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余文生秘审一年音讯全无德法人权官员责有违国际公约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5月11日 转载)
    

    余文生(右)被国保带走已失去自由865天,周六(9日)德法人权官员于余文生秘密审讯一周年之际发表声明,促请中共遵守「依法治国」承诺及国际公约中正当程序原则。(许艳提供/ 拍摄日期不详、德国外交部网站截图)
    
    德法两国人权官员发表联合声明,质疑中国拖延宣判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是违反国际公约。余文生于2018年1月因发表修宪建议遭拘捕,去年5月9日秘密开庭审讯,秘审后已一年仍未宣判结果。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促中国政府放人。(吴亦桐/黄乐涛报道)
    
    因发表修宪建议于两年前被捕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曾为709律师王全璋辩护,至今他已失去自由865天,去年5月9日在徐州中院秘密开庭审理,至昨天刚好一周年,法院依然未公布审判结果。
    
    徐州中院拒绝向律师和家属透露任何资讯,外界无法获知余文生的生活及健康状况等。记者数次拔打余文生案主审法官刘明伟的电话亦无人接听。
    
    德国联邦政府人员专员科夫勒(Bärbel Kofler)和法国外交部人权大使克罗凯特( François Croquette)周六联合发表声明,赞扬余文生是2018年「法德人权和法治奖」的获得者,其长期以来对中国法治和基本人权的付出令人尊敬。
    
    德法两国人权官员重申担忧和严重关切余文生的状况,他妻子从来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审判及判决结果和余文生个人处境的资讯;余文生自被捕后也无法见到他所选择的律师,而且他的妻子是在秘密开庭后才被告知开庭消息。德法人权官员呼吁中国政府依据法治及遵守联合国相关公约中的正当程式原则,并兑现中国领导人「依法治国」承诺。
    
    余文生的两位辩护律师谢阳和常伯阳,也在周五(8日)发声明强烈谴责徐州司法机关和徐州中院在办理余文生案件的过程中存在诸多违法行为,包括非法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参与辩护,恶意拒绝律师会见,强行安排官方指派的律师,开庭不告知家属等。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向本台表示,800多天的时间里,她在国保的威胁和恐吓中不停为丈夫的自由奔走,仅赴丈夫被秘密羁押的徐州就有40多次,但一次次在各级司法机关面前碰壁。法院久拖不决也让她担忧丈夫的生命安全,她期待国际社会能够继续向中国政府施压。
    
    许艳说:余文生律师他的案子被秘密开庭以后,已过去一年的时间,至今还没有判决。首先这是违反法律规定,严重的超期羁押,也是非常残酷和不人道的行为。辩护律师、德法人权官员都发表了声明,我表示感谢以外,我也请求国际继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违法行为、立即作出判决、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
    
    许艳也表示余文生被捕除因代理709王全璋案、还因为发表修宪建议遭当局报复。目前王全璋已获自由,中国两会将在5月下旬举行,她期待中国政府能够顾及国际形象及回到法制轨道。
    
    许艳说:余文生律师为709努力了很多,当局很忌恨,其次他的修宪建议得罪了中国政府。王全璋律师终于和家人团聚了,我也希望余文生能够早日获得释放。我也要求中国政府能够在乎一下国际关注,在乎一点点中国的法律,立即回到法制轨道上。
    
    因代理709案遭当局报复被迫逃亡到美国的人权律师陈建刚表示,余文生案如同709个案,当局让官派律师充当打手,家属和律师无从得到任何真实资讯,辩护制度完全被排除,无异于黑社会绑架。
    
    陈建刚说:余文生律师从被抓,到秘密审判,一直到现在处于一种完全的失踪。官派律师进入到看守所,家属聘请的律师根本见不到人,像余文生的这种遭遇在中国已经成了普遍现象,709绝大部分人都是这种状态。中国政府排除辩护律师的这种方式已经普遍化,这就是一个黑社会绑架一个人这种状态。
    
    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爱尔兰人权组织「前线卫士」也相继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追究余文生遭剥夺正当程式保障司法机关的责任,停止阻挠余文生家属及其委任律师依法维权及废弃违反公正审判下的判决。
    
    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之后,因代理王全璋案遭当局打压被注销律师执照。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议信,要求国家主席由差额选举产生,取消军委主席及军委制度等。第二天即遭国保抓捕并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开庭,至目前仍无结果。德国、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余文生被捕后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要求。
    
    自由亚洲 (博讯 boxun.com)
4332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疫情下东南亚民主倒退人权堪忧
·美参议院领袖预料《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投票工作尽快进行
·蓬佩奥:关注人大会议会延迟呈交《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报告 (图)
·澳大学生遭开除威胁 全因他公开批判中国的人权迫害 (图)
·“人权观察” 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在员工招聘中性别歧视 (图)
·蓬佩奥反对港立国安法 国会促全面执行人权法 (图)
·美议员敦促蓬佩奥全面执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图)
·国际人权组织敦促中国:释放因公布疫情信息遭羁押公民 (图)
·西藏人权团体要求公平复审藏人森卓 (图)
·失踪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获林昭自由奖 (图)
·中国获人权理事会任命 全球82人权组织反对促取消 (图)
·美朝野声援香港大围捕被捕者佩洛西要求人权法“开锋” (图)
·美谴责拘捕民主人士 国会促尽早落实香港人权法 (图)
·人权观察:中国投资几内亚水电站 迫使1.6万居民迁移危害生计 (图)
·防疫造成18死 奈及利亚遭控侵害人权 (图)
·人权团体:要警惕政府借病毒大流行扩大权力,压制媒体 (图)
·美国纪录片暗访新疆:官员直言,维吾尔人没有人权 (图)
·美国7名参议员致函联合国反对中国加入人权理事会咨询小组 (图)
·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函联合国 反对中国官员进入人权理事会协商小组 (图)
·中国可筛选联合国人权调查员 台外交部:值得警惕 (图)
·湖南人权捍卫者谢文飞因网上言论遭“寻滋”刑拘 (图)
·湖南人权捍卫者谢文飞确认遭刑事拘留 (图)
·湖北省荆门市人权捍卫者刘艳丽女士因言获罪被判4年有期徒刑 (图)
·人权捍卫者谢文飞昨晚遭警方带走 疑与其武汉疫情言论有关 (图)
·因祭奠林昭而入狱两年的人权捍卫者朱承志 (图)
·人权律师“吊照门”十周年:路在何方? (图)
·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律师陈秋实、公民方斌被强迫失踪的声明 (图)
·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被秘密关押中度过了56岁生日 (图)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出狱遭强制“隔离检疫”后仍无自由 (图)
·人权律师覃永沛妻子邓晓云坚持为夫维权发声遭警方威胁 声称要对其抓捕 (图)
·港人权组织反对中国代表加入联合国人权小组 发表 (图)
·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案通报:案件于4月3日被检察院退侦
·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案被检察院退回 目前仍在押 (图)
·新疆「反家暴法」包藏祸心借「去极端化」打压人权?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就维护刘莹莹律师的合法权益的公开声明
·中国获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协商小组 人权组织批“荒谬且不道德” (图)
·王全璋出狱后转到济南「隔离」料未来5年续失人权自由 (图)
·中国人权溃烂
·王全璋明出狱但隔离14天 人权团体促让与妻儿团聚落空 (图)
·贸易与人权之争:亲历者讲述中国最惠国论战 (图)
·方政获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人权奖 (图)
·人权峰会:金日成昔日保镖讲述11载恐惧生涯 (图)
·世界人权日和平集会引发美丽岛事件
·【人权档案】右派万人名单
·二十世纪中国人权大事记
·陈奎德: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图)
·世界人权宣言有关言论自由的第19条
·非正义力量不能永远盘踞人权大会
·龙会转型吗?—我在中国的5座监狱第八章 人权外交/方觉
·大字报与人权的呼声
·长篇纪实《我家》纪念人权思想家遇罗克殉难前後
·陈建刚律师: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刘巍唐吉田律师“吊照门”事件十周年的声明
·以正义的人权价值观取代野蛮的富强价值观
·潘永忠谈揭露维吾尔疫情及人权现状的日內瓦摄影展 (图)
·2019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报告 (图)
·人权组织担忧新冠病毒在新疆“再教育营”传播
·万延海:违背人权和人性的强制隔离只能制造更大的灾难
·国际特赦年度报告盛赞青年人无惧打压,称中国人权重大倒退 (图)
·病毒引起国际仇外歧视?有评论说严重的人权侵犯在中国 (图)
·中国人权观察致中国大陆疫情灾区同胞书
·CECC报告: 中国人权加剧恶化 (图)
·2019:中国人权“大溃烂”“大倒退” (图)
·中国人权观察新年献词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中共当局践踏人权向普世文明宣战的又一铁证——王怡牧师遭重判感言
·全球性的人权法案,是人类文明的伟大进步
·华旸:文明对野蛮的警告--写在国际人权日之际 (图)
·王军涛谈特朗普签署《香港人权法案》的考量及后果 (图)
·高洪明: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与中美关系走向
·隽言隽语: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到底是个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