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辛灏年悉尼演讲:誰背離了辛亥革命?(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8日 来稿)
    
辛灏年悉尼演讲:誰背離了辛亥革命?

    
    黄花岗杂志记者逸非悉尼报道:
    
     黃花崗雜誌主編,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於 2010年11月27日,應邀在澳大利亞悉尼 CIVIC THEATER HURSTVILLE 發表了題爲“誰背離了辛亥革命”的長篇演講。此乃辛灝年先生繼加拿大多倫多與英國倫敦之後,兩個月之内發表的第三場專題演講,同時亦為其“迎接辛亥百年系列”之第三講,更是辛先生本年度環球演講的最後一站。能够容纳230个座位的剧场几乎满座,所有的听众都因看见报纸的广告而自发前来,他们当中有先生学者,记者报人,特别是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和众多的大陆新华侨。
    
     在演講中,辛灝年先生首先表達了自己第二次來到澳洲開心與激動的心情。辛先生表示距離上次來到澳洲雖已時隔五年,雖然在這五年中社會人心的變化不可謂不大,然而澳洲華僑對他的鼓勵與支持卻一如既往,這讓他在深切的感激之中又不由多了一份深深的感慨,更爲我們的祖國有這樣真正愛國的華僑而感到幸運與自豪。辛灝年先生真情真心博得了滿場聽衆雷鳴般的掌聲。
    
     辛灝年先生提出,在倫敦演講中,他清楚地論述並深刻地批判了晚清改良派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後,如何禍亂新建之民囯,如何為袁世凱復辟帝制造就了社會政治基礎,更為辛亥之後中國民主與專制的反復較量增添了無窮痛苦與漫長的歷程。然而今天,他的問題是,難道革命黨就完全沒有責任了嗎? 這也就是他此次演講的主題:誰背離了辛亥革命?在接下來的演講中,辛灝年先生從以下幾個方面詳細論證了自1911年至今,究竟是誰背離,甚至背叛了辛亥革命;而誰又始終堅持著辛亥精神,終其一生的維護著辛亥革命的成果;又是誰自稱辛亥革命的接班人,卻徹底顛覆了辛亥革命,毀滅了她的偉大成就。
    
    首先,辛灝年先生講述了孫中山先生對於辛亥革命原則及共和建國使命至死不渝的維護與追求;並對當下因中共操控海内外禦用文人對其潮水般的誣衊詆毀而造成的一些混亂思想進行了一一的驳斥和清晰的論證。
    
    1, 孫中山先生從反袁至不得已而妥協,再至最後誠心讓總統位于袁世凱,乃當時内外環境所迫。就革命黨内部而言,辛亥元勳汪精衛因利益而背離了辛亥革命的原則,並説服了有“反滿革命”思想局限的黃興,胡漢民等人一同逼孫讓位;就外部環境來説,掌握軍權的袁世凱一再相逼,孫中山先生爲了來之不易的共和國能夠有個和平發展的環境,不願以武力相爭,而至誠心讓位。
    
    2, 孫中山建立“中華革命黨”,沒有背離辛亥革命原則。1914年8月,孫中山先生在東京建立“中華革命黨”,因要求黨員按手模以示對领袖的服從,而遭到黃興等人的強烈反對。辛灝年先生認爲在這件事上,“孫中山錯中有對,而黃興對中有錯”。他从中华革命党和中华革命军在当时的关系出发,以军衔制度在战争中的特殊作用做比喻,更从革命特殊时期的需要出发,说明時值護囯護法低潮期,和国民党八都督在二次革命中为留恋权位而不听从命令而招致失败的痛苦实情,孫中山先生要求黨員在当前的革命军政时期,絕對服從党的领袖,非爲專權,而是爲免於重蹈辛亥之後革命成果屢遭竊奪的覆轍,爲了贏得護囯護法的最後勝利。所以從大局來説,孫中山此擧並沒有違背辛亥革命的原則。虽然我们今天从彻底的民主理念出发,孙中山此举并不是没有可以批评之处。
    
    3, 孫中山號召“護囯護法”,沒有背離辛亥革命的原則。鑒于民囯初肇之後,辛亥革命的勝利果實屢遭竊奪,共和國舉步維艱的狀況,孫中山先生號召護囯護法,就是捍卫大中华民国的民主国统与共和法统不遭颠覆和破坏。爲了這個理想,孫中山先生自始至終沒有退縮,沒有反復,至死不渝,當然沒有背離辛亥革命的原則。
    
    4, 是“聯孫容共”,而非“聯俄容共”。對於這個半個多世紀以來迷惑了無數人民甚至專家學者的問題,辛灝年先生作了撥亂反正的論述。第一,是蘇俄聯合孫中山,而不是孫中山聯合蘇俄;第二,蘇俄在中國最先尋找到的聯合對象不是孫中山,而是吳佩孚。虽然联吴容共,招致了中国第一波共产主义运动,但由于吴佩孚爱国而反对苏俄进军我外蒙古,而终于造成了苏俄“联吴容共”的失败;第三,“聯吳容共”失敗之後,蘇俄的第二個聯合對象是陳炯明,虽然陈炯明为共产党在南方特别是广东的发展制造了很大的基础,但是,蘇俄却因为陈炯明只想割据广东,扩张个人权势,和他没有真正的声望和影响力,野心大而本领小,终于“聯陳又棄陳”,轉而尋求聯合孫中山;第四,陈炯明叛变前,孫中山曾一再拒絕蘇俄的要求,並多次嚴詞拒絕列宁要求中国的“国共合作”.;第五,孫中山是在陳炯民叛變后,在沒有任何選擇的境況下,被迫接受了“聯孫容共”;第六,即使在接受蘇俄的聯合之後,孫中山先生也在維護辛亥革命的成果,在与苏俄代表越飞所共同发表的宣言中,郑重宣布:“事实上共產制度不能移植于中国。”国民党一大之后,孙中山即开始系统地批判马克思主义,并明确指出,俄国革命的现实,恰恰是走向了它所宣称的反面。孙中山更对加入了国民党的共产党员,提出了四条原则:一是坚持三民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二是坚持国民革命,反对共产革命;三是坚持民主共和,反对阶级专政,四是共产党员参加国民党,就是服从国民党的主义,遵守国民党的纪律,否则我就要开除他。如果苏俄要袒护共产党,我就要反对苏俄。
    
    其次,辛灝年先生從幾個大方面闡論了蔣介石也沒有背叛辛亥革命。
    1, 蔣介石是辛亥革命的參加者和大中華民囯的捍衛者。他曾經親自帶領炸彈隊光復了浙江;也因參加反袁護法,而為袁世凱所通緝。
    2, 作爲護法功臣,蔣介石兩次東征和平叛,底定廣東革命政府;作爲護囯領袖,他領導北伐,統一中國。
    3, 蔣介石是領導平叛護囯,抗俄護囯,抗日護囯和戡亂護囯护法的領袖。他多次平息新舊軍閥的叛亂,清黨剿共,對抗蘇俄,領導抗日衛國戰爭的勝利,保持了祖國的統一,維護了民囯的囯統和法統。
    4, 蔣介石始終堅持孙中山先生的“軍政,訓政,憲政”之革命方略,堅守了辛亥革命的原則。
    5, 蔣介石沒有發動内戰,而即使内戰是他發動的,從護囯護法的角度來説,也是正確的。
     辛先生反問了在場聽衆一個問題:多少年來,中共都說蔣介石背叛了革命,那麽,請問蔣介石背叛了誰家的革命?
    
     接下來,辛灝年先生分兩個部分論述了其他國民黨人有無背離辛亥革命:
    
    第一,建國初期至1949年;第二,1949年至今。
     首先,辛先生説明了在建囯初期到1949年,確實有一批革命黨人背離,甚至是背叛了辛亥革命。如受到“反滿革命”思想局限,又受到自身性格缺陷影響的章太炎,只因1917年與孫中山在捐款事宜上意見相左,便一生致力於攻擊孫中山,並在今日被中共用來當成批判孫中山之最有力的武器。另有部分革命黨人謀權,曾偏離了辛亥革命的原則,如宋教仁等。辛先生同時批判了以廖仲愷為代表的國民黨人的“左派幼稚病”,由“崇俄”而至“護共”,為中共煽動暴力革命,破壞北伐,造就了基礎。以及曾經是辛亥元勳的汪精衛,因爲權力欲望太強,而走上了徹底背离辛亥革命的道路,成爲蘇俄在中國的代言人,在國民黨内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惡果。
    
     第二,辛先生闡述了1949年以後,臺灣的國民黨人有無背離辛亥革命的原則。他認爲:
    
    1, 兩蔣時期的臺灣國民黨人並沒有背離辛亥革命的原則。他們在蔣介石的領導下被迫恢復訓政,建立中央權威,並同時由地方開始實行選舉制度;蔣介石先生去世之後,蔣經囯開放報禁,允許组黨,開始還政于民;
    
    2, 兩蔣身後,部分臺灣國民黨人背離了辛亥革命的原則。李登煇“借民主以求台獨”,渙散了國民黨;連戰“登陸投共”,企图借共产党的专制势力,以在民主的台湾争权夺势,以至今日中共由“統連投共”而企图进一步“統囯投共”;
    
    3, 辛灝年先生批判了當今臺灣政壇的“四种病”,即廖仲愷式的“幼稚病”;汪精衛式的“權力病”;以及廖,汪二人沒有的“利益病”和“恐共病”,“軟骨病”等;
    
    4, 臺灣部分國民黨人在“理論”上和实际上也偏離了辛亥革命原則。他们一是將孫中山先生的“民族,民權,民生”,變成了“民主,自由,均富”,民族主义不要了,而孙中山则明确说过:“我的民生主义,绝不是均富主义!”二是抛棄追求民主統一的大中華民囯,要做獨立民主的小臺灣民囯,即披着中華民囯之外衣,希望“通过事实台独,走向法理台獨”。并因此宣称:要通过庆祝民国百年,而在思想,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完成“中华民国在地化”,即“中华民国台湾化”。他还对台湾当局最近公开表示“不纪念辛亥百年,只庆祝民国百年;大陆说辛亥百年,我们只说民国百年”,感到百思而难解。因为,“没有辛亥革命,就没有中华民国,辛亥革命才是中华民国的母亲”。
    
    5, 辛灏年先生高度赞扬了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的民主眼光,民主修养,和民主的选举水平。他说:“正因为曾经执政的民进党要走出中国,急于独立,所以,台湾人民就用选票把他选下去了;所以,今天,如果国民党新政府要在自己的执政期,亲共,投共,出卖台湾的民主,阻碍大陆人民的艰难民主进程,相信台湾人民一定也会把他们选下去。因为台湾人民已经拥有这样的民主权力。”辛先生语重心长地对国民党新政府说:“维持现状就是苦撑待变”。“如果台湾当局不把大陆巨大的政治变局即民主变革,时刻放在自己的视野和心中,那么,他们就会在政治上犯下难以挽回的错误,直至断送台湾及其人民应有的美好前途。”
    
     當辛先生談及最後一個大問題---中國共產革命與辛亥革命之間的關係時,他敍述了中共自建黨至今與辛亥革命和中華民囯的關係。首先,中共是由蘇俄在中國境内成立,屬於“共產國際之一部分”,並自始至終宣揚共產主義,攻擊三民主義;其次,在“奪權”時期,他公開叛變国民革命,在蘇聯的策動指揮下建立了分裂中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再次,抗戰時期借抗日以圖存和扩张,并积极准备内战;在抗戰勝利后發動内戰,推翻民囯,廢除憲法,毁灭宪政;直至其奪權建國后,于前三十年厲行專制,全面極權鎮壓;后三十年则“保共至上,改良为次,小心预防革命和残酷镇压革命”,極度貪腐,造成晚清政局全面重現,政治和社会的腐败爲之更甚。
    
    通過講述中共九十年與辛亥革命和中華民囯的關係,辛灝年先生最後得出結論:中國共產革命與辛亥革命不是偏離,背離,或者背叛的關係,共產革命與辛亥革命是完全不一樣革命,而中共九十年就是對辛亥革命及其成果的完全徹底之否定,顛覆和毀滅。因爲,馬列主義是三民主義的死敵;共產革命是辛亥革命的死敵;馬列中國是大中華民囯的死敵!辛先生在演講中再次揭露了中共大張旗鼓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險惡用心,即“名為紀念,實為利用;繼承是假,撲滅是真”。
    
    長達三個多小時的脫稿演講中,辛灝年先生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激憤則抑揚頓挫,如江海之奔濤洶湧;有情則娓娓道來,如溪水般潺潺流過。他淵博的學識,嶄新的理論,有理有據的論點,嚴謹縝密的邏輯,令在場所有聽衆無不折服,數次抱以潮水般熱烈的掌聲。演講結束后如往常一樣進行了現場問答,辛先生再次以他的睿智折服了所有听众的心。他对留学生提问的漂亮回答,特别是他回答中国民运人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问题时,所表现出的彻底真诚,博大胸怀,和一系列非同凡响的真知灼见,获得了全体听众的热烈赞同,短短的现场答问,居然多次获得极其热烈的掌声。
    
        此次講演為辛灝年先生2010年度“辛亥百年紀念演講系列”的最後一站,在演講結束的時候,辛先生為我們所有的中華兒女提出一個問題:在即將迎來辛亥百年的今日,在中共專制政權依舊肆虐的今天,中華兒女是否應該迎來又一次的辛亥革命?辛先生虽然就此嘎然而止,但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因为我們所有的中華兒女,都當繼承民囯先烈遺志,堅持辛亥革命精神,驅除馬列,還我中華;實行民權,重建民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辛灏年在伦敦发表演讲:进步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 谁孕育了辛亥革命——记辛灏年“辛亥百年系列”首讲 (图)
  • 辛灏年在多伦多大学发表题为“孙中山与共产党”的精彩演讲
  • 辛灏年将于11月26日在多伦多发表演讲
  • 辛灏年: 反思民族历史 找回民族自尊
  • 辛灏年:共产主义能迷惑人,受骗的不仅仅是中国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