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检察官到维权律师 杨斌:中国社会非常压抑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9月03日 转载)
    
    
    

     中国维权律师杨斌仍清楚记得,2月15日那天广州下着大雨。当天中午她与家人正在二楼午休,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吵杂的声音,接着电话响起。她接起来后,村里的工作人员声称因为新冠疫情严重,他们需要到杨斌家做些检查。
    
    杨斌先到三楼通知在她家藏匿数天的着名维权人士许志永,接着她先生便下楼开门。门一开后,他们赫然发现门外出现许多来自北京与广东的警察。她告诉德国之声:“他们应该是针对许博士来的,而我们一家三口也被带回派出所羁押讯问,过了20多个小时后才获释。”
    
    据悉,当时杨斌一家人被警察指控“窝藏通缉犯”,到了派出所后,警察不断问杨斌关于许志永的问题。她说:“他们问我许博士怎麽到我家的,我怎麽认识他的以及我为何要让他住我家。我对他们说,许博士对我来说是个自由的人。我知道他之前坐过牢,但我也知道他已获释,所以他就是个自由的人,我接待他也是很正常的。我告诉他们我很尊敬许博士。”
    
    杨斌向德国之声表示,她与许志永仅多年前在北京见过一面,但许志永知道她在广东的住处。许志永因2019年12月参与了一场在厦门举办的民间聚会后,与其他多名中国维权人士遭中国当局通缉。他在中国疫情十分严重时,到杨斌家借宿多日。杨斌说:“我与他没有多做交谈,平日我们一家住二楼,许博士住在三楼。大部分时间他会在三楼自己看书,只有吃饭时间会下来与我们一起。”
    
    杨斌律师证遭注销
    实际上,这并非杨斌首次被中国政府盯上。杨斌告诉德国之声,去年5月她透过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内容关于云南广济村的几十名农民因为获释的农民举办欢迎会,遭当地警方抓捕获定罪,而杨斌在文章中表明她认为农民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不久后,她接到司法局及她所服务的律师事务所的来电,要求她删除该文章,但杨斌拒绝妥协,于是与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发生的争执。她告诉德国之声:“他认为我不尊重他,过几天,律所通知我合同到期,要求不续签,自己找其他的律所。”
    

    杨斌决定尝试到北京的律师事务所执业,她也很快地找到了愿意收留她的律师事务所。不过由于北京市律师协会对想要到北京执业的律师有诸多限制,于是杨斌花了半年准备到北京执业所需的资料。
    
    她说:“光是办理北京的居住证就花了半年的时间。我在今年春节前将所有的资料都递交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并等待他们的面试通知。但是等了7个多月仍没有消息,我便认定转所到北京这件事一定石沈大海。”
    
    与此同时,广东省司法厅于8月中通知杨斌,声称因为她自2019年5月31日合同后便未与律师事务所续签合同,所以司法厅拟根据《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23条,注销她的律师证。
    
    杨斌表示,她将依照法律程序提出行政覆议以及行政诉讼,但她对于结果不抱太多希望。她告诉德国之声:“我会走完所有的法律程序,也希望这个诉讼能产生社会效果,让社会大众更关注中国律师面临的言论打压。我还是得表达自己的声音。”
    
    从体制内到体制外
    与大多数中国维权律师不同的是,杨斌曾担任中国的检察官长达20多年,她在2015年才辞职成为私家律师,开始代理各种不同的案件。她告诉德国之声,当初选择离开中国的司法体制内的工作是因为她向往自由。
    
    她说:“在体制内琐碎的事情太多,我必须被动地去参加跟应付很多政治学习,即使不愿意或不喜欢,我也必须要去。但成为私家律师后,各方面都有很多自由。”
    
    杨斌表示,她成为律师后,处理案件的范围虽然变广,但她也发现中国的法律制度仍存在许多问题。她向德国之声表示:“虽然中国透过司法统一考试来改善司法人员的素质,但是在司法制度与法治精神方面,中国的进步仍很缓慢,问题也还是很多。在中国,我们不能去改变根本的问题,只能在表面或技术上的东西做一些花样。这麽做到底有没有意义,我也表示怀疑。”
    
    杨斌坦言,现在中国社会呈现非常压抑的状态,民间社会几乎没有发挥的空间。而在体制内,大多数人都选择谨言慎行,按照政府的规定来做事。她说:“体制内是一种人人自危的感觉,而体制外则是每个人都进行自我审查。”
    
    杨斌也说,自从2015年离开中国政府体制成为私家律师后,她渐渐认清在中国现有的法治环境下,律师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她告诉德国之声:“找我的当事人特别多,但我大部分情况下都拒绝他们,因为我认为自己也无能为力去解决他们面对的不公。我觉得挺无奈也绝望的。”
    
    “论光明磊落,很多人都非我对手”
    在律师证被注销前,杨斌变几度因公开言论或表态被中国当局关切。去年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时,杨斌写了一篇短文,在中国社群媒体上被广泛转载,她也因此被中国当局警告。此外,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杨斌也曾在网路上签署声援新冠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师的连署信,呼吁中国政府恢复李文亮等吹哨人的名誉。
    

    面对中国当局的打压,杨斌向德国之声表示,她一向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能放在阳光下被社会大众检视。她说:“在中国的大数据监控下,我们每个人都没有隐私,我在体制内就学会这点。如果论光明丶磊落与坦荡来说,可能很多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杨斌坦言,当时许志永到她家时,她预料自己必须面临的最坏结果,便是被警察讯问24小时,而她认为那是她有办法承受的后果。她说:“在许博士逃亡的过程中,可能很多人害怕因为帮他而惹上麻烦,但我就不怕接待他。”
    
    虽然近日陆续有维权律师被警告不要再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但杨斌却表示她不会回避媒体的采访邀约,因为她认为接受采访或是针对特定事件发表言论,都是正常言论自由或表达范畴内的行为。
    
    她说:“我心里确实不觉得这个行为有什麽不妥,所以我就自然表现的会去公开谈论这些议题。这可能代表我心中没有那麽多恐惧。”
    
    来源于德国之声 (博讯 boxun.com)
39420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贵生律师:再次要求复制覃永沛案“保密”卷意见书
·人权捍卫者公民记者张展案情进展通报:上海检察院不准代理律师合法阅卷
·中国法律界大清洗 湖南逾六百名律师遭注销执照 (图)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二审辩护律师阅卷情况通报 (图)
·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妻子邓晓云要求保障覃永沛的通信权 遭拒绝 (图)
·彭永和律师写公开信后遭上海公安传唤
·彭永和律师接受港媒采访遭上海公安讯问并非法扣押电脑手机
·湖南省467名律师申请注销执业证,已获批准
·彭永和律师:我被上海国保带至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派出所讯问的情况通报 (图)
·疑汕头律协会长封杀陈书伟律师实习
·郝劲松的辩护律师黎雄兵:会见郝劲松小记
·谢文飞案日前已经移送法院起诉 谢家人第三次遭当局逼迫解除律师委托
·谢阳遭吊销律师证 批法律成北京统治的利器 (图)
·余文生律师的右手已经丧失部分功能不能写字 妻子呼吁当局允许余文生保外就医
·赵永林律师:丁家喜取保候审申请书 (图)
·湖南人权捍卫者谢文飞案律师要求会见遭拒 (图)
·709涉案人权律师谢阳遭“除牌” 当局一锤定音创下恶例 (图)
·请依法安排律师会见许志永的函(第二次)
·余文生被拘千日后首次会见律师 健康状况堪忧 (图)
·青石 张磊:请依法安排律师会见许志永的函(第二次) (图)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图)
·王宇:张千帆、笑蜀谈律师在法治、宪政中的角色定位
·香港拟增国安法庭 大陆律师料以言入罪将成常态 (图)
·陈建刚律师: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陈建刚律师:路在腳下路向何方 為唐吉田、劉巍律師吊照十年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刘巍唐吉田律师“吊照门”事件十周年的声明
·律师谈鲍毓明案:美公民海外性侵未成年最高30年监禁 (图)
·陈建芳女士的律师会见权不容剥夺 (图)
·吊证律师的生活状况报告 ——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吊证十周年
·卢廷阁律师:感谢国内外朋友的关心与关注 (图)
·刘正清: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长处赖文的那张脸
·张博树 : 维权律师与公共理性
·病毒攻克监狱,在押维权律师家属焦虑惊恐问询无门 (图)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 第七份维权清单 (图)
·徐光:三个大律师在自己的祖国逃亡!
·自我涂脂抹粉的中共“世界律师大会”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中国豁免美大豆和猪肉关税 中国蹊跷召开世界律师大会
·同道为余文生律师庆祝生日
·维权律师陈光诚获奖 谴责中共损害艺术自由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