,北京是首都,需要安定,毛主席日理万机,我们不应再去北京给他老人家添麻烦,应该就地闹革命。”这时听说,铁道部和北京市委向周总理告急:一因大串联,南北东西铁路事故不断,交通几乎瘫痪,全国铁路系统从领导到调度,靠边的靠边,批斗的批斗,造成一片混乱;二则北京市因为吃饭不要钱,全国各地几百万红卫兵涌进去,把北京的战备粮食都吃光,急得周总理拼命从全国调粮进京。又传说,毛主席接见要结束,到了北京也见不到主席他老人家。车上的红卫兵代表反击劝说队,用列车广播叫喊道:“北京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中央战场,战斗十分激烈。我们红卫兵不去保卫毛主席谁去?难道让你们保皇派去?你们污蔑我们去保卫毛主席是给添麻烦,简直反动透顶!”广播里反复这样叫喊,一批又一批红卫兵跃下列车,对拦截火车的劝说队无法无天地围攻追打,那些可怜的市委干部被战无不胜的红卫兵小将反击得四处逃遁。列车在停车了四个多小时后,终于伴随着车上上千人“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雄壮的毛主席诗词歌声继续隆隆前进。 (博讯 boxun.com)

    北上大串联的列车上,每节车厢超载人员至少一倍以上。车厢像个罐头盒,红卫兵们像凤尾鱼,你我他相互之间,不是紧挨着,就是紧贴着,几乎处处无插足之空隙。有些学生索性爬坐在座位的靠背上,手抓行李架防掉下来。而有些更胆大的,爬上行李架,其上下空间太低窄,他们一个个弓背勾头,姿势活像只猴子。两人座位四人坐,三人座位六人坐,而一排排座位底下又钻躺着人,甘愿做“人下人”。尽管车窗一一打开着,车厢空气还是污浊不堪,口臭、汗臭、脚袜臭,令人直想作呕,只得屏息难熬。一分钱不花上北京见毛主席,这样的天下美事谁不想沾光?!红卫兵小将毕竟是伟大领袖红太阳培育的坚强无畏战士,人群挤轧再厉害,空气酸臭再难熬,照样雄赳赳气昂昂地上北京。问题也还有的,就是口渴,甚至尿憋。车厢里见不到一个列车乘务员,更谈不上供应开水。整部列车,据说除了司机及加煤的司员,其余列车员害怕红卫兵,都悄悄溜走了。连厕所里冲粪便的自来水也没有,臭气污秽冲天扑鼻。每一节车厢的厕所几乎都被反锁着,聪明的人不怕恶臭而把自己关在里边乘“单间”。车上的女红卫兵更可怜,人头攒动挤在厕所门外,吼叫敲打厕所门,喝令里面人快出来。等了好久,挤出一个人来,马上有十多个人拱挤进去。有的女孩子挤不进去,在厕所门外尿憋得哇哇哭叫。有的等不及进厕所已尿了裤子,丑态毕露,难以描述。列车到了一站,也没有人广播报站名,途经大站小站都没有卖吃的。好象红卫兵是红胡子强盗,抢掠成性,人人害怕,不敢来做点食品生意。某些站头上有水龙头,紧靠车厢门的一些红卫兵不待列车停稳,车门才半开,就挤跳下去,跑到水龙头边抢水解渴,争先恐后将嘴凑上龙头喝上几口,慌慌张张地赶回车上。不是紧挨车门的,谁也别想下去,一是挤轧不出去,二是即使力气大挤下去了,因费时过点,休想再赶上车来。列车将靠站头,大家七手八脚,把车窗拉下关紧。站台上拥挤着大批红卫兵,他们拼命敲窗,想爬窗上车来,大声叫骂:“妈的,老子是北京红三司的,要急着回北京,开窗让我们上去。”上面车厢的人回敬:“妈的,小子你是北京人,应当去南方点火闹革命,让我们代你去北京,哥儿们,有给家里的口信,写成纸条交给我们,帮你带回去。”在这样一片吵骂、一片混乱中,列车终于路过昆山、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南京,上巨型轮渡穿过万里长江。
    列车到达山东济南站,不知哪一派的几个红卫兵,慷慨大方,在站台上搭起三排长桌,桌上堆集面包、饮料、水果。他们手提话筒,对每一节车厢高喊:“红卫兵战友们,你们辛苦了,前方铁路发生障碍,列车要停靠一个多小时。请大家下来吃点东西、喝些水,一切免费供应。”车上的红卫兵们还未等车子停稳,从车门、车窗争先恐后往下挤,往下跳,扑向三排桌子,扑向水龙头,奔向车站厕所。突然间闹不清从哪里来的,自四面八方窜出几队红卫兵,像几股洪水般奔往各车厢门,蜂拥着上车,有些从车窗攀爬而上,跳跃进车厢。那几个亲如兄弟姐妹的犒劳者当然捷足先登,响起了一片“胜利了”的怪叫声。我们这批被骗下车的上海红卫兵回过神来,发觉上当,却为时已晚。大家纷纷如狂犬般不顾一切奔回列车,在车门边推挤一团,钻撞一起,不择手段,使出浑身解数,总算绝大多数又幸运地上车了。我虽然左脚残疾,但手劲特别好,年龄也比他们大些,与车厢里相识的朋友,一起合力,我先爬进窗来,再拉他们爬上车。车厢内更是一片混乱,一堆又一堆人在抢座位撕打起来。原先下车的上海红卫兵座位早被济南冲上来的占领,他们一个个后悔莫及,愤怒、漫骂,脏言乱语,吵成一片。有少数上不了车的红卫兵,在站台上用汽水瓶如枪林弹雨般袭击列车,几节车厢的窗玻璃被砸碎,有的人脸上被碎玻璃刺破。当列车启动后,我才从骗冲上来的红卫兵嘴里知道,他们是北京师范大学《井冈山》兵团200名英勇战士,他们在兵团头头、北京五大领袖之一谭厚兰带领之下,来到山东曲阜完成中央文革康生、江青一伙直接指使的一项特大政治任务——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砸孔庙,毁孔林,挖孔墓,把孔子76代孙孔令贻的棺材打开,捣尸毁迹……红卫兵捣毁了几千件极珍贵的文物。据说是“文革”扫四旧运动中一场破坏力最大最严重的民族文化遗产洗劫。他们兴奋不异,政治任务胜利完成后,在济南山东大学战友们帮助下,设计了在站台骗冲上车的妙局。
    车厢里更为拥挤密不透气了,大家也吵骂得筋疲力尽了,列车夤夜开出济南,红卫兵们昏昏欲睡。大约过了一小时,火车又突然刹住不动了。被震醒的小将们纷纷猜测原因,不少胆大的人首先爬窗跳下去跑前面打听消息。回来告诉大家,前面有列火车压死了四个步行串联的红卫兵,我们火车也要临时停车几小时。列车停在荒山野里,又是半夜三更,不会再有人冲上来。于是大家纷纷爬出窗口跳下去,把憋了很久的尿哗哗洒在铁路旁。在黑夜朦胧中,车旁沿路上百人在撒尿甚至毫无忌惮地解大便,男的近些,女的跑得略远些,反正夜幕重重谁也看不清。初冬的凉风阵阵吹拂,夹带着一股股骚臭秽气扑鼻来。大家舍不得车外旷野的歇息,几乎都不急于爬回车厢,而在铁道边伸手划脚,活动身子。胆大的人跑到前面去观看压死的人。我跟着前往,到前面出事现场一看,真是惨不忍睹,四个红卫兵,一男三女,被火车碾压的血肉模糊,四肢破散,一股血腥味迷漫空间。同观的十几个男女中学生吓得嚎啕大哭。据当场处理善后的民警说,这是南京某大学一行20多人步行串联去北京的红卫兵,已走了几天,为了急于想见到毛主席,夜里他们背诵着“红军不怕远征难”的毛主席诗词,雄赳赳沿铁道线夜行军,因疲惫不堪坐下休息,有些同学睡着了,东倒西歪躺到铁轨上。等站岗的人发觉火车过来,拼命摇醒沉睡的同学,悲惨的事故发生了。在当地民政与公安人员收尸车处理完毕开走后,我们的列车又继续前进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惨残车祸,对大家高昂的革命激情如倾盆冷水,每个车厢内都沉浸在疲劳不堪与恐怖寂静之中。列车开开停停,最终总算抵达了北京前门火车站。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驳斥“十六条”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刘家栋梁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株连接踵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慈母好坚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老父蒙冤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救济任“专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世 乱 显“忠 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