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最新入遗的法国香水制作技艺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3日 转载)
    最新入遗的法国香水制作技艺


    迪奥甜心香水也带给来自世界上的15位当代艺术家启示。网络图片
    
    (文化遗产/法广RFI 杨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12月初将法国南部格拉斯地区传统香水制作技艺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其他同被列入的30个新项目包括中国藏医药浴法、朝鲜与韩国联合申请的传统摔跤、赞比亚伦杰族的姆巴舞蹈、牙买加雷鬼音乐以及法国南部格拉斯地区传统香水制作技艺。
    
    法国的香水是法兰西民族的一大重要标志,法国的香水制造业经久不衰,香水行业的产值在法国经济各行业中位居第四,在香水行业工作的职工人数达到26000人。如果说香水成品制作工厂主要集中在法国北部的话,香料培植,香精的提取以及调配却主要在法国的南方,其中位于嘎纳附近的格拉斯小镇就是世界知名的香水王国。这里居民有将近一半人在香水行业工作。
    
    格拉斯气候温暖,雨水充足,这就是为什么这里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是培植各种植物香草的最理想的大花园。
    
    但有意思的是,五百年前,这里主要产业却是皮革行业,由于当时的皮革制作工艺简陋,皮制物品往往气味冲鼻,当时的王室贵族就首先开始以薰衣草等香料来去除衣物配件上的异味,这就是法国人开始制作使用香水的最早的动机。如果说香料的存在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时代的话,它们当初主要被用来或者供奉诸神,或者当作药物用来消炎止疼等等。
    
    十八世纪应该是法国历史上自然香水使用的鼎盛时期,当时路易十五的宫殿享有香味四溢的宫殿的美称,王后以及诸侯都拥有自己的香水调配师。今天有香水师按照历史记录调制出了陪路易十六同上断头台的王后玛丽·安多奈特当时使用的香水,可谓是香水业的一次巨大的成功。
    
    但是,当时的香水的使用仅仅局限于上层社会。因为香水的制作工序十分复杂,香精的提取过程不仅需要大量的鲜花原材料,而且还必须经过泡制,蒸馏等繁琐的程序。香精提炼之后的调配过程更是如同艺术家作曲,香水师如同品酒师,在法国被尊称为艺术家。
    
    看过湯姆·提克威执导的影片《香水》的听众一定记得影片中神奇的香水调配天才葛奴乙(Grenouille),如何为了追求人间最完美的香味而不惜杀人,大家一定也记得葛奴乙面对摆满数百瓶香精调配香水的画面,确实,传统香水调配桌的法文名字就叫做Orgue,也就是管风琴的意思,而桌上的调配原料就犹如作曲家的音符。同样,正如作曲必须使用和弦(accord)一样,香水调配师也必须首先调制出香调(accord)。
    
    十九世纪工业革命使香水逐渐走进了平常百姓的日常生活。这也是为什么格拉斯地区的芳香植物种植面积逐渐减少的原因之一,20世纪时这里曾经有2000公顷的种植面积,而今天花草种植面积已经萎缩到仅约30公顷。当然,这同时也是由于当地房地产行业开发土地价格上升以及顾客追求异国花香导致全球香草原材料贸易的不断增加。
    
    当然,在法国香水制造技艺被纳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格拉斯市政府也表示,已经将原本计划开发的70公顷土地改为农业区,以鼓励栽种者前来创业。
    
    必须指出的是,化学香精可以模仿任何一种香味,也使香水的价格因其原料选材的不同而出现巨大的差距。这就是为什么同样一瓶100毫升的香水,有的价格超过一百欧元,而有的仅仅不过几欧元,而且,有些模仿名牌配方的香水在香味上几乎可以做到真假难分。但是,正如染色工艺家可以区分自然色与化学颜色一样,专业香水师一鼻子就能够分辨出您的香水使用的自然香精还是化学香精。
    
    在法国,香水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胜任的职业,虽然嗅觉的灵敏度也可以经过努力来培养提高,但是要识别数千种香料的香味还必须拥有特殊的嗅觉。所以,能够从事香水调配师职业的人真是凤毛麟角,法国著名香水品牌娇兰(Guerlain)的香水师几乎是香水行业的教皇。因为一款成功的香水可以是一首优美动人的诗歌,也可同一曲回味无穷的奏鸣曲相媲美。 (博讯 boxun.com)
42400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 致敬开启中国违宪审查首案的滕彪、许志永和俞江博士
  •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 别了,独评
  • 别了,独评
  • 苦难三部曲之二《兽影》(长篇小说节选8)
  •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毕汝谐(作家纽约)
  •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 ExplainingChina’s‘People’sCongress’ThroughtheTales
  •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 博客最新文章:
  • 九喻纸糊的承诺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在紐約簡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漫長的聖誕夜和我
  • 苏明张健评论两会中的习蠢货究竟是得意还是恐惧
  • 胡志伟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 台湾小小妮111
  • 伊阁笑看郭瘟鬼的“蚁帮新政”
  • 晨雷瘟鬼隐匿,行骗不停
  • 活着真好强忍悲痛谈“喜讯”
  • 17岁有一段青春,不再提起
  • 阿钟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甲子大忽悠贪得无厌上当者自学成才
  • 廖祖笙廖祖笙:百度李彦宏或畏罪跳楼或坐穿牢底
  • 曾节明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 谢选骏经济学人的愚蠢
  • 徐永海耶稣是独一的上帝我们要为这真道竭力争辩——2019-3-15圣
  • 谢选骏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 生命禅院我的信仰和人生观/雪峰
    论坛最新文章:
  • 习近平访欧前 王毅斥西方针对华为
  • 荷兰突发枪战 3死9伤 警方追捕1土耳其男
  • 达瓦才仁: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 巴黎书展:罗马尼亚作家与中国作家的故事
  • 737MAX坠机:波音宣布修改重要软件
  • 美国向中国发出最严重的人权警告
  • 成都七中学生家长呼吁公布家长证据
  • 习近平访意法 一带一路成分裂欧洲的金苹果
  • 习近平与方济各关系空前密切
  • 台湾驻港代表驻澳组长都被「卡」无法赴任
  • 安倍称是他和特朗普敲定了朝核问题底线
  • 任港区政协遭罚台湾人称要回台申辩被讥
  • 欧美忧虑修订逃犯条例 驻港衙门反说“同要求”
  • 港铁罕见意外中环撞车幸无载客两车长受伤
  • 巴黎香街暴力法受辱 马克龙大意失分再挨批
  • 法黄背心:香街暴力辱国参院将质询两部长
  • 德国两大银行展开合并谈判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