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道灾难中的大国小民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15日 转载)
    人道灾难中的大国小民


    中国军队大批医护人员乘坐大型军事运输机2月12日抵达武汉 REUTERS - CHINA DAILY
    
    (法广RFI 桑雨)从春节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瘟疫爆发至今,已造成63581人感染,1380人死亡,但这个官方数字已无人相信,因为单从疫区每天发出的众多视频及求救信息就能让人目测出死亡人数远不止官方数字,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很多朋友问我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人? 我只能告诉你: 武汉的口罩防化服不够用,全世界全国发往武汉的物资不够用,近10万张床位不够用,超过17万医生不够用,蔬菜冷冻食品不够用,54家火葬场不够用,24小时满负荷运作的焚尸炉不够用, 8000元一天的搬尸工找不到,一百万装尸袋正在赶制中,然后党媒告诉我们只死了一千多人。”
    湖北作家方方在几天前的封城日记中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正如微友所说:“短短的二十天时间里,有人只是度个假,却被逼在他乡流浪;有人只是探个亲,却永远留在了故乡;有人失去双亲,成了孤儿;有人失去生命,成了英雄···
    
    其实准确的死亡数字对身处劫难第一现场的个体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因为他们为求生而付出的挣扎远超常人的想象。看到一个视频,一位湖北女孩用抖音在黑夜的马路上自拍自唱道:如果能有来生,不再做中国人,因为这片土地上,我们已不再是人,不单掠夺健康,而且掠夺生命!”
    
    在这场人为的浩劫中,有多少人无声无息的死去,死时连个数字都不是,有多少家庭无声无息的分崩离析灰飞烟灭,有多少人因为找不到隔离空间,以自我了断的方式保全家人性命;来不及思考做错了什么,他们的生命轨迹已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突然发生逆转,翻车,出轨,终结;来不及思考他们在为谁买单,更来不及思考在他们之前五十年,六十年,他们的前辈也曾遭遇同样的厄运,同样不知道在为谁买单。他们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就撒手人寰,与他们不同的是,当下,每一个人都在挣扎着用文字为后人留下痕迹,为抓住一线生机发出求救信号,为无法预测的明天发出预警。作家方方在封城日记中说:“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人都在为这场疫情买单”。今天就让我们听听那些游走在生死之间的个体,每天透过网络向人间发出的微弱呼喊。
    
    一位网名叫“冷水浴”的网友2月10号发帖说: 看到一位老爷爷从楼上跳下来的视频。老太太蹲在地上哭着打电话,可能是打给急救中心。问清原委才知道,两人都感染了,都求助过,什么电话都打了,还是没有检测资格,老爷爷患尿毒症需要透析,平时坐着轮椅,今天社区服务中心关闭,不给车让他去医院,就从家里跳了下去。这是没有算进数据里的。 还有隔离点的原本轻症患者,没药没医护人员,每天喝两袋中药,熬到重症就躺在床上走了”
    
    一位网名“张老师”的网友发帖说:“今晚的司门口,除了我,还有一位拾荒的老人,再也看不见第三个人行走。江边的灯光不再闪烁,天空如同被蝙蝠的翅膀笼罩般,让人踹不过气。就在刚才17:30分,有一个人从司门口的桥上跳下来了,生前他一直站在桥上哭,哭的很忧伤,很绝望······在这条寂静的街道上,他的哭声和呐喊声竭斯底里,每一声都刺痛到了路人的心底。他哭诉的大意是:自己被感染了冠状病毒,家里不能呆,怕传染给妻小,医院也没有床位了,在外面暂且租的房子,去看病却没有公交车,要走很远,人的体力跟不上,现在连吃的都没有了,生不如死啊!那纵身一跃,了却了世间所有的恩怨,鲜血模糊了他的脸庞也打湿了我的双眼。正准备报警,不远处来了一辆警车,我向逝者三鞠躬。离开时,警察再三叮嘱我:不要在网上发布消息,我含着泪水笑了······”
    
    网名“最后一个军礼”的网友发帖说:“冰箱里不知何年月的僵尸肉都吃空了,坚持不了一 天了,然后出去买菜,看到街道边一位妇女在寒风刺骨中抱着娃,摆地摊卖杂货,可街道上一个行人 都没有,好可怜,我下车随便挑了样东西,也就十 元不到吧,我给了她100元,给了她一个口罩,还把刚买的水果放在地上就上车了,然后她紧紧的抱着娃哭了,我一个男人坐在车上也哭了。也许这是她今天唯一的一单生意,谁愿意带着娃在大过年的路边卖东西,而且还有疫情。”
    
    一位网名叫“六日”的网友2月1号发帖说:“每一天的清晨和深夜,我的丈夫都抚摸着我的泪水, 一次次低声说,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发。 从21号到今天,我经历了疑惑、紧张、失望,伤怀, 愤怒,此刻,我在武汉的家里,没有出门.衣食不缺.但我不能无视这座城市的哀嚎。 电视机里歌舞升平,这座城市已经休克,我曾幻想过无数的末日情景,却未见一个来得如此静谧。 医院的大厅里,有一个坐看死去的人,我无法告诉你们,我怎样看到了他。他坐在那里,已经死了,连数字都不是。旁边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等待着命运给一个获得盒子的机会。 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举着吊瓶坐在医院外的寒风中,支个杆子输液,他哭着说曾经和家人吃过饭,如果自己中了,那他们该怎么办。 最有钱的人,能够躺在自己的车上输液,不用流落街头黑夜。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个国度便会太平盛世,我们会不断歌颂今日之英勇,但目睹过故事的我,拒绝在未来看见那些掌声与表彰。 我只希望你们记住,这座城市经历过的呜咽与哀嚎, 那是几万个家庭,若真要问数字,我告诉你们:每一 盏熄灭的灯,都承载看五公升的眼泪,那些痛,不该被原谅。 我不谈政治,不关心权力,我自知无能,不议朝堂。 但我不想你们在每天无数混乱的声音中.看不见饱受苦难的人们。 我们自幼听话,可以排队十小时,等一 个门诊的号码,我们愿意封城,愿意封家,甚至低调沉默。 我们让渡了所有的权利,求一个庇护。 可是危机来临的每一天,我才痛彻心扉地明白,苍穹之下.没有幸存者。
    
    下面是一位网名叫小杭的豆瓣网友的日记,在这里只读其中几篇:
    
    1月23,封城了。我好害怕。谁能救救我们,妈妈越来越不舒服了。
    
    1月26,妈妈打来电话说医院要把她转院去金银潭。。。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1月28,妈妈走了。
    
    1月29等爸爸做CT,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蹲在路边发呆,这是我这辈子最卑微最低贱的样子。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但我还是要护着我爸到最后啊.
    
    2月2号,送爸爸住院了,就像24号爸爸送妈妈住院一样。那天雨特别大,我都没来得及多看妈妈一眼。今天也下了点小雨。爸爸在病房拼命地赶我走,叫我不要再来。
    
    2月3号 今天是妈妈的头七。我很想你。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想你。你在我哭过的每一滴眼泪里,你在我呼吸的每一口氧气里,你会存在于我之后所有剩下日子的每一个角落里,手心里,眼底里,心尖上,一直一直这样想着你。 来不及最后看你一眼。我将因此永远都讨厌冬日的雨天。你下车后的背影在挂着雨水的窗户后面一团模糊。我只能去想象最后一次 抱住你的感觉,你又瘦小又轻,身体冷冷的,我总是在幻想里紧紧抱住你,更紧一 点。 你别害怕。你只是提前一点点启程而已。大舅跟在你的脚步之后也一起走了,你们在另一个世界里还能互相陪伴依靠。从此没有病痛和灾难。我会听你的话,要一个孩子,请你投胎转世做我的女儿,我用余生继续爱你。请你长得一定要像我,就如同我长得像你一 样。 只是我要求求你,保佑爸爸。现在,还不能带走他。我每天都在拼了命的救他,并后悔没有如此的保护你。我太没用了。但是万箭 穿心,只要一天不拔出箭,我就不会倒下。 请你等等我们,总有一天,天上人间,我们 一家会相见!
    
    2月4日。呼吸衰竭真是太残忍的死法,妈妈,你带爸爸走吧,天上可以自由的呼吸,别担心我,我今天跟他说了,一定要记得我的样子,记得我的声音,小时候你们说过,如果我丢了,就找我身上的胎记。你们再看到我一定会认得我。
    
     20小时前:爸爸,我把你也弄丢了,你去找妈妈,然后等我, 我们一起回家。
    
    12小时前 ,我好害怕。我也感染了。
    
    一位阮姓网友发帖说:“最后一面连医院都不让去,没想到那次重症病房的送别竟成永别,我都来不及跟爸爸磕个头,我知道他撑不下去了,我知道他也想见我们一面的,我知道他一直都很爱我们,他只是撑不下去了,他尽力了,在限行的前一天晚上,我赶去殡仪馆接到了爸爸的骨灰盒。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恍惚中 我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这是一场恶梦,对不对?我只是走错了时空对不对?
    今天2月5号上午,10.11分,坚强的妈妈也终于撑不住随爸爸去了。殡仪馆已不让人进入,我赶去了医院,等到殡仪馆来车接妈妈了,但不让靠近,我只能对着车上的妈妈磕了三个头,椎心之痛,痛彻心扉。前夜午夜梦回,又梦见了爸爸妈妈, 妈煨了拿手的海带排骨汤,爸爸帮我盛了一碗,像往常一样跟我说,趁热喝。清晨醒来,枕头又已湿透。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人生只剩归途。
    
    作家方方在大年初十的日记中这样写道: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只要我们尚且偷生在世,我们就要为他们讨个公道。对于渎职者不作为者不负责者,我们必须一层一层追究,一个也不放过。否则,我们怎么对得起那一个个用停尸袋装走的人们——那些和我们一起共同建设共同享受过武汉的人们! (博讯 boxun.com)
36822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