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卷狂澜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8月22日)
    由批判《海瑞罢官》揭开序幕,批判《三家村》战鼓轰鸣,《五•一六通知》号令天下,毛泽东亲自指挥的文化大革命狂澜席卷长城内外,猛袭大江南北,震波天涯海角。一九六六年六月二日,人民日报刊登、中央电台广播了北大聂元梓等人向学校党委书记陆平与北京市委彭真等人开炮的第一张大字报,并配发评论员文章《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同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在中国一夜之间,突然遍地像“圣经”说的放出无数“潘多拉魔匣”的天兵天将。几乎在第一时间内,全国亿万民众奋起响应,广大造反派、红卫兵小将结队杀向社会,纷纷闯进民宅,揪斗地、富、反、坏、右分子,打倒反动学术权威,大批大批的社会名流、声望卓著的人士被红卫兵押着戴着高帽子上街亵渎游斗,成千上万户被突然抄家,打、砸、抢、抓、抄,焚书烈火彻夜熊熊,坑儒手辣空前绝后。尽管老父亲与辉哥天天低头在里弄卖力地扫垃圾、掏阴沟,从早到晚不讲一句话,两日三头去派出所、里弄专政队汇报思想,违心责骂自己,但仍然逃不脱抄家批斗的厄运。
    66年恐怖的红八月,我家连续遭受几个中学红卫兵组织的抄家。他们是根据派出所提供的“反革命人家”地址名单,不分白天黑夜,随时随地高唱《造反有理》革命歌曲,跑步冲锋般地打上门来。一闯进二楼16室我家门,他们七手八脚翻箱倒柜,搜寻金银财宝,认为凡是“反革命”家中,必然是过去的地主资本家,没有哪个不私藏着金银财宝的。不料我家长年累月吃饭都成问题,原先母亲的陪嫁珍宝己变卖得所剩无几。他们搜寻不到就抽出皮带,兜头揽脑地抽打我父亲,老人急忙踉跄后退,辉哥挺身上去阻挡。这时,在底楼4室内抄家的红卫兵小将们大声欢呼“抄到了!抄到了!”楼上这批小将蜂拥下去观看。那是我母亲三十多年前陪嫁品中仅留的几只手镯、翡翠、玉片。他们获得至宝,纷纷你抢我夺,一块较大的纯碧好玉被打碎在地,有些小将还从地上抢夺碎片。另几个红卫兵从我母亲箱橱里抄到珍藏半个多世纪的几幅国画,那是我太外公清末江南著名大画家胡公寿的亲笔丹青。中学生们不知它为何物,几个人有趣的传观,有一个大喊:“封资修四旧,还看什么!”抢上前一把夺过,双手把它扯撕得粉粉碎,他还把团团碎纸掷出窗外,边跳边高叫“大破四旧,彻底砸烂旧世界!”旁边红卫兵们一起跟着呼喊:“砸烂旧世界,建设红彤彤的新世界!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且说先前闯进我16室的红卫兵小将们,见在底楼4室捞不到油水,没有战绩,赶紧又奔上二楼,到我室内杀回马枪。他们根据在派出所获得的情报,我父亲曾在解放前当过国民党专员,是个反动大官,硬逼着我父亲交代罪证。老人被吓得抖抖索索,连说“我……我是个临时专员,没……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他们绝不相信,训斥他“狡赖”“顽固不化,死路一条”,冲上前去又抽皮带打他。这时,一个细心搜查的小将,从一本旧书中抖出几张发黄的照片,欣喜地大喊“抄到了,抄到了!”他们一起哄着观看,原来是我父亲当年戴着大礼帽,穿着笔挺的西装,在同联合国救济总署派来的外国军官握手,背后是巨大的万吨轮船。有几张照片上还有国民党军官与美军人员,在秦皇岛码头督运货物。其中有一张是父亲和陈纳德将军在机场交货后的合影。红卫兵小将一见战果辉煌,指着照片,又点戳我父亲的脸面,大声喝问: (博讯 boxun.com)

    “你这个老反革命,还不老实交代,你自己看看,当年你这个国民党大官僚耀武扬威的反革命样子!你老实说,这在哪里?干了什么反革命勾当?”
    面对小将们吼叫乱骂,老父亲定了定神,认真地回答:“这是我代表当时政府与人民,去苏联和美国接受抗战胜利后联合国发给中国的战后慈善救济物资……”
    “老反革命还在骗人,当时政府是蒋介石反动政府,怎代表人民?你还在放毒,”未待老人说完,一个年纪大些的中学生抢上打断说,“苏联是苏修,美国是美帝,它们怎会发善心向中国拨救济物资呢?显然你又在耍花样,欺骗我们小将,以为我们不懂知识……”这群不懂历史背景的孩子们,自以为是,反复批斗我老父亲。
    “喏,这张照片,”老人大概往事的骄傲使他顿时勇气倍增,伸手过去拣出张照片说道“这是在秦皇岛码头,我指挥工人把国际救援物资搬运去解放区,旁边站立的有伍修权领导同志”又说“那张照片上的美国人是抗战英雄、飞虎将军陈纳德……。”
    有个年纪大些,估计是高中生,从父亲手上夺过照片,端详起来,正要驳斥老人“狡辩”,突然旁边那个细心搜抄者,又从另一本书中抖出一张大照片,顿时大叫:“不得了,这个老反革命还拿枪!”他们聚过去一看,原来是老人当年做京剧票友时,化装演出国民革命军与北洋军阀作战的剧照。这下子,红卫兵小将“扫四旧”革命行动战果累累,战斗士气大振,几个红卫兵一起揪着老人,勒令他低头认罪。父亲胆小怕事,唯唯诺诺,任凭他们摁头,将七十岁的老人硬揿他弯腰90度双肩背翻。父亲大呼“痛啊!痛啊!”血气方刚的辉哥一个箭步上去扶持父亲,大喊“你们讲点人道主义,我父亲是古稀老人了,你们怎可……”话未说完,一个红卫兵挥舞皮带朝辉哥身上猛抽一下。辉哥急忙转身去夺他皮带,室内混乱一片,父亲老泪纵横,嘶哑地竭喊:“作孽啊,作孽!”
    大概是老人惨烈的嘶叫震颤了青年人的幼稚良心,大家顿时罢手不语,室内寂静下来。那几个细心搜查的红卫兵,把辉哥堆放在床底下纸箱里的中外名著,一本本抄翻出来,翻一本撕一本,拣他们认为好看的,一本本扔进一只大纸箱内准备带走。辉哥一生节俭,但爱书如命,十多年来收集购买了不少心爱的书刊,并勤奋阅读,在许多书中留下他的批注心得。红卫兵们抄抢他的书,等于抢劫他的宝贝;红卫兵撕书声声,犹似在他心上刀刀绞割。辉哥急忙上前向他们解释:你们撕的这些都是中外名著、进步书籍,有费尔巴哈、黑格尔、圣西门、傅立叶、欧文、考茨基、柯卡普、普列汉诺夫……都是马列主义,毛泽东的启蒙老师。红卫兵哪听他的解释,依然照抢、照撕不误。辉哥真想从他们手中把书夺下来,过去阻止他们烂撕恶行。这下又得罪了这批小霸王,他们根本不懂这些书正是马恩列斯毛的老祖宗,是唯物论、辩证法,或是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始祖,没有这些人类先知先觉,哪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可是小将们毕竟还小,显然懵懂无知,四五个冲上来对辉哥拳打脚踢,皮带乱舞,并要用绳子将辉哥捆绑起来。边骂“妈得,这家伙多反动,家里藏了这么多‘封资修’书籍,不是外国、就是孔孟的书,没有一本是革命书籍,全部把它烧掉,看他今后怎么看。”
    我工厂下班,回家迟了,进门看到,马上过去拉开怒火抗争的辉哥。这时,一个小家伙至多16岁模样,竟挥舞带铜头的军用皮带敲我父亲头,我冲上去大喝道:“不准打人!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七十多岁老人经不住这般打,你的爷爷奶奶可以这般打吗?”这伙人见我理直气壮,虽然腿脚残疾,但腰粗背阔,浑身有力,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顿时被吓住收回皮带。其中有个中学生是里弄附近的,认识我,凶狠指着我鼻子训斥:“狗崽子,你家一个老反革命、一个中反革命,你是小反革命子弟,你识相点,否则连你一起揍斗!”我正想大声回击他,辉哥怕我牵连吃亏,急忙叫我出去。我刚走出门,带队的造反派拦着我,喝令“不许出去,想转移窝藏材料吗?”并上来把我的口袋一一翻遍。他又叫红卫兵“继续搜查,注意死角”。于是我家里又是一阵乒乒乓乓打砸声,所有抽屉都翻过了,所有箱柜都打开了。反正家里凡值钱的东西都被抄拿去了,一个红卫兵头头走出门,不甘心又返回我家,强行抢走了家中存下,唯一值钱的一台六管红灯牌收音机。我上前拦着他说:“收音机不是四旧,为什么要拿走?”。这小强盗蛮横地瞪着眼说:“有人反映刘文辉深夜收听‘美国之音’,我们要没收,拿回去检查,如有问题,回来总算帐,当心你们狗命。”说完抱起收音机就扬长而去。可以说,从物质到精神,都被一伙又一伙强盗抢劫一空。抄家是一波一波的,听说各学校的红卫兵组织都去派出所要四类份子的名单,而各单位的造反派也有单位的组织部提供名单,先是公开的黑六类份子,后是暗藏的阶级敌人。因为有伟大领袖的政策指示,他们凭着手臂上的“红卫兵”、“造反派”袖章,并以“人民”和“革命”的名义抄抢民舍,法律和秩序荡然无存,人民的基本权利被肆意残踏。当时,上海经常能听到某某单位同事隔离审查了,某某领导靠边进了牛棚,某个同学爸爸被批斗,某某熟人自杀了,某某亲戚家被抄了,人们生活在恐惧之中。一些所谓出身不好的黑六类分子,每天上班出门都提心吊胆,要跟家人沉重告别,唯恐今晚回不了家,突然失去了自由,被抓、被关、被隔离。
    那年代谁都没有了保障,平时的积怨、妒忌,同事邻居之间的不和,背后暗箭和诬告,都可以造成任何一个人的被斗争、被抄家,这大概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个时期。
    不知哪一位好邻居去向派出所密告,“历史反革命刘宗汉半夜里在屋后花园藏东西。”在这年代里,随便一句诬告话都可使你一家人大倒霉。于是很快又冲进来一批红卫兵,他们抄不到金银财宝,抢不到“扫四旧”战果,也搜不到“反革命变天帐”,就到我家底层4室的前窗外花园篱笆内乱掘猛挖,把我家种的花木统统烂砸倒地,又掘地三尺,除了泥土还是泥土,他们泄气了,家里已经来了五批抄家的红卫兵了,该抢的早抢光了,拿不到战利品的人,只有把怨气全发在我父亲与三哥身上,又对他们摁头按背,弯腰90度,抽出皮带毒打,逼令他俩下跪认罪。老母亲悲愤得怒火中烧。与我们同住一起的四个外甥,最大的16岁,最小的8岁,他们惊吓得“哇、哇”大叫,乱成一团,围绕在老外婆身边哭个不停。他们只知道老外公与三舅舅把他们从小抱大,疼他们照顾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毒打体罚。他们看到别人家孩子戴上红卫兵袖章,自己却变成了什么“黑八类”,被人叫狗崽子,幼小心灵上尝够了痛苦的滋味。他们手足无措,只有躲在老外婆身后痛哭发抖,有的还钻到床底下去避难。
    社会的抄家、批斗阴风,像传染病那样迅速蔓延、猛烈发展。我家这样的重点被反复抄、多次抢。我家对面住着我中学的高老师,她出生资产阶级,平时同学们在背后都称赞高老师是最有气质、最漂亮的女教师。她穿着比较时髦。那天我看到红卫兵抄她家,一个流里流气的学生用扫帚挑起一件粉红色柔软衣物,在她家门口吆喝,引来大家去看热闹。那是一件胸罩连内裤的女用内衣。里弄阿姨妈妈们看着神情异常,啧啧连声,仿佛一致认为那是很淫邪的东西,只有淫妇荡女才会穿这个东西。有的还直指站着被批斗的高教师骂她“不要脸,淫妇,丑死了!”观看的“革命群众”一致叫喊起哄:“给她剪啦,剪啦,剪成条条片片,看她怎么穿!”有人还在指责道:“不就是人生的漂亮些,想不到她思想太肮脏了!”有人出主意叫着:“狠狠批斗她,把肮脏的东西挂在她头颈上,拉她去游街!”果然,红卫兵们听了起哄人群的恶作剧,把那件胸罩内衣剪成七八条碎片挂在她头颈上,一边推搡她一边凌辱她,后面跟了一长串看热闹的人,污蔑她、作践她,在里弄周围的街道上游斗她。高老师低着头,泪流满脸,泣不成声,忍受着愚昧人群的恶劣凌辱。天啊,真是何等愚昧啊!我心里想,为什么要这样贱污一个高尚的人民教师!尤其是个女教师,人们围观起哄者良心何在?道德何在?记得一位哲人说过:人类有个共同的暴君,它的名字叫“愚昧”。文化大革命将万万千千人推向了愚昧深渊,又使千千万万人遭受愚昧暴君的残酷践踏!恐怖、残酷、难以忘怀的红八月,这一月全国有多少人家被抄、被斗?十万户?一百万户?一千万户?也许更多。是最伟大的领袖授权红卫兵和造反派来抄家来批斗的,这是世界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是最伟大的领袖做出来的最伟大的事?庶民啊!贱民啊!你们的人权在哪里?你们的自由、民主又在哪里?
    文革像火山爆发喷起冲天的烈焰,它吞噬着大地、吞噬着生灵、吞噬着一切。记得一天我拿回家一迭宣传材料中有一份北京来的红卫兵战报,上面报导了北京近郊大光县三百多名四类分子被杀害,最大的八十岁,最小的出生才三十八天,有二十二户人家被杀绝,若不是北京市委书记马力亲自到县制止,这场惨绝人寰的恶性斗杀还会发展,这份战报上还印了当时文革红人公安部长谢富治在北京公安局一次会议上的讲话:“过去规定的东西,不管国家还是公安机关,不要受约束,群众打死人,我不赞成,但群众对坏人恨之入骨,我们劝阻不住,就不要勉强……”这些讲话的流毒促使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残害四类分子的种种暴行,遍及面之广是历史上罕见的。辉哥读了这份简报,愤恨地指着家里墙上挂贴的毛泽东像说:“文革是通过群众专政即暴民专政来达到群体绝灭的目的,使中国无数死难者注定要做无主的冤魂。将来总有一天,历史和人民会向这位祸国殃民的暴君清算这一笔笔血泪账的。否则天理不容。”
    中国大乱了,上海更大乱了,世界闻名的大都市上海,顷刻变成了一个腥风血雨的大海洋。原来整洁的南京路十里长街,成了大批大批红卫兵、造反派作恶横行的恐怖之路。许多红卫兵手里拿着剪刀,随时随地抢上去剪过路小姑娘的长辫子,剪过路人的所谓“小裤脚管”,凡妇女烫发更被残暴剪得几乎成了光头尼姑……十里长街顿时成了处处慌乱、处处痛哭的难民路,不少不法之徒、流氓阿飞趁乱调戏凌辱妇女,甚至在光天化日下剥光了妇女的上衣。淮海路到处在砸招牌,一些著名餐馆贴出大字报上写着“黑九类及其子女不准入内!”。更有甚者贴出一张革命通知书,上面赫然写着“二十种人不得入内,即:地、富、反、坏、右、资(本家)、特(务)、警(伪警察)、宪(兵)、团(三青团员)、军(国民党军官)、贷(高利贷)、小(小老婆、小商、小贩)、娼、僧、巫、道、尼”。全都在打倒之列,是革命的对象,不能进饭店。这里已没有了真理,没有了正义,没有了怜悯与同情,有的是兽性大发作,人性遭毁灭性的暴践虐杀。就在这个混乱世界上,不断传来北京红司令、红太阳毛主席的最高指示:“红卫兵小将们不要文质彬彬,要武嘛”!他的亲密战友,红副司令林副主席煽动道:“红卫兵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你们的革命行动震动了整个社会,震动了旧世界遗留下的残渣余孽——你们大破四旧、大立四新的战斗取得的光辉的成果,那些资产阶级的反动权威、那些吸血鬼寄生虫都被你们搞得狼狈不堪,你们做得对,做得好!”全国所有的学生都不读书了,领袖要他们起来革命,利用他们造资产阶级的反。历史上哪个国家会如此荒唐?可是这样的事发生在中国,在和平时间发生了,全国的学生都在游荡,批斗自己的老师,为了这个“文化大革命”,整整一代的中国青年都被剥夺了学习的机会。为一个目标,紧跟领袖打倒所谓“中国资产阶级的司令部,防止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
    天天报上刊登、广播宣布、一批又一批党内走资派,不管他资格多老、地位多高,纷纷被打倒,广大的知识精英被残酷批斗、凌辱人格,上海瞻目的文化广场上隔日两头召开万人大会批斗一批又一批反动学术权威,在会场上把批斗对象、年老白发的教授学者们打倒在地,再踏上几脚……世界东方的大上海,到处打砸抢,到处大字报,到处批斗会,到处下跪和喷气式,到处出现虐待狂。人们开始变得只有愚昧自私和野心勃勃,在毛泽东教导下红卫兵造反派的“革命性“代替了人性,不把这些知识分子老师,党内走资派、四类分子折磨死,绝不罢休。在中国,每当发起一场政治运动,宪法犹如一张“草纸”,国家什么工作都可以放下、瘫痪,惟独“革人命“的专政机器无情的运转,批斗、戴帽、关押、劳改、枪杀,人们只有在高压的暴政下苟且残生,在这昏天黑地的日子里,辉哥几乎每天夜里,在家徒四壁的16室昏黄灯光下,默默奋笔疾书,时又对我忧心忡忡低声说:“这样下去,我们的国家将给毛泽东彻底搞砸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黑云压神州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家庭争夺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刘家栋梁柱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株连接踵来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慈母好坚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老父蒙冤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救济任“专员”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世 乱 显“忠 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