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维基解密之影响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3日 转载)
    
    <一>划破国家与阴谋政治
     (博讯 boxun.com)

    从六月份开始,一直在查看WikiLeaks (维基解密)的新闻,不单只因为这是一个国际大八卦,主要是因为我认识两位 WikiLeaks 的主脑,Julian Assange 和 Jacob Appelbaum,而且 WikiLeaks 是国际独立/公民媒体重要一员。周末,写了两个简短的慰问给他们,想了想,现在给他们最大的支持,应该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写清楚,为国际声援 Assange 的工作做好准备。
    
    WikiLeaks:国家与阴谋
    
    零八年中,我在独媒写了一篇介绍 WikiLeaks 的文章,里面提到的 Julien 就是 Julian Assange。最近查看他的著作,找到一篇他于 2006年写的 State and Terrorist Conspiracies (pdf) 的文章,谈专制政权的本质,以及它如何透过阴谋 (Conspiracy) 去维持它的权力:
    
    要去改变一个政权的行为时,我们要清楚地意识到,这个政权不希望被改变。我们要超越前人的实践,发现新的技术,使自己更大胆地去作出前人未能做到的事情。首先我们要清楚了解到自己希望去除什么政府或新功能社团主义 (neocorporaist) 的行为。第二点是,我们要超脱现有被污染的政治语言,思考这些行为的本质。最后,我们要利用这些分析去启发我们与其它人去有效地行动起来。
    
    专制的政权会滋长出一些力量压制一些个人与集体对自由、真相与自我实践的意志。一些辅助专制政权统治的计划,当被暴露时,就会带来反抗。所以,专制政权会尽其所能,隐藏这些计划。这些行为,就是阴谋
    
    在美国,专制政权的阴谋就是隐藏恐怖主义活动的真相,继而维持军事与跨国集团的利益。透过扭曲真相,民意支持政权的军事行为,有的甚至自愿献出自己的生命,但若民众了解到整个阴谋背后的集团利益、及其于其它国家的暴行(包括支持独裁政权、透过支持犯毒活动来帮助亲美势力等),必定会公开反对。
    
    其实,一直以来,美国的社会学(如 C Wright Mill)都有研究菁英权力集团 (power elite) 的运作,然而这些学者并没有把他们的分析转化为人民为中心的反抗运动,相反,在中国大陆,却有学者说要参照美国的经验,在国内建立强而有力的菁英权力集团,稳定政权的统治。
    
    WikiLeaks 成功之处,是利用了社会理论分析,再把它转化为个人/集体反抗运动的能量。所以 WikiLeaks 能招募到大学内外,最菁英的年青人帮忙,揭露美国政府的阴谋。
    
    八十后的 Bradley Manning
    
    23岁的数据分析员 Bradley Manning,大概是反抗菁英的一员。一个八十后,大好前途的年青人,在今年五月,把一段美军直升机于 2007 年空袭巴达格、导致12个平民死亡的视像公开,而面对最长 52年的有期徒刑。有传闻说,WikiLeaks 25万段的美国领事馆电文,也是 Bradley Manning 流出。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他会那么笨做出这样自毁生命的事情?相对于一百四十多万被战争屠杀的伊拉克人、四千七百多个于伊拉克阵亡的美军,一个人的52年有期徒刑,又算什么?Manning 被捕后说过:我希望人民看到真相......没有真实的消息,公众根本没法做出正确的决定。
    
    最近,小布什在电视访问里承认伊拉克并没有最大杀伤力武器,自己因为情报错误决策错了。一个手中沾满血的决策人,他还可以在电视中无耻的为自己的罪行开脱,而一个希望把真相张显的青年,却要负上 52 年的刑责!
    
    一系列的外交电文被公开了,美国右翼随即把 Julian Assange 描绘成强奸犯、反美、伊斯兰纳粹主义者,要把他猎杀 (hunt down)。
    
    我基本上把大部份关于中国的外交电文看完了,老实说,这些电文大部份是外交人员的会议纪录或田野报告 (field notes)。里面会有一些小八卦,如中国政府对北韩无奈的立场和评语,又有很多消息在主流媒体都已经有报导,如中国政府封杀 Google,这些文件只提供多一个数据参考来源和更细致的描述。
    
    Cablegate,叛国?
    
    而且 WikiLeaks 在处理这事上很小心,先与几家有公信力的主流媒体(如英国卫报和美国纽约时报)协同分析电文内容,再把敏感的数据抽起,务求使数据不会为一些个人带来危险,要说这些数据危害国家安全,实在言过其实。
    
    我不知道那七成反对 WikiLeaks 公布外交电文的美国人,有多少读过里面的内容?在这里列出一些电文分析报导:
    
    1. 澳洲总理 Kevin Rudd 向希拉莉说,若情况转坏,要有向中国动武的准备。March 24 2009 电文
    2. 美国政府让三名以色列有组织犯罪的头目自由进出境。
    3. 也门政府愿意开放国家让美军追击阿尔盖达 。
    4. 卡塔尔以半岛电视的影响力去争取外交筹码。
    5. 沙特亚拉伯成为阿盖达与塔里班恐怖组织的提款机,其它资助国包括:科威特、亚联犹和卡塔尔。
    6. 美国政府纵容阿富汗贪污腐败。
    7. 美国政府搜集联合国官员的相关情报,当中包括于联合国大楼内窃听中国、伊朗、古巴、委内瑞拉和波利维亚等官员的电话。
    8. 美军扣取盟军 15%用于重建阿富汗军队的捐款,引来德国政府不满。
    9. 美军须为去年十二月也门空袭负责,该次袭击导致 21 儿童死亡
    10. 阿富汗副总统带着五千二百万贿款进入杜拜。
    11. 美国政府试图阻止西班牙政府调查一宗与关塔那么的严刑拷问相关的人权案件。
    12. 英国政府制造漏洞输入美国制的集束炸弹 (cluster bomb)
    13. 巴基斯坦容许美军于境内进行小规模的军事行动。
    14. 美国和以色列制订五个策略,试图改变伊朗政权。
    15. 卡塔尔容许美军使用其空军基地向伊朗空袭。
    
    有不少的媒体人、和平运动活跃份子和捍卫言论自由的组织都纷纷发言,支持 WikiLeaks,譬如说著名的和平运动领袖 Cindy Sheehan 就发起联署,要求加拿大政府不要追捕 Julian Assange,并停止再进行秘密的战争外交。最新一期时代杂志亦把 Julian Assange 放在头版,指他没有伤害美国。
    
    然而,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Amazon 于十二月一日粗暴地把 Wikileaks 的服务器关闭了,Paypal 在前两天亦把 WikiLeaks 筹款的账户关闭。幸好 WikiLeaks 是以 BT 传播的,Amazon 关闭的只是它的目录页,相关的信息仍然可透过其它镜像网站下载,而 WikiLeaks 的电文,已分享了给全球数百万台计算机。
    
    谁被强暴了
    
    对 Julian Assange 最粗暴的人格诋毁,大概是强奸的指控。
    
    其实这个指控早于今年七月由瑞典的非政府组织者 Anna Ardin 和 Sofia Wilen 提出,而瑞典警方发通辑令。然而,瑞典一方后来又撤销控罪,直至最近才透过国际刑警发出跨国的通辑令。
    
    Julian Assange 的律师 James Catlin 透露案情指,在瑞典,在女方要求下却没有带避孕套进行性行为,可被视为强暴,若控罪成立,最少判监两年。而指控者之一 Ardin 在跟Julian Assange发生性行为后,还为 Assange 举行派对,向她在 Twitter 的跟随者眩耀她能与这位世界上最正斗和聪明的才子在一起的快乐。
    
    还有一些消息指,Julian Assange 在短短两天之间,跟两位女人发生关系,使两人争风呷醋,两人更以手机 SMS 夹口供,要向 Julian 的花心报复。还有另一面的阴谋论反击指 Anna Ardin 一直领取 CIA 的资助,进行反卡斯特罗的宣传。
    
    这场闹剧,又证明了国际关系里的阴谋操作。
    <二>冰岛的言论自由法案
    2008年,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开市民媒体高锋会,遇上 Julian Assange。当时的气氛有点怪,在大会的活动里,没有安排 WikiLeaks 的环节,结果 Assange 以传字条的方式,约与会者在高峰会完结后,参与 WikiLeaks 的简报。
    
    阿桑奇与 WikiLeaks
    
    会议小休时,他特意走进中国帮的圈圈,介绍 WikiLeaks 的工作。听说,组织刚成立时,他们有一些活跃的中国成员(譬如说海外民运领袖萧强),但后来却一一离开,所以 WikiLeaks 一直没有中文版。他又解释说,大部份泄密的内容,都来自政府和机构工作人员(当中有记者、官员、秘书和电员程序员等),WikiLeaks 只是提供一个安全的渠道,保障泄密者的身份不被曝露,并就收集回来的数据,进行分析解读,这方面的工作需要很多专家支持。
    
    WikiLeaks 的简报会,大概只有十来人参与。而我所属的机构 (Globalvoicesonline) ,除中国帮外,几乎没有人出席。后来才发现,两个机构各抱着两套近乎对立的意识型态。
    
    Assange 一开腔就批评市民媒体的迷思:随着 Blog 等工具的兴起,新闻多样性正在减少,因为绝大部份的 bloggers 并没有主动采访新闻信息,而是以评论的方式,复制主流媒体的内容。他强调,新闻是有价的,珍贵的新闻,是需要花人手时间去进行调查、分析的,然而所谓的市民媒体,却把新闻的生产与消费混为一谈。
    
    回到真正的新闻专业
    
    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分工,使原来新闻专业的生产出现巨变,大量的专业记者被裁减,变成自由业者。另一边厢,政商勾结的传媒机构,不断制造公关新闻去引导公众意见,使公共领域不断萎缩。然而,有别于一些媒体改革者(如 Dan Gillmor),Assange 的解决良方不是透过新媒体技术去下放信息传递的权力,又或以公民替代记者去或制造新的意见场域。相反,对于他来说,有关市民媒体的论述,包括以个人表达涵盖言论自由、把新闻评论/消费与新闻生产混为一谈,其实进一步摧毁新闻专业中强调「揭露真相」、「维护公众利益」等价值。
    
    Assange 强调,真正的言论和新闻自由,在政商勾结的媒体生态下,就是把利益集团的秘密暴露出来。他坚持,「国家机密」是一种权力操作的形式,把已发生的事变成「机密」,会影响社会与公众对身处世界的理解和选择,当然,被隐藏的事实公开了,会有利有弊,而政府会夸大机密外泄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WikiLeaks 鼓励公民「爆料」,而报导分析则是由他们的专家去做,以确保讯息的真确性,以及相关数据与公众利益的关系。
    
    一个揭露秘密的秘密组织
    
    由于 WikiLeaks 的宗旨是泄密,是违法行为,所以除几个主要的成员外,其它成员都是匿名参与,当中有很多都是黑客。另外,机构的财务也很隐密。其中一位创会成员、Cryptome 的创办人 John Young 就因为 WikiLeaks 的财务和管理不透明而离开,并把 WikiLeaks 电邮组的部份内容公开 。亦有传闻说 WikiLeaks 本身是美国网络战争的工具 ,有 CIA 和索罗斯撑腰,可是,在一个终极无间的世道里,究竟谁在利用谁呢?
    
    在外交电文泄密事件里,WikiLeaks 的服务器被关、捐款账户和银行户口被冻结,也反向证明这只狡兔所建立的一堆秘密巢穴,并非无的放矢。
    
    较有建设性的批评来自人权团体,它们于今年八月联署要求 WikiLeaks 在公开中东地区的机密档案时,要删去亲美人权份子的名字,以免恐怖份子把这些名字列入暗杀名单。Assange 回复说,希望国际特赦能帮忙分析相关的文件,但对方说资源有限,难以配合,又要求 WikiLeaks 与人权团体开会讨论事件。Assange 臭串地把国际特赦的信件改写,回电邮说:资源有限,难以配合。
    
    他的回复被公开了,说他拒绝沟通,到处树敌。后来,WikiLeaks 于 Twitter 上解释其难处:五角大楼拒绝帮忙覆检数据,迫我们破产。媒体又不愿负责,国际特赦又不肯,叫我们怎办?
    
    经一事,长一智,这次外电泄密事件,WikiLeaks 就与几家主流媒体(如英国卫报和纽约时报)合作,先让一些记者过滤掉一些可能会祸及平民的名字和文件,再上载到网站里。当然,这又引来另一些批评,说 WikiLeaks 不够透明,没有解释过滤讯息的原则。
    
    尽管很多人批评 Assange 不愿沟通、傲慢、无政府,但其实翻看电邮组的讨论,他常常会找朋友帮忙,也常常反思如何做到「富伦理的泄密」。
    
    冰岛的言论自由法案
    
    还有一些指责说 WikiLeaks 的工作,并没有带来实质的改变。这里举一个绝大部份主流媒体都忽略的案例给大家参考。
    
    今年6月,美国军方为阻截 Assange 发布25万段外交电文,而用尽方法要找到阿桑奇的行踪。当时,我写了一个简短电邮问候他,之后收到他寄来一个电邮,里面谈到冰岛国会已通过制定一系列言论自由法案的决议,并解释说冰岛这项立法决定,与 WikiLeaks 有很大关系。
    
    话说,09年8月,WikiLeaks 公布了一份冰岛最大的银行 Kaupthing 于金融海啸前夕(08年9月25日),召开高层会议,通过几项共值4千5百万欧罗高风险的借贷予银行多名大股东,之后银行方面又把一大堆借贷拨入银行呆坏账里,变成行银的亏损。金融海啸爆发后,冰岛面临破产,银行的债务危机更波及欧洲的存户。 而WikiLeaks 公布的 209 页 Kaupthing 会议密件,告诉冰岛国民,当地银行如何置小存户的利益不顾,在濒临破产前夕,抽光银行的储备。
    
    一直以来,冰岛为打造一个自由金融港口,法例倾向保护黑箱操作的金融资本,使冰岛续渐变成一个贪污和洗黑钱的热点,金融海啸后,面对着全国人民被利益集团黑箱出卖的现实,冰岛人民,上下一条心,要透过一系列的立法,建立一个透明管治的国家。冰岛的国会议员,更邀请了 WikiLeaks 就立法的方向和内容给与意见。
    
    外界一直把 WikiLeaks 的搞手打成为为破坏而破坏的无政府主义者,这些批评者往往以西方代议民主的原则和目光去审视这个机构,认为市民要信任他们自己选出来的政府,不应无视法纪。然而,在新社团主义 (neo-corporatism) 的权力勾结范典下,集团利益被一组组的机密掩盖起来,代议民主失效。事实上,奥巴马上台后,并未兑现他对选民的承诺,美军还未撤出伊拉克,绝大部份挽救经济的资金都灌注到金融体系里,改变顿变妄语。对 Assange 来说,只有把集团利益的本质曝露出来,才能有改变的可能。
    
    而且,从冰岛的经验看,Assange 等并不那么「无政府」,他们只是追求一个更透明、更负责的政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