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国际新闻]
   

本·拉登母亲首次开口: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11日 转载)
    
    来源:上观新闻
      
    “9·11”事件之后,已经过去了17年。今年6月,奥萨马·本·拉丹的母亲首次接受采访,向记者们讲述了她记忆中的奥萨马。英国《卫报》8月3日刊文对此进行了报道,文章编译如下:
    
    本·拉登母亲首次开口: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9·11”事件已经过去17年了,奥萨马·本·拉丹(Osama bin Laden)的家族仍然对沙特社会有着很大影响力,同时也让人们想起沙特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他们能摆脱他的阴影吗?
    
    一间宽敞的房间里,一位穿着鲜艳长袍的女士坐在墙角的沙发上。她的红色头巾映在一个玻璃柜门上,柜子里陈列着家族的传家宝和一些贵重物品,其中,最显眼处是她的长子的照片。照片中,他面带微笑,留着大胡子,穿着一件军用夹克。
    
    阿莉亚·加尼姆(Alia Ghanem)是奥萨马·本·拉丹的母亲,她吸引了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她的身边坐着她的两个小儿子,艾哈迈德(Ahmad)和哈桑(Hassan),还有她的第二任丈夫穆罕默德·阿塔斯(Mohammed al-Attas),一个身材瘦削,健康,穿着白袍的男人,是他抚养了这三个兄弟。
    
    说起这个与全球恐怖主义的兴起有关的人,家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可以讲。但是,今天的主讲是加尼姆。对她来说,那仍然是一个她深爱着的儿子,一个不知何故迷了路的孩子。“我的生活非常艰难,因为他离我那么远。”她认真地说,“他是个很好的孩子,他非常爱我。”加尼姆已经70多岁了,健康状况也不太稳定。加尼姆指着阿塔斯说:“奥萨马3岁开始是他抚养的。他是个好人,对奥萨马很好。”
    
    本·拉登母亲首次开口: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在这座位于沙特阿拉伯吉达的豪宅的一个角落里,这家人聚在一起。吉达是本·拉丹家族几代人的居住地。他们仍然是沙特王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并与沙特的建设紧密相连,本·拉丹家族有着强大的财富和影响力。在富裕的吉达,街边都是大庄园,而本·拉丹家族是这个社区最著名的居民。
    
    多年来,加尼姆一直拒绝谈论奥萨马,家族中所有人都不愿提起关于他的回忆。在他担任“基地”组织头目的20年里,他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发动了袭击。2011年,他在巴基斯坦被击毙。
    
    现在,以雄心勃勃的32岁王位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王储为首的沙特阿拉伯新领导层,已经同意了我去采访这个家族的请求。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之一,他们的活动仍受到密切关注。奥萨马留给这个国家和他的家人的是严重的灾难,高级官员们相信,通过让本·拉丹家族讲述他的故事,可以证明他是一个被驱逐的人,而不是一个政府特工。长期以来,有批评人士一直声称奥萨马得到了国家的支持,因为在“9·11”事件的19名劫机者中有15人来自沙特阿拉伯。一些“9·11”事件遇难者的家属对沙特发起了法律诉讼,虽然至今未获成功。
    
    在我们最初的交流中,奥萨马·本·拉丹的家人非常谨慎,他们不知道打开旧伤疤会是宣泄还是再次的伤害。但经过几天的交流,他们同意了这次谈话。当我们在六月初一个炎热的日子会面时,房间里还坐着一位沙特政府的看守,不过她没有试图影响谈话。我们这边还有一名翻译。
    
    加尼姆坐在奥萨马同母异父的兄弟们中间,回忆着她的长子,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腼腆的男孩。她说,他在20岁出头的时候变成了一个坚强、有行动力、虔诚的人,那时候他在吉达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King Abdulaziz University)学习经济学。他就是在那里变得激进起来的。“大学里的人改变了他。”加尼姆说,“他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在那里遇到了阿卜杜拉·阿扎姆(Abdullah Azzam),他是穆斯林兄弟会的一员,也是奥萨马的精神顾问,后来被沙特阿拉伯流放。“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直到他在20出头的时候被一些人洗脑了。你可以称之为邪教。他们为自己的事业赚钱。我总是告诉他离他们远点,他从不告诉我他在做什么,因为他太爱我了。”
    
    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奥萨马前往阿富汗,抵抗苏联的侵略。“早些年见过他的人都很尊敬他,”哈桑说,“一开始,我们为他感到骄傲。即使是沙特政府也会以一种非常高贵、尊重的方式对待他。然后,‘圣战者’奥萨马出现了。”
    
    当哈桑努力解释着从狂热分子到全球“圣战”分子的转变时,随之而来的是长时间令人不安的沉默。“我为他感到骄傲,只因为他是我的哥哥。”他最终继续说道,“他教会了我很多,但我从不以他为荣。他在全球舞台上一举成名,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本·拉登母亲首次开口: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加尼姆聚精会神地听着,当话题回到奥萨马的成长岁月时,她变得更加活跃。“他很直。在学校成绩非常好,他真的很喜欢学习。他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阿富汗——他总是打着家族企业的幌子偷偷溜走。”
    
    她有没有怀疑过他会成为一个“圣战”者?“我从来没有想过。”
    
    当她意识到他成了一个“圣战”者时,感觉如何?“我们非常沮丧。我不希望这一切发生,他为什么要像这样把一切都弃之不顾呢?”
    
    这家人说,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奥萨马是在1999年的阿富汗,那一年,他们去坎大哈城外的基地看望了他两次。“这是他们从俄罗斯人手中夺回的机场附近的一个地方。”加尼姆说:“他很高兴地接待了我们。他每天都带我们四处参观。他猎杀了一只动物,我们吃了一顿盛宴,他邀请了所有人。”
    
    加尼姆渐渐放松下来,谈起了她自己在叙利亚沿海城市拉塔基亚的童年。她在一个阿拉维派家庭长大,阿拉维派是什叶派伊斯兰教的一个分支。她说,叙利亚的菜肴比沙特的好吃,地中海边的气候也比沙特舒服,那里温暖湿润的夏季与吉达6月份的高温形成鲜明对比。加尼姆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移居沙特阿拉伯,1957年奥萨马出生在利雅得。三年后,她与他父亲离婚,并在20世纪60年代初嫁给了阿塔斯。奥萨马的生父有54个孩子,以及至少11个妻子。
    
    当加尼姆去隔壁房间休息时,奥萨马同母异父的弟弟们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他们指出,母亲这个角色常常使人们不够客观。“从‘9·11’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17年了,她仍然在帮奥萨马开脱。”艾哈迈德说,“她非常爱他,拒绝责怪他。相应的,她责备他周围的人。她只知道他的好男孩的一面,那确实是我们都看到过的一面。但是,她从未了解过他作为‘圣战’者的那一面。”
    
    “我震惊了,惊呆了!”艾哈迈德回想起当年听说了来自纽约的报道后的感受,“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在之后的48个小时内,我们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了那是奥萨马干的。从最小的到最大的,我们全家都为他感到羞愧。我们知道我们所有人都将面临可怕的后果。我们在国外的家人都回到了沙特。”他们本来分散在叙利亚、黎巴嫩、埃及和欧洲各地。“在沙特,有一项旅行禁令。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维持对我们家族的控制。”整个家族所有人都承认他们受到了当局的审问,并且,在一段时间里他们被禁止出国。
    
    本·拉丹的遗产仍然是沙特王国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我见到了图尔基·费萨尔(Turki al-Faisal),他曾担任沙特情报部门负责人达24年之久(1977年至2001年9月1日),我们在他位于吉达的别墅里见了面。他是一个博学的人,现在已经70多岁了。图尔基戴着绿色袖扣,袖子上挂着沙特国旗。“有两个奥萨马·本·拉丹,”他这么对我说,“在苏联占领阿富汗之前是一个,之后又是一个。以前,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不是一名战士,他自己承认在一次战斗中晕倒了,当他醒来时,苏联对他所在的阵地的进攻已经失败了。”
    
    然后,本·拉丹从阿富汗去了苏丹,渐渐地他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恶化,代表沙特王国与他交谈的正是图尔基。虽然“9·11”事件之后,这些谈话内容已经受到了严密的审查。但是,直到17年后的今天,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那死去的2976人以及受伤的6000多人的亲属依然拒绝相信,一个输出了这种极端保守主义信仰的国家,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本·拉登母亲首次开口: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当然,本·拉丹前往阿富汗是沙特阿拉伯知道并支持的,沙特反对苏联占领阿富汗,于是与美国一起,武装并支持那些与之作战的组织。这个年轻的“圣战”者拿出了家族财产的一小部分,用来收买影响力。当他回到吉达时,受到战争和苏联失败的鼓舞,他变成了另一个人。图尔基说。“从1990年开始,他形成了一种更加政治化的态度。他想要驱逐来自也门的共产党人和来自南也门的马克思主义者。我去见了他,并告诉他最好不要牵扯进去。他在煽动那些沙特的崇拜者。他被要求停止这些行为。”
    
    “他有一张扑克脸,” 图尔基继续说,“他从不做鬼脸,也不笑。在1992年到1993年间,纳瓦兹·谢里夫(Nawaz Sharif’s)政府在白沙瓦组织了一次大型会议。”那个时候本·拉丹已经被阿富汗的部落首领庇护。“有人呼吁穆斯林团结起来,迫使穆斯林世界的领导人停止互相残杀。我看到他也在那里。我们的目光相遇了,但我们没有说话。他没有回到王国,他去了苏丹,在那里他做起了蜂蜜生意并资助了一条公路。”
    
    本·拉丹的宣传活动在流亡期间有所增加。“他常常把声明传真给每个人。他的家人试图劝阻他,派出了使者之类的,但都失败了。他可能觉得政府没有认真对待他。”
    
    到1996年,本·拉丹回到了阿富汗。图尔基说,王国察觉到了有问题,希望让他回来。于是,图尔基飞往坎大哈与当时的塔利班首领奥马尔(Mullah Omar)会面。“他说:‘我不反对把他交出来,但他对阿富汗人民很有帮助。’他说根据伊斯兰教的规定,本·拉丹得到了庇护。”两年后,也就是1998年9月,图尔基再次飞往阿富汗,但这一次却遭到断然拒绝。“在那次会议上,他俨然成了另一个人。” 图尔基谈到奥马尔,“更加矜持,满头大汗。他没有采取合理的语气,而是说‘你怎么能迫害这个献身于帮助穆斯林的有价值的人呢?’”图尔基说,他警告了奥马尔:他所做的一切将伤害阿富汗人民。然后图尔基离开了阿富汗。
    
    次年,他的家人访问了坎大哈。随后,美国对本·拉丹的一处住所进行了导弹袭击,以回应“基地”组织对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大使馆的袭击。似乎,在沙特和西方情报网都无法找到的地方,一群直系亲属轻易地找到了他。
    
    据利雅得、伦敦和华盛顿特区的官员称,本·拉丹从此成为了世界头号反恐目标,他决意利用沙特公民在东西方文明之间制造隔阂。“毫无疑问,他故意选择沙特公民参与‘9·11’阴谋。”一名英国情报官员告诉我,“他确信这将使西方反对他的······祖国。他的确成功地煽动了一场战争,但并不是他所期望的那场战争。”
    
    图尔基声称,在“9·11”事件发生前的几个月,他的情报机构就知道有人在策划一些麻烦的事情。“在2001年的夏天,我收到了其中一个警告,警告说一些惊人的事将要降临在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和阿拉伯人身上。我们不知道在哪里,但我们知道有人在计划阴谋。”
    
    在国内的一些地方,本·拉丹仍然是一个受欢迎的人物,那些人称赞他在为真主效力。然而,很难衡量支持度究竟有多高。他的直系亲属被允许回到沙特王国,至少有两个奥萨马的妻子(其中一个当他在阿伯塔巴德被美国特种部队击毙时与他在一起),以及他们的孩子们现在住在吉达。
    
    本·拉登母亲首次开口:他是个很好的孩子

    “我们和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耶夫(Mohammed bin Nayef)关系很好。”艾哈迈德告诉我,“是他让他的妻子们和孩子们回来的。”虽然他们在城中有行动的自由,但是不能离开王国。
    
    奥萨马的母亲很喜欢这次的交谈。“几乎每周我都会和他的后宫聊天。”她说,“他们就住在附近。”
    
    奥萨马的妹妹,法蒂玛·阿塔斯(Fatima al-Attas),没有参加我们的会面。她后来在巴黎的家中发邮件说,她强烈反对母亲接受采访。尽管她的弟弟们和继父祝福她,她依旧觉得她的母亲是被强迫说话的。然而,加尼姆坚持说,她很乐意聊这些,本来可以谈得更久。这种紧张关系的存在,或许是这个大家族在王国复杂地位的一个标志。
    
    我问这家人关于本·拉丹最小的儿子,29岁的哈姆扎的情况,他被认为在阿富汗。去年,他被美国正式认定为“全球恐怖分子”,似乎在“基地”组织新领导人和奥萨马前副手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的支持下,接过了父亲的衣钵。
    
    他的叔叔们摇摇头。“我们觉得所有人都在担心这件事。”哈桑说:“我知道,哈姆扎会说:‘我要为父亲报仇。’我不想再这样了。如果哈姆扎现在在我面前,我会告诉他:‘愿真主指引你。三思而后行,不要重蹈你父亲的覆辙。你正在走向灵魂中可怕的部分。’”
    
    哈姆扎·本·拉丹的持续崛起很可能会给这个家族摆脱过去的努力蒙上阴影。这也可能阻碍沙特的萨勒曼王储塑造一个新时代的努力,在这个时代,本·拉丹被塑造成反面典型;在这个时代,曾经受到沙特王国认可的强硬教条不再为极端主义提供合法性。尽管沙特阿拉伯以前也尝试过改革,但改革的广度远不及当前的改革。不过,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能对这个在不妥协的世界观中发展起来的社会造成多强的冲击,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沙特阿拉伯的盟友持乐观态度,但也发出了警告。与我交谈的英国情报官员告诉我:“如果萨勒曼无法突破现状,势必将会出现更多的奥萨马。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能摆脱诅咒。”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005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本·拉登之子娶了911头号劫机犯之女 (图)
·本拉登逝世后母亲首度受访:他在大学被洗脑
·被遣返的"本拉登保镖"要不要再接回德国? (图)
·他为美军击毙本拉登立大功 为何又被判了25年 (图)
·东盟峰会高官预备会议明在马尼拉登场 (图)
·美中情局公布大量“本 拉登档案” 包括其个人日记 (图)
·拉登28岁儿子或成基地新头目 誓言报仇 (图)
·拉登儿被捧为阿盖达新头目 鼓动独狼恐袭 (图)
·他喘着粗气说:美国人来了 拉登妻子回忆 (图)
·拉登妻子谈丈夫被杀之夜:喘着粗气说"美国人来了" (图)
·拉登之子发复仇令 号召攻击美国俄罗斯 (图)
·拉登儿子长大了 为父复仇要袭击美国 (图)
·川普反恐捷报 本拉登女婿遭无人机击毙 (图)
·美国将拉登之子列为恐怖分子 但未发布通缉令 (图)
·描述击毙本·拉登畅销书作者被判上缴700万美元 (图)
·美前海豹突击队员披露击毙拉登内情 稿酬交政府
·本拉登之子呼吁年轻人推翻沙特利雅得政权
·里约酒吧为奥运选手提供夜生活 老板酷似本·拉登
·拉登之子扬言为父报仇 称要对美发动"报复攻击" (图)
·本·拉登之子承诺将会为父亲向美国报仇
·模仿猎杀本·拉登?中国在新疆特训反恐武装 (图)
·中经实时报:徐明双城记 曾与本拉登合作
·禁毒局局长讲述追捕糯康内幕:难度堪比抓捕拉登
·90后男孩受拉登影响自制炸弹搞恐怖事件"敲钱"
·本·拉登被击毙前的隐居生活:喝壮阳药 看色情电影 (图)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高洪明
·从本拉登之死看《韩非子》的“备内”思想/谢选骏
·中共与恐怖大亨本·拉登是同一货色/孟子鸣
·杨恒均:反思911,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毛主席”最新最高指示:本拉登同志死得其所/王宁 (图)
·新西兰财政预算、贾甲和本拉登/王宁 (图)
·从马克思说到本拉登/淳于雁
·宾拉登呜呼,中国恸失反美同志/林保华
·北京官媒担心:中共步本·拉登后尘/陈破空
·本·拉登绝对不是这次死的/水镜
·美媒盘点本·拉登之死的十大赢家和五大输家 (图)
·拉登死了,美中利益关系也会变/何频
·本拉登这次真的“膈儿屁”了/淳于雁
·看拉登12岁女儿的新闻,就知道恐怖分子是怎样练成的了/林云海
·成也中东、败也中东--本拉登之死对中国的影响/郭保胜
·谁会是拉登的接班人/陶短房
·沉痛哀悼拉登同志(喉舌版 /老黑
·解龙将军:猎杀宾·拉登像一场精心排练的节目
·卡扎菲和本拉登/秦晋
·拉登之死仅仅是反恐的逗号/张国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