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陆复信美三大报:如有怨该去找美政府发泄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28日 转载)
    陆复信美三大报:如有怨该去找美政府发泄


    涉事美国三大报纸出版人威廉·刘易斯、弗雷德·瑞安和A·G·苏兹伯格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法广RFI 弗林)中国外交部周五在其官网刊登了该部新闻司,针对日前美国三家主流报社发行人向中方递交的联名公开信。中方的复信提到上述公开信称,“但遗憾的是,这封信投错了对象,它本应发给美国政府。”
    
    美国三大全国性重量级报纸《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出版人于周二发表声明,批评中国政府禁止这三家报纸的美国记者继续在中国工作的决定。近期,美中两国政府围绕着新冠肺炎话题的外交摩擦升级。2020年2月,美国国务院把驻美国的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指定为“外国使团”。而在中国政府因对《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的评论文章不满,而驱逐3名该报驻华记者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2日宣布,对上述五家中国驻美机构实行人员上限。3月17日,中方突然在夜间宣布对美国五家媒体采取反制措施,以作为报复。中国政府要求年底前记者签证到期的上述三家美国报纸的美籍记者,从即日起四天内必须申报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及今后不得在中港澳继续从事记者工作等。
    
    近一周后,《纽约时报》的出版人A·G·苏兹伯格(A.G. Sulzberger)、《华尔街日报》的出版人威廉·刘易斯(William Lewis)和《华盛顿邮报》的出版人弗雷德·瑞安(Fred Ryan)共同决定,罕见地在这三家相互为历史竞争关系的报纸的网络版和印刷版上发表公开信。他们三名出版人称,“我们强烈敦促中国政府改变迫使我们新闻机构的美国工作人员离开中国的决定,并在更广泛的层面上缓解此前对独立新闻机构日益严厉的打击,”几位出版人在声明中表示。“媒体是中美两国政府外交争端的附带损害,在一个如此危急的时刻,这可能会让世界无从获得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公开信强调了新冠病毒危机期间信息自由流动的必要性。“这一决定是对美国政府近期驱逐行动的报复,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会抗议,”出版人们写道。“但是,目前世界还在努力控制这种疾病,这一斗争需要可靠的新闻和信息的自由流动,因而也令此举格外有害而且鲁莽。”他们还说,“即使危机过去,我们相信,能够更自由地获取有关彼此的新闻和信息,仍然对两国有益。”三位出版人在信中还称赞了中国遏制病毒的措施,他们写道,“对于中国通过遏制和缓解措施在减少病毒传播方面取得的显著进展,我们作了重点报道和分析。即使是现在,我们的一些即将被驱逐的记者也在报道中国如何调动国家资源开发疫苗,可能给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数十亿人带来希望。”
    
    公开信指出,世界能了解到这种病毒,靠的是“我们的驻华记者,以及他们在其他主要新闻机构的同行”。三位出版人还强调,“我们的新闻机构是竞争对手。我们在重大新闻上相互竞争,包括这一次。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声音是一致的。”对此,就中国外交部新闻司此次回信的内容来看,这三位美国报业出版人及其身后所代表媒体的呼声并未能使中方回心转意,其表达出的态度则是符合时下流行在中国外交界的强硬。
    
    中国外交部新闻司的复信说,“凡事皆有因果。三家发行人在信里说对了一点,那就是中方收回三家媒体美籍驻华记者证件是对美方驱逐60名中国媒体驻美记者的反制行为。”声明并从“2018年12月,美方要求有关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开始为例,列举了此后美方对上述中国官媒的增强管控行为。声明称,“此外,2018年以来,29名中国记者无故被美方拒签,其中9名为常驻记者。所有中方记者只获发一次入境签证,回国休假后常常因美方无故拒签而无法返回美国工作,且中方记者在申请赴美签证时被要求提供很多额外材料。在美方宣布‘驱逐’中方记者并对其不断升级政治打压时,作为‘业界良心’的三大‘主流媒体’有没有替中国同行仗义执言?是否公开批评了美国政府?是否曾敦促美国政府收回错误决定?此时,你们张口闭口标榜的‘新闻自由’呢?面对美方不断升级的政治打压和歧视性做法,难道你们指望中方只作‘沉默的羔羊’?”
    
    中方的复信强调,“公开信把中方对美方的对等反制措施同疫情报道挂钩,认为这些记者因为报道疫情而受到‘驱逐’,似乎他们包揽了外界关于中国的信息,似乎没有这些记者整个世界就无法获取中国疫情信息。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中方秉持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每天向外界公布疫情数据,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包括美方在内的各国定期通报信息,并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宝贵时间,作出了重要贡献,得到国际社会充分肯定、高度评价和普遍赞誉。”复信称,“请三位发行人注意,国际社会不会因为少了你们几家的一些美国记者就无法获得‘探究性的、准确的、实地的报道’,而且有些记者是否真的全面、准确、客观向世界报道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他们应该心知肚明,有关报道也是明摆着的事实。这样的记者写出这样的报道,实在是有损你们老字号声誉。”
    
    复信还称,“三位发行人在信中要求中国政府放松‘对独立新闻机构日益严厉的压制’。正如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强调的,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我们始终欢迎各国媒体和记者依法依规在中国从事采访报道工作,并将继续提供便利和协助。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在中国有这么多外国媒体及记者,为什么他们的涉华报道如此丰富和多元?!我们反对的是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反对的是借所谓新闻自由炮制假新闻,反对的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的行为。作为业界同行,三位发行人为何不批评美国政府对中国记者的限制和打压?”
    
    复信写道,“中美两国社会制度不同,但这不影响记者秉持客观、公正、真实、准确的报道原则开展工作。中国驻美媒体记者一直严格遵守美国当地法律法规,恪守新闻职业道德。仅仅因为中国记者来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对他们进行种种限制和刁难非常不公。中国不会因为美国某个媒体偏向民主党或共和党就不把它当作专业媒体看待。同样,中国的媒体也应在美国得到应有的公平待遇。美方不应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对中国媒体进行无理打压。这只能暴露出美方不愿或不敢正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阔步向前的历史潮流。”
    
    这篇来自中国外交部新闻司的复信最后称,“诚如你们所意识到的,中国发展日新月异,是一座取之不竭的新闻富矿。我们欢迎客观、公正的媒体人前来开采,但对这三家美国媒体发行人公开信中透出的傲慢与偏见,我们不接受。对不客观、不公正的报道,中国人民不欢迎。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三大媒体有怨气,你们应该去找美国政府发泄。最后,提醒《华尔街日报》:你还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 (博讯 boxun.com)
2990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记者无疆界:中国若有新闻自由或能避免新冠大流行 (图)
·记者无疆界:中国若有新闻自由或能避免新冠大流行 (图)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能促生中国的新闻自由吗? (图)
·中国摄影记者卢广荣获国际新闻自由奖提名 (图)
·新闻自由陷入“一带一路”的陷阱
·新闻自由前景在习近平治下中国越来越黯淡 (图)
·世界新闻自由日 北京海外宣传和假信息攻势再招批评 (图)
·世界新闻自由日,北京海外宣传和假信息攻势再招批评 (图)
·中国新闻自由被指“黑洞” 港媒遭控制 (图)
·香港记协:公众对新闻自由评分创新低
·中国输出“传媒新秩序” 威胁全球新闻自由
·南京秦沪辉因在车上粘贴宪政、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标语而被刑事拘留后遭正式逮捕
·陆委会:保障陆媒新闻自由 但不容许假新闻
·世界新闻自由日:媒体在中国采访自由吗?
·国际新闻自由日:纽时评论中国调查性报道被衰亡 (图)
·世界新闻自由日:中国新闻界感叹“每况愈下” (图)
·2018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出炉:中国倒数第五,朝鲜垫底 (图)
·全球关注新闻自由 中国的春天在哪里? (图)
·世界新闻自由日中国出严控网络新闻新规 (图)
·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中国严控互联网新闻采编 (图)
·晚清至今各时代新闻自由评价 (图)
·贺卫方被禁微信文章︰惨重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 (图)
·西方新闻自由并不假 但是实际只是钱的自由
·新闻自由系列:记者在中国频遭暴力骚扰恐吓
·新闻自由:为何中国排名如此后?艾玮昂说 (图)
·新闻自由,太值得拥有(江棋生)
·无国界记者警告:中国威胁全球新闻自由 (图)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美台专家探讨新闻自由 (图)
·记者遭到攻击:探讨新闻自由在全球受到的威胁
·高洪明:中国新闻自由专利权属于中共,不属于人民!
·高洪明:美国新闻自由但不绝对!
·韩尚笑:新闻自由还是媒体下流? (图)
·高洪明:新闻自由不等于记者采访自由!
·高洪明:反正美国新闻自由是不怕白宫与总统的!
·胡丽云: 世界新闻自由日谈中国新闻自由
·查建国:“新闻自由” 排名榜让环报很不爽(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21)
·何清涟:被剪断的中国新闻自由之翅
·何清涟:被剪断的中国新闻自由之翅
·张千帆:新闻自由是世界和平的制度保障
·杨天帅:你也可以提高香港新闻自由
·林兆彬:《头条杀机》:新闻自由背后的黑暗面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