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就要求重新查处1989年邓小平等滥用军队屠杀和平市民的暴行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0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丹 等
     (博讯 boxun.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1989年6月,在首都北京,中国军队大规模使用对敌作战武器,对和平居民进行屠杀。值此悲剧20周年前夕,作为当时身历这桩政治暴行的中国公民[1],我们致信全国人大,要求国家最高权力机关重新查处前国家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前国务院总理李鹏滥用国家暴力,屠杀和平市民的事实和问题责任。
    
    1989年6月初,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向前军委主席邓小平谎报北京发生了“暴乱”。6月3日,邓小平指示在北京执行戒严令的军队,采取一切手段,必须在当夜平息“暴乱”,强行解决当时中国公民依照宪法举行的各类和平表达政见的活动。[2] 6月3日开始,中国军队采取大规模战争方式,在抢占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重要地点的过程中,使用了包括坦克等各类对敌作战武器,对和平市民进行血腥屠杀,导致市民严重伤亡。[3] 还有照片等证据表明,中国军队可能使用被国际社会禁止在职业军人战争中使用的达姆弹。甚至在控制整个北京局势后,军队仍在继续滥杀和平市民。[4] 同时,邓小平、李鹏和前北京市长陈希同等,在提交给全国人大的报告及其他各种场合声称,北京发生了“反革命暴乱”,“暴徒们”“疯狂攻击解放军”,“以残忍的手段”“杀死解放军”,“部队不得不采取平息”“暴乱”。[5] 此后,邓小平和李鹏,指使国家机器,采取殴打、监禁、流放、骚扰等手段,封锁、压制和打击任何试图调查和传播真相的努力, [6] 使得世人至今不能知道这一暴行的决策、实施和后果的基本情况。
    
    根据我们亲历和观察到的事实,1989年6月3日军队屠杀和平学生和市民之前,北京并没有发生所谓“暴乱”,没有军人被杀,也没有执行任务的军车被烧。[7] 中国公民在天安门广场和其他地方,是依照宪法,和平表达政见,并要求召开特别人代会,按照宪法规定程序,调查和解决当时正在争议的政治问题。[8] 尽管北京市政府放弃在北京市部分地区的管理,北京市依然秩序井然,甚至没有刑事犯罪案件。[9] 即使一定要采取强制措施控制局势,也没有必要使用用于战争的武器对和平市民屠杀、滥杀。[10] 中国军队的暴行及后果,激怒了北京市民,一些市民进行了抵抗。只有极少数军人死亡。[11]
    
    1989年6月3日及其后数日在中国首都北京的暴力事件,是前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国家和平时期,滥用军队采取战争方式使用对敌作战武器,镇压和屠杀和平市民的暴行,所谓“暴乱”是他们蓄意制造的欺骗公共舆论和国家权力机关的谎言。这一暴行,违背人类社会的政治道义原则,践踏中国法律;对北京市民和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的伤害;是中国政治发展的转折点,从此,中国各级政府滥用暴力压制公民的行为,越演越烈;在公民没有任何方式有效制约政府的制度下,腐败、社会不公等问题成为不治之症。邓小平和李鹏应当对此承担法律责任。
    
    根据中国宪法第2条、第3条、第5条、第27 条、第41条、第57条、第67条和第71条[12],我们要求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对1989年发生在首都北京的暴力事件重新进行调查和处理,具体诉求如下:
    
    一、全国人大设立专门委员会,重新调查1989年 6月前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和平时期大规模动用正规军使用对敌作战的武器,对和平市民屠杀的事实和经过。
    
    二、在查清事实真相的基础上,澄清邓小平、李鹏和前北京市长陈希同制造的谎言,纠正、撤消和停止执行邓小平和李鹏强迫各国家机关对1989年事件所做出的各项错误决议和文件,包括开放公民调查和讨论、撤消通缉令、更正判决、释放系狱公民、准予因迫害不能回国的公民归国等。
    
    三、根据调查结果,对1989年首都北京暴力事件中的受害者给予道歉和补偿,并依法追究前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及各级军政人员违令伤害公民暴行的违法责任。
    
    
    注释:
    
    [1] 当时我们都是中国公民,由于其后中国政府的政治迫害,我们之中有些人失去了中国国籍。
    
    [2] 张良,《中国六四真相》(下),(香港:明镜出版社,2001年),第910-912页。
    
    [3] 吴仁华,《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洛杉矶:真相出版社,2007年)。由于政府压制,至今不能知道伤亡确切人数和受害者姓名。虽然在事件刚发生不久中国政府正式公布过数字是300多人死亡,包括平民和军人,但是,据美国华文报纸《世界日报》报道,当时国家主席杨尚昆在接见海外华人说,有六百多人死亡。人大教授丁子霖联合其他遇难者亲属,经过将近20年的努力,已经找到186名受害人。
    
    [4] 例如,根据市民和记者报告,北京市长安街南池子路口,在6月4日以后连续发生执勤军人枪杀枪伤和平居民的事件。
    
    [5] 见广泛报道的“1989年6月9日邓小平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讲话”和1989年6月30日北京市长陈希同向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所作“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
    
    [6]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2005)。
    
    [7] 即使按照中国政府的报道和事后政治迫害的审判记录,在军队大规模采取暴力镇压民众之前,没有市民集体暴力攻击和杀死军人的事件;所有大规模暴力冲突都是在军人开枪后发生的。
    
    [8] 当时北京市民的政治诉求是要求召开特别人代会撤消戒严令,追究国务院总理李鹏的责任。响应民众呼吁,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已经联名其他人大常委数十人,正式提出召开特别人代会。
    
    [9] 当时北京市区几乎没有警察正常上岗维持秩序,但是北京市没有重大刑事案件发生。
    
    [10] 1976年4月,北京也曾经发生镇压大规模群众自发抗议执政者的集会和示威的暴力事件,但并没有使用战争武器。1989年出动的正规军远远超过1976年的规模。
    
    [11] 前政法大学教师吴仁华考证,有15名军人死于执行任务,其中有多人是驾驶事故造成的。
    
    [12] 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签名者 王丹、严家祺、胡平、陈一咨、万润南、吾尔凯希、苏晓康、刘刚、项小吉、王超华、徐文立、任畹町、高文谦、李进进、吴仁华、陈小平、张伦、陈破空、邵江、王军涛
    
    
    注:此信于美东时间2009年3月3日特快寄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邓小平警告金日成:你和台湾建交中朝就断交
  • 梵蒂冈教皇接见邓小平女儿 (图)
  • 港媒看两会人事变动及邓小平逝世十周年
  • 邓小平逝世十年 美国为邓小平留永久座位(图)
  • 邓小平子女今何在?不包括女婿(图)
  • 西藏新疆动乱之源在邓小平/邓力群
  • 张清扬:中新网发表文章痛批邓小平改革理论
  • “告诉邓小平他可派10万人”——邓小平等后代留美内幕 (图)
  • 首次披露:邓小平当年亲自批准引进陈省身 (图)
  • 陈香梅说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小平家族
  • 重庆医大把毛泽东像塑成邓小平(图)
  • 王永庆白手起家商场豪雄 89年北上秘见邓小平(图)
  • 自16岁离家直至1997年去世,邓小平不敢回老家 (图)
  • 邓小平在经济建设方面的谬论很多,其中贯穿着一条黑线
  • 缺钱保养 邓小平南巡座舰成废铁
  • 1980年8月23日 邓小平:天安门毛主席像永远保留
  • 邓小平曾想举办1988年奥运会
  • 秘访鲍彤:邓小平应负六四最大罪责 (图)
  • 邓小平访美 竟收到42年前毛泽东给他的信 (图)
  • 邓小平早作定论:西藏地位不能谈判
  • 邓小平对后人的10点警告——这才是邓公主导思想
  • 邓小平、胡耀邦之子或升政协副主席
  • 于光远为邓小平起草讲话稿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 关于邓小平的总书记的地位与作用/杨英法
  • 周锦尉:邓小平主义
  • 历史视角下的邓小平/丁松泉
  • 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瞎折腾/李必胜
  • 东北衰落因为邓小平/宋圭武
  • 邓小平政变 赵紫阳发言尖锐 胡耀邦痛哭失声/阮铭
  • 从邓小平的所作所为看共产党各个作孽(图)
  • 邓小平恰似法王路易十四
  • 邓小平著作出版与稿费情况
  • 牟传珩:“不折腾”是邓小平的传代秘籍 — 解读胡锦涛“12·18讲话”
  • 鲍彤:邓小平的两面性
  • 邓小平老板是哪头的?/ 姜晴信
  • 喝血殇世----秦始皇禧太后毛泽东邓小平胡锦涛们在一起跳贴面舞
  • 熊玠:邓小平心中的改革仅仅是自己先富起来
  • 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会见追忆/李景贤
  • 邓小平长女:父亲的道理都是从老百姓来的 (图)
  •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 为什么邓小平认定不能评反者就不能平反?/李悔之
  • 邓小平改革與北魏孝文帝改革的比較研究/谢选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