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306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放松时刻]
   

长风:人生若只如初见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23日 转载)
    
    
     如果一个人意识到生死问题,那么就意味着,他已经知道自己存在了,尽管存在很偶然,神秘而玄妙,可死却是必然的。王侯将相也好,走夫贩卒也罢,都不免一死。既然都知道必有一死,如何面对生死就成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在我小的时候,我们村中有个小女孩溺水而亡,我亲眼见到抢救小女孩的场面,以及其父母悲痛欲绝的情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的死去,我似乎明白了死亡的意义是什么。女孩再也不会在草丛中捉迷藏,不会在小朋友推倒后用手抹着眼睛哭泣。从此那分微笑成了我们的珍藏,时间凝固在那一时刻,好象历史因为缺少了一段关于她的叙述,而显得残缺不全。即便多年后,午夜梦回,也常能见到女孩清晰的面庞。直到自己走出了大学校园,经历了太多的坎坷,目睹了太多的无奈,才慢慢理解生命的意义,渐渐地对生死有所感悟。
    
    青春年少时,很难去主动了解生死,这毕竟是个看起来很遥远的事情。刘小枫在《记恋冬妮娅》中曾提到文革中的一个场景,“二十个与冬妮娅一般大的少女端坐车上,个个怀抱一挺轻机枪,头戴草绿色钢盔,车头盖上还趴着一位女高中生,握着架在车头上的重机枪,眉头紧锁——特别漂亮的剑眉,凝视前方。少女的满体皆春与手中钢枪的威武煞人真的交相辉映”。他们并不晓得生命的可贵,也许他们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很庄严神圣的事情,是为了某种理想而献身。他们当中的人有的死了,有的活了下来。逝去的生命已经不再回来,幸存的生命则要痛苦的反思与悔恨。没有经历人生的大苦大难,是很难理解生命的,也只有经历大苦大难,才会体认到生命的可贵,才会去尊重生命——自己的生命与他人的生命。
    
    对生命的感悟因人因时因事而不同。大学时,我曾读到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被他的文字深深打动。后来,我到了北京,特意去了趟地坛公园,却发现眼前的地坛与心中的地坛反差太大。地坛本不在我的精神世界中,他属于史铁生的。这里有他流逝的青春、峥嵘的岁月、痛苦的煎熬、命运的挣扎。我不是那里的主角,只是个观望者,自然无法理解他的全部。地坛对于史铁生而言,“我常觉得这中间有着宿命的味道: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
    
    在这古园里,史铁生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他,他一直不能释怀,无法理解母亲因何早逝。直到有一天,他自认为“她心里太苦了,上帝看她受不住了,就召她回去”。以前读到这里,总觉得史铁生在给自己找安慰的理由。可当我也遭遇到母亲早逝的痛苦时,我一样陷入了内心的困惑与纠结之中。
    
    我好不容易把母亲拉到北京,本想让她过一个安心舒畅的生活。可是老天不遂人愿,仅仅一个月后她就开始生病住院。第一次住院抢回了她的生命,康复得也不错。可是,两个月后再次住院,情况全变了。当医生把我叫出来,告诉我母亲得的是不治之症,我当时就懵了,根本无法接受,满是疑惑地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她说:“你别看阿姨又说又笑,不手术的话,挺不到一个月,手术的话,还能维持几个月。”我说,希望母亲能尊严地走,望医生用最佳的治疗方案。
    
    我一个人在医院的走廊里六神无主地走来走去,我怎么向姐妹说,我该如何面对呢。母亲三个月后还是走了,她的病很痛苦,我既希望她能延长生命,又不希望她被病痛折磨。母亲第一次住院神志不清,第二次住院却神志清楚,一天一天地看着自己生命的消逝。母亲去世时,只有六十岁。老天何其不公!也许,她在北京待数年,让我尽些孝,我也不会那么痛苦。有时,我常想,自己忙来忙去为了什么?没有母亲,生活的动力在哪里?
    
    现在,我理解史铁生了,人总要为自己找个减负的理由,虽然有时候理由显得荒诞不经。我的朋友会劝我,你过得好,你母亲就会高兴的,也不会担心什么了。人生最大的悲痛,或许不在于死,而在于你面对至亲的人死去,你却无能无力。我抄了一遍《地藏菩萨本愿经》给她,愿她早脱六道轮回,往生极乐世界。可是我抄写的,我想的,母亲真的能知道吗?还是母亲根本就听不到,只是我在安慰我自己。
    
    人生在世,总是希望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没有谁想过痛苦的生活。我们总是希望生命长久,容颜永驻,抑或羽化成仙。可事实上,我们面对的短暂人生,如白驹过隙。“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在佛家的眼里,这个世界是无常的,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成,缘聚而生,缘散而灭,相互依赖,时时变迁,并无永恒常驻之物。一切都是梦幻泡影而已。即所谓“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以此看来,生命也无非是因缘和合而成,生与死无非是生命形态的转换,生而死,死而生,循环往复,无穷无已。在佛看来,我既是无的又是空的。“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那么,人们就该以“无我”和“无常”的态度对待生死,以此解生死、破生死、任生死。破除我执,超脱生死。
    
    显然,这样对待生死,可以解脱无限的烦恼,在经历了太多的人生磨难之后,为自己的心找个宁静的港湾。倘若没有信仰佛教,又该如何?对于司马迁而言,遭遇大难,终究不就是一死嘛,死不是问题,“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如何死得重于泰山,那便是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完成史书的撰写,到那时即使一万次遭到杀戮,也绝不后悔。他从历史中寻找精神动力,才有“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氐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的感慨。
    
    可见,司马迁秉承的生死观就是儒家的生死观,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孔子说过,“未知生,焉知死”。以死观生,才能不朽,生才有价值和意义。故而,儒家注重现实的道德实践,以仁、义为终极关怀,在生与义进行抉择时,肯于“舍生取义”。一个人一生中能“立德、立功、立言”,那么就可达到生命的不朽,死又有什么可怕的,“朝闻道,夕死可矣”。
    
    年少的时候,我们都是儒家的信徒,为了理想与抱负积极有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经历了诸多人生坎坷,又希望像道家那样抛开世俗,过上“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的逍遥自在的生活。生也好,死也罢,不过是“已化而生,又化而死”,纯粹是自然形式的转换,无所谓喜,也无所谓悲。可此种仙人之境,做起来也难;也罢,去找佛祖,“生不足恋,死不足惜”,跳出六道轮回,摆脱生死痛苦;如若不然,就去找上帝,“我们活着,是为主而活,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活也好,死也好,我们都是属主的人”。“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还有审判”。故而要敬畏生命,珍爱生命。基督教充满着神性,人不仅是现实的,也要接受神的指示。如此,死才有意义。肉体的消亡不是真正的死,唯有灵魂死掉才是真正的死。
    
    如果我们依然不能摆脱对生死的困惑,那就记住史铁生的话,“死是一件无需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为什么不活下去试试呢”?
    
    长风 2015年8月21日 于不知斋
    
    来源: 汉尊文化 (博讯 boxun.com)
21207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恍如一幅俊秀的山水画:世界最长风雨桥现身湘西 (图)
·媒体:公安新副部长风格酷似王立军
·编译局长风波后,常艳博士开微博:感概颇多 (图)
·长风:周小平,向你致敬
·香港大学的洋校长风波
·刘义良:傲然屹立的上海、“贫困”的地王街道(长风街道)
·顾长风:警惕少数权势对舆论监督的联合绞杀
·长风:吉拉斯和他的《新阶级》(4)
·长风:吉拉斯和他的《新阶级》(3)
·长风:吉拉斯和他的《新阶级》(2)
·长风:吉拉斯和他的《新阶级》(1)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巴黎圣母院火灾之随想
  •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 一个网红的烦恼
  •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 费尽心机骗钱自作自受打脸
  •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方安澜五个大拇指印
  • 仙鹤草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谢选骏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周劍岐内幕:谷俊山神秘“军盾一号”和南北“将军府”
  • 余志坚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 地火诗集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曾节明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大字报孙中山、蒋介石与毛泽东三人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同?
  • 罗勇泉瘟龟的招摇撞骗三部曲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2〉无用的家教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胥志义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 谢选骏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李芳敏144000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日安保会议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 南海岛屿之争新高潮 菲与美联手制华
  •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 居港侨民30万 加国“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 黄背心第23场 巴黎爆首轮警民对峙
  • 白宫顾问库德洛: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如“暴君”
  • 美媒:郭台铭受特朗普启发参选但无可比性
  • 修宪延长总统任期? 埃及举行全民公投
  • 中情局:确认华为接受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资金
  • 用词愚蠢?朝警告美国家安全顾问不要妄言
  • 北爱记者死于乱枪 警方定性恐怖事件
  • 黄背心打砸者卷土重来?五一游行规模会更大
  • 伊斯兰国组织发动攻势 两天杀害35人
  • 这些事防不胜防 中南海神经紧张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 特朗普得救了但并没有被还以清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