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革洗脑重来 “大喇叭工程”逾200县市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27日 转载)
    
/image 河北正定农村的“大喇叭工程”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高音喇叭被视为重要宣传工具,成为不少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隔数十年,同类广播模式再度出现,并且在短时间内,遍及全国十多个省市的农村。在通信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高音喇叭为何再度在中国社会受到重视呢。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高音喇叭在中国随处可见。红色歌曲以至歌颂领导人的口号透过这些喇叭,传遍大街小巷,老一辈的人对这些情景记忆犹新。 时隔数十年,同类广播系统正卷土重来。
    
    名为“新农村大喇叭工程”的项目近期正式展开,以河北石家庄为试点,在短时间内,迅速推广至全国10多个省超过200个县市。
    
    “工程”以“党管、民用”为宗旨,以“政府引导、专家指导、市场运作、农民受益”为运行机制,每天早、午、晚三次广播。官方形容,有关节目对于传播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以及传播不同领域的知识,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
    
    辽宁维权人士祝先生所在的农村近日也安装了大喇叭。
    
    祝先生:“遇到敏感时间大喇叭响个不停。总之是在宣传政策。每个角落都听得到。”
    
    河北保定市约有2千名居民的蔡桥村,村内安装了6个高音喇叭。姓黄村民的寓所离开这些喇叭约有数百米。他承认,日以继夜的广播对他的日常生活造成困扰。
    
    黄先生:“有事就经常广播,比如通知村民办什么证件等等。按道理说,没有喇叭还是比较安静,大喇叭确实有扰民的嫌疑。我们家离大喇叭大约有300米左右,(声浪)也有好几十分贝吧。声音很大的。”
    
    高音喇叭对村民造成严重滋扰
    
    文革时期,高音喇叭被视为“洗脑工具”。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说,虽然时代不同了,但他相信,当局安装大喇叭还是出于同一目的。
    
    章立凡:“强化洗脑,强化政权对基层的控制。从基层抓起,加强执政党对底层的控制。也没有什么新意。反正喇叭一喊全村都知道。不管你想不想听,可是都得听。”
    
    但他说,通信技术日新月异,大喇叭使用不当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章立凡:“大家已经不习惯这种很原始的宣传方式。农村的通讯工具也比较发达。所以我觉得它更多的是噪音,会打扰大家的日常生活。”
    
    当局正争取在明年底之前,把大喇叭推广至全国30万个地方,却没有提到会否在城市装设。
    
    章立凡:“因为现在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连汽车喇叭都不能随便鸣笛了。那在居民社区搞这种东西肯定会受到抵制。现在社区一般是透过微信群来发通知。”
    
    章立凡说,除了微信群,当局还强行推广名为“学习强国”的APP,宣扬最高领导人指示等重要信息,并透过积分制等赏罚手段变相强迫手机用户收取信息。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128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佛教徒借刀杀人
  •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 蹭热点藏祸心孤注一掷走绝路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博客最新文章:
  • 晓凤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邱国权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 地火诗集“亿元巨贪”刘向东被判无期:家中现金发霉
  • 周劍岐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在洗脚店被杀
  • 余志坚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本人发声
  • 黑色的花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周劍岐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财政罕见锐减
  • 自由魂狐狸扮观音,还是狐狸精
  • 张成觉两首悼陈毅词
  • 余志坚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 罗勇泉军师饭碗被砸真失意教主痛失造谣忽悠地--写在《政经看民视
  • 孟浪两年过去,锅瘟龟的“爆料革命”仍然没蹭上timing
  • 孟泳新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
  • 寄盧蹭热狂自喜必败定结局
  • 刘进成的博客末路的尴尬表演
  • 悠悠南山下曾有兩個越南同時申請加入聯合國
  • 在基督里重生巨骗复出步履艰无厘噱头陷穷途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