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救济任“专员”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8月14日)
    
    
     父亲坚守民族气节,度过艰难的抗战时期。一九四五年十一月的一天,沉浸在抗战胜利欢乐中的父亲,突然接到一位素不相识姓郭的电话,请他三天后到福州路120号大厦客厅见面。父亲如期前往,到场坐下一看,大喜过望,原来友华银行和浙江实业、兴业银行的十多位老同事相聚一堂,许多年不见,大家热情寒暄,相互问候。同时还有十多位长袍马褂、西装革履的陌生面孔。一会儿,有位身材微胖,西装笔挺的年长先生站起来,举动着双手,鲜亮的白手套犹似挥拍音符,招呼大家说:“请诸位安静,劳驾诸位前来商议党国、民族大计。”他随即拿杯呷了口茶,清清喉咙,慎重其事地双脚一拼,挺身宣布: (博讯 boxun.com)

    “奉蒋委员长钧旨,受孔院长之命,兄弟前来大上海,筹建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总部。”他说,根据中、美、英、法、苏五个胜利国共同签订与发表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联合国设立了善后救济总署,为救济联合国在欧亚两洲从纳粹主义者侵略中解放出来的人们,帮助恢复生产和生活。中国总部开始建立在陪都重庆,由委员长亲自领导,行政院长孔祥熙先生总管。现今抗战全面胜利,国民政府迁回南京,救济总署也要搬迁到大上海来。他接着自谦地坦陈:
    “兄弟敝姓郭,在行政院公干,蒙孔院长台爱,派我来大上海操办这椿大事,说心里话,对八年离乱后的上海,兄弟两眼抹黑,不知所措。幸得当年英国留学时老同学知心好友著名的化学工程师陈聘承先生介绍。诸位知道,陈先生是美国友华银行和浙江兴业银行的老台柱,是他推荐了诸位老同事,请大家来鼎力相助兄弟……。”听到这里,父亲与在座各位一阵热烈掌声,表示同心协力做好善后救济事业。
    救人急难,救济被日寇蹂躏苦难的全国同胞,这样的事业最合父亲心意。当年日寇沦陷上海时,父亲费尽口舌向美方求助大米救济南市难民一事记忆犹新,何况这次是国际红十字会与美国救济总会主动拨款四十亿美金物资到中国来,这是笔巨大财富,真正是大快人心的好事。所以父亲立即辞去兴业银行驻园园织造厂监察员职务,全身心地投入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筹建工作。他是老上海,人头熟,关系多,主动担务起措办办公器具、落实工作人员的生活服务等事务。重庆方面陆续派来许多人员,父亲——帮助安排妥当。很快,一九四六年春天,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及中国救济分署总部分别在上海正式挂牌开张,“联总”向“救总”不停运来成千上万吨的货物,供应品和各类机械。在码头、仓库、栈房堆积如山,一些罐头食品、奶粉、种籽、疫苗不运出去将会在上海大量腐烂。父亲他们开始了极其繁忙的奔波劳务。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总部机构十分庞大,下设三个办公大厅:分配厅、财务厅、储运厅。其中储运厅组织规模最大,建有海运大队、空运大队、汽车大队、分别简称CAT、CWT、CHT。父亲人品忠厚,服务热诚,头脑机灵,精通英语,被任命为储运厅总务科科长。总务总务,样样杂务都归他管,海陆空大批储运人员的吃住行都要他安排,他成了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内的大忙人。他不仅要安排重庆方面派来的国民党官员的生活住行,还要接待联合国派来的美、英、法、苏等外方人士。空运大队由美方代表著名的飞虎将军、抗战英雄陈纳德将军主管。当时陈在中国取得了飞行特许权及“救总”货运合同,并在外滩17号设立办事处。由于工作关系父亲常去陈的办事处,配合十分默契,私人关系也很融洽。有几次,父亲指挥汽车大队人员从仓库把大米、面粉、罐头食品运到机场,同陈纳德将军一起乘车到达,安排装上飞机。将军对我父亲的工作十分赞赏,“OK”、“OK”不停口,两人并在机场合影留念。然后由陈纳德将军指挥飞机起航,运送给全国各省市的救济总署的分部。
    八年抗战是国共两党合作并肩浴血奋战的伟大胜利,所以按规定,联合国向救济总署中国总部派发的救济物资,共产党解放区也应得部分。派来接收救济物资的中共代表团负责人是董必武。福州路120号这座地处外滩的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大厦里,驻有中共接收人员。许多国民党接收大员们见中共人员避之如虎,冷眼斜视。父亲无党无派,又担务总务工作,中共人员的生活起居也由他热诚安排,接触十分密切。董必武先生的办公室恰巧在我父亲办公室对面,他们常见面,互相亲切称呼“老刘”“老董”,无事还在一起闲聊国家时事。父亲常自询问中共人员对他安排的意见,董必武先生总是微笑表示“满意、满意”。
    一九四六年春天,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中国总部上海局建立不久,局长刘鸿生紧张地向总署储运厅厅长翁为告急,由于日寇撤退时故意破坏,把杨树浦发电厂备用煤全部用光,造成发电厂即将停产、大上海面临断电的危险局面,直接威胁到抗战胜利后上海市新政府的存亡。刘局长要翁为厅长火速派一名靠得住的成员,押运一万两千吨面粉,到辽宁开滦煤矿公司,交换一万两千吨煤,十万火急运回上海,交给电力总公司解救燃眉之急。翁厅长认为总务科长刘宗汉为人忠厚踏实,工作责任心最强,能临危担当这一重任。果然,父亲不负重托,风尘仆仆,押运货轮,从东海岸到渤海湾,穿波逐浪,往返三次,百分之百完成任务,保证了上海抗战胜利后没有断电,使上海这么多工厂、公司与广大市民度过了危机。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与储运厅都对父亲作了表彰,父亲却平淡地说,这是他作为一个上海人应负的责任,是树立大上海的威严而不被日寇垂死挣扎所吓倒的应有气概。
    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向中国总部派发给中共的一部分救济物已到达上海,急需派人接收并押运到秦皇岛码头,再转交解放区。这时重庆下来的国民党接收大员谁也不愿去接手这件苦差使。翁为厅长赏识刘宗汉,从押运面粉调煤炭一事,深知刘宗汉急公好义,厚道忠信,工作能力特强,又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便于同美方打交道,且无党无派,适合同中共方面打交道,所以决定指派刘宗汉担负这一重任。翁厅长找刘宗汉去交办了公干,父亲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上司器重自己,担心的是毕竟不熟悉秦皇岛那边中共接收人员情况。于是他主动来到对面董必武先生办公室,恳请董先生指教。董必武知道后,十分高兴地握着父亲双手,大声称赞:“好,好,由刘先生押运去秦皇岛,我们十二分放心了。”
    “可是,我对贵方那边毕竟不熟悉……”父亲谦逊而为难的表示。
    “这,没有问题,我们派一位同志陪你前往。”董先生爽快答应,继而若有所思地提出:“不过,老刘你一位科级人员去两方面打交道,可能人微言轻——请恕我直言……”
    “不,不,不……董先生,老董,您说得对,我这个总务科长,上船压货还可以,至于充当接收、派送大员,惭愧得很,很不适当。”父亲完全理解董必武的好心。
    “这样吧,由我出面向翁厅长他们说去,老刘只有科级,级别太低,按规定得派一个专员级人员执行这一任务。”
    “老董,这恐怕……”
    “恐怕什么,让他们立即提升你老刘为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专员!”
    “老董,这可不是敝人本来意思。”
    “老刘,重任在肩,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当个临时专员也应该。我看他们也会采取我的建议。”
    果然,联合善后救济总署中国总部由国民党中央名义加急委任刘宗汉执行这一任务的专员。刘宗汉不辱使命,接连三次押送救济物资到秦皇岛,妥然地把货物全部移交给中共方面来接收的伍修权先生。在秦皇岛码头上,身穿国民党中央专员制服的刘宗汉,同伍修权等中共高级人士合影留念。父亲在以后很长年月里,常以此大幅照片炫耀自己,殊不知却事与愿违。事后想来,董必武先生了解和熟悉我父亲人格忠厚,是个无党派人士,非常同意派老刘去,从某种意义上分析,董先生是乘机帮助我父亲提高职务级别。但万万想不到的是,我父亲刘宗汉为了这三次押送移交解放区的救援物资,临时被提拔当了几个月的专员级,却在解放后倒了大霉,吃足了冤枉苦头。这是后话,按下再表。
    且说解放战争进展神速,三大战役后,百万雄师渡长江,1949年4月南京解放,挺进大上海。国民党救济总署急速迁移台湾,总署许多国民党官员纷纷撤离大陆,不少人劝说刘宗汉也随之去台湾。父亲没有走,他对劝说的人说:“我一生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共产党的事,为什么要离开上海、离开大陆呢?”其实父亲这时已看透了国民党官僚政府的腐败,他们倒台是意料中的必然事。他悄悄告诉大哥文德:“国民党失败就是败于腐败接收!”父亲在联合善后救济总署供职三年多期间,亲眼目睹不少国民党大官借机发了国难财,强取豪夺,贪污腐败。当时许多国民党高官奢侈淫欲、沉湎于酒色之中,弄得将骄兵逸,法纪败坏,军无斗志,大失民心。而父亲一生清白,两袖清风,没有强取过一辆汽车,更无豪夺一座洋房,从未利用职权发过一笔国难财。我家依然蝎居在南市老城厢江阴街叔叔照顾住宿的两间厢房内。父母膝下九个子女,六男三女,勉强开支度日。尽管大哥文德后来也被父亲介绍荐用在善后救济总署下属的上海局工作,其余五个哥哥姐姐都在读书,日常开销不小,全靠父亲的工资收入生活。
    救济总署内好心人建议父亲,自己不去台湾,可以叫大儿子刘文德去台湾,并且热心为刘文德开具了证明介绍信。父亲仍然固执地不许大儿子去台湾。因为,父亲已在暗地里支持爱子老二文兵跟学校地下党参军投奔了共产党,所以巴不得共产党早日解放上海,苦难的旧中国日月换新天。再加上他看到,原先在浙江实业银行一起共过事的师兄后当副经理的章乃器,已作为民主人士,受毛泽东周恩来邀请,从香港回到北京,成了新中国政治协商会议的领导人之一。父亲看到蒋家王朝的腐败没落,广大百姓民不聊生的惨局,更增强了对共产党的信任拥护,渴望新中国早日诞生。他满腔热情希望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能使自己一家人、使全上海全中国人民安居乐业,百废俱兴,生活太平。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世 乱 显“忠 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