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国际新闻]
   

劳改幸存者给劳改基金会公开信:劳改纪念馆不容糟蹋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劳改基金建立的“劳改纪念馆”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近期目击者注意到,改纪念馆将大批相关书籍抛弃,另有展品“失踪”。此行为引起劳改幸存者不满,但该机构并未做解释。博讯收到海内外劳改幸存者数十人联合签名信,其中有魏京生、伊利夏提、张林、张菁、薛伟、陈破空 、唐元隽、孙延、遇罗文、宁先华、王 斌、王清营 、蒋 捷、彭基盘、李国涛、魏泉宝、姚诚、廖亦武、孙宝强、齐家贞、谭作人、严正学、唐隆兵、王森、姜立军、郭承明、辛 颖 。
    
     以下是公开信全文:


    
劳改纪念馆不容糟蹋 :“人权日”给劳改基金会第二封公开信

    
    致:
    杨逢时女士
    宋永毅先生、陈奎德先生、夏明先生;
    David Welker先生、林培瑞先生、Jeffrey Fiedler先生、余茂春先生、章家敦先生 (他们在劳改基金会和劳改人权组织最近签署的IRS 990表格中均被列为董事会成员)
    
    2018年12月10日时值国际人权日,旅居美国的劳改幸存者一行人专程从纽约开车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参观劳改纪念馆,并参加魏京生基金会等组织在美国国会举办的有关人权的展览和颁奖仪式。
    
    劳改纪念馆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西北区1901号18街,由已逝的吴弘达先生和许多劳改幸存者经过25年的的努力在2008年建成,是目前世界上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完整地保存着劳改档案和展示劳改实物的纪念馆。“劳改”(Laogai)一词与“纳粹集中营”和苏联“古拉格”一样,被收进英国牛津大辞典,随后进入世界各语种的字典,让全世界人民都得以了解“劳改”的真实内涵,劳改纪念馆也以其独特的方式深刻地揭露了中共专制集团虐杀和残害百姓的真相。经过吴先生的多年苦心经营,该纪念馆已经成为首都华盛顿DC的标志性建筑!这个纪念馆对于成千上万名中国劳改幸存者来说,尤其具有特别的感情和意义。
    
    2016年吴弘达先生去世后,纪念馆在年底关闭,直到2018年9月一群劳改幸存者联名写了第一封“给劳改基金会公开信”之后,关闭了近两年的劳改纪念馆才得以重新间断性地开放(过去是周末也开放)。吴弘达先生去世两年多来,劳改幸存者和纪念馆的劳改产品捐助者们对劳改基金消失的两个中英文网站以及纪念馆里珍藏的极具历史价值的一些捐赠物品的保存状况虽然十分担忧,但并未问责,也未对吴弘达先生去世后剩下的雅虎基金的去向提出质疑。然而,2018“国际人权日”当天,这些劳改幸存者参观完劳改纪念馆后,发现大批珍贵的劳改书籍和研究资料,以及劳改幸存者写下的心得和历史见证,被丢弃在大门外的垃圾桶里,等待垃圾车拖走丢弃,其中包括中文、英文,其它精装本及平装以及未开封的整箱的全新书籍、杂志及研究文献和宣传品,包括刘晓波的著作,以及劳改受难者兼本信签署人廖亦武编著却欲求不得的书籍。这一行人将其中许多书籍成包捡走。他们还从当日纪念馆值班的女士口中获悉:“听说这个纪念馆的房子要卖掉。” 这深深地刺伤和激怒了在场的劳改幸存者,他们对此难以置信。几天后,另外的人权人士参观劳改纪念馆再次发现满满一箱的书籍、文献被抛弃在垃圾桶里,其中包括由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的《观察》杂志,以及黑色文库系列的崭新书籍,如“林昭传”,乃至吴弘达本人的自传《昨夜雨骤风狂》。
    
    事实上,重新开放的劳改纪念馆与过去的纪念馆已不可同日而语——一楼墙上一张揭露共产党酷刑很大的宣传画被撕下丢在墙角;一些展板上的木块和图片掉在地上无人清理,二楼几个展柜都没有开灯,所有的音频和视频设施都没有工作此外,劳改受难者张菁捐助的她在劳改时种植的羊艾茶场的两盒茶叶,以及她本人在劳改队的照片原件不见了踪影;澳大利亚齐家贞女士捐出的右派份子蒋文扬在重庆劳改队使用过的扁担、草帽也消失了;孙立勇捐助的劳改判决书原件也不在展板上。这些物品在2016年5月25日我们参加吴弘达先生的追思会时都还在纪念馆里。这些几经劫难、飘洋过海辗转送达劳改纪念馆的证物,代表着千千万万个在中国共产党统治年代下的先行者和冤魂所遭受的苦难,这些凝结着鲜血的铁证是对共产独裁劳改制度最有力的揭露与控诉,但是,它们现在被随意丢弃和破坏,我们再也不能容忍和沉默!纽约访客联系了劳改基金会的前员工,我们被告知,2016年劳改基金会主管人员在未通知他们的情况下自行更换了办公室和纪念馆的门锁,也没有通知他们交接工作,此后,这些工作人员再也没有回去过,他们对劳改纪念馆和办公室里的情况一无所知。
    
    我们只是偶然发现这些被丢弃的劳改资料,不知道现在的劳改基金会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丢弃行动?不知道他们至今已经糟蹋了多少这些珍贵的历史资料?是据说为劳改基金会主席杨逢时女士下达的命令,还是据称是理事会成员们的主意?这些负责人和他们的律师们是否有权一边领取中国劳改犯的苦难基金换来的薪水,或经济补偿,或项目资助,一边任意糟蹋那些苦难和暴政的见证史料?他们一边享受着美国政府给予的免税福利,一边明目张胆地浪费美国纳税人的金钱!我们感到心痛和愤怒。
    
    魏京生先生——前劳改基金会的理事表示:劳改基金会是劳改幸存者们的基金会,不是任何人的私产,更不是几个声称为理事和他们的律师们的私产。我们是共产暴政的受害者和历史见证人,关闭劳改纪念馆或糟蹋那些展览和文宣物品就是对历史不负责任,就是对我们劳改幸存者的冒犯,我们不会坐视不管,我们再也不能容忍和沉默!
    
    基于上述理由,我们强烈要求:
    
    第一,现任劳改基金会的负责人必须说明我们捐助的劳改文件、物品以及其它各类捐赠物的去向,列出所有这些捐赠物的清单,给出这些资料和实物的最新录像。
    
    第二,追究理事会中相关责任人渎职、不作为的责任以及其它任何违法、违规的行为,对于遗失我们捐助的劳改展品、故意损毁和浪费劳改基金会的资源和财产进行严厉处罚和经济赔偿,所有法律费用必须由当事人自付,不得由劳改人权组织(Laogai Human Rights Orgnazition)和劳改基金会(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支付。
    
    第三,现任劳改基金会杨逢时等负责人要向社会大众,特别是我们这些劳改受难者作出说明,纪念馆为何要关闭近两年?
    
    第四,公布2007年劳改基金会与雅虎达成和解协议的文件内容;公布劳改人权组织和劳改基金会基金目前的剩余款项,以及吴弘达先生去世后资金去向的明细。
    
    第五,基于目前掌管雅虎基金的“劳改人权组织”和具体实施运作的“劳改基金会”全体人员中无一人是劳改幸存者,为了上述两组织正常而健康地发展,我们要求一名德高望重的劳改幸存者出面重组这两个理事会,修改相关章程,完善管理和监督,并定期向社会公布财务和人道援助情况。
    
    第六,鉴于当初是由美国国会出面协调劳改基金会与雅虎公司达成的和解,我们希望国会和雅虎公司等负责监督实施以上要求,或由法院判决执行。
    
    2018年12月10日
    劳改幸存者群体
    发起人:
    美国:
    魏京生、伊利夏提、张林、张菁、薛伟、陈破空 、唐元隽、孙延、遇罗文、宁先华、王 斌、王清营 、蒋 捷、彭基盘、李国涛、魏泉宝、姚诚
    
    欧洲:
    廖亦武
    澳洲:
    孙宝强、齐家贞
    
    中国:
    谭作人、严正学、唐隆兵、王森、姜立军、郭承明、辛 颖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8006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原劳改基金会重组,未来侧重人权研究
·原劳改基金会重组 未来侧重人权研究 (图)
·新改组劳改研究基金会设立两项重要资助项目
·新改组的劳改研究基金会设立两项重要资助项目
·金正恩治下朝鲜的暴行:劳改营网络和洗脑机器 (图)
·3名美国公民从朝鲜获释:劳改2年像梦 (图)
·3美国人离开朝鲜劳改营 或于美朝峰会期间或释
·朝鲜劳改15月 美国学生成植物人只会眨眼 (图)
·齐家贞和张菁呼吁重开《劳改博物馆》
·金正恩的妹妹掌权即送87岁上司劳改 (图)
·视频:劳改基金会吴弘达遇难 追思会在国会图书馆举办 (图)
·被朝鲜囚禁最久的美国人回忆劳改营中的磨难 (图)
·劳改基金会人权活动家吴弘达在洪都拉斯“溺水”身亡 (图)
·美国之音:毕生争人权,吴弘达与中国劳改制度 (图)
·劳改基金会创办人吴弘达遇意外去世终年79岁 (图)
·人权活动人士、劳改基金会创始人吴宏达去世 (图)
·三次下放劳改 崔龙海怎么又翻身了 (图)
·朝鲜判处加拿大韩裔牧师林贤洙无期劳改 (图)
·朝鲜高官崔龙海因电厂问题被“劳改” (图)
·彭丽媛出丑 “化妆师肯定要捉去劳改” (图)
·中国清真寺上飘五星红旗 新疆维族人被“劳改营” (图)
·中国麦当劳改名金拱门 网友取笑
·真的没看错!中国麦当劳改名金拱门
·刘晓波与刘霞:超越劳改营铁窗的爱 (图)
·陈世忠谈劳改重体力工作 习近平能扛200斤?
·八旬右派撰写劳改三部曲,晚年病重贱卖作品筹药费 (图)
·河南建上访训诫教育中心疑是劳改所2.0版 (图)
·人权组织忧劳改制度改头换面借尸还魂
·无国界记者:拍摄有关女子劳改营纪录片的导演杜斌被警察绑架 (图)
·美国节日包装盒里发现来自沈阳劳改农场的一封信
·官方澄清:“人民币由劳改犯印制”实为臆测
·中国五大劳改营的往事掠影
·父亲劳改日记
·花季少年劳改泪,白发“盛世”说“社教”
·高文俊: 大陆沦陷与中共劳改忆往
·“劳改”载入牛津英语词典
·人间地狱「劳改营」
·廖亦武—劳改营幸存下来的诗人 (图)
·谢选骏: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程凯:给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的建议
·不可为罪恶的劳改制度辩护:驳程凯先生的谎言/严家伟
·陈光诚:劳改产品到底有多脏?
·王小洪:我所了解的劳改基金会和吴弘达先生 (图)
·倪艮山:《北大荒劳改纪实》序言
·劳改产品出口:谎言 永远无法掩盖事实/朱鸣
·彻底铲除劳改产品/朱鸣
·共同努力 杜绝劳改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朱鸣
·一位被村民叫做“劳改犯”的老兵(图)
·槟郎:劳改工地的女郎
·严家伟:我是“劳改”制度的活化石!—写在劳改纪念馆开馆时
·李贵仁:写在劳改纪念馆开馆前夕
·胡平: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墻-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
·胡平:梦断未名湖——二十二年劳改生涯纪实
·陶君:劳改、肺结核和我的视网膜脱落(狱中记事)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徐文立:在华盛顿“劳改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刘晓波: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