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尘肺病工友维权代表遭到警察恐吓和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11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3月10日,本网获悉:春节以来,桑植县一些乡镇的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几乎是天天给该县尘肺病工友维权代表们打电话,确认人在何处等,还隔三差五地要求维权代表们到派出所去做笔录。维权代表们去派出所后,警察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不问不理啦。
    
     自中共三月北京召开两会以来,桑植县尘肺病工友维权代表们,就不停被乡镇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的恐吓和威胁。

    
    3月8日下午五点钟前后,桑植县马合口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带着警察,到了该乡多位尘肺病工友维权代表的家里,说你们再去深圳维权、就把你们抓起来!要求他们不能和工友们去维权,说政府在很多个点都进行了严密的布控,在这个时候去就等于是自投落网。
    
    今天(3月10日)下午,马合口乡一位尘肺病工友维权代表,和几位尘肺病工友小聚,很快警察就赶到现场,警察向工友们问这问那,还对工友们照了照片。
    
    附件:尘肺病工友五问湖南省政府
    
    去年12月初,湖南尘肺工友第九次来到深圳维权。这次维权的成果是深圳市政府口头承诺给超过300名来自湖南耒阳、桑植、汨罗的尘肺工友赔偿一次性人文关怀金,终身免费医疗费用以及按深圳市低保标准补贴每个家庭生活费3210元/月。
    
    12月底,来自湖南的地方官员和深圳信访局工作人月向工友透露深圳市政府已支付湖南省政府一笔约合3亿元的赔偿款,托湖南省政府落实给湖南尘肺工友的赔偿工作。但到了湖南地方政府跟三地尘肺工友沟通实际的赔偿方法时,关于生活费的赔偿方法却变了味,湖南政府甚至还成为打压工人继续维权的急先锋:
    
    先是在12月,当工友回到老家后,湖南地方政府告知工友不能按照深圳市低保标准赔付生活费,只能够按照湖南当地标准计算。如此,深圳政府已承诺好的3210元的每月生活费至少会缩水2/3(由于政府拒绝提供书面说明,所以该数据只能按照湖南320元/月和170元/月的城乡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估算)。当地政府甚至以工友们孩子的前程作威胁,称如果工友不签署协议(协议最后一部分是让工友承诺以后不会以任何方式继续维权),工友孩子以后将不能参军、考公务员。
    
    工友们不满如此之低的标准,更不满当地政府拿出的这份不平等协议,于是继续往深圳,甚至去到北京上访。当工友去到北京后,湖南方面的维稳力量开始发力,工友老家的政府人员、地方驻京办的官员找到工友,每天都要求工友尽快回家,试图阻挠工友的正常上访维权。
    
    新年以来,桑植当地的政府官员和警察,几乎天天给桑植工人代表打电话,确认工人位置,还隔三差五地要求工友到派出所做笔录,工友到了派出所以后,却又无事可做,平白挨冷。等到了三月,在全国两会期间,一些工友更是遭到十几个警察上门,要求工友不要到深圳维权。这些警察甚至对一些工友进行恐吓:再去深圳就把你们全抓起来!
    
    这个突然的变卦与湖南政府的态度转变,让我们感到不解和愤怒。尘肺工友一年来在深湘两地来回周折维权才争取来的救命钱,在交付前的最后一环湖南地方政府却玩起了耍赖,无视深圳市政府之前的赔偿承诺。
    
    在此,我们要向湖南省政府提出五大质疑:
    
    1、为何湖南省政府不肯支付深圳政府承诺并已拨款的人均3210元生活费? 湖南省政府,你们是认为每个月3210元很多吗?你们是认为尘肺工人的生活状况已经够好了吗?
    
    你知道吗,对于尘肺工人而言,他们不只是丧失了劳动力,他们往往还成了家里的负担。一个曾经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却连走路都困难,连为孩子做一顿饭都吃力。
    
    一个三期的尘肺工人,他们往往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不但不能照顾小孩老人,还需要家人的照顾。
    
    事实上,这3210元包括了工人的生活费,小孩上学的零花钱,赡养老人的花费,甚至还有妻子无法外出打工只能呆在家里照顾尘肺工友起居的护理费。
    
    这3210元,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工人通过一年的维权才争取到如此的待遇,他们并不是完全满意的,而是无奈的接受,但就这样一个低的标准却还被湖南政府压低到原来的1/3甚至更少。
    
    请问湖南省政府,你们为何如此残忍?!
    
    2、为何湖南省拿到深圳给的钱就加大打压工人的力度? 让工人很不解的是,之前他们下深圳维权,湖南当地政府几乎持不闻不问的态度,有时候口头上会警告工人不要违法云云,但并没有事实上的阻挠措施,而现在湖南省却一转之前的默许态度,进而对工人维权进行打压,而这样的转变就出现在湖南省收到深圳市的赔付款之后。
    
    这不得不让工人怀疑,湖南省打压工人的动力来自于哪里。是湖南省和深圳市达成了默契,一方出钱,一方帮助维稳?或是湖南省拿到了赔付款,却把赔付款扣下,一部分用来维稳,一部分用来填充湖南政府的腰包?
    
    3、工人争取到的救命钱是不是被湖南省克扣,被用作维稳费用? 有工人说,“感觉自己被利用了,辛辛苦苦的维权整整一年,最后却被湖南省抢走了维权的成果。”
    
    目前,虽然找不到明确的证据证明湖南省克扣工人救命钱,但所有的工人都感受到湖南政府的180度大转弯的打压态度。这难道跟这笔钱没有关系吗?
    
    如果湖南省没有这么做,请你们出来澄清,工人的救命钱到底去了哪里?深圳打到湖南账户上的这笔钱到底是如何使用?
    
    当工友去北京维权时,只有区区五人,完全依足信访条例里的人数规定,湖南地方的政府人员与警察却以“因为你们这样搞,我们这一年的奖金的都没有了”为说辞,让工友回去。试问,这些赔付都是工友们的救命钱,政府人员你们的奖金难道就是以压制工友自救,眼睁睁看着工友无钱治病去世来换取的吗!就在春节前,桑植又有一位病重的尘肺病工友去世,原本应该欢庆的春节成为了尘肺工友心中的一道阴影,你们的奖金是不是就是建立在尘肺病工人的家庭惨剧之上!
    
    4、如此大金额的赔付款为何不让工人知晓数字,为何不让工人知道赔偿细节? 对于具体赔付方案,深圳市没有和工人确认是否满意,便打钱给湖南,并让湖南省执行;而赔付款的具体金额,没有任何一个工人知晓。这难道没有问题吗?
    
    两地官员们一次次的忽悠工人,这一次又藏着什么样的大忽悠呢?
    
    工人作为这次赔付款的受益方,难道没有权利知道赔付款的金额和具体计算方法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工人?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猫腻呢?
    
    而且,如此大金额的款项,难道不应该得到相关方的监管吗?至少深圳市政府和工人们应该有监管的权利吧?近些年来出了这么多贪污腐败分子,难道在工人的救命钱上也要搞腐败吗?连赔付的具体数字都不公开,又谈何监管呢?
    
    5、作为湖南尘肺工人的父母官,为何不为尘肺工人着想,反而一次次的变成工人维护合法权益的绊脚石?你们还有点良心吗? 对工人的维权,湖南省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和支持,却总是站在深圳市政府一方,阻挠和忽悠工人。
    
    其实,工人们对当地政府都是抱有信任的。2018年,每一次工友们在深圳,深圳政府都把湖南各级政府抬出来,让工友回家。从最初的基层地方政府,到后来的省级政府,每次工友们看到地方政府官员,都觉得有了一些希望,但结果呢?还记得在11月,当工友们在深圳市人才园的时候,耒阳市委书记罗琼信誓旦旦地向工友们说:“请你们最后再相信我一次!”那时候,工友们相信了,相信政府的确会妥善处理,但结果呢?在深圳说好的事情,到了湖南反倒是变了卦!敢问像罗琼这样的湖南各级政府官员,当你们让工友相信你们的时候,你们心里真的相信你们自己说的话吗?如今你又记得给过工友们什么承诺吗?
    
    为了不让工友辛苦争取的维权成果变成一笔糊涂账,我们不仅要再次质问湖南省政府,还要求湖南省政府和深圳市政府作出承诺:
    
    我们要求深圳市政府:
    
    1、 公布转交湖南省政府的赔付金具体金额和具体算法;
    
    2、 继续监管赔付款的使用,不能打钱后就不管了。要履行对赔付款项具体落实的监督职责。
    
    我们要求湖南政府:
    
    1、 成立一个专门负责赔付款管理的小组,专门负责赔偿款项管理和发放。赔付款管理小组每年底公布当年的资金使用情况,深圳市政府和尘肺工人有权请审计人员对账目进行审计;
    
    2、 在以上诉求尚未落实之前,不得打压工人的合法维权,更不能用工友家庭、孩子前途作威胁,阻止工友们继续维权。 (博讯 boxun.com)
41211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共两会 各地民主人士、维权人士遭遇强迫失踪、软禁、绑架情况的通报(3月9日)
·中共开两会 上海维权人士遭刑事拘留、关黑监狱、强迫失踪情况通报(续集)
·三八国际妇女节裴莉、陈敬坤、周维林赴合肥市总工会及合肥市妇联为工人维权
·卢廷阁律师发起修宪倡议被强迫失踪 联署维权人士和律师被约谈 (图)
·中共两会 各地民主人士、维权人士遭遇强迫失踪、软禁、绑架情况的通报
·维权人士焦东海医生与妻子一起在前往上海市黄浦区卫生局讨说法遭强制送回家 (图)
·中共两会 各地维权人士遭遇强迫失踪软禁绑架情况的通报
·陕西紫阳县50多位尘肺病工友到河南洛阳市维权 (图)
·50多位尘肺病人洛阳维权
·辽宁大连维权人士赵琴(网名天爱)获释 (图)
·维权人士冯义务到北京提交谏言和控告信遭抓捕 (图)
·两会期间 维权人士遭抓捕被软禁
·维权人士李玉凤刚刚获释就遭当局绑架失踪 (图)
·「朝阳群众」布满街头维稳人员「陪」维权人士出门 (图)
·中国维权动态周刊总第611期(2019年2月25日-3月3日)
·北京“两会” 当局大肆绑架维权人士和访民情况通报续
·江苏企业退休职工维权代表第四次到省人社厅上访 (图)
·江苏省企业退休职工维权代表第四次到省人社厅上访 (图)
·维权律师江天勇回家了与妻女视讯称现还不自由 (图)
·江苏昆山维权人王和英被强迫失踪超过一周 (图)
·寒山:知青回城--一场被遗忘的维权抗争运动
·春节特别节目:钟锦化谈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
·长沙参战老兵裘小平维权被刑拘 (图)
·民生观察呼吁:停止打压疫苗受害家长维权
·从湖南汉子的抗争谈上街依法维权
·观点: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两大意义 (图)
·张英:田振邦《中国老兵维权掀起风暴软实力试金石》
·高洪明: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高洪明: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端传媒》专访滕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图)
·刘正清:忆武汉维权人士王芳 (图)
·支持教师维权 抗议暴力镇压
·支持李蔚,共同维权/丁家喜
·维权评论:丁家喜: 支持李蔚,共同维权
·怀念主内肢体维权律师李柏光弟兄/徐永海 (图)
·维权斗士的典范吴淦
·贾榀:共产党维稳系统长期下药迫害民运维权人士
·李金芳:小人物的民主梦——记维权人士李学惠 (图)
·徐秦:习近平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 限制维权人士自由 (图)
·茉莉: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图)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