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国际新闻]
   

闾丘露薇:吉隆坡七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2日 转载)
    
    来源:南都周刊 作者:闾丘露薇    

       对于马来西亚,在MH370神秘失踪之后,中国人在认识上出现了分野:之前是旅游胜地,现在更多的是夹杂愤怒的情绪。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都是简单而又有失偏颇。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我们的特约记者记录下吉隆坡的七日,马来西亚政治体系的各方运作,见证了混乱、傲慢、习惯与不可思议。
    
      我们也走访了一些马来人,他们给自己的国家如下关键词:很小、和平、高成本、政治动荡、无能、贪污、危险、倒退。
    
      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马来西亚?

    
      3月24日晚上10点钟,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召开记者会,表示在看过英国的卫星数据之后,认为飞机已经“终结”在南印度洋。他没有说得出这个判断的理由,也没有用“坠机”这个词,不过如果飞机在南印度洋停止飞行,而周边又没有可着陆的机场,那可以判断飞机已经坠毁了。
    
      其实就在纳吉布的记者会之前半个小时,我已经得到马来西亚航空透过微信群发给家属的短信,短信直接了当地说:对于没有生还者表示遗憾。短信用英文发出。
    
      用这样的方式通知家属,我觉得很奇怪,为何不能把家属聚集在一起,用一个更加人性化一点点的方式通知这个消息?当然我更加觉得奇怪的是,在过去一个星期,马方一直非常谨慎,不肯给出任何结论性的答案,为何突然之间,在澳大利亚的搜寻也只是发现了更多飘浮物,并没有找到实物证据,也就是还没有找到飞机残骸的情况下,就匆匆忙忙宣布这个判断?
    
      第二天,即3月25日,澳大利亚副总理表示,马来西亚政府的这个宣布,意味着搜寻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而根据芝加哥准则,接下来的搜寻和调查工作必须由马来西亚政府主导。这对很多人,包括我来说,并不是乐意听到的消息,说到底,是对于马来西亚政府的主导能力依然保持怀疑。
    
      混乱的开始
    
      回想3月8日,MH370失联消息传出来那天,我正在北京采访两会。每天和家属一样,通过电视了解事件的最新进展,也追访到北京的马航高层,不过他们透露的内容不多,总是说,要等马来西亚的记者会发布之后。只是,吉隆坡的记者会也没有太多消息,机组人员和塔台的最后通话内容,结果还是中国乘客的家属从马航的嘴中问了出来。
    
      其实在北京的时候,我已经对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和马来西亚政府的反应觉得不可思议,第一个问号,就是为何在飞机失联之后几个小时,才向外界公布这个消息?随后来到马来西亚采访,听当地同行的介绍才知道,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居然也是在接到了妻子的电话之后,才知道马航出事了,他的妻子在电话里面告诉他:“一架飞机不见了。”这让我对马来西亚政府的通报机制觉得匪夷所思,这么严重的事故消息,难道不应该是第一时间由民航局长,或者国防部长报告给总理的吗?
    
      当我3月15日从北京赶到吉隆坡的时候,正好赶上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新闻发布会,这是马航事件之后,马国总理第一次公开面对记者。用他的话来说,意味着搜寻进入第二阶段,他宣布,停止在南海的搜索,因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飞机可能飞向南北两个走廊,一个进入中亚,一个则是印度洋。这让越南还有中国之前一周的搜寻工作,白忙了一场。
    
      马来西亚政府是不是一早已经知道飞机不在南中国海?这一直是媒体还有马来西亚反对党追问的问题,尤其是英国媒体引述卫星公司的消息源报道说,3月10日,卫星公司已经根据接收到的来自飞机的信号,计算出飞机可能的南北两个走廊的飞行位置,11日已报告给马来西亚政府,但是到15日,纳吉布才宣布在南中国海的搜寻结束。为何要拖延这么多天?这样的拖延是不是导致了搜寻的延误?所有的这些问题,自然无法在马来西亚政府身上得到答案。
    
      纳吉布那天的记者会没有安排任何答问环节,而之后的例行记者会也突然宣布取消。比我早到一个星期的同事叫我不要觉得诧异,因为不准时、随时取消记者会,已经成了惯常现象。
    
      不过,从3月16日开始,记者会倒是没有取消过,而且相当准时。态度有些轻佻的马国交通部长希沙姆丁,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面,看得出他对待媒体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我刚到吉隆坡那两天,发现希沙姆丁对于记者有些尖锐的提问,总是忍不住要反击一下。比如英国Sky News的记者质问他:是不是承认马来西亚政府在处理这个事件中,犯了很多的错误,是不是欠家属一个道歉?他反过来指责记者:这样的提问是“不负责任的”。
    
      这样的回应让在场的很多媒体人一阵哗然,除非习惯了对媒体指手画脚,或者不习惯媒体的监督,很少有官员会如此公开指责记者。不过也许是吸取了教训,当中国家属到新闻中心抗议后的第二天,当被CNN记者大声质问,用粗暴手法对待中国家属是不是觉得羞耻的时候,希沙姆丁的态度缓和了很多,虽然他没有说“抱歉”,但是使用了“遗憾”。
    
      家属的抗议
    
      3月19日,几名中国家属在记者会上的突然出现,让马来西亚政府措手不及。在家属们向媒体哭诉了十分钟之后,警方把家属抬出了记者室。这让记者们很不爽,扛着摄影机追着警方质问:为何不让家属和媒体说话?家属们的诉求很简单,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向他们提供更多的真相,批评马方拖延时间。
    
      打开CNN、BBC,关于家属的报道24小时滚动播出。记者们的报道充满了对家属的同情,以及对马来西亚官方处理手法的不满。而从这天开始,这些媒体对于家属的报道,尤其是对在北京的中国家属的报道,分量增加了不少。
    
      我的同事当天晚上就电话采访了抗议者之一,他向我们讲述了被带离会场之后,马来西亚政府的一名官员来见他们,给他们讲述了一些最新情况。不过这名家属在抗议后的第三天,突然离开了马来西亚,之所以觉得突然,是因为之前他在接受我同事的访问时说过,一定要等到有消息之后才会回国。
    
      MH370中国乘客的家属们在马来西亚的处境,让人充满了疑惑。就在这些家属抗议前一天,因为我们的报道,一名在马来西亚的中国家属表示,自己在当地行动不自由,就像“坐牢一样”。
    
      中国家属的这场抗议显然是有备而来,因为他们带着制作得非常专业的横幅,马来西亚本地的媒体人都很好奇,因为他们很确定,在马来西亚,是没有人敢给这些家属制作这样的横幅的。
    
      中国家属的抗议立即成为全球媒体的头条。第二天,我接到一个在北京的家属的私信,她说,如果不是这些在吉隆坡的家属这样做,马来西亚政府根本不可能派出高层代表团和他们对话。确实,在北京的家属们,事发后的第三天就提出了要和马来西亚官方对话的要求,当我在北京采访的时候,明明马方答应了,却原来一直没有实际行动。有一部分在北京的家属,甚至要用绝食的方式来要挟马航,希望他们做得更多。
    
      马来西亚政府官员安抚家属的态度同样让人疑惑。一位抗议者在和马方官员见面之后告诉我们,对方透露了一个媒体都不知道的新信息,那就是马方到目前(大约3月21日)为止,没有任何证据相信飞机坠毁,换而言之,飞机可能还在。这让家属们燃起了新的希望。
    
      我当然知道,家属这样的转述,可能是他们在听的时候,加上了自己的主观判断,误解了对方的话。但也可能是对方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家属。不管怎样,在飞机失联已经两个星期的情况下,当局还给家属这种期待的话,而不是让家属们做好最坏的准备,是不负责的。
    
      反对派的声音
    
      马来西亚政府的这种行事风格,对于马来西亚本地人来说,显然并不觉得奇怪。反对党批评的声音,远远比不上来自国际媒体的批评有效,这是因为,反对党上不了马来西亚媒体的版面,只有几份华文报纸和寥寥可数的英文报纸,才能够刊登他们的观点。也因为这样,反对党只能利用新媒体,自己建网站,还有就是社交媒体。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政府对于媒体的严密控制。
    
      即便属于执政联盟,对于政府的处理手法,也有很多人看不过眼,毕竟在飞机上,除了中国乘客之外,也有马来西亚本地家庭,包括十二个机组人员。我遇到一名马航高层,她是第一批去北京安抚家属的。说起中国家属们的激动,她说:“其实我们也很难过,我们不见了飞机,不见了我们的同事,也还有那么多我们马来西亚乘客,我们也很着急。”不过执政联盟成员的批评非常温和,他们认为,可以批评政府没有能力,但是不应该质疑政府的诚意。即便是这种温和的批评也很短暂,因为当我一个星期后再去约访属于执政联盟的专家和议员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愿意接受采访。
    
      不愿意发表意见,也和马来西亚的国内政治有关。在加影区,一场区议员补选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就在马航事件发生前一天,马来西亚法庭判决反对党领袖安瓦尔鸡奸罪名成立,入狱五年。虽然安瓦尔马上上诉,但是法庭的裁决让他马上丧失了参选资格。于是,他所属的公正党决定,由安瓦尔的妻子上阵。这已经是她的妻子第二次代夫参选,第一次是十六年前,也因为这样,安瓦尔的妻子,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政客。
    
      原本反对党的选举重点,放在政府司法不公,为了阻止安瓦尔而使用了在他们看来非常卑劣的手法。安瓦尔如果当选加影区的议员,就等于为他未来成为州大臣铺平了道路,而这次法庭的裁定,则意味着即便他最终不需要坐牢,却也错过了选举,也就是说,他未来的从政道路被切断了。
    
      马航事件让反对党快速将马来西亚政府的处理手法不当作为竞选焦点。在对手马华公会的补选总部,公会署理会长魏家祥谈起这种竞选手法,很是不屑。他说,对方在社交媒体上拿这件事情开玩笑,说因为政府贪污,所以飞机连油都没有加满,这是很难让人接受的做法。
    
      在加影的一间酒店里面,安瓦尔接受了我的专访。他看上去已经非常疲惫了,不过在我问到这种竞选手法是不是恰当时,他反问我:“有什么问题?作为马来西亚人,政府买了雷达,我们有权利知道政府使用得是否恰当,我们也有权利知道机场安保是否足够,把这个问题拿出来谈,有问题吗?”
    
      作为曾经的副总理,安瓦尔在十五分钟的访问里面,好几次提到了军用雷达问题。他说,他很清楚军方的雷达操作,也因为这样,他无法接受马来西亚政府迟迟不告知越南和中国,飞机根本不可能在南中国海的做法,让这两个国家,花费金钱和人力,做无用功。
    
      习惯了不去面对和解决问题
    
      我也很好奇,为何在接受第一家媒体专访时,安瓦尔要否认和MH370机长的亲戚关系,而后来又承认了。他解释,因为是儿媳妇看到了报道之后打电话给他,他才知道,机长是儿媳妇的远房叔叔。“问题是,即便他是我儿媳妇的亲叔父,即便他是我的好朋友,那有问题吗?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引导公众去揣测一个无辜的人,那是很不公平的。”
    
      就在我抵达吉隆坡的第二天,媒体开始报道机长的政治倾向,猜测他是因为支持安瓦尔,不满安瓦尔被判刑而作出了极端的事情。希沙姆丁在记者会上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把矛头指向了外媒,点名指英国的每日电讯报和CNN刻意把国内政治因素牵涉到马航事件当中。
    
      有趣的是,最早报道这个消息的其实并不是外媒,而是马来西亚的媒体、亲政府的博客写手。外媒只是发现了这个显然非常有意思的角度并且引用而已。说起这点,安瓦尔显得愤愤不平:“是他们的国会议员最先提起的……你知道开始的两天,我是多么的难受吗?不是为自己,是为那个机长,一下子他就成了罪犯。可是我又能怎样,我无法透过国内媒体进行辩解。”
    
      尽管安瓦尔无法出现在绝大部分的马来西亚媒体上,不过无损他的受欢迎程度。当我们结束采访,坐车回新闻中心时,印度裔的司机知道我们原来去访问安瓦尔,不停地责怪我们为何不提前告诉他,然后,听了他一路对政府的抱怨。看到我按手机,他很紧张,直到我告诉他我只是在查邮件,他才松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们这样的国家,很多话是不能对媒体说的。”
    
      我是3月22日傍晚离开吉隆坡的,这天的例行记者会上,虽然搜寻没有任何的进展,但是政府宣布了新闻中心会搬走,因为马上要举行F1赛事,中国乘客家属,还有新闻中心都要另觅场所。
    
      不过这个决定来得很是匆忙,新闻官告诉我,他们之前一天晚上才开始讨论方案,当天下午才做最后决定。倒是记者们已经一早被酒店通知23日必须搬离酒店。F1赛事自然不是突发事件,很显然,不到最后关头,这个政府都习惯了不去面对和解决问题。这种风格放到处理马航事件上,你也就明白,为何他们的表现,是这个样子了。
    
      虽然马航表示,机场提升了安保戒备,但是当我和我的同事过机场安检的时候,同事背囊外面的两瓶矿泉水,还是顺利地通过了机场安检的X光机。
    
      3月23日的加影补选也有了结果,反对联盟以大比数赢得了选举,而大部分的选票,来自当地的年轻选民。

(Modified on 2014/4/03) (博讯 boxun.com)
101925923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闾丘露薇:兩會上尴尬的提问者
·闾丘露薇 :你躲得开政治吗? (图)
·香港人到底有多歧视内地人?/闾丘露薇
·闾丘露薇:埃及军事政变具有双重性
·闾丘露薇:我们为什么关心美国?
·如果干露露出现在香港的电视上?/闾丘露薇
·还记得卡扎菲和他的家人们吗?/闾丘露薇
·关于邹恒甫的爆料/闾丘露薇
·为官的代价/闾丘露薇
·闾丘露薇:计划生育政策该反思了
·新世代的力量/闾丘露薇
·聊聊如何看菲律宾/闾丘露薇
·饭局/闾丘露薇
·美国“打黑英雄”的结局/闾丘露薇 (图)
·回想汶川,我们在日本地震中该学习什么?/闾丘露薇
·印度虽然看上去很穷 软实力却不逊于中国/闾丘露薇(图)
·闾丘露薇:民众需要来自政府的安全感
·闾丘露薇:教师节,那些代课老师们
·闾丘露薇 :我的上海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 王巨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13)
  •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 独往独来江泽民栗战书王岐山纽时曝元老如何被“腐化”
  • 苏明张健评论保政权的习蠢货自身难保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鬱悶
  • 少不丁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胥志义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 非智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谢选骏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曾节明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吴倩你们的耶稣:我的教会,我的真正教会,要用肚子爬行了。
  • 谢选骏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在十一前后做了什么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国际大家庭
  • 谢选骏浦志强自相矛盾
  • 曾节明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