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许艳和余文生律师哥哥在南京监狱视频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博讯北京时间2021年4月20日 转载)
    
    
许艳和余文生律师哥哥在南京监狱视频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2021年4月15日,是余文生律师,被关押约3年3个月来,第4次获得家人会见。
    
    本来这个月是南京监狱非会见日,以防护疫情原因2个月探视一次。许艳在坚持要求南京监狱保障法律规定的家属一个月一次探视权。
    
    许艳到达南京监狱门口,约8位警察在处理大门修理的事情。当许艳和哥哥到达南京监狱现场后,南京监狱除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月不能探视外。没有过多制造障碍,门口的警察,同意我们探视了,其中有一位是曾经探视时认识的警察。为南京监狱能去维护和保障法律规定一个月一次的家属探视权,给予肯定和表示感谢。
    
    我很高兴和谢谢哥哥想着尽快探视到弟弟;也感谢这次到达现场的记者;还有南京的朋友们;也谢谢所有对余文生律师案给予关注与帮助的人士。
    
    这次是视频探视。探视前,警察告诉我和哥哥,南京监狱,带余文生去医院做了骨科和神经外科检查,还做了甲状腺检查,说甲状腺没有问题,并且给余文生开了药。我对南京监狱做到比较快依法和人道的带到医院的做法,很高兴并深表感谢。
    
    我和哥哥见到余文生律师时,我从视频里看出余文生的表情有些严肃,互打招呼后,我说:今天哥哥在,我简单说几句,然后你和哥哥聊;下个月我带儿子来看你;3月31日,我见到了6个国家人权官员,德国、欧盟、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典,官员们对你的身体情况很关心,我也把请求帮助的事项向人权官员们请求帮助了;丁家喜律师、程海律师。。。在这次我来探视你前,让我代向你问好;各界人士一直很关注你;你现在怎么样?
    
    然后余文生律师说:南京监狱带他到医院做了骨科和神经外科检查,骨科大夫说因为受到外伤,神经受损,给开的药叫甲钴胺。他现在被分到老年监区,里面全是65年以上、还有的缺胳膊、缺腿、坐轮椅、乙肝病人,他也没有打过乙肝疫苗。我问余文生,你是不是不喜欢在老年监区?余说,是的。他说,老年监区,表面上,干活少一些,但是,这样就挣不着公分,没有公分也就没法采买吃的,他有时看着别人有零食吃,很馋,因为虽然现在南京监狱每次吃饭时能吃饱,有时还是会感到饿,如果能采买点吃的可能会好一点。而且,老年监区没有空调,其他监区有空调,担心到夏天后情况会更加不好。所以,我请求南京监狱,能考虑把余文生律师调到普通监区。我问他为什么没有打亲情电话,他说,他已经提出申请20多天。然后,这个问题,南京监狱警察答复,可以打,希望家人能尽快收到余文生的亲情电话。
    
    余文生律师还说了,他刚进南京监狱时被群殴的事情,当时很多人一起踢他,当时他头被撞的有点懵,不过没有受伤。
    
    我听到这些后,特别诧异,非常心疼他和伤心。然后我和哥哥,说了很多关心余的话,余文生严肃的表情轻松了一些。
    
    余文生律师想有纸和笔,用左手练练字,但是南京监狱现在不提供纸和笔,希望南京监狱能给余文生纸和笔,让他写写字。
    
    余文生律师哥哥,给余文生带了一张父母的照片,警察收下了;带了敷在胳膊上,可以让身体热的膏药,没有收;录了一小段父母的视频,从探视的摄像头里让余文生看了。余文生看后说,爸都这么老了。余离开家时,当时爸爸还是身板笔直、走路精神抖擞的军人形象,现在已经变成弯腰曲背、慢慢挪步的耄耋老人。我怕余文生看到父母老了后伤心,连忙安慰他说,爸爸已经92岁了,你也别太伤心。哥哥又介绍一些照顾父母的日常生活,余文生说:哥,你辛苦了。哥哥说:小文,你现在的经历是你人生的一个劫,过去后就会好了。哥哥让余文生到时回家后,就去看父母。余文生说:好。余文生希望经常过去南京,我说,我每个月都会去要求探视。哥哥说:他也还会去。我听到哥哥这么说,很高兴和感谢。
    
    我和哥哥,希望余文生自己在困境中,照顾好自己身体,争取保护好右手,尽量不让残疾的问题恶化。我也说,我会继续为他维权。
    
    这次是余文生说话最多的一次,哥哥后来说,他可能是看到家人,说出了自己的很多委屈。探视结束前,我听着余文生介绍的很多经历,一直沉静在心疼和担心余文生处境中,完全没想到说想念之类的话,是余文生,在探视声音被关闭前,单独大声和我说:老婆,我爱你!我才恍过神来,然后也说了声:老公,我也爱你!然后,飞吻、挥手,他被走出了视频的房间。哥哥和我,和警察说出了一些改善余文生生存处境的诉求后,离开了南京监狱。
    
    因为,看到余文生对在老年监区不满意,和知道他的一些遭遇后,我从离开南京监狱后,一直很难过,不知所措,一夜只睡了约2个小时。
    
    夜里录了探视视频,第二天,向南京监狱,通过ems邮寄了住院治疗、保外就医、一月一次探视权、调监区申请书。
    
    后来,和朋友们一起,在南京到:中山陵、梅花山、中山植物园、紫金山天文台、玄武湖,游玩了一圈。吃了南京特色:咸水鸭、鸭血、生煎包、生煎饺、螺丝、鱼肚、臭豆腐。
    
    再次感谢,这次到达南京现场的记者人士和南京当地朋友的帮助,还有哥哥的帮助,所有对余文生律师案给予关注的人士。
    
    请求南京监狱及有关部门和领导事项:
    
    1、请求对提交的余文生律师案保外就医申请、住院治疗申请、一月一次探视权申请、调监区申请,给予答复并作出同意申请的决定。
    
    2、请求下个月,许艳带孩子去探视余文生时,南京监狱能从法律和人道的角度、从保护未成年人角度出发,给予亲情探视的人道安排。
    
    3、请求,针对余文生律师手颤抖残疾问题,在药品和治疗上,帮助持续给予治疗,挽救双手,双胳膊残疾、残废的风险。
    
    4、请求尽快保障,余文生律师在购买、打亲情电话、有纸和笔写字、有可以看的书的法律规定的权利。
    
    5、请求有关部门和领导,对余文生律师手怎么受的外伤和神经受损,给予调查和追责。
    
    6、请求南京监狱监督、制止、杜绝“犯人”殴打余文生的情形的发生,并对此调查和追责。
    
    许艳
    
    2021年4月19日
    
    来源于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35501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拘逾年家属发声明责当局滥权报复 (图)
·人权律师常玮平遭正式逮捕 被关押在秦岭山区的凤县看守所 (图)
·维权律师谢燕益马卫受郭宏伟父亲委托追查郭宏伟冤死情况
·郭洪伟死亡调查案代理律师:有关部门踢皮球 (图)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遭正式逮捕 被关押在秦岭山区的凤县看守所 (图)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失踪多年妻:愿回国同坐牢
·维权律师高智晟强制失踪逾千日其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图)
·维权律师高智晟妻子发推 要求中国政府准她回国 (图)
·余文生律师家属致信南京监狱:双手颤抖残疾 申请保外就医 (图)
·专访华裔美国律师王代时:谈家史和中共统治中国的历史 (图)
·河北律师卢廷阁:举报石家庄市律师协会进展通报(2021年4月11日) (图)
·孙大午律师“被寻衅” 中国民营企业家怎么活? (图)
·武汉清明墓园人满为患 律师吁公开疫苗信息 (图)
·无悔被中共制裁英国御用大律师继续为人权发声 (图)
·维权律师要求中国政府公布新冠疫苗技术方案 (图)
·大午律师团十问十答:有可能人为拔高为涉黑涉恶 (图)
·卢廷阁律师起诉石家庄司法局、河北司法厅 (图)
·协助港人两律师疑遭报复 律所被逼解散并禁办签证 (图)
·曾代理12港人案 律师事务所被要求自行解散 (图)
·曾协助12港人案 中国律师任全牛事务所被要求解散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专访余文生律师之妻许艳:我们只想得到应得的公民权利 (图)
·王光明:谎言的代价、律师的身价与政客的算计 (图)
·大律师新主席劈头直指国安法是一“羞辱令人反感” (图)
·程海:应当处罚的,是违法处罚者——吊销卢思位律师证听证代理词
·陈丹虹律师关于美国移民体制的看法
·陈丹虹律师讲解美国冠状病毒如何影响移民过程的完成
·美大选周是中国攻台“最佳时机” 12港人被拣选官派律师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图)
·王宇:张千帆、笑蜀谈律师在法治、宪政中的角色定位
·香港拟增国安法庭 大陆律师料以言入罪将成常态 (图)
·陈建刚律师: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陈建刚律师:路在腳下路向何方 為唐吉田、劉巍律師吊照十年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刘巍唐吉田律师“吊照门”事件十周年的声明
·律师谈鲍毓明案:美公民海外性侵未成年最高30年监禁 (图)
·陈建芳女士的律师会见权不容剥夺 (图)
·吊证律师的生活状况报告 ——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吊证十周年
·卢廷阁律师:感谢国内外朋友的关心与关注 (图)
·刘正清: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长处赖文的那张脸
·张博树 : 维权律师与公共理性
·病毒攻克监狱,在押维权律师家属焦虑惊恐问询无门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