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18亿扶贫项目成腐败窝点,甘肃黑官设陷阱坑害民企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06日 来稿)
    
    中国西部贫困省份甘肃,有贪官奸商打着扶贫旗号大肆敛败,精心设置投资陷阱,吸引外地商人来承建,然后利用一些土政策恶手段多方刁难、明里暗里勒索钱财,令多家承建商陷入两难境地,最终被迫认赔离场。江苏一家民营企业,响应国家有关在甘肃省建设3000个“乡村加油点”的扶贫项目,2018年8月凭借优良资质中标,不料自此堕入投资陷阱。该企业中标后,在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和下属国企催促下垫资5000余万元,建成20个“乡村加油点”试点。当双方按正规流程需要签订合同时,对方忽然变脸,以种种不合理借口拒签,甚至还打算废标,将该企业赶走。
    

    去年12月18日,在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甘肃兰州办事处,公民记者见到了投诉人蒋宏勤。作为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之一,4个多月来,经历了与甘肃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甘肃省供销集团有限公司及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的多轮拉锯战后,他现在唯一愿望是,能索要回公司为此次中标项目花费的高达几千万元的垫资费用。
    
    中标企业垫资建成20个试点,吸引新华社报道
    
    据蒋宏勤介绍,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是专门从事撬装阻隔防爆加油设备经销、工程安装及售后维护的公司,于2018年7月在甘肃公共资源交易网上发现甘肃省供销联社、甘肃省供销集团有限公司要在当地建设“乡村加油点”的扶贫项目。同年的7月17日到7月22日招标公告公开发布,进入公告期。据公告称,该扶贫项目设备投资达18亿元。分别来自中央、地方各级扶贫善款,中石油也参与该项目运营。
    
    2018年8月7日,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正式递交投标文件,并于8月10日收到了中标通知书。在蒋宏勤提供的中标通知书复印件上,记者看到文件中明确指出:“你单位(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于2018年8月7日所递交的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阻隔防爆撬装式加油设备采购供应商入围项目的投标文件已经评委员会评定,并被我方接受,中标公示期满,贵单位中标,请于收到本中标通知书后30日内与招标人签订合同。”其中,在业主单位、招标代理机构、行业监管部门、省公共资源交易局一栏中,分别盖有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甘肃骄阳采购招标代理有限责任公司、甘肃省供销集团有限公司及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局的公章。
    
    蒋宏勤说,“项目中标后的8月16日,项目开始启动。我们与甘肃供销集团总经理宁辉东及综合部唐经理沟通签订合同的事宜。但他们表示,合同签署事宜需要由甘肃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委会决定,因此暂时不能签字。不过,由于对方一直强调项目计划2018年为贫困地区建设乡村加油点500个,距离年底时间很紧张,所以出于对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及相关单位的信任,一直处于被催促状态下的我们,便在中标却没有签订合同的情况下垫资,组织工人在一个月之内在甘肃武威市的古浪县和天祝藏族自治县建好了20个乡村加油点试点站。这些试点站受到了当地村民的欢迎,甘肃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于2018年8月21日在古浪县定宁镇曙光站专门召开了有全省各县领导150多人参加的现场会,组织了10多家新闻媒体进行宣传,就连新华社都有报道。”为证实蒋宏勤的说法,记者通过查询了解到,新华社甘肃频道2018年8月13日发布的一篇名为《甘肃将在贫困地区建设3000个“乡村加油点”》的文章内这样描述道。“计划2018年建设(乡村加油点)500个,2019年建设1500个,2020年建设1000个。目前已建设20个试点,下一步将在武威、庆阳、临夏等市州布点建设。”
    
    企业欲签订合同屡次遭拒,经济损失惨重
    
    “20个试点站建好后,几个月下来我们找过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十几次,沟通签订合同的事,但他们每次都以需要供销社开会为由让我们等。”让蒋宏勤和他的同事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催促下,急着招兵买马建设好20个乡村加油点试点后,对方却依旧百般推诿,迟迟不肯按正规流程与他们签合同。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次又一次与有关部门的拉锯战。
    
    “2018年11月15日,我们收到新上任的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吉林的通知,要求与我们公司负责人谈判。谈判的内容是要求在我们已经中标的情况下降价。甚至对方表示,只要我们肯降价就马上签500台合同,并保证至少给50%的土建工程给我公司承建。”蒋宏勤告诉记者,考虑到当地扶贫的难度,以及自己公司前期负债垫资情况,在与所有股东商议后,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只好被动同意了对方首次要求的降价。然而他并没有想到,这次谈判仅仅是一个开始——再次要求降价、增加更多监控设备、改变付款方式、提供增值服务等,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种种要求在后期接踵而至。
    
    “之后,我公司又先后接到了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刘文轩要求进一步降价的通知,经过5轮降价谈判,双方最终才在11月24日将价格谈拢。”蒋宏勤说道。11月24日晚6点,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刘文轩说,经张吉林总经理转达省供销社联合社会议精神,表示合同还是按照500台签,但要变更付款方式。”据蒋宏勤介绍,招标文件上的付款方式条款为“3:4:2.5:0.5”,即合同签订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30%预付款;提货前3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40%提货款;设备安装调试结束,经验收合格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25%;质保期满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合同总价的5%”,而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则要更改为“1:4:4:1”,即预付款更改为10%。每次付款期限也由原本的3天更改为一周内。“不仅如此,对方还提出了更多附加条件,比如原本中标时将控设备为两个摄像头,现在却要改为6个,而质保期也要求我们增加到2年。更奇怪的是,他们还要求我们要与设备生产厂家签订三方合同。这些都完全违反了《招投标法》和《招投标法实施条例》规定。“11月29日,我正在从兰州去武威验收的路上,又接到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谈判代表刘文轩的电话。他说,张吉林总经理让他通知:如果我们不答应“1:4:4:1”的付款条件,他们就要废标,我方没有同意。
    
    去年12月4日,我们又被通知谈判。之前价格定好了,这次又变成了修改合同中的设备总量。最开始对方计划采购500台设备,而此时,他们又更改为采购200或300台,并坚持付款方式为‘1:4:4:1’,而且把提货前付40%的提货款要求改为货到后支付40%,然后通过验收后再支付40%,质保金10%两年后支付。”蒋宏勤透露,这次谈判双方没有达成一致。随后对方告知,这个项目所有工作包括谈判的所有条款都必须得到省社党委书记、理事会主任陈德兴同意和批准,供销集团和能源公司无权决定。”
    
    蒋宏勤接受采访时表示,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提出的付款方式过于苛刻,这就意味着企业在提供了价值30多万元的设备后,却只能收到3万多元的现金,此外,这样的单位不遵法不守信,货到不收货或不组织验收,公司将承担巨大的风险。“单200台设备就要垫资6400多万元会把商家拖死的。”他告诉记者,即便这样,为了把生意做成,去年12月6日晚上,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经过股东开会决议,最终还是决定接受对方开出的条件。
    
    然而,事情在12月7日上午又发生了变化。蒋宏勤说:“当天十点多,我又接到了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负责谈判的刘文轩的电话,他表示不要我们过去谈了,今年推迟了。而对方给出的原因是下大雪不好施工,且要重新招标。二次招标要招50立方的设备,而不是我们公司提供的30立方米的产品。此外,刘文轩通知我们公司开始做材料,把今年项目进行结算。而结算却不能找能源公司,要找供销集团。在最近的一次沟通中,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要求我们提供项目结算报告。初步匡算,我公司因为这一项目直接损失了5700多万元。”在蒋宏勤提供的文件中记者看到,其中乡村加油站项目工程结算价为3149.55万元、垫资财务费用157.48万元、甲方交通费用33.78万元、误工费为491.4万元、设备定金损失费1800万元、前期费用100余万元。“乡村加油站项目工程结算价为3149.55万元,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没有拿一分钱,全部由我公司垫资,按垫资月利率1%计算,垫资时间从2018年8月10日起至2018年12月8日,为4个月,共计157.48万元。”蒋宏勤表示,除了工程结算价和垫资财务费用,其公司承担的甲方交通费也高达33.78万元。“从2018年8月10日至12月8日厉时120天,我公司为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提供2辆车、2名司机服务,汽油费、人工费、食宿费均由我公司负担,每天每辆车行程平均500多公里,最多的达1000多公里。我公司按照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要求,组织160多名工人进场施工,实际施工时间只有40天,之后便基本无工可干,公司要求将工人临时安置回家,但对方又不同意,导致民工误工、工资、食宿费用均由我公司承担,历时3个多月,人均费用按300元/天计算,共计误工费491.4万元。”
    
    蒋宏勤向记者解释道得出上述金额的原因。据他介绍,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在中标后,为按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要求确保2018年底前完成500个加油点,力争完成700—1000个加油点的目标,于2018年8月中下旬就与设备生产厂家签订了200台设备订购合同,订金1800万元,设备已于同年9月中下旬全部生产完工,如不提货该公司订金也无法收回,厂家已提出索赔要求。“这就是1800万元设备定金损失费的来源。目前,这200台按照招标文件中技术参数要求生产的专用设备都在工厂里闲置着,厂家己提出索赔要求,这个损失予计在6000万元左右”蒋宏勤补充道。
    
    蒋宏勤告诉记者:“为谋划乡村加油点项目,甘肃省供销社、集团公司领导曾到山东、上海、江苏等地考察,10余万元的调研费用均由我公司支付。为省社“甘肃供销农特产品产销对接活动”组织有香港新华集团、中江种业、南京众彩集团等15家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共30多人参会,所有飞机票、住宿费、招待费用计20多万元,全部是我公司负担的。就连为省社房地产项目安排国内顶尖设计院策划、设计房产结构(已经在供销房地产项目上应用)的设计费70多万元也由我公司承担”。甘肃供销集团和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却以此费用与本项目建设实施无直接关联,不好结算一句话就把100余万元给吞了。
    
    甘肃“明星扶贫项目”已悄然停摆
    
    在全省农村规划建设3000个“乡村加油点”,解决农村地区特别是深度贫困村分散偏远、农民加油远加油难加油贵的问题,打通农村服务最后一公里。在甘肃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官网上记者看到,去年12月10日召开的乡村加油点建设座谈会上,甘肃省供销社还在专题讨论“乡村加油点”项目前期进展和手续办理情况,并表示形成合力加快推进“乡村加油点”建设。然而,记者通过走访甘肃省武威市内的几家乡村加油站试点了解,目前该项目已经处于停摆状态。而原本希望借助建设加油点,解决当地贫困户就业问题的初衷,也似乎并没有落实到位。
    
    去年12月19日,记者来到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的乡村加油点(雪峰源),看到该加油点已经暂停营业,旁边的办公室大门紧锁,为加油站配套建设的顶棚材料被废弃在油罐前方的空地上,上面早已落满了尘土。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位于武威市古浪县145省道旁的另外一个乡村加油点。同样,该加油点也处于暂不营业的状态,工作人员还在加油站外拉了一圈隔离线。“这个加油点就刚开始营业了一两个月,到现在都已经停了一个多月了。”在武威市古浪镇149省道附近的另一家乡村加油点,记者也看到了同样的情景——停业的加油点被彩旗隔离起来。在油罐旁的立牌上,92号汽油的价格已经被去掉。据此处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该加油点的油罐中并没有油。他也不清楚这个加油点何时才会重启。此外,记者通过与古浪县两个加油点的工作人员交谈了解到,在曾经营业期间,每个试点共配有两个工作人员。而这一数字与该项目在启动时“每个加油点帮扶3个贫困户解决工作问题”的初衷有所差距。
    
    陈德兴狮子开口要巨额回扣
    
    明星扶贫项目停摆,18亿扶贫资金不知用于何处?中标企业因迟迟无法签订合同而造成损失······记者注意到,与之形成反差的是,甘肃供销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吉林和甘肃省供销联社党委书记陈德兴却依旧表示正要进一步推广“乡村加油点”项目。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记者还接到实名举报信,反映甘肃省供销联社党委书记、主任陈德兴利用扶贫工作职权安插亲信,弄虚作假、欺骗中央省委等问题。如他给国务院、省委、省政府报送材料和汇报时都说,将在全省建设3000个‘乡村加油点,2018年12月30日前完成500个乡村加油点,实际只建了20个点,说每个站要解决3个贫困人口脱贫,全省解决1万多户贫困户脱贫,实际每站只安排1人左右,到目前一共只解决了8-9个贫困人员就业,数字严重造假,欺骗中央和省委、省政府。陈德兴直接插手干预项目工程,所有工作都要经过他安排和同意,否则就无法实施。他还安插亲信进入下属企业,从甘肃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到甘肃省供销集团,再到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都有从他家乡弄来的社会闲杂人员担任公司主要领导,以此来操控项目工程,做他的利益代表人。例如为自己老部下曾经受过处分已于2011年12月退休的张吉林专门设岗招聘,公示期未满就直接任命张吉林为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一个多月后又任命为董事长兼总经理,这里难道没有猫腻吗?可以说,甘肃省整个供销系统全由陈德兴一人说了算,作风霸道,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经常辱骂工作人员,稍不如意就大吼“滚”,是个土皇帝,实行一言堂家长制,其他领导和工作人员无人敢言。
    
    另据知情人透露,陈德兴多次明目张胆地向他们要钱,提出每建成1个“乡村加油点”,他本人都要收取20万元回扣。若以建成3000个“乡村加油点”计算,陈德兴本人竟可得到6亿元巨额回扣。因广聚能源装备工程公司在今次扶贫项目承建中本来就利润不高,每个“乡村加油点”收入若再扣除20万元,几乎毫无利润可言,于是拒绝了对方巨额回扣的无理要求。随后就发生了以上这一些貌似商业纠纷的的苛刻要求,如多次拖延时间、多次被逼降价、增加监控设备、改变付款方式、提供增值服务等等······直到把承建商们逼疯,自动认赔离场,陈德兴们就顺理承章地废标,幕后分赃。
    
    相互勾结抱团谋利疯狂攫取巨额财产
    
    据知情人透露,陈德兴和他的代理人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吉林在对待江苏广聚能源装备工程有限公司设备采购中标后迟迟推诿不签合同不按招标文件要求付款,而对他们的关系户却可以不签合同照样付款,在最近的一次关于乡村加油站建设勘探、·地形图测绘及设计项目招标中,2019年2月3日才公示结束,合同尚未签订而张吉林就付了900万元予付款。更为困惑的是该项目中标价竞高达2.838亿元,平均每个站达9.46万元,占土建工程予算的15.77%。3000个加油点的土建工程,每个点占地1500-2000㎡,同样标准的建设内容(主要是设备砼基础24㎡厚20cm、钢结构罩棚网架80㎡、砼地坪1500-2000㎡,围墙等。),每站只需勘探及设计费2000-3000元,有600-900万元就能干好的事,非要搞成近10万元一个站,总价高达2.838亿元,公然以合法手段来获取巨额的非法利益。这些做法难道不发人深省、令人深思吗?
    
    据透露,陈德兴2018年直接插手甘肃供销房地房项目,又大捞了一笔。平凉供销·德苑住宅小区、庆阳天润嘉苑两个项目总建筑面积20万㎡,土地是省供销社的,工程采取EPC模式,土建工程中标价不到3000元/㎡,陈德兴召开会议大手一挥按4000元/㎡结算,一句话就多增加建筑成本2个亿。谈好是承包商全额垫资交钥匙工程,工程刚干完地下部分,承包商说没钱干要停工,陈德兴立即指示先拔1个亿工程款,供销社干群个个心知肚明,但迫于淫威、敢怒不敢言。
    
    能源公司涉嫌违反招投标法,破坏营商环境
    
    蒋宏勤无奈地说,“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不仅迟迟不与我公司按照正规中标流程签订合同,还一度策划废标。”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甘肃供销能源有限公司提交给省集团公司的《关于“乡村加油点”撬装加油设备招标情况的报告》,该文件中提到“9月7日省社党委会议意见重新招标,我公司与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联系沟通,交易中心认为前期招标程序合法,无充分理由不能废标。”
    
    记者采访北京市法学会公益法学研究会理事、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他认为,“就现有公开的资料来看,招标投标应该合法有效,不存在废标、重新招投标的法定理由。又根据《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招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30日内,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书面合同。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这里的实质内容就包括付款金额、付款方式、工作项目(内容),但是招标单位在发出中标通知之后,却怠于履行积极签订合作合同的义务,以各种非法定的理由拖延,不排除有背离招标投标文件进行恶意磋商的意图,《招标投标法》第五十九条进一步规定:招标人与中标人不按照招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订立合同的,或者招标人、中标人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协议的,责令改正;可以处中标项目金额千分之五以上千分之十以下的罚款。根据《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当事人可以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发展改革部门、财政部门、监察机关等有权监督机关提请监督。”李圣表示,国有公司人事变动、缺乏法规意识、诚信意识可能是纠纷的原因,但不得不说的是投标单位在没有签订正式合同的情况下,冒然投入巨资进行试点工程建设,也是让自己陷入此次风险的因素之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5403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贪巨腐知多少,扶贫腐败何时了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 电脑是魔鬼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成觉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谢选骏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黑色的花朵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谢选骏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言情小说高傲的梦想失落的结局
  • 杜垣说谎者垂死挣扎邪教主洗脑失败
  • 曾节明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谢选骏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中国战略分析秦晖:美国内战前的关税之争与制度之争(转载文章)
  • 旭升有话孤独演员的百般洋相
  • 谢选骏人生就是活见鬼
  • 徐永海行道重于讲道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9-4-19圣爱团契
  • 换汤不换药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4〉侏儒的遐想
  • 谢选骏人生就是等死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之八
    论坛最新文章:
  • 陆慷为何攻击蓬佩奥?
  • 去狂人国体验法国历史(Le puy du fou)
  • 中国调整宏观财政政策保稳定
  • 斯政府:复活节连环恐袭凶手是当地伊斯兰组织
  • 斯里兰卡连环恐袭 已知两名中国人遇难
  • 特斯拉电动车疑自燃 总部派团队往上海调查
  • 菲律宾6.3级地震至少5人死亡
  •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中日本人1死4伤
  • 北京镇压法轮功20周年 信徒继续练功
  • 各国强烈谴责斯里兰卡连环炸弹袭击
  • 韩国向日本说明舰艇反制低飞方针
  • 三名华裔科学家被指窃取美研究资料遭辞退
  • 认同六四镇压者 空函抗议纪念馆重开
  • 网游:禁宗教算命 打斗游戏不能现颜色液体
  • 乌选举:喜剧演员泽连斯基获压倒性胜利
  • 斯国袭击 各国严辞谴责 法铁塔熄灯悼念遇难者
  • 斯里兰卡袭击至少207人死亡包括35名外国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