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人士第18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要求书面答复仍无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26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2019年2月14日,上海维权人士杨秀婷,毛菊华,顾珏伶,孙证明,蔡孝敏,钱德龙等一行6人代表上海57位申请人第18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询问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办理进展情况:
    
    申请人:“您好,贵姓?”
    
    法制办:“怎么?您说。”
    
    申请人:“上海市政府针对我们申请公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该信息,国家信访局信息公开告知同一时期向上海市交办信访积案22件,上报的案子为何不能公开呢?因此我们依据信息公开告知书的告知,依法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政府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个没有行文抬头、盖有信访专用章的、不伦不类的答复。我们收到后按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于2017年8月10日依法向国务院申请裁决,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 ”
    
    法制办:“嗯,然后······”
    
    申请人:“这个案子到现在一直没有结果,那么我们想问国务院法制办,作为一个行政最高权力机构的国务院,而且你们也宣誓过要依法履行职责,可这个案子办了近两年了,为何没有任何一个说法。”
    
    法制办:“我来看一下。”
    
    申请人:“同样向国务院申请裁决的案子,有的半年就办结了,为啥这个案子近二年了还没有结果。今天是第18次来询问案子进展了,去年同期或同期的前几个月,你们都跟我们说二会之后会有一个结果,可今年的二会又要来了,为何至今还是没有一个说法?”
    
    法制办:“我们系统上显示有告知书的一个文书样式,但到底是有没有给你们邮寄,还是邮寄之后退了回来,我要到上面去查一下。”
    
    申请人:“以前接待的都在电脑里查得到,说正在办理中之类的话。”
    
    法制办:“你们等一下。”
    
    接待人员离开接待室,前往办公室,过一会又回到了接待室。
    
    法制办:“蔡孝敏、杨秀婷我们这里确实有几个件是被你们退回来的。”
    
    申请人:“我们今天问的是集体的这个案子。”
    
    法制办:“集体的这个案子正在办理中,还需要一段时间。”
    
    申请人:“退回来的究竟是哪个案子的?”
    
    法制办:“我这里没有看到文书,看到有退回来的信。”
    
    申请人:“集体的案子麻烦再督办一下。”
    
    法制办:“行,给您催办一下,给承办人说一下。”
    
    申请人:“我们这个集体的案子让领导督办一下,好吗?”
    
    法制办:“好,好。”
    
    第18次集访就此结束,申请人代表离开了国务院法制办。
    
    据了解:上海57位维权人士通过网络得知这个信息:“2016年10月11日全国信访工作专题会议在南昌召开,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通报了化解信访积案集中攻坚工作情况,截至2016年9月30日,各地共排查上报信访积案7.4万余件,结案化解率92.3%;国家信访局向各地交办信访积案876件,结案化解率96.2%;排查“三跨三分离”积案654件,结案化解率86.4%。”
    
    57位维权人士怀疑上述数据的真实性。众所周知,上海市的信访人数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事实上,国家信访局于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只向上海市交办了22件信访积案。那么上海市究竟向国家信访局上报了多少信访积案呢?上海市政府为了掩盖信访骗局,针对上海维权人士申请公开的“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作出编号:SQ002420017020170126001、002、003三份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国家秘密为由不予公开该信息。所谓国家秘密是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情的事项。公开“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居然能造成国家安全和利益遭受损害?收到这种荒谬之极的信息公开答复的上海57位申请人依法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上海市政府于2017年5月26日受理了这57位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但是上海市政府法制办却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份不伦不类的“盖有信访专用章”的复议告知书,称:“你们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不再按照复议程序处理。”57位申请人收到该复议告知书后,于2017年8月10日以书面邮寄的方式依法向国务院法制办提出行政裁决申请。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行政裁决申请书》。57位申请人的代表从2018年1月24日开始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该行政裁决申请的结果。但国务院法制办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履行职责。57位申请人的代表已第18次从上海千里迢迢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案子进展情况,至今仍无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对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也可以向国务院申请裁决,国务院依照本法的规定作出最终裁决。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上海57位申请人的裁决申请书,至今仍未作出书面答复。
    
    杨秀婷,毛菊华,顾珏伶,孙证明,蔡孝敏,钱德龙等申请人代表第18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讨说法无果。万文英、张平、金妹珍、连秋芳等上海维权人士因此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表示强烈抗议国务院法制办有法不依。一个集体申请裁决案子被国务院法制办搪塞、拖延了近2年仍未作出最终裁决的书面答复。
    
    

    
    
(博讯 boxun.com)
47810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两会”在即,律师和维权人士联署提案《修宪提案建议书》
·维权人士王学义进京维权 被强迫失踪已第5天 (图)
·人权捍卫者冯正虎坚持维权成功 公安部撤销出境禁令 (图)
·因代理维权案不给转律所 刘晓原面临注销律师执业证 (图)
·维权人士杜金花上访被构陷“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图)
·上海维权人士蔡孝敏、杨秀婷向国家信访局申请信息公开遭拒提行政诉讼
·上海维权人士杜金花被构陷“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妻子许艳:余文生律师案第三份维权清单
·河南著名维权人士李玉凤刑满获释 (图)
·维稳:父亲维权遭逮捕 儿子办护照再度被拒 (图)
·维权人士王扣玛在“帝都”冰天雪地中乞讨伸冤 (图)
·卢廷阁律师: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维权第23步(2019年2月18日 (图)
·维权动态周刊 总第609期(2019年2月11日-17日)
·80高龄的焦东海医生到上海黄浦区卫生局维权讨说法 (图)
·上海维权人士孙洪琴不服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案在北京丰台区法院开庭审理
·80多岁高龄的维权人士焦东海医生到上海市黄浦区卫生局坚持维权讨说法
·维权律师江天勇月底出狱妹:接不到你我不走 (图)
·北京下月初召开两会会议 市面气氛紧张严控维权人士 (图)
·孙洪琴告丰台公安分局案开庭 维权人士不许旁听 (图)
·上海一千多访民新年“大集访” 交流维权信息和经验
·寒山:知青回城--一场被遗忘的维权抗争运动
·春节特别节目:钟锦化谈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
·长沙参战老兵裘小平维权被刑拘 (图)
·民生观察呼吁:停止打压疫苗受害家长维权
·从湖南汉子的抗争谈上街依法维权
·观点: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两大意义 (图)
·张英:田振邦《中国老兵维权掀起风暴软实力试金石》
·高洪明: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高洪明: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端传媒》专访滕彪: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图)
·刘正清:忆武汉维权人士王芳 (图)
·支持教师维权 抗议暴力镇压
·支持李蔚,共同维权/丁家喜
·维权评论:丁家喜: 支持李蔚,共同维权
·怀念主内肢体维权律师李柏光弟兄/徐永海 (图)
·维权斗士的典范吴淦
·贾榀:共产党维稳系统长期下药迫害民运维权人士
·李金芳:小人物的民主梦——记维权人士李学惠 (图)
·徐秦:习近平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 限制维权人士自由 (图)
·茉莉: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图)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