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六四”祭日:澳洲街头的“坦克人”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07日 转载)
    
    “六四”祭日:澳洲街头的“坦克人”


    (“六四”27周年之际,旅澳时政漫画家巴丢草以“坦克人”的形象伫立在澳洲街头。Alycia Bennett拍摄 巴丢草提供)
    
    1989年北京长安街上那名孤身阻挡坦克的中国男子无疑是“六四”事件中最撼动人心的一幕。那一年,出生在中国的巴丢草(网名)还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婴儿。 27年后,他成为旅居澳大利亚的一名时政漫画家。2016年6月4日这天,他模仿“坦克人”的形象,伫立在澳洲街头,用行动向当年的那名男子致敬。
    
    1989年6月5日清晨,解放军血腥镇压天安门示威的第二天,北京城一派肃杀。长安街上,一队坦克车徐徐驶过。忽然,一名男子走到车队前,用单薄的身躯拦住了车队的前进。领头的坦克几度试图绕过他,但他固执地挡在那里,还一度爬到坦克的炮塔上。最终路边几名男子跑上前来将他带走。
    
    当晚,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义正辞严地抨击他是“螳臂当车的歹徒”。这名男子的姓名和生死至今没有定论,在西方和中国民间,人们叫他“坦克人”。
    
    27年间,“坦克人”的形象遍及世界各地,几乎成为1989年那场政治运动的代言人。他是个人与强权抗争的时代标志。
    
    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白衣黑裤,一双皮鞋,一手提着皮包,一手拎着塑料袋,这是“坦克人”留给世人的背影,也是今年的“六四”纪念日,旅居澳洲的时政漫画家巴丢草高高站立在澳洲街头的样子,只不过他的脸上多了一副电影《V刺客》中的面具。
    
    再现“坦克人”是巴丢草多年的心愿,他希望这个日子不会为世人忘怀。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于‘六四’,我们不可以去把它遗忘掉。‘坦克人’可以说是‘六四事件’一个图腾似的人物。其实他站在那里就代表了对整个事件的回顾,对整个事件进行反思,也是对于这个悲剧背后的刽子手的一种谴责。”
    
    华人是澳洲最大的少数族裔。巴丢草说,通过这样的行动,他也想看看在这样一个有众多华人留学生和华人移民的地方,人们对于“坦克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为自己的行为艺术选择的其中一处地点靠近一间孔子学院。他听到来往的路人有人用中文谈论他,有的表示好奇,有的认出“坦克人”的形象,给他拍照,还呼朋唤友地来看他。这让他感到欣慰,也让他对外界所说的华人普遍的政治冷漠有了些许不同认识。
    
    巴丢草承认,这次行动前他也忐忑不安,曾经设想假如面具被人撕掉要做什么反应,但他还是选择站出来。他说,以前自己绝没有这样的勇气。在中国时,父母不让他碰画笔,担心他迟早会惹上麻烦。
    
    由于家庭背景的缘故, 一家人对政治多少心怀恐惧。 “祖父是做电影的,也因为电影丧了命,”巴丢草对美国之音说,儿时的他就知道, 祖父是中华民国第一代电影人,因为拍了一部是官方视作“大毒草”的电影,反右运动中被发配到边疆劳改,后来贫病交加,死在了劳改营, “和夹边沟的枯骨一样,尸骨都没有。”
    
    父亲几岁就成了孤儿,是被人唾骂的“狗崽子”,因为老师的举报,没有上成大学。多年来,父母对政治始终保持沉默。巴丢草说,是恐惧导致了他们的沉默,而沉默更加剧了这种恐惧。但是巴丢草说:“我理解他们,父辈那一代是被政治偷走大半生的人。”
    
    在中国时,因为恐惧,巴丢草也选择做了“沉默的大多数”。大学时,一个偶然机会,他看了一部“六四”题材的纪录片,这成为他告别懦弱的转折点,“我当时很感动,看到在不远之前的中国大学生这么有理想,这么有行动力,反观现实,我那一代的大学生没有这样的生命中的活力,没有这样的对自由的向往,对于民主的这些抱负,所以就觉得也非常可悲。”
    
    和天安门广场上那些大学生的理想主义相比,巴丢草说,自己的大学时代就像“一具吃饭的尸体。”
    
    几年前他离开中国赴澳求学,在那里他找到了自由的创作空间,也在“六四”精神的感召下,拾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
    
    近年来,巴丢草成了互联网上十分活跃的时政漫画家。他的作品以黑白红为主要基调,紧跟时事,辛辣犀利。他说,艺术是他的抗争手段,艺术帮助他克服恐惧。不过,他至今不敢告诉父母自己在澳洲画的这些画。
    
    两年前“六四”事件25周年的时候,巴丢草在右臂上纹了一个坦克人的纹身。他说,这是他作画的手臂,他希望借由“坦克人”来让自己不忘作画的初心。美国之音报道 (博讯 boxun.com)
3652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大使馆前举行六四27周年烛光纪念会
·加拿大总共领馆前举行纪念六四27周年集会 (图)
·六四”27周年大使馆前“民主女神”竖起“中共暴行展”铺开 烛光点亮 (图)
·图集:德国法兰克福中领館前、罗马广场六四纪念 (图)
·多伦多华人纪念六四屠杀 姜野飞妻领事馆前抗议 (图)
·国际电视连线会议纪念“六四”讨论申遗 (图)
·美国国务院就“六四”天安门事件发表声明 (图)
·纽约时报广场举办纪念六四27周年活动
·华盛顿受难者纪念广场举办六四27周年烛光纪念活动 (图)
·中国民主阵线日本分部“八九・六四”二十七周年纪念系列活动之一
·六四27周年 段井刚等曼谷同仁举行烛光晚会 (图)
·美国会跨党委员会致函习近平 促解禁“六四” (图)
·巴黎纪念“六四”27周年系列活动/巴黎动态 (图)
·海外民运组织再推“六四”进入世界记忆名录 (图)
·法国六四纪念活动之一:巴黎六四纪念碑前 (图)
·纽约各界纪念“六四”27周年烛光晚会
·民主党全球民运团体纽约等地举行六四27周年纪念活动 (图)
·2016年法兰克福“六四”27周年纪念活动公告 (图)
·纪念六四27周年:孙凯推出纪录片《89之光》 (图)
·廖亦武:“六四”后在监狱里创作出《毛时代的爱情》 (图)
·六四过后黎建军等大陆民主维权人士仍遭当局严控
·博闻现场:六四之夜的天安门 与香港维园判若两极 (图)
·北京等地抓捕打压纪念六四人士(附:万安公墓祭文)
·六四27周年:北京维权人士野靖春天安门前拍照 (图)
·广西六四砍人抢劫,警察制服歹徒很久伤员得不到救治 (图)
·从六四学潮到微信时代的诗人俞心樵 (图)
·统计:六四“敏感日”遭警方侵犯人权的中国公民 (图)
·香港六四网站遭袭 主办方认定中国捣鬼
·六四27周年:在严厉打压下纪念,要让六四之火烧赵家楼 (图)
·“六四”27周年:年轻人有话要和习近平说
·悼念六四禁不绝 北京加强维稳 (图)
·北京市公安局草木皆兵 借六四抓访民李美清等人 (图)
·六四屠杀27周年,你选择遗忘还是记忆?
·六四27周年前夕北京严阵以待
·远去的记忆:海外的中国年轻一代谈“六四” (图)
·六四前夕著名抗暴勇士齐志勇先生被当局严密监控 (图)
·“六四”27周年在即 亚洲多地举行悼念活动 (图)
·"六四"27周年:年轻人有话要跟习近平说/视频
·六四未到六二也敏感 中共防陈希同「阴魂不散」
·悼念六四 至少3人被抓
·艾晓明揭新闻系学生六四中弹后,被解放军补刺刀遇害 (图)
·纪念六四专题:三小时纪录片《天安门》
·阎久戚: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图)
·赵紫阳六四遭罢黜 许家屯转告两句话 (图)
·解密文件流出 曝六四事件惨烈细节 (图)
·揭秘:央视主播薛飞六四后的曲折人生 (图)
·“六四”38小时挣扎——不是昨天的回忆,而是不灭的希望
·六四屠城:李光耀力挺邓小平镇压 (图)
·六四领袖马少方回忆:没见到广场死人
·学生目睹六四开枪 坦克在天安门广场将母婴辗成肉酱 (图)
·英媒:中共六四期间曾试图向外转移资金 (图)
·“六四”屠夫邓小平命令授予十烈士“共和国卫士”称号
·六四秋后算账 陈云力保中顾委四君子党籍 (图)
·到底是谁下令开枪?——六四亲历记
·六四当日成都发生了什么——地方诸侯为保官位不惜制造大规模的血腥暴力事件
·吴仁华:图说八九六四屠杀(22图) (图)
·戒严部隊首長因六四“平暴”升官晉級名單/ 吴仁华
·朱敦法:瀋陽軍區「六四平暴」秘聞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图)
·六四25周年回顾(一)事件的前因 (图)
·何清涟:六四事件为何成为中国政治死结 (图)
·汲喆:六四体验是“个人和巨大历史潮流相遇” (图)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曾节明
·曹长青: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的异同
·“六四与我何关?” 美刊叹中国新生代(2)
·曾节明:“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谢选骏:六四感言 两个三十年都要否定
·谢选骏:六四27年的反思
·“六四与我何关?” 美刊哀叹中国新生代(1)
·六四纪念专辑:学者与学运领袖反思六四 (图)
·周晋:介绍《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六四屠杀27周年 选择遗忘还是选择记忆
·国母为六四戒严部队大唱赞歌与率兽食人等同否/王玲
·王德邦:中国绕得开“六四”这道坎吗
·基督徒更应该纪念六四27周年/郭宝胜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曾节明
·郭宝胜:基督徒更应该纪念六四27周年
·今年的六四,国母可去天安门广场唱歌慰问部队?/王玲
·六四是真正的民主运动吗?/任迺俊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 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夏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