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让习近平最头痛的两件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25日 转载)
    让习近平最头痛的两件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路透社
    
    (明镜书刊/法广RFI 索菲)在3月16日到17日明镜火拍的《点点今天事》节目里,新闻评论员何频从近期中共举办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会,分析网络安全及官僚体制是如何成为习近平最头痛的事。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罗芊芊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80期的《中国密报》杂志中。
    
    法广:习近平在这一次的政治局集体学习会议中,说到“所谓国家安全,其实就是互联网安全”,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呢?
    
    罗芊芊:何频认为,所谓的“国家安全”在习近平的词典中就是党的安全,就是权力的安全。最近各地虽然出现不少群体事件,但对付这些事件,中共还是很有经验的,也就是抓住牵头的,安抚大多数人,然后针对他们的诉求,砸钱来解决这些“人民内部矛盾”。
    但互联网却完全不同。中国有8亿多人使用互联网,有些人可以用骗的,有些人可以用吓的,有些人就是反共,但还有一群人接受了西方民主自由的影响,相当具有人权、法治和民主意识,而这样的一批人用钱是解决不了的。所以习近平强调,党是否能够长期执政,关键是能不能过得了互联网这一关,显见中共现在控制互联网的心已经相当急迫。
    
    法广:面对互联网带动的新媒体发展,中共官媒又是如何应对的?
    
    罗芊芊:何频观察到,目前中共官媒採取的是“既有又有”的方式,也就是既有电视台,也有卫星传播;既有报纸,也有PC端、微信、微博和手机的各种应用端,在技术手段上取得控制权。至于传播的内容,因为中共不想要人们有思想,整个社会就开始走向无厘头,所以抖音红了,这个国家的灵魂跟方向,也就这么被摧毁了。
    
    法广:网络维稳确实是个手段,但最终关键是否还是在中共的体制问题呢?
    
    罗芊芊:刚刚提到的群体事件,在一般正常的民主社会,可以透过司法程序或其他方式来解决。但何频说,在中国只要是官,即便是最低的“七品芝麻官”,就有权力来处理这些事。这些扮演中国几千年来判官角色的官员,通常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一批人,他们的权力大,涉及的利益面广,但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举报,特别是习近平一上台就弄了个轰轰烈烈的反贪腐,老百姓虽然鼓掌支持,但却让官员们不敢作为,因为承担责任反而吃力不讨好。演变到今天,就成为习近平最大的一个难题和苦恼。
    
    法广:对于这种情况,两会期间也发了一个要解决形式主义的文件,里面讲到问责的部分强调要精准问责,但后面却补充了一句要“谨慎问责”,这两者是否有点矛盾?
    
    罗芊芊:对于“精准问责,谨慎问责”,何频解读习近平的意思就是要人不要乱问责,不能一见到有检举信,就随便去查官员。甚至还有人提出说,政策应该要向战斗在第一线、具体做事的人倾斜,也就是说一般的事情就不要查了。但这么做能不能重新点燃中国这一批官僚们的信心与热情,迈开步伐去干活呢?何频认为不太可能,除非中共从体制上进行根本性变革,否则即使有人愿意当官,也未必会为习近平认真干活。 (博讯 boxun.com)
19602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网曝60岁毕福剑隐退4年后复出
  •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巴黎圣母院火灾之随想
  •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 一个网红的烦恼
  •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博客最新文章:
  • 独往独来蒋经国:牺牲享受、享受牺牲
  • 明暗經緯錄中共愚民政策中華民國看招台灣人民不要投降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26期)
  • 谢选骏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 晓凤凰黑暗中的惊鸟逆行者“锅桑奇”
  • 谢选骏电脑是魔鬼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周劍岐专横暴虐库德洛批社会主义是场灾难
  • 李芳敏14400013他們向我大大地張嘴,像抓撕吼叫的獅子。
  • 东方安澜五个大拇指印
  • 仙鹤草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谢选骏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周劍岐内幕:谷俊山神秘“军盾一号”和南北“将军府”
  • 余志坚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 地火诗集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曾节明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大字报孙中山、蒋介石与毛泽东三人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同?
    论坛最新文章:
  • 恶法下港人谘移民按月增三成 刘銮雄现多伦多
  • 香港小学通识比赛用普通话作答被判错误引议
  • 普伊格蒙特推文声援占中九子“自由无国界”
  • 马其顿总统大选 失业率超五分之一
  • 印尼大选后所面临的挑战
  • 元老政变拉下胡耀邦 习仲勋是唯一辩护者?
  • 埃及修宪公投第二天 塞西寻求延长总统任期
  • 调查显示欧盟选举民众热情寥寥 或弃票成风
  •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庆祝93岁生日
  • 日护卫舰凉月号抵达青岛 参加国际阅舰式
  • 平民距总统府最近时刻 乌克兰迎来谐星当政?
  • 斯里兰卡上演血腥复活节 8场爆炸约160死
  • 演员泽连斯基可望赢得乌克兰总统大选
  • 巴黎黄背心抗议:“圣母院要建 穷人也得管”
  • 朝驻外使馆罕遭“谍战”续发酵 背后真是美政府?
  • 巴黎人报:巴黎圣母院大火救出画作放哪?
  • 法媒评论: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