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长期海外工作如何应对身份危机?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4日 转载)
    
    (图片来源:iStock)


    (图片来源:iStock)
    
    长期从事外派工作的人面临一个至关重要但却经常被人忽视的问题:在国外工作可能对你的身份、归属和家乡认同产生什么影响?很多人与我们分享了自己环游世界时获得的发人深省的经历,这些内容往往令人颇感意外。
    
    事实上,由于有很多人都认同这样的困境,所以我们认为,不仅应该与大家分享你们的亲身经验,还应该突出强调你们在长期离开祖国后,重新融入“家乡”的秘诀。
    
    无处是故乡
    
    温迪·斯科洛克(Wendy Skroch)在Facebook的评论里表示,她对“反向文化冲击”感同身受。“这是伴随整个过程产生的一种无家可归的感受。”她写道,“我们真的从来都没有在任何地方获得过回家的感觉。”
    
    很多人都认同,想要再次扎根故土是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往往会令人感到沮丧。2000年离开英国,陆续在丹麦、荷兰和瑞士生活过的皮特·琼斯(Pete Jones)写道:“我的确很喜欢回到英国住几天,但随后就感觉应该离开了。那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
    
    “我也不认为自己是瑞士人,但我很喜欢住在这里。”他接着说,“说实话,我已经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了。”
    
    (图片来源:iStock)


    有的人不会强迫自己与家乡保持联系,而是会把自己当做一个世界公民来看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不复以往
    
    对某些人而言,他们之所以在回乡后感觉孤独难耐,是因为原本应该跟他们关系亲近的人对他们的反应令其难以接受。“在澳大利亚居住26年后回到美国实在是一场冲击。”布鲁斯·菲利克斯(Bruce Felix)说,“在自己的‘家乡’被当做一个新人确实很难受。”
    
    他指出,虽然能够掌握新的词汇和短语,但却因为没有了口音导致他在家乡跟人交流时面临挑战。“没有了口音,人们就会认为你很奇怪。”
    
    在美国住了20年后,玛丽·休·康纳利(Mary Sue Connolly)回到爱尔兰后感觉别人都把她当外人看待。“我已经改变了,所以我觉得自己被贴上了标签。”
    
    “不要谈论自己的过去,这样就更容易重新融入家乡,否则别人会觉得你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丹尼斯·格拉维尔(Denis Gravel)说。
    
    埃里森·李(Allison Lee)已经认清了现实。在拉美和伦敦待了6年后,她已经回到澳大利亚住了3年时间。“现在想交朋友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没人愿意听你的故事。”
    
    Eunice Tsz Wa Ma是个香港人,但她每年夏天回到这座城市还是会感受到文化冲击。“我每次回来都感觉自己跟时代脱节,觉得自己是唯一一个生活在过去的人。”
    
    (图片来源:iStock)


    对某些人来说,“回家”可能令他们感觉跟时代脱节(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还记得我吗?
    
    那么,在长期侨居海外后,应该怎样才能重新融入家乡呢?有的人尝试过一些非常简单而实用的方法。
    
    “如果有可能,不要回到同样的地方跟同样的人一起从事同样的工作。”英国居民约翰·辛普森(John Simpson)建议,“彼此之间会相互怨恨,日常问题会非常琐碎。”
    
    威斯纳·托马斯(Vesna Thomas)在美国和新加坡居住了16年后,又重新回到了悉尼。年近50的她发现很难再交到朋友。最终,她决定开一间书吧,利用业余时间工作,然后在学校里担任义工。“有趣的是,我在书吧里交到的所有朋友都是外派人员。由于理解彼此的经历,所以我们可以相互吸引。”
    
    事实上,一些试图返乡的人都会主动向外派人员社区求助。“这很有帮助,因为我在国外的时候往往不会跟太多美国人一起出去,而我现在需要通过他们的眼睛重新体验美国文化,让我更容易重新适应家乡的生活。”亚历克西斯·戈登(Alexis Gordon)说。
    
    对其他人来说,回家跟从事其他外派工作一样。
    
    “我决定将回国当做又一次外派工作,尽管我对那里更加熟悉,而且了解那里的语言。”卡特里娜·格纳曼(Katrina Gonnerman)说,“这可以帮助我适应家乡的生活。”
    
    “我已经出国30年了,每当我重新回到美国,都会把它当做外国来看待,我会为日常生活的便利和完成任务的轻松感到惊奇。”马克·塞巴斯蒂安·奥尔(Mark Sebastian Orr)说。
    
    (图片来源:iStock)


    想要再次扎根故土是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往往会令人感到沮丧(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如何重新融入故乡?不必如此!
    
    当我们想要获得重新融入故乡的秘诀时,最有趣的回应或许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很多读者发现,要重新回归所谓的故乡的确很困难,但没有必要非得这么做。
    
    尼克尔·琼斯(Niccole Jones)有3本护照,曾经在5个国家生活过。“我不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任何一个地方,所以能够清楚地认清它的优点和缺点。我感觉自己是个世界公民,我为此感到自豪。”
    
    “不必重新融入家乡。”保罗·阿尔瓦雷兹-考塞罗(Paula Alvarez-Couceiro)说,“你要明白自己曾经在那么多不同的文化中生活过,你的个性和思维方式已经改变,试图适应你离开前的文化其实是个错误,这是在漠视你所经历的个人成长。”
    
    这些反馈告诉我们,对很多外派人员而言,明确家乡和身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在回到“护照上的家乡”时也难以重新找回身份认同感,或许应该向那些自诩为“国际公民”的人学习——对他们而言,重新融入家乡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义务。来源:BBC英伦网 (博讯 boxun.com)
35621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巴黎圣母院火灾之随想
  •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 一个网红的烦恼
  •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 费尽心机骗钱自作自受打脸
  •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 医生不如机器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大字报孙中山、蒋介石与毛泽东三人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同?
  • 罗勇泉瘟龟的招摇撞骗三部曲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2〉无用的家教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胥志义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 谢选骏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李芳敏144000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宋时雨维Q党人运动
  • 法缘修炼笔记(2):新宇宙的神话-“补天”的故事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日安保会议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 南海岛屿之争新高潮 菲与美联手制华
  •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 居港侨民30万 加国“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 黄背心第23场 巴黎爆首轮警民对峙
  • 白宫顾问库德洛: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如“暴君”
  • 美媒:郭台铭受特朗普启发参选但无可比性
  • 修宪延长总统任期? 埃及举行全民公投
  • 中情局:确认华为接受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资金
  • 用词愚蠢?朝警告美国家安全顾问不要妄言
  • 北爱记者死于乱枪 警方定性恐怖事件
  • 黄背心打砸者卷土重来?五一游行规模会更大
  • 伊斯兰国组织发动攻势 两天杀害35人
  • 这些事防不胜防 中南海神经紧张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 特朗普得救了但并没有被还以清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