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小伙患尿毒症6年 作诗百首记录与病魔斗争过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1日 转载)
    
    刘蘢嶓坚持每天写诗看书 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刘蘢嶓坚持每天写诗看书 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透析6年,刘蘢嶓的身体越来越弱。这个23岁小伙在最青春稚嫩的年纪,用上百首诗歌,记录了和病魔殊死斗争的过程。
    
    他给自己设定了最实际的梦想:希望自己能够快乐一点,希望爸妈不用再辛苦挣钱。还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身患重病、身陷绝望的人鼓起勇气,开心活好每一天。
    
    诗中,阳光、自由、种子、山川河流,构成了他理想世界的意象。这种意象中,渺远的时间与旷阔的空间纠缠在一起,生命与死亡在互相诠释——他明白,生命让自己写作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会无比渴望活下去”
    
    他算不上是太乐观的人,从小性格孤僻,爱独处,朋友极少。9岁时,因为发高烧,被西安儿童医院诊断为慢性肾炎,从这时起,他开始不间断地吃药、住院。17岁,高一刚念完,他被确诊为尿毒症。
    
    这个病的名字,他曾在电视上听过,“光听名字都觉得害怕。”他说,当时觉得天都要快塌了。尿毒症是不治之症,想要延续生命,只有两个办法:一换肾,二透析。换肾,不仅肾源稀少,手术费也非常昂贵,且术后排异反应风险很大。透析是指借助设备对血液进行过滤,将因肾坏死而不能清除的身体毒素和水分过滤。
    
    刘蘢嶓选择了做腹膜透析。他说,透析过后,痛苦会暂时消失。“人一下子就感觉舒服了,也会无比渴望活下去。”
    
    这种舒服的过程,似乎是用钱“买”来的。透析6年,家中花光了所有积蓄,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母,跑遍了亲戚、邻居、老乡的家中筹钱。这个过程,让刘蘢嶓深刻认识到了人情的冷暖和现实的苍凉。
    
    “诗是我生命灵魂的绝唱”
    
    无助、恐惧,甚至压抑,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情感。
    
    在家中化疗,刘蘢嶓每天要做4袋腹透液,每袋需要4—6小时。这个过程,整整24小时,日复一日,不间断、连续做。这成了他维持生命的一个重复动作,腹透液在肚子中,将身体中的水和毒素排出。
    
    今年6月,远在西安的三爷,回到礼泉县看他。刘蘢嶓拿生病后写的一些古体诗给三爷看。
    
    三爷叫刘三德,画家,以画虎闻名。“这是我和三爷最深入的一次聊天,他鼓励我继续写下去,只要活一天,就写一天。”写诗对刘蘢嶓并不陌生,他从小爱好文学,尤其是写古体诗,阅读甚广。受此启发,他开始了写作。
    
    “天空的使者,却在笼子里,渴望自由。时光如戏,华丽的生存,却日日哭泣。想拥抱万里山川,想亲吻九霄星际”
    
    “镜子里的我,只会笑,也显得很高。总喜欢活蹦乱跳,时间太少,我总爱照。两个自己一起悟道,也许一起坐牢。”
    
    他感谢诗歌收留了他。“诗是我生命灵魂的绝唱,写诗证明我还活着。”他说,生病以后,对生命有很多特殊的感受,通过写诗,看透了很多事,也就不再难过了。
    来源:三秦都市报 (博讯 boxun.com)
38916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21岁小伙患上肾结石 因长期大量饮用碳酸饮料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 费尽心机骗钱自作自受打脸
  •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 医生不如机器人
  • 愚人节每天都过
  •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 清秋,绽放成一树静美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李芳敏144000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宋时雨维Q党人运动
  • 法缘修炼笔记(2):新宇宙的神话-“补天”的故事
  • 金光鸿我从早上骂到晚上,一天24小时都在骂……
  • 宋时雨反思之六
  • 余志坚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 周劍岐知情人否认毕福剑五一新节目复出:他只参加幕后
  • 陈泱潮關於組織【新婦赴以色列-巴勒斯坦佈道團】傳大福音的倡議
  • 谢燕益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谢选骏: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日安保会议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 南海岛屿之争新高潮 菲与美联手制华
  •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 居港侨民30万 加国“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 黄背心第23场 巴黎爆首轮警民对峙
  • 白宫顾问库德洛: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如“暴君”
  • 美媒:郭台铭受特朗普启发参选但无可比性
  • 修宪延长总统任期? 埃及举行全民公投
  • 中情局:确认华为接受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资金
  • 用词愚蠢?朝警告美国家安全顾问不要妄言
  • 北爱记者死于乱枪 警方定性恐怖事件
  • 黄背心打砸者卷土重来?五一游行规模会更大
  • 伊斯兰国组织发动攻势 两天杀害35人
  • 这些事防不胜防 中南海神经紧张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 特朗普得救了但并没有被还以清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