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子砸挖掘机被批捕看守所病亡 哥哥继承遗产遭索赔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5月27日 转载)
     近日,四川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特别的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男子苟某林因听说自己老家房子被拆,赶回家后怒砸拆迁的挖掘机,被警方抓获。后来,因故意毁坏他人财物,苟某林被刑拘后被检方批捕。然而,在送往看守所后,苟某林因患疾病抢救无效死亡,经看守所鉴定属“正常死亡”。
    
    苟某林死亡之后,其哥哥苟某双继承了他的11万元遗产。挖掘机老板杨某林得知后,起诉苟某双索赔近10万元挖掘机损失费用。杨某林认为,苟某林砸挖掘机应赔偿损失,其遗产应先赔偿自己的损失后才是其哥哥该继承的部分财产。在庭审中,苟某双拒赔,称不是自己一人继承弟弟遗产,还有两个姐姐,后法庭休庭,原告要增加被告。
    
    近日,苟某双在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继承弟弟财产后,财产就是自己的,但自己并没有损害挖掘机,没有责任。而且,当初杨某林没看管好挖掘机,自身也有责任。他称,之前双方协商不成,只能让法院判多少自己给多少。
    
    

    
     1、怒砸挖掘机
    
    听说老家房子被拆
    
    弟弟怒砸挖机被警方抓获
    
    5月21日上午,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法院审理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半个小时后,法庭选择休庭。
    
    根据庭审的内容,被告苟某双继承了弟弟的财产,因其弟弟在死亡之前损害原告的挖掘机产生10余万元的损失,苟某双拒赔,称不是自己一人继承,还有两个姐姐,后法庭休庭,原告要增加被告。
    
    休庭后,红星新闻记者找到苟某双,据他介绍,2019年8月下旬,巴中市巴州区曾口镇土主村干部跟他联系称,因为他是贫困户,已住进村里集中安置点的新房,说要拆掉新房后面半山腰的老房子。
    
    不过,这个老房子并不是他一人所有。苟某双说:“老房子自己有几间,弟弟有几间。”后来,苟某双和姐姐联系,将老家房子要被拆的消息传给了弟弟苟某林,去年9月4日他再次离家外出务工。
    
    去年9月5日上午,进行拆迁的挖掘机老板杨某林来到苟某双老家旁,看到自己的挖掘机玻璃、发动机油等多处被砸,还有工具也被拿走,随后报案。
    
    土主村村干部王某介绍,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是谁砸的,“听一个路人说,苟某林好像回来过,还背一个大花篮”。根据这个线索,曾口派出所民警调取监控录像,确定多年不回家的苟某林回家了。
    
    据苟某双介绍,弟弟苟某林没有成家,一个人在外“漂”,父母去世10多年了,他都没有回来过。他通过姐姐获悉,原来弟弟苟某林在曾口粮站附近居住,一直以捡垃圾为生。
    
    随后,警方按照苟某双提供的地址将苟某林抓获。据王某介绍,苟某林被抓后承认自己砸挖掘机一事,原因是自己房屋被拆因而怒砸挖掘机。
    
     2、砸挖掘机原因难理解
    
    村干部:只拆了部分,给他留了3间房
    
    “留给他的房子比挖掉的还好些”
    
    

    
    对于苟某林砸挖掘机的行为,土主村的村干部很不理解。
    
    王某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苟某林确实多年没回村里,老家房子多年没有人住垮塌了,然后其哥哥苟某双修过一次,在里面养了一些家禽。
    
    苟某双承认,弟弟房屋垮塌后,自己重新修过。但他表示,那还是弟弟苟某林的房屋。另外在拆房子时,自己和弟弟苟某林都不在家。
    
    不过,王某称,拆房子的事情,事先就打电话给苟某双说过,因为修的房子应是苟某双所有。即使老家要拆房子,我们村干部联系不上他(苟某林)本人,但苟某双作为哥哥,应该主动联系弟弟苟某林告知详细情况。
    
    对此,苟某双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跟他(弟弟苟某林)说过老家房子要拆。但什么时候拆,当时自己也不晓得。”
    
    另外,王某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苟某林一直单身,50多岁无子女,有可能成为五保户,通过村上开会讨论,苟某双老家房子拆了一部分剩下3间土坯房给苟某林回家居住。
    
    随后,王某拿出村上开会讨论的会议记录,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村上讨论,因苟某林将成为五保户,苟某双的房屋并未完全拆完,留给弟弟苟某林居住。
    
    王某说:“苟某林砸挖掘机说是他房子被拆了,实际上那是苟某双修的房子,我们留给苟某林的房子比挖掉的房子还好些。”
    
    3、“飞来横财”
    
    弟弟在看守所因病死亡
    
    哥哥“继承”11万遗产
    
    据苟某双介绍,去年9月5日弟弟苟某林被抓获后,因故意毁坏他人财物于9月6日被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区分局刑事拘留,随后被送到看守所, 9月18日被巴州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他说,直到去年12月19日,自己接到看守所电话,让他看一下弟弟苟某林,等自己从成都回来的时候,弟弟已经在医院ICU病房,没有了意识,12月20日凌晨0点35分弟弟因多器官衰竭死亡。
    
    苟某双说,他和弟弟没有说上一句话,人就去世了。
    
    据2020年1月3日巴中市看守所向苟某双发出的《告知书》显示,“你的弟弟苟某林因患疾病于2019年12月20日0时经医治抢救无效死亡,对此我所深表遗憾,并向你们表示慰问”。告知书还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经我所做出死因鉴定,该犯属正常死亡,驻所检察室无疑义,你们有义务配合看守所妥善处理善后事宜;如有疑义,可以向人民检察院提出。”
    
    同日,巴中市看守所发出《火化通知书》,苟某林遗体于1月4日在殡仪馆火化。
    
    苟某双介绍,将弟弟火化后,自己在整理遗物时发现弟弟的“遗产”,“当时在他(苟某林)的曾口镇居所找出9张存折和1万多元现钱,共计11万多元。”
    
    因为自己替弟弟办理后事,苟某双说:“这笔钱应该自己继承。”随后,他将此事告诉了曾口派出所民警。
    
    4、对簿公堂
    
    挖掘机老板索赔被拒
    
    将哥哥告上法庭
    
    5月25日,挖掘机老板杨某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苟某双拿到了苟某林的财产后,自己从曾口派出所民警口中得知,苟某林有11万元遗产。
    
    随后,在派出所组织协商下,杨某林认为,苟某林的财产应该先还自己挖掘机被砸的损失,余下的才是苟某双应继承的财产。
    
    但苟某双表示,挖掘机被砸的损失是弟弟苟某林所为,不是自己造成的。而且,挖掘机是村上喊的,村上有责任。且杨某林也没看管好挖掘机,自己也有责任。
    
    双方协商未果,苟某双表示,杨某林可以起诉让法院判决,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他该给多少给多少。
    
    今年4月1日,杨某林一纸诉状将苟某双夫妇告到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法院,法院于5月21日开庭审理后宣布休庭。杨某林介绍,在法庭上,苟某双表示不愿意赔偿。
    
    苟某双介绍,通过警方统计,杨某林的损失是18000余元,维修下来的费用有45000余元,此外杨某林还要几十天的误工费共计6万元,算下来共计10万5千余元。他表示,这些费用已超出挖掘机本身受到的损失费用。
    
    

    

    
    5月25日,杨某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修挖掘机前后共需45000多元,修好后,到现在还欠10000余元没给修理厂。他表示,因苟某双称继承弟弟苟某林财产,两个姐姐也有份儿,因此他将追加被告,等待法院再次开庭。
    
    来源于网易新闻 (博讯 boxun.com)
2091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川一嫌犯从看守所逃脱三个月 被警方抓获 (图)
·马玉珍今天到看守所给蒋湛春弟兄送生活物品 (图)
·给犯人"吃药"帮其监外执行 看守所原所长教导员获刑 (图)
·辽宁监狱、看守所、戒毒所等场所实行全封闭管理 (图)
·男子看守所死亡二次尸检:多发肋骨骨折成争议焦点 (图)
·安徽男子看守所死亡后二次尸检 曾鉴定死于心脏病 (图)
·男子看守所羁押30日死亡 死者家属对检察院提质疑 (图)
·维权人士郝劲松遭刑拘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
·女企业家周广华看守所死亡 儿子提控告检方不立案 (图)
·太原退休工人刘淑芳因转发香港抗争视频被拘留10日 在看守所内遭残忍虐待 (图)
·致使在押人员脱逃,榆林检方对看守所两干警决定刑拘 (图)
·陈家鸿被关半年首见律师 看守所施虐迫听官豢学者演讲 (图)
·四川盗窃嫌犯从看守所逃脱 (图)
·四川绵阳一犯人看守所脱逃 警方悬赏捉拿逃犯 (图)
·被控寻衅滋事 维权人士杨秋雨在看守所被扣18斤脚镣长达半个月 (图)
·青岛一看守所原所长涉受贿被诉 (图)
·失踪一个月 上海维权人士陈伟华昨从看守所获释 (图)
·卢思位律师在看守所遭武警拍打辱骂情况的通报
·卢思位律师在玉林市看守所遭遇武警拍打和辱骂等挑衅情况的通报
·程广鑫律师:宝丰县看守所粗暴阻碍律师会见将工作牌砸律师脸上 (图)
·何方美l|3.20拘留所刑满被转移看守所周年记
·马玉珍致信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基督徒夫君 (图)
·【维权】冯正虎:关注拘押在上海浦东看守所的89岁残疾老人刘淑珍 (图)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